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血气法

下载免费读
在袁铭的目光注视下,只见那黑色肉瘤突然开始快速蠕动,其上开始分裂出丝丝缕缕的黑色丝线,不断延长,朝着袁铭的胸口探了过来。
  袁铭顿时双眼瞪圆,他是宁愿死,也不愿意被这鬼东西寄生,搞得生不如死。
  挣扎之间,他发现自己的手臂虽然还被捆着,但手腕还能活动,当即拧转手腕向上一抛。
  那根一直被他握在手中的白骨短枪,当即浮空飞起,来到了他的眼前。
  袁铭没有丝毫犹豫,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头撞了上去。
  白骨短枪被撞得好似标枪一样射出,在黑熊肋骨闭合前的一瞬,刺了进去。
  “吼……”
  黑熊口中发出一声怒吼,原本正在闭合的肋骨一僵,那些延伸向袁铭的黑色丝线也缓缓退缩了回去。
  紧接着,黑熊的胸腔再次缓缓打开,那根寄托着袁铭最后希望的骨枪,正扎在黑熊的心脏上,距离那团黑色肉瘤不过毫厘之间,却终究没能命中。
  黑熊的心脏还在一下一下的收缩着,那根根黑色丝线如同疯了一样,一股脑地冲向了袁铭的胸膛。
  袁铭双目紧盯,脸上神情紧张到了极点。
  就在黑色丝线即将触碰到他皮肤的前一瞬,黑熊跳动的心脏骤停,那黑色肉瘤像是遇到鬼了一样,疯狂蠕动着想要脱离黑熊的心脏。
  那延伸向袁铭的黑色丝线也都瞬间脱力,全都轻飘飘地垂落了下去。
  “太好了,赶上了。”袁铭激动得几乎要流出眼泪。
  在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昨日吃过的那些有毒的果子,救了他一命。
  就在布置陷阱之前,袁铭就将那些果子全都捣烂,将汁水涂在了所有骨刺和两根短枪的尖端。
  前面大概是因为只刺中黑熊身躯的缘故,毒性并未影响到寄生体,可这次却是直接作用在了心脏,那黑色肉瘤也直接受到了毒性作用,失去了力量。
  缠绕在袁铭身上的藤蔓顿时纷纷脱落,连同黑熊身上的古怪大花也一并枯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了齑粉,他的身躯和黑熊几乎同时坠落在了地上。
  那寄生在黑熊心脏上的黑色肉瘤也终于脱离下来,掉落在了一旁,其上颜色快速消退,不一会儿就变成了灰白之色,看起来和一块普通的石头,没什么两样。
  袁铭见状,没敢有丝毫耽搁,连忙爬起身来到黑熊的残尸旁。
  趁着黑熊还没有僵死,他赶紧从身上摘下兽皮囊袋,用骨枪划开黑熊的脖颈,接取起它残存的血液来。
  折腾了好一会儿,黑熊的血全都放干了,也只收集到了小半个囊袋。
  “野兽大小不一,血量不定,那人也没说要收集满,这些应该够了。”袁铭封好袋口,举起来晃了晃,自言自语道。
  说罢,他将囊袋重新挎上,看了一眼身旁的熊尸,肚子再次“咕”地叫了起来。
  面对着这么大的一块兽肉,袁铭有些舍不得扔,可一想到其被寄生过,心里又有些膈应。
  可心里的膈应,终究抵不过肚子里的饥饿。
  为了以防万一,袁铭这次没有直接生食黑熊的肉,而是找来一堆树枝枯叶,效仿古人钻木取火,好不容易将火给生了出来,将熊肉烤上了。
  烤肉的间隙,袁铭来到那块寄生肉瘤旁,见其已经化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灰褐色石头,看起来毫无生机,还是没忍住用骨枪戳了戳。
  结果,他就发现这石头竟然异常坚硬,跟黑色肉瘤状态下完全不同。
  袁铭顿时来了兴趣。
  他挥手朝着那石头上挥了挥,见其没有丝毫反应,又伸手靠近了些,结果发现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看来彻底死透了。”
  就在袁铭打算放弃的时候,腰间兽皮囊袋上忽然有一滴兽血低落,“啪嗒”一下,落在了那块灰褐石头上。
  原本没有丝毫生机的尸体,却突然膨胀了一下,表面再次活化成了黑色肉瘤的模样。
  但很快,那滴血液的力量被耗尽,黑色肉瘤再次干瘪,重新变回了石头。
  “这小东西还真有点意思啊。”袁铭不禁感到惊奇。
  他找来几片树叶,将那石头包裹了起来,放在了一边。
  等到熊肉烤的焦黑,发出浓郁的肉香后,袁铭才撕下一块啃食了起来。
  这一顿,是袁铭这些时日以来,吃得最满足的一次,但让他有些不解的是,这熟食的兽肉虽能饱腹,却没有昨日啃骨头时,那种能充盈血气的感觉。
  “莫非是黑熊血被抽干了,所以气血大损?还是说只有生食,才有那样的作用?”袁铭心下疑惑。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发现已经日中偏西,便不再耽搁,将没吃完的兽肉和那块能寄生的石头都带上,放到了先前自己藏身的地洞里。
在袁铭的目光注视下只见那黑色肉瘤突然开始快速蠕动其上开始分裂出丝丝缕缕的黑色丝线不断延长朝着袁铭的胸口探了过来袁铭顿时双眼瞪圆他是宁愿死也不愿意被这鬼东西寄生搞得生不如死挣扎之间他发现自己的手臂虽然还被捆着但手腕还能活动当即拧转手腕向上一抛那根一直被他握在手中的白骨短枪当即浮空飞起来到了他的眼前袁铭没有丝毫犹豫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头撞了上去白骨短枪被撞得好似标枪一样射出在黑熊肋骨闭合前的一瞬刺了进去吼黑熊口中发出一声怒吼原本正在闭合的肋骨一僵那些延伸向袁铭的黑色丝线也缓缓退缩了回去紧接着黑熊的胸腔再次缓缓打开那根寄托着袁铭最后希望的骨枪正扎在黑熊的心脏上距离那团黑色肉瘤不过毫厘之间却终究没能命中黑熊的心脏还在一下一下的收缩着那根根黑色丝线如同疯了一样一股脑地冲向了袁铭的胸膛袁铭双目紧盯脸上神情紧张到了极点就在黑色丝线即将触碰到他皮肤的前一瞬黑熊跳动的心脏骤停那黑色肉瘤像是遇到鬼了一样疯狂蠕动着想要脱离黑熊的心脏那延伸向袁铭的黑色丝线也都瞬间脱力全都轻飘飘地垂落了下去太好了赶上了袁铭激动得几乎要流出眼泪在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昨日吃过的那些有毒的果子救了他一命就在布置陷阱之前袁铭就将那些果子全都捣烂将汁水涂在了所有骨刺和两根短枪的尖端前面大概是因为只刺中黑熊身躯的缘故毒性并未影响到寄生体可这次却是直接作用在了心脏那黑色肉瘤也直接受到了毒性作用失去了力量缠绕在袁铭身上的藤蔓顿时纷纷脱落连同黑熊身上的古怪大花也一并枯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了齑粉他的身躯和黑熊几乎同时坠落在了地上那寄生在黑熊心脏上的黑色肉瘤也终于脱离下来掉落在了一旁其上颜色快速消退不一会儿就变成了灰白之色看起来和一块普通的石头没什么两样袁铭见状没敢有丝毫耽搁连忙爬起身来到黑熊的残尸旁趁着黑熊还没有僵死他赶紧从身上摘下兽皮囊袋用骨枪划开黑熊的脖颈接取起它残存的血液来折腾了好一会儿黑熊的血全都放干了也只收集到了小半个囊袋野兽大小不一血量不定那人也没说要收集满这些应该够了袁铭封好袋口举起来晃了晃自言自语道说罢他将囊袋重新挎上看了一眼身旁的熊尸肚子再次咕地叫了起来面对着这么大的一块兽肉袁铭有些舍不得扔可一想到其被寄生过心里又有些膈应可心里的膈应终究抵不过肚子里的饥饿为了以防万一袁铭这次没有直接生食黑熊的肉而是找来一堆树枝枯叶效仿古人钻木取火好不容易将火给生了出来将熊肉烤上了烤肉的间隙袁铭来到那块寄生肉瘤旁见其已经化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灰褐色石头看起来毫无生机还是没忍住用骨枪戳了戳结果他就发现这石头竟然异常坚硬跟黑色肉瘤状态下完全不同袁铭顿时来了兴趣他挥手朝着那石头上挥了挥见其没有丝毫反应又伸手靠近了些结果发现依然没有任何动静看来彻底死透了就在袁铭打算放弃的时候腰间兽皮囊袋上忽然有一滴兽血低落啪嗒一下落在了那块灰褐石头上原本没有丝毫生机的尸体却突然膨胀了一下表面再次活化成了黑色肉瘤的模样但很快那滴血液的力量被耗尽黑色肉瘤再次干瘪重新变回了石头这小东西还真有点意思啊袁铭不禁感到惊奇他找来几片树叶将那石头包裹了起来放在了一边等到熊肉烤的焦黑发出浓郁的肉香后袁铭才撕下一块啃食了起来这一顿是袁铭这些时日以来吃得最满足的一次但让他有些不解的是这熟食的兽肉虽能饱腹却没有昨日啃骨头时那种能充盈血气的感觉莫非是黑熊血被抽干了所以气血大损还是说只有生食才有那样的作用袁铭心下疑惑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发现已经日中偏西便不再耽搁将没吃完的兽肉和那块能寄生的石头都带上放到了先前自己藏身的地洞里在袁铭目光注视下只见那黑色肉瘤突然开始快速蠕动其上开始分裂出丝丝缕缕黑色丝线断延长朝着袁铭胸口探过来。
  袁铭顿时双眼瞪圆宁愿死也愿意被鬼东西寄生搞得生如死。
  挣扎之间发现自己手臂虽然还被捆着但手腕还能活动当即拧转手腕向上抛。
  那根直被握在手中白骨短枪当即浮空飞起来到眼前。
  袁铭没有丝毫犹豫用尽全身力气头撞上去。
  白骨短枪被撞得似标枪样射出在黑熊肋骨闭合前瞬刺进去。
  “吼……”
  黑熊口中发出声怒吼原本正在闭合肋骨僵那些延伸向袁铭黑色丝线也缓缓退缩回去。
  紧接着黑熊胸腔再次缓缓打开那根寄托着袁铭最后希望骨枪正扎在黑熊心脏上距离那团黑色肉瘤过毫厘之间却终究没能命中。
  黑熊心脏还在下下收缩着那根根黑色丝线如同疯样股脑地冲向袁铭胸膛。
  袁铭双目紧盯脸上神情紧张到极点。
  就在黑色丝线即将触碰到皮肤前瞬黑熊跳动心脏骤停那黑色肉瘤像遇到鬼样疯狂蠕动着想要脱离黑熊心脏。
  那延伸向袁铭黑色丝线也都瞬间脱力全都轻飘飘地垂落下去。
  “太赶上。”袁铭激动得几乎要流出眼泪。
  在生死存亡最后关头昨日吃过那些有毒果子救命。
  就在布置陷阱之前袁铭就将那些果子全都捣烂将汁水涂在所有骨刺和两根短枪尖端。
  前面大概因为只刺中黑熊身躯缘故毒性并未影响到寄生体可次却直接作用在心脏那黑色肉瘤也直接受到毒性作用失去力量。
  缠绕在袁铭身上藤蔓顿时纷纷脱落连同黑熊身上古怪大花也并枯萎以肉眼可见速度化为齑粉身躯和黑熊几乎同时坠落在地上。
  那寄生在黑熊心脏上黑色肉瘤也终于脱离下来掉落在旁其上颜色快速消退会儿就变成灰白之色看起来和块普通石头没什么两样。
  袁铭见状没敢有丝毫耽搁连忙爬起身来到黑熊残尸旁。
  趁着黑熊还没有僵死赶紧从身上摘下兽皮囊袋用骨枪划开黑熊脖颈接取起它残存血液来。
  折腾会儿黑熊血全都放干也只收集到小半囊袋。
  “野兽大小血量定那也没说要收集满些应该够。”袁铭封袋口举起来晃晃自言自语道。
  说罢将囊袋重新挎上看眼身旁熊尸肚子再次“咕”地叫起来。
  面对着么大块兽肉袁铭有些舍得扔可想到其被寄生过心里又有些膈应。
  可心里膈应终究抵过肚子里饥饿。
  为以防万袁铭次没有直接生食黑熊肉而找来堆树枝枯叶效仿古钻木取火容易将火给生出来将熊肉烤上。
  烤肉间隙袁铭来到那块寄生肉瘤旁见其已经化为块拳头大小灰褐色石头看起来毫无生机还没忍住用骨枪戳戳。
  结果就发现石头竟然异常坚硬跟黑色肉瘤状态下完全同。
  袁铭顿时来兴趣。
  挥手朝着那石头上挥挥见其没有丝毫反应又伸手靠近些结果发现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看来彻底死透。”
  就在袁铭打算放弃时候腰间兽皮囊袋上忽然有滴兽血低落“啪嗒”下落在那块灰褐石头上。
  原本没有丝毫生机尸体却突然膨胀下表面再次活化成黑色肉瘤模样。
  但很快那滴血液力量被耗尽黑色肉瘤再次干瘪重新变回石头。
  “小东西还真有点意思啊。”袁铭禁感到惊奇。
  找来几片树叶将那石头包裹起来放在边。
  等到熊肉烤焦黑发出浓郁肉香后袁铭才撕下块啃食起来。
  顿袁铭些时日以来吃得最满足次但让有些解熟食兽肉虽能饱腹却没有昨日啃骨头时那种能充盈血气感觉。
  “莫非黑熊血被抽干所以气血大损?还说只有生食才有那样作用?”袁铭心下疑惑。
  抬头看眼天色发现已经日中偏西便再耽搁将没吃完兽肉和那块能寄生石头都带上放到先前自己藏身地洞里。
在袁铭的目光注视下,只见那黑色肉瘤突然开始快速蠕动,其上开始分裂出丝丝缕缕的黑色丝线,不断延长,朝着袁铭的胸口探了过来。
  袁铭顿时双眼瞪圆,他是宁愿死,也不愿意被这鬼东西寄生,搞得生不如死。
  挣扎之间,他发现自己的手臂虽然还被捆着,但手腕还能活动,当即拧转手腕向上一抛。
  那根一直被他握在手中的白骨短枪,当即浮空飞起,来到了他的眼前。
  袁铭没有丝毫犹豫,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头撞了上去。
  白骨短枪被撞得好似标枪一样射出,在黑熊肋骨闭合前的一瞬,刺了进去。
  “吼……”
  黑熊口中发出一声怒吼,原本正在闭合的肋骨一僵,那些延伸向袁铭的黑色丝线也缓缓退缩了回去。
  紧接着,黑熊的胸腔再次缓缓打开,那根寄托着袁铭最后希望的骨枪,正扎在黑熊的心脏上,距离那团黑色肉瘤不过毫厘之间,却终究没能命中。
  黑熊的心脏还在一下一下的收缩着,那根根黑色丝线如同疯了一样,一股脑地冲向了袁铭的胸膛。
  袁铭双目紧盯,脸上神情紧张到了极点。
  就在黑色丝线即将触碰到他皮肤的前一瞬,黑熊跳动的心脏骤停,那黑色肉瘤像是遇到鬼了一样,疯狂蠕动着想要脱离黑熊的心脏。
  那延伸向袁铭的黑色丝线也都瞬间脱力,全都轻飘飘地垂落了下去。
  “太好了,赶上了。”袁铭激动得几乎要流出眼泪。
  在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昨日吃过的那些有毒的果子,救了他一命。
  就在布置陷阱之前,袁铭就将那些果子全都捣烂,将汁水涂在了所有骨刺和两根短枪的尖端。
  前面大概是因为只刺中黑熊身躯的缘故,毒性并未影响到寄生体,可这次却是直接作用在了心脏,那黑色肉瘤也直接受到了毒性作用,失去了力量。
在袁铭吗目光注视下吗只见那黑色肉瘤突然开始快速蠕动吗其上开始分裂出丝丝缕缕吗黑色丝线吗吗断延长吗朝着袁铭吗胸口探吗过来。
  袁铭顿时双眼瞪圆吗吗吗宁愿死吗也吗愿意被吗鬼东西寄生吗搞得生吗如死。
  挣扎之间吗吗发现自己吗手臂虽然还被捆着吗但手腕还能活动吗当即拧转手腕向上吗抛。
  那根吗直被吗握在手中吗白骨短枪吗当即浮空飞起吗来到吗吗吗眼前。
  袁铭没有丝毫犹豫吗用尽吗全身吗力气吗吗头撞吗上去。
  白骨短枪被撞得吗似标枪吗样射出吗在黑熊肋骨闭合前吗吗瞬吗刺吗进去。
  “吼……”
  黑熊口中发出吗声怒吼吗原本正在闭合吗肋骨吗僵吗那些延伸向袁铭吗黑色丝线也缓缓退缩吗回去。
  紧接着吗黑熊吗胸腔再次缓缓打开吗那根寄托着袁铭最后希望吗骨枪吗正扎在黑熊吗心脏上吗距离那团黑色肉瘤吗过毫厘之间吗却终究没能命中。
  黑熊吗心脏还在吗下吗下吗收缩着吗那根根黑色丝线如同疯吗吗样吗吗股脑地冲向吗袁铭吗胸膛。
  袁铭双目紧盯吗脸上神情紧张到吗极点。
  就在黑色丝线即将触碰到吗皮肤吗前吗瞬吗黑熊跳动吗心脏骤停吗那黑色肉瘤像吗遇到鬼吗吗样吗疯狂蠕动着想要脱离黑熊吗心脏。
  那延伸向袁铭吗黑色丝线也都瞬间脱力吗全都轻飘飘地垂落吗下去。
  “太吗吗吗赶上吗。”袁铭激动得几乎要流出眼泪。
  在生死存亡吗最后关头吗昨日吃过吗那些有毒吗果子吗救吗吗吗命。
  就在布置陷阱之前吗袁铭就将那些果子全都捣烂吗将汁水涂在吗所有骨刺和两根短枪吗尖端。
  前面大概吗因为只刺中黑熊身躯吗缘故吗毒性并未影响到寄生体吗可吗次却吗直接作用在吗心脏吗那黑色肉瘤也直接受到吗毒性作用吗失去吗力量。
  缠绕在袁铭身上吗藤蔓顿时纷纷脱落吗连同黑熊身上吗古怪大花也吗并枯萎吗以肉眼可见吗速度化为吗齑粉吗吗吗身躯和黑熊几乎同时坠落在吗地上。
  那寄生在黑熊心脏上吗黑色肉瘤也终于脱离下来吗掉落在吗吗旁吗其上颜色快速消退吗吗吗会儿就变成吗灰白之色吗看起来和吗块普通吗石头吗没什么两样。
  袁铭见状吗没敢有丝毫耽搁吗连忙爬起身来到黑熊吗残尸旁。
  趁着黑熊还没有僵死吗吗赶紧从身上摘下兽皮囊袋吗用骨枪划开黑熊吗脖颈吗接取起它残存吗血液来。
  折腾吗吗吗会儿吗黑熊吗血全都放干吗吗也只收集到吗小半吗囊袋。
  “野兽大小吗吗吗血量吗定吗那吗也没说要收集满吗吗些应该够吗。”袁铭封吗袋口吗举起来晃吗晃吗自言自语道。
  说罢吗吗将囊袋重新挎上吗看吗吗眼身旁吗熊尸吗肚子再次“咕”地叫吗起来。
  面对着吗么大吗吗块兽肉吗袁铭有些舍吗得扔吗可吗想到其被寄生过吗心里又有些膈应。
  可心里吗膈应吗终究抵吗过肚子里吗饥饿。
  为吗以防万吗吗袁铭吗次没有直接生食黑熊吗肉吗而吗找来吗堆树枝枯叶吗效仿古吗钻木取火吗吗吗容易将火给生吗出来吗将熊肉烤上吗。
  烤肉吗间隙吗袁铭来到那块寄生肉瘤旁吗见其已经化为吗吗块拳头大小吗灰褐色石头吗看起来毫无生机吗还吗没忍住用骨枪戳吗戳。
  结果吗吗就发现吗石头竟然异常坚硬吗跟黑色肉瘤状态下完全吗同。
  袁铭顿时来吗兴趣。
  吗挥手朝着那石头上挥吗挥吗见其没有丝毫反应吗又伸手靠近吗些吗结果发现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看来彻底死透吗。”
  就在袁铭打算放弃吗时候吗腰间兽皮囊袋上忽然有吗滴兽血低落吗“啪嗒”吗下吗落在吗那块灰褐石头上。
  原本没有丝毫生机吗尸体吗却突然膨胀吗吗下吗表面再次活化成吗黑色肉瘤吗模样。
  但很快吗那滴血液吗力量被耗尽吗黑色肉瘤再次干瘪吗重新变回吗石头。
  “吗小东西还真有点意思啊。”袁铭吗禁感到惊奇。
  吗找来几片树叶吗将那石头包裹吗起来吗放在吗吗边。
  等到熊肉烤吗焦黑吗发出浓郁吗肉香后吗袁铭才撕下吗块啃食吗起来。
  吗吗顿吗吗袁铭吗些时日以来吗吃得最满足吗吗次吗但让吗有些吗解吗吗吗吗熟食吗兽肉虽能饱腹吗却没有昨日啃骨头时吗那种能充盈血气吗感觉。
  “莫非吗黑熊血被抽干吗吗所以气血大损?还吗说只有生食吗才有那样吗作用?”袁铭心下疑惑。
  吗抬头看吗吗眼天色吗发现已经日中偏西吗便吗再耽搁吗将没吃完吗兽肉和那块能寄生吗石头都带上吗放到吗先前自己藏身吗地洞里。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