第四章 唯一的活路

下载免费读
  落下之时,他的双脚猛然跺地,直踩得地面凹陷,两只脚都陷入了地下。
  稳住身形之后,袁铭从地上扯来一条树藤,将那只皮囊袋口处绑上,做成了一条绳带,斜挂在了自己身上。
  而后,他目光落在了不远处一棵磨盘粗细的老树身上,他快步上前,提起一只手臂,握拳朝着树身上比划了几下。
  随即,就听“咔吧”的一声脆响。
  袁铭硕大的拳头砸在了树干上,老树应声断裂,上半截树身倾倒而下。
  看着折成三角形的老树,袁铭不免有些窃喜:“有这样的力量,猎杀野兽取血或许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时,他的耳廓忽然一动,距离不远处的灌木丛剧烈抖动,一道黑影忽然从里面蹿了出来,带着一股劲风,直朝他扑了上来。
  袁铭未等看清楚,先行一步闪躲到了另一棵树后,却见那黑影已经追了上来,赫然是一头体型壮硕,高达丈许的黑毛熊罴。
  熊罴抡起蒲扇般的巨爪朝着袁铭方向一巴掌拍了过来,直接打在了袁铭身前的大树上。
  强烈的掌风带起一声呼啸,袁铭见势不妙,连忙向下一矮身。
  只听“啪”的一声响,那棵海碗粗细的树应声而断,上半截树身更是贴着袁铭的头皮飞了出去,直飞出三丈远,才倒伏落下。
  袁铭心中大为惊骇,这黑熊的力量如此生猛,血肉之躯挨上一下可承受不了。
  他自知不敌,连忙转身就跑。
  那黑熊不肯放弃,马上就追了上来,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袁铭才跑出几个呼吸,黑熊就已经追到了身后不足三丈处。
  袁铭心中凛然,不管力量还是速度,他居然都比不过这头黑熊。
  他双臂撑地,双腿跳跃,每一次都奋力而起,试图拉开与黑熊的距离,但毕竟才刚刚有了这副白猿身躯,动作总是很难连贯得上。
  在越过一处灌木丛时,脚下的草丛里横着一根榕树的藤根,袁铭跃起之时,双脚被滕根一绊,整个人就不由自主地朝着前方扑倒了过去。
  他双臂撑住地面,顺势向前一个翻滚,重新站立了起来,却惊讶的发现,那黑熊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冲到了他的前方,回身便是一爪,朝着他头颅拍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袁铭强行止住前冲之势,身子猛地向后一仰,将脑袋从熊爪下拉了回来,胸膛却被锐利的爪尖划过,撕开了三道口子。
  袁铭眼看着自己胸前飞起一串血花,却根本不敢向那黑熊还击,只能忍着剧痛,扭转方向,朝着另一边奔跑了过去。
  他的手掌在伤口上压了一下,随即在一旁的老树上抹了一把,继而又恢复手脚并用的腾跃姿态,朝前夺命狂奔。
  身后的黑熊被鲜血刺激,双目凶性更盛,发出一声怒吼之后,再次追了上来。
  袁铭眼看着黑熊越追越紧,瞅准了前方一棵三人合抱的老榕树,奋力一个跃起,双手十指死死抠住老树身上的裂纹,快速朝着树上爬去。
  那黑熊追到跟前,眼见袁铭爬上了树,立即挥动爪子朝着树干上猛拍下去。
  “砰”
  老榕树剧烈一震,落叶缤纷,袁铭连忙双手死死扣住树干,身体紧贴住树身,双脚的脚趾也灵活地抠住了树身,才没有从树上掉落下来。
  黑熊见没能把袁铭震下来,又连番拍击在老榕树上,打得古树“砰砰”作响,震荡不已。
  袁铭只能用尽全身力气抱住树干,好在古树足够粗壮,才没被黑熊拍断。
  趁着它停下的间隙,袁铭快速向上攀爬,来到了古树的横枝上。
  可还没站稳,树身就再次激烈摇晃,袁铭一个没站稳,倒栽着掉了下来。
  眼看就要坠落之时,他的一只脚掌抓住了树枝,倒挂在了半空。
  “吼”
  黑熊低吼一声,两臂抱住古树,开始更加用力的摇晃起来,想要趁势把袁铭摇下来。
  袁铭的身子倒悬半空,如同风中枯叶一样左摇右晃,看似摇摇欲坠,却始终没有掉落下来。
  他脚掌的力量丝毫不比手掌弱,身躯挣扎着向上攀去,用手掌勾住了树枝,随后松开了脚掌,直接攀爬了上去。
  黑熊见无法将袁铭摇下来,冲着袁铭所在一阵龇牙咧嘴后,转过头,朝着远处一摇一晃地爬走了。
  袁铭双手抱着树干,回头看向黑熊渐渐隐没的背影,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他缓缓倚靠着树身坐了下来,正想休息一下,平复胸腔里“咚咚”跳动的心脏,忽然就感觉树身再次微微震动起来。
落下之时他的双脚猛然跺地直踩得地面凹陷两只脚都陷入了地下稳住身形之后袁铭从地上扯来一条树藤将那只皮囊袋口处绑上做成了一条绳带斜挂在了自己身上而后他目光落在了不远处一棵磨盘粗细的老树身上他快步上前提起一只手臂握拳朝着树身上比划了几下随即就听咔吧的一声脆响袁铭硕大的拳头砸在了树干上老树应声断裂上半截树身倾倒而下看着折成三角形的老树袁铭不免有些窃喜有这样的力量猎杀野兽取血或许也不是什么难事这时他的耳廓忽然一动距离不远处的灌木丛剧烈抖动一道黑影忽然从里面蹿了出来带着一股劲风直朝他扑了上来袁铭未等看清楚先行一步闪躲到了另一棵树后却见那黑影已经追了上来赫然是一头体型壮硕高达丈许的黑毛熊罴熊罴抡起蒲扇般的巨爪朝着袁铭方向一巴掌拍了过来直接打在了袁铭身前的大树上强烈的掌风带起一声呼啸袁铭见势不妙连忙向下一矮身只听啪的一声响那棵海碗粗细的树应声而断上半截树身更是贴着袁铭的头皮飞了出去直飞出三丈远才倒伏落下袁铭心中大为惊骇这黑熊的力量如此生猛血肉之躯挨上一下可承受不了他自知不敌连忙转身就跑那黑熊不肯放弃马上就追了上来速度还要快上几分袁铭才跑出几个呼吸黑熊就已经追到了身后不足三丈处袁铭心中凛然不管力量还是速度他居然都比不过这头黑熊他双臂撑地双腿跳跃每一次都奋力而起试图拉开与黑熊的距离但毕竟才刚刚有了这副白猿身躯动作总是很难连贯得上在越过一处灌木丛时脚下的草丛里横着一根榕树的藤根袁铭跃起之时双脚被滕根一绊整个人就不由自主地朝着前方扑倒了过去他双臂撑住地面顺势向前一个翻滚重新站立了起来却惊讶的发现那黑熊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冲到了他的前方回身便是一爪朝着他头颅拍了过来千钧一发之际袁铭强行止住前冲之势身子猛地向后一仰将脑袋从熊爪下拉了回来胸膛却被锐利的爪尖划过撕开了三道口子袁铭眼看着自己胸前飞起一串血花却根本不敢向那黑熊还击只能忍着剧痛扭转方向朝着另一边奔跑了过去他的手掌在伤口上压了一下随即在一旁的老树上抹了一把继而又恢复手脚并用的腾跃姿态朝前夺命狂奔身后的黑熊被鲜血刺激双目凶性更盛发出一声怒吼之后再次追了上来袁铭眼看着黑熊越追越紧瞅准了前方一棵三人合抱的老榕树奋力一个跃起双手十指死死抠住老树身上的裂纹快速朝着树上爬去那黑熊追到跟前眼见袁铭爬上了树立即挥动爪子朝着树干上猛拍下去砰老榕树剧烈一震落叶缤纷袁铭连忙双手死死扣住树干身体紧贴住树身双脚的脚趾也灵活地抠住了树身才没有从树上掉落下来黑熊见没能把袁铭震下来又连番拍击在老榕树上打得古树砰砰作响震荡不已袁铭只能用尽全身力气抱住树干好在古树足够粗壮才没被黑熊拍断趁着它停下的间隙袁铭快速向上攀爬来到了古树的横枝上可还没站稳树身就再次激烈摇晃袁铭一个没站稳倒栽着掉了下来眼看就要坠落之时他的一只脚掌抓住了树枝倒挂在了半空吼黑熊低吼一声两臂抱住古树开始更加用力的摇晃起来想要趁势把袁铭摇下来袁铭的身子倒悬半空如同风中枯叶一样左摇右晃看似摇摇欲坠却始终没有掉落下来他脚掌的力量丝毫不比手掌弱身躯挣扎着向上攀去用手掌勾住了树枝随后松开了脚掌直接攀爬了上去黑熊见无法将袁铭摇下来冲着袁铭所在一阵龇牙咧嘴后转过头朝着远处一摇一晃地爬走了袁铭双手抱着树干回头看向黑熊渐渐隐没的背影长长吐出了一口气他缓缓倚靠着树身坐了下来正想休息一下平复胸腔里咚咚跳动的心脏忽然就感觉树身再次微微震动起来  落下之时双脚猛然跺地直踩得地面凹陷两只脚都陷入地下。
  稳住身形之后袁铭从地上扯来条树藤将那只皮囊袋口处绑上做成条绳带斜挂在自己身上。
  而后目光落在远处棵磨盘粗细老树身上快步上前提起只手臂握拳朝着树身上比划几下。
  随即就听“咔”声脆响。
  袁铭硕大拳头砸在树干上老树应声断裂上半截树身倾倒而下。
  看着折成三角形老树袁铭免有些窃喜:“有样力量猎杀野兽取血或许也什么难事?”
  时耳廓忽然动距离远处灌木丛剧烈抖动道黑影忽然从里面蹿出来带着股劲风直朝扑上来。
  袁铭未等看清楚先行步闪躲到另棵树后却见那黑影已经追上来赫然头体型壮硕高达丈许黑毛熊罴。
  熊罴抡起蒲扇般巨爪朝着袁铭方向巴掌拍过来直接打在袁铭身前大树上。
  强烈掌风带起声呼啸袁铭见势妙连忙向下矮身。
  只听“啪”声响那棵海碗粗细树应声而断上半截树身更贴着袁铭头皮飞出去直飞出三丈远才倒伏落下。
  袁铭心中大为惊骇黑熊力量如此生猛血肉之躯挨上下可承受。
  自知敌连忙转身就跑。
  那黑熊肯放弃马上就追上来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袁铭才跑出几呼吸黑熊就已经追到身后足三丈处。
  袁铭心中凛然管力量还速度居然都比过头黑熊。
  双臂撑地双腿跳跃每次都奋力而起试图拉开与黑熊距离但毕竟才刚刚有副白猿身躯动作总很难连贯得上。
  在越过处灌木丛时脚下草丛里横着根榕树藤根袁铭跃起之时双脚被滕根绊整就由自主地朝着前方扑倒过去。
  双臂撑住地面顺势向前翻滚重新站立起来却惊讶发现那黑熊知何时竟然已经冲到前方回身便爪朝着头颅拍过来。
  千钧发之际袁铭强行止住前冲之势身子猛地向后仰将脑袋从熊爪下拉回来胸膛却被锐利爪尖划过撕开三道口子。
  袁铭眼看着自己胸前飞起串血花却根本敢向那黑熊还击只能忍着剧痛扭转方向朝着另边奔跑过去。
  手掌在伤口上压下随即在旁老树上抹把继而又恢复手脚并用腾跃姿态朝前夺命狂奔。
  身后黑熊被鲜血刺激双目凶性更盛发出声怒吼之后再次追上来。
  袁铭眼看着黑熊越追越紧瞅准前方棵三合抱老榕树奋力跃起双手十指死死抠住老树身上裂纹快速朝着树上爬去。
  那黑熊追到跟前眼见袁铭爬上树立即挥动爪子朝着树干上猛拍下去。
  “砰”
  老榕树剧烈震落叶缤纷袁铭连忙双手死死扣住树干身体紧贴住树身双脚脚趾也灵活地抠住树身才没有从树上掉落下来。
  黑熊见没能把袁铭震下来又连番拍击在老榕树上打得古树“砰砰”作响震荡已。
  袁铭只能用尽全身力气抱住树干在古树足够粗壮才没被黑熊拍断。
  趁着它停下间隙袁铭快速向上攀爬来到古树横枝上。
  可还没站稳树身就再次激烈摇晃袁铭没站稳倒栽着掉下来。
  眼看就要坠落之时只脚掌抓住树枝倒挂在半空。
  “吼”
  黑熊低吼声两臂抱住古树开始更加用力摇晃起来想要趁势把袁铭摇下来。
  袁铭身子倒悬半空如同风中枯叶样左摇右晃看似摇摇欲坠却始终没有掉落下来。
  脚掌力量丝毫比手掌弱身躯挣扎着向上攀去用手掌勾住树枝随后松开脚掌直接攀爬上去。
  黑熊见无法将袁铭摇下来冲着袁铭所在阵龇牙咧嘴后转过头朝着远处摇晃地爬走。
  袁铭双手抱着树干回头看向黑熊渐渐隐没背影长长吐出口气。
  缓缓倚靠着树身坐下来正想休息下平复胸腔里“咚咚”跳动心脏忽然就感觉树身再次微微震动起来。
  落下之时,他的双脚猛然跺地,直踩得地面凹陷,两只脚都陷入了地下。
  稳住身形之后,袁铭从地上扯来一条树藤,将那只皮囊袋口处绑上,做成了一条绳带,斜挂在了自己身上。
  而后,他目光落在了不远处一棵磨盘粗细的老树身上,他快步上前,提起一只手臂,握拳朝着树身上比划了几下。
  随即,就听“咔吧”的一声脆响。
  袁铭硕大的拳头砸在了树干上,老树应声断裂,上半截树身倾倒而下。
  看着折成三角形的老树,袁铭不免有些窃喜:“有这样的力量,猎杀野兽取血或许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时,他的耳廓忽然一动,距离不远处的灌木丛剧烈抖动,一道黑影忽然从里面蹿了出来,带着一股劲风,直朝他扑了上来。
  袁铭未等看清楚,先行一步闪躲到了另一棵树后,却见那黑影已经追了上来,赫然是一头体型壮硕,高达丈许的黑毛熊罴。
  熊罴抡起蒲扇般的巨爪朝着袁铭方向一巴掌拍了过来,直接打在了袁铭身前的大树上。
  强烈的掌风带起一声呼啸,袁铭见势不妙,连忙向下一矮身。
  只听“啪”的一声响,那棵海碗粗细的树应声而断,上半截树身更是贴着袁铭的头皮飞了出去,直飞出三丈远,才倒伏落下。
  袁铭心中大为惊骇,这黑熊的力量如此生猛,血肉之躯挨上一下可承受不了。
  他自知不敌,连忙转身就跑。
  那黑熊不肯放弃,马上就追了上来,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袁铭才跑出几个呼吸,黑熊就已经追到了身后不足三丈处。
  袁铭心中凛然,不管力量还是速度,他居然都比不过这头黑熊。
  他双臂撑地,双腿跳跃,每一次都奋力而起,试图拉开与黑熊的距离,但毕竟才刚刚有了这副白猿身躯,动作总是很难连贯得上。
  在越过一处灌木丛时,脚下的草丛里横着一根榕树的藤根,袁铭跃起之时,双脚被滕根一绊,整个人就不由自主地朝着前方扑倒了过去。
  他双臂撑住地面,顺势向前一个翻滚,重新站立了起来,却惊讶的发现,那黑熊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冲到了他的前方,回身便是一爪,朝着他头颅拍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袁铭强行止住前冲之势,身子猛地向后一仰,将脑袋从熊爪下拉了回来,胸膛却被锐利的爪尖划过,撕开了三道口子。
  袁铭眼看着自己胸前飞起一串血花,却根本不敢向那黑熊还击,只能忍着剧痛,扭转方向,朝着另一边奔跑了过去。
  他的手掌在伤口上压了一下,随即在一旁的老树上抹了一把,继而又恢复手脚并用的腾跃姿态,朝前夺命狂奔。
  身后的黑熊被鲜血刺激,双目凶性更盛,发出一声怒吼之后,再次追了上来。
  袁铭眼看着黑熊越追越紧,瞅准了前方一棵三人合抱的老榕树,奋力一个跃起,双手十指死死抠住老树身上的裂纹,快速朝着树上爬去。
  那黑熊追到跟前,眼见袁铭爬上了树,立即挥动爪子朝着树干上猛拍下去。
  “砰”
  老榕树剧烈一震,落叶缤纷,袁铭连忙双手死死扣住树干,身体紧贴住树身,双脚的脚趾也灵活地抠住了树身,才没有从树上掉落下来。
  落下之时,他的双脚猛然跺地,直踩得地面凹陷,两只脚都陷入了地下。
  稳住身形之后,袁铭从地上扯来一条树藤,将那只皮囊袋口处绑上,做成了一条绳带,斜挂在了自己身上。
  而后,他目光落在了不远处一棵磨盘粗细的老树身上,他快步上前,提起一只手臂,握拳朝着树身上比划了几下。
  随即,就听“咔吧”的一声脆响。
  袁铭硕大的拳头砸在了树干上,老树应声断裂,上半截树身倾倒而下。
  看着折成三角形的老树,袁铭不免有些窃喜:“有这样的力量,猎杀野兽取血或许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时,他的耳廓忽然一动,距离不远处的灌木丛剧烈抖动,一道黑影忽然从里面蹿了出来,带着一股劲风,直朝他扑了上来。
  袁铭未等看清楚,先行一步闪躲到了另一棵树后,却见那黑影已经追了上来,赫然是一头体型壮硕,高达丈许的黑毛熊罴。
  熊罴抡起蒲扇般的巨爪朝着袁铭方向一巴掌拍了过来,直接打在了袁铭身前的大树上。
  强烈的掌风带起一声呼啸,袁铭见势不妙,连忙向下一矮身。
  只听“啪”的一声响,那棵海碗粗细的树应声而断,上半截树身更是贴着袁铭的头皮飞了出去,直飞出三丈远,才倒伏落下。
  袁铭心中大为惊骇,这黑熊的力量如此生猛,血肉之躯挨上一下可承受不了。
  他自知不敌,连忙转身就跑。
  那黑熊不肯放弃,马上就追了上来,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袁铭才跑出几个呼吸,黑熊就已经追到了身后不足三丈处。
  袁铭心中凛然,不管力量还是速度,他居然都比不过这头黑熊。
  他双臂撑地,双腿跳跃,每一次都奋力而起,试图拉开与黑熊的距离,但毕竟才刚刚有了这副白猿身躯,动作总是很难连贯得上。
  在越过一处灌木丛时,脚下的草丛里横着一根榕树的藤根,袁铭跃起之时,双脚被滕根一绊,整个人就不由自主地朝着前方扑倒了过去。
  他双臂撑住地面,顺势向前一个翻滚,重新站立了起来,却惊讶的发现,那黑熊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冲到了他的前方,回身便是一爪,朝着他头颅拍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袁铭强行止住前冲之势,身子猛地向后一仰,将脑袋从熊爪下拉了回来,胸膛却被锐利的爪尖划过,撕开了三道口子。
  袁铭眼看着自己胸前飞起一串血花,却根本不敢向那黑熊还击,只能忍着剧痛,扭转方向,朝着另一边奔跑了过去。
  他的手掌在伤口上压了一下,随即在一旁的老树上抹了一把,继而又恢复手脚并用的腾跃姿态,朝前夺命狂奔。
  身后的黑熊被鲜血刺激,双目凶性更盛,发出一声怒吼之后,再次追了上来。
  袁铭眼看着黑熊越追越紧,瞅准了前方一棵三人合抱的老榕树,奋力一个跃起,双手十指死死抠住老树身上的裂纹,快速朝着树上爬去。
  那黑熊追到跟前,眼见袁铭爬上了树,立即挥动爪子朝着树干上猛拍下去。
  “砰”
  老榕树剧烈一震,落叶缤纷,袁铭连忙双手死死扣住树干,身体紧贴住树身,双脚的脚趾也灵活地抠住了树身,才没有从树上掉落下来。
  黑熊见没能把袁铭震下来,又连番拍击在老榕树上,打得古树“砰砰”作响,震荡不已。
  袁铭只能用尽全身力气抱住树干,好在古树足够粗壮,才没被黑熊拍断。
  趁着它停下的间隙,袁铭快速向上攀爬,来到了古树的横枝上。
  可还没站稳,树身就再次激烈摇晃,袁铭一个没站稳,倒栽着掉了下来。
  眼看就要坠落之时,他的一只脚掌抓住了树枝,倒挂在了半空。
  “吼”
  黑熊低吼一声,两臂抱住古树,开始更加用力的摇晃起来,想要趁势把袁铭摇下来。
  袁铭的身子倒悬半空,如同风中枯叶一样左摇右晃,看似摇摇欲坠,却始终没有掉落下来。
  他脚掌的力量丝毫不比手掌弱,身躯挣扎着向上攀去,用手掌勾住了树枝,随后松开了脚掌,直接攀爬了上去。
  黑熊见无法将袁铭摇下来,冲着袁铭所在一阵龇牙咧嘴后,转过头,朝着远处一摇一晃地爬走了。
  袁铭双手抱着树干,回头看向黑熊渐渐隐没的背影,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他缓缓倚靠着树身坐了下来,正想休息一下,平复胸腔里“咚咚”跳动的心脏,忽然就感觉树身再次微微震动起来。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