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到底是谁

下载免费读
就在这时,一股凉风迎面扑来,让袁铭稍微清醒了几分。
  他顺着视线望去,就见前方林地豁然开朗,树荫前端赫然出现了一条十来丈宽的青黑河流。
  河水有些浑浊,里面浪涛滚滚,水势颇大。
  袁铭目测了一下距离后,发现以他的力量根本不可能飞跃过去,可再低头一看,身下追着的青狼,从两头变成五头。
  “跳过去可能会死,不跳过去……一定会死,还会死得更惨。”袁铭心知,自己根本没有选择。
  他脚踩着身下的古树横枝,一上一下的晃动着,借着树枝的起伏蓄积力量。
  一下,两下,三下……
  “走你。”
  他的口中一声低喝,在树枝弹起的瞬间,弯曲的双腿骤然发力,将自己的身躯弹射了出去。
  半空中,他的身躯绷得笔直,没有受伤的左臂尽可能地延伸探出,朝着对岸古树伸出的树枝抓了过去。
  可惜,他的力量终究有限,在受伤的状态下,能够跃出七丈已是极限,根本不可能够到十丈远的树枝。
  袁铭的身躯向下砸落,“噗通”一声,掉入了水中,挣扎起伏了两下,就被滚滚浊浪淹没,消失在了河道中。
  对岸的青狼见状,不甘地低嚎了良久,才一头头转身离去。
  ……
  浑浊的河水中,袁铭的身躯被暗流卷到了水底,在犬牙差互的河底礁石上来回冲撞,肩膀和胸口的伤口纷纷崩开,殷红的血液洒出,漂成了一缕缕红色的纱绢。
  袁铭强忍着疼痛和溺水的窒息感,奋力用手臂抓住河底的礁石,挣扎着爬出了水面,贪婪地猛吸了一口空气。
  混杂着枯枝树叶的河水不断拍打在他脸上,模糊着他的视线。
  袁铭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河水,看清自己距离河岸已经不足两丈,但河道中间却没有可以让他攀爬的礁石,贸然入水的话,很有可能会被暗流再次卷入河底。
  就在他思考着该如何渡去对岸时,胸口处的伤口突然再次疼痛起来。
  袁铭没太在意,打算潜回水下,摸着河底的礁石去到对岸。
  可紧接着,他肩膀上的伤口也突然剧烈疼痛起来,一开始只是一处疼痛,没一会儿疼痛就变得密集起来。
  那疼痛的地方已经不局限于胸口或者肩膀的伤口了,就连没有受伤的地方都跟着疼痛了起来,他这才意识到了不对劲。
  袁铭猛地吸了一口气,身子向下一沉,不顾河水冲刷,在水中睁开了眼睛,往自己身上一瞧,顿时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只见他胸前的伤口上,密密麻麻地咬着近百条巴掌大小的鱼,一个个尾巴摇动,疯狂地朝着他的伤口里挤,拼命地撕咬着他的血肉。
  “糟糕,这是食人鱼!”
  寻常鱼类一般不会攻击体型如此庞大的活物,能对着他发起如此凶悍攻击的,也就只有食人鱼了。
  袁铭身上其他地方虽然也有鱼在撕咬,但那里毕竟没有伤口,有皮毛覆盖着,倒也问题不大。
  他伸手去扯身上的食人鱼,结果手掌还没靠近,就有一大群鱼咬了上来。
  与此同时,浑浊的河水当中,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也正从下游朝着这边游弋而来。
  袁铭心知不能耽搁了,上浮换了一口气后,当即再次沉入水中,用手抓着河底突起的礁石,一点一点朝着对岸摸了过去。
  远处的黑色影子发现他在逃离,速度也不断加快,朝着他逼近过来。
  袁铭好不容易摸到了对岸的岸基,开始向上攀爬,身后水浪破开,“哗哗”作响,那道黑色影子已经追了上来。
  他不敢有丝毫耽搁,甚至不敢回头去看哪怕一眼,双手抓住河岸,奋力向上一跃,在那黑色影子追上他的最后一刻,跳上了对岸。
  黑影终究扑了个空,在岸边水下徘徊了片刻,身影逐渐沉入水底,不复得见。
就在这时,一股凉风迎面扑来,让袁铭稍微清醒了几分。
  他顺着视线望去,就见前方林地豁然开朗,树荫前端赫然出现了一条十来丈宽的青黑河流。
  河水有些浑浊,里面浪涛滚滚,水势颇大。
  袁铭目测了一下距离后,发现以他的力量根本不可能飞跃过去,可再低头一看,身下追着的青狼,从两头变成五头。
  “跳过去可能会死,不跳过去……一定会死,还会死得更惨。”袁铭心知,自己根本没有选择。
  他脚踩着身下的古树横枝,一上一下的晃动着,借着树枝的起伏蓄积力量。
  一下,两下,三下……
  “走你。”
  他的口中一声低喝,在树枝弹起的瞬间,弯曲的双腿骤然发力,将自己的身躯弹射了出去。
  半空中,他的身躯绷得笔直,没有受伤的左臂尽可能地延伸探出,朝着对岸古树伸出的树枝抓了过去。
  可惜,他的力量终究有限,在受伤的状态下,能够跃出七丈已是极限,根本不可能够到十丈远的树枝。
  袁铭的身躯向下砸落,“噗通”一声,掉入了水中,挣扎起伏了两下,就被滚滚浊浪淹没,消失在了河道中。
  对岸的青狼见状,不甘地低嚎了良久,才一头头转身离去。
  ……
  浑浊的河水中,袁铭的身躯被暗流卷到了水底,在犬牙差互的河底礁石上来回冲撞,肩膀和胸口的伤口纷纷崩开,殷红的血液洒出,漂成了一缕缕红色的纱绢。
  袁铭强忍着疼痛和溺水的窒息感,奋力用手臂抓住河底的礁石,挣扎着爬出了水面,贪婪地猛吸了一口空气。
  混杂着枯枝树叶的河水不断拍打在他脸上,模糊着他的视线。
  袁铭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河水,看清自己距离河岸已经不足两丈,但河道中间却没有可以让他攀爬的礁石,贸然入水的话,很有可能会被暗流再次卷入河底。
  就在他思考着该如何渡去对岸时,胸口处的伤口突然再次疼痛起来。
  袁铭没太在意,打算潜回水下,摸着河底的礁石去到对岸。
  可紧接着,他肩膀上的伤口也突然剧烈疼痛起来,一开始只是一处疼痛,没一会儿疼痛就变得密集起来。
  那疼痛的地方已经不局限于胸口或者肩膀的伤口了,就连没有受伤的地方都跟着疼痛了起来,他这才意识到了不对劲。
  袁铭猛地吸了一口气,身子向下一沉,不顾河水冲刷,在水中睁开了眼睛,往自己身上一瞧,顿时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只见他胸前的伤口上,密密麻麻地咬着近百条巴掌大小的鱼,一个个尾巴摇动,疯狂地朝着他的伤口里挤,拼命地撕咬着他的血肉。
  “糟糕,这是食人鱼!”
  寻常鱼类一般不会攻击体型如此庞大的活物,能对着他发起如此凶悍攻击的,也就只有食人鱼了。
  袁铭身上其他地方虽然也有鱼在撕咬,但那里毕竟没有伤口,有皮毛覆盖着,倒也问题不大。
  他伸手去扯身上的食人鱼,结果手掌还没靠近,就有一大群鱼咬了上来。
  与此同时,浑浊的河水当中,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也正从下游朝着这边游弋而来。
  袁铭心知不能耽搁了,上浮换了一口气后,当即再次沉入水中,用手抓着河底突起的礁石,一点一点朝着对岸摸了过去。
  远处的黑色影子发现他在逃离,速度也不断加快,朝着他逼近过来。
  袁铭好不容易摸到了对岸的岸基,开始向上攀爬,身后水浪破开,“哗哗”作响,那道黑色影子已经追了上来。
  他不敢有丝毫耽搁,甚至不敢回头去看哪怕一眼,双手抓住河岸,奋力向上一跃,在那黑色影子追上他的最后一刻,跳上了对岸。
  黑影终究扑了个空,在岸边水下徘徊了片刻,身影逐渐沉入水底,不复得见。
  袁铭仰面躺在河岸上,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伸手在身侧一摸,发现储血的囊袋没丢,这才松了口气。
  尽管知道现在还不是休息放松的时候,可强烈的疲乏感,和劫后余生的脱力感,还是让他久久都难以起身。
  休息了片刻后,袁铭才强撑着坐了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上竟然还挂着一条条长满黑色鳞片的食人鱼。
  其中胸口和肩膀的伤口处,挂着的鱼尤其多。
  袁铭抓住一条食人鱼,忍着疼痛从身上拽了下来,放到眼前一看,发现那家伙嘴里长着一圈锯齿模样的尖牙,一张一合的咬着空气,凶性丝毫没有因为离开水中而减弱半点。
  他随手就打算将食人鱼扔掉,但肚子传来的“咕咕”声马上提醒他,别干那蠢事。
就在时股凉风迎面扑来让袁铭稍微清醒几分。
  顺着视线望去就见前方林地豁然开朗树荫前端赫然出现条十来丈宽青黑河流。
  河水有些浑浊里面浪涛滚滚水势颇大。
  袁铭目测下距离后发现以力量根本可能飞跃过去可再低头看身下追着青狼从两头变成五头。
  “跳过去可能会死跳过去……定会死还会死得更惨。”袁铭心知自己根本没有选择。
  脚踩着身下古树横枝上下晃动着借着树枝起伏蓄积力量。
  下两下三下……
  “走。”
  口中声低喝在树枝弹起瞬间弯曲双腿骤然发力将自己身躯弹射出去。
  半空中身躯绷得笔直没有受伤左臂尽可能地延伸探出朝着对岸古树伸出树枝抓过去。
  可惜力量终究有限在受伤状态下能够跃出七丈已极限根本可能够到十丈远树枝。
  袁铭身躯向下砸落“噗通”声掉入水中挣扎起伏两下就被滚滚浊浪淹没消失在河道中。
  对岸青狼见状甘地低嚎良久才头头转身离去。
  ……
  浑浊河水中袁铭身躯被暗流卷到水底在犬牙差互河底礁石上来回冲撞肩膀和胸口伤口纷纷崩开殷红血液洒出漂成缕缕红色纱绢。
  袁铭强忍着疼痛和溺水窒息感奋力用手臂抓住河底礁石挣扎着爬出水面贪婪地猛吸口空气。
  混杂着枯枝树叶河水断拍打在脸上模糊着视线。
  袁铭用手抹把脸上河水看清自己距离河岸已经足两丈但河道中间却没有可以让攀爬礁石贸然入水话很有可能会被暗流再次卷入河底。
  就在思考着该如何渡去对岸时胸口处伤口突然再次疼痛起来。
  袁铭没太在意打算潜回水下摸着河底礁石去到对岸。
  可紧接着肩膀上伤口也突然剧烈疼痛起来开始只处疼痛没会儿疼痛就变得密集起来。
  那疼痛地方已经局限于胸口或者肩膀伤口就连没有受伤地方都跟着疼痛起来才意识到对劲。
  袁铭猛地吸口气身子向下沉顾河水冲刷在水中睁开眼睛往自己身上瞧顿时感到头皮阵发麻。
  只见胸前伤口上密密麻麻地咬着近百条巴掌大小鱼尾巴摇动疯狂地朝着伤口里挤拼命地撕咬着血肉。
  “糟糕食鱼!”
  寻常鱼类般会攻击体型如此庞大活物能对着发起如此凶悍攻击也就只有食鱼。
  袁铭身上其地方虽然也有鱼在撕咬但那里毕竟没有伤口有皮毛覆盖着倒也问题大。
  伸手去扯身上食鱼结果手掌还没靠近就有大群鱼咬上来。
  与此同时浑浊河水当中巨大黑色影子也正从下游朝着边游弋而来。
  袁铭心知能耽搁上浮换口气后当即再次沉入水中用手抓着河底突起礁石点点朝着对岸摸过去。
  远处黑色影子发现在逃离速度也断加快朝着逼近过来。
  袁铭容易摸到对岸岸基开始向上攀爬身后水浪破开“哗哗”作响那道黑色影子已经追上来。
  敢有丝毫耽搁甚至敢回头去看哪怕眼双手抓住河岸奋力向上跃在那黑色影子追上最后刻跳上对岸。
  黑影终究扑空在岸边水下徘徊片刻身影逐渐沉入水底复得见。
  袁铭仰面躺在河岸上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伸手在身侧摸发现储血囊袋没丢才松口气。
  尽管知道现在还休息放松时候可强烈疲乏感和劫后余生脱力感还让久久都难以起身。
  休息片刻后袁铭才强撑着坐起来时才发现自己身上竟然还挂着条条长满黑色鳞片食鱼。
  其中胸口和肩膀伤口处挂着鱼尤其多。
  袁铭抓住条食鱼忍着疼痛从身上拽下来放到眼前看发现那家伙嘴里长着圈锯齿模样尖牙张合咬着空气凶性丝毫没有因为离开水中而减弱半点。
  随手就打算将食鱼扔掉但肚子传来“咕咕”声马上提醒别干那蠢事。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