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苦修难

下载免费读
  袁铭将猿皮缠在腰间,又在全身涂满淤泥以遮掩气息,小心的朝先前栖身的山洞而去,遇到任何风吹草动都立刻潜伏起来。
  他现在没有披毛术相助,也没有什么趁手兵刃,单靠一些枪棒之术,根本不是此地野兽的对手。
  好在他的运气不差,一路上虽然数次遇到野兽,都及时潜伏避让,倒是有惊无险,平安抵达山洞。
  他奋力搬来几块大石,将洞口堵住,洞内陷入了昏暗,只有几缕微弱的光芒从缝隙处照射进来。
  至此,袁铭紧绷的心弦才微松,略微清理了一下身上的污泥,开始闭上双目,将血气法的口诀在脑海中细细回忆一遍后,开始尝试参悟修炼。
  他首先按照呼火长老所说的方法,掰着双腿盘膝坐下,摆出一副五心朝天的姿势,随后心中默念起那口诀来。
  “地肺有火,从幽泉入,上升入腹,煌煌如炬……”
  念诵之时,袁铭就感觉到身下地面忽然有温热感觉升腾,从尾骨下方向上传递,在体内各处兜转一圈后,缓缓收归至小腹位置。
  他心中一喜,刚想依言稳住腹部那股热流,可下一瞬,那温热之感就忽然消散,再无半点特殊感觉了。
  “咦,这是怎么回事?”
  袁铭皱眉沉思,发现自己的动作并无差错,口诀吟诵也同样没有问题,于是再次尝试起来。
  然而,这一次结果却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是只能在小腹位置感觉到些微热流,却无法稳固住这股热流,只能眼睁睁任其先聚后散,消于无形。
  按照先前呼火长老所述,在运行一个大周天循环后,正常情况应该是能于丹田处保持这股热流,使之如同一只碳炉,给周身气血加热,令气血活跃旺盛,并逐步使之滋养壮大,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取决于个人的悟性和资质。
  等到气血足够壮,在修炼之时会有毛发外耸的感觉,此时周身毛孔大开,便能进一步尝试感应和吸纳天地之间蕴含的缥缈灵气。
  一旦灵气通过毛孔进入身体,再经丹田转化之后,便能化为自身法力蓄积,蓄至一定程度之时,可通过披毛之术催动兽皮使之活化,与自身血肉结合,继而便可化身半人半兽的状态,拥有远超平日的力量。
  可袁铭却尴尬地发现,自己在修炼的第一步,就已经被拦了下来。
  之后,他又连续尝试了好几次,结果却都以失败告终。
  袁铭对此并未气馁,他早就料到血气法修炼不会容易,今日不成,那便明日继续摸索,相信自己终能成功。
  “咕……”
  这时候,他的小腹传来一声鸣叫,却是已经饿了。
  袁铭揉着空空的肚子,起身割下一块黑熊肉吞吃下去,又喝了两口水,继续修炼血气法。
  修炼无岁月,转眼过去了半月。
  地洞内,袁铭盘膝而坐,五心向天。
  天地灵气缓缓汇聚而来,按照血气法的路线运转一周天,朝丹田沉去。
  之前的问题还在,好不容易聚拢的灵气快速溢散,顷刻间消散了九成九,只有一缕几乎察觉不到的灵力进入丹田,转化为法力。
  “还是这样,看来我的资质够呛。”袁铭睁开眼睛,面色有些凝重。
  半月苦修,他总算有了少许进步,冲突了灵力无法进入丹田的瓶颈,将吸纳来的天地灵气纳入丹田。
  然而灵力溢散的情况仍然非常严重,几乎百不存一,他苦修半月,丹田只积攒了一丝法力,距离催动披毛术差得远了,按照他现在的修炼速度,起码半年以上才能积攒足够的法力。
  袁铭不由摇头苦笑,别说半年,一个月后,他恐怕就要毒发身亡了。
  难道这血气法本就更适合南疆人修炼,自己中原人的身子骨有些水土不服?
  他不由得如此猜测起来。
  更麻烦的是,地洞内的食物和饮水都几乎用光,没法再这么安心的修炼下去了,而外出猎食,以如今的血肉之躯,一旦再遭遇黑熊青狼之流,那可是十死无生。
  “难道我真的要被困死在这里?不,我还有时间,不能放弃!”袁铭咬紧牙关,掰着双腿作出五心向天的姿势,打算继续苦修。
  眼下除了继续修炼外,他似乎也没有其他任何办法了,因为停下只有死路一条,继续尝试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然而又过了半日,十数个大周天下来,丹田中的那一丝法力,几乎纹丝未动。
  “给我法力……我要回中原!”袁铭心中无名怒火升起,强烈的执念不减反增。
  下一瞬,他的眼前猛地一黑,几乎昏死过去。
  与此同时,他右臂上突然微微一热,似乎有一股灼热气流渗透进来,立刻又消失不见。
袁铭将猿皮缠在腰间又在全身涂满淤泥以遮掩气息小心的朝先前栖身的山洞而去遇到任何风吹草动都立刻潜伏起来他现在没有披毛术相助也没有什么趁手兵刃单靠一些枪棒之术根本不是此地野兽的对手好在他的运气不差一路上虽然数次遇到野兽都及时潜伏避让倒是有惊无险平安抵达山洞他奋力搬来几块大石将洞口堵住洞内陷入了昏暗只有几缕微弱的光芒从缝隙处照射进来至此袁铭紧绷的心弦才微松略微清理了一下身上的污泥开始闭上双目将血气法的口诀在脑海中细细回忆一遍后开始尝试参悟修炼他首先按照呼火长老所说的方法掰着双腿盘膝坐下摆出一副五心朝天的姿势随后心中默念起那口诀来地肺有火从幽泉入上升入腹煌煌如炬念诵之时袁铭就感觉到身下地面忽然有温热感觉升腾从尾骨下方向上传递在体内各处兜转一圈后缓缓收归至小腹位置他心中一喜刚想依言稳住腹部那股热流可下一瞬那温热之感就忽然消散再无半点特殊感觉了咦这是怎么回事袁铭皱眉沉思发现自己的动作并无差错口诀吟诵也同样没有问题于是再次尝试起来然而这一次结果却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是只能在小腹位置感觉到些微热流却无法稳固住这股热流只能眼睁睁任其先聚后散消于无形按照先前呼火长老所述在运行一个大周天循环后正常情况应该是能于丹田处保持这股热流使之如同一只碳炉给周身气血加热令气血活跃旺盛并逐步使之滋养壮大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取决于个人的悟性和资质等到气血足够壮在修炼之时会有毛发外耸的感觉此时周身毛孔大开便能进一步尝试感应和吸纳天地之间蕴含的缥缈灵气一旦灵气通过毛孔进入身体再经丹田转化之后便能化为自身法力蓄积蓄至一定程度之时可通过披毛之术催动兽皮使之活化与自身血肉结合继而便可化身半人半兽的状态拥有远超平日的力量可袁铭却尴尬地发现自己在修炼的第一步就已经被拦了下来之后他又连续尝试了好几次结果却都以失败告终袁铭对此并未气馁他早就料到血气法修炼不会容易今日不成那便明日继续摸索相信自己终能成功咕这时候他的小腹传来一声鸣叫却是已经饿了袁铭揉着空空的肚子起身割下一块黑熊肉吞吃下去又喝了两口水继续修炼血气法修炼无岁月转眼过去了半月地洞内袁铭盘膝而坐五心向天天地灵气缓缓汇聚而来按照血气法的路线运转一周天朝丹田沉去之前的问题还在好不容易聚拢的灵气快速溢散顷刻间消散了九成九只有一缕几乎察觉不到的灵力进入丹田转化为法力还是这样看来我的资质够呛袁铭睁开眼睛面色有些凝重半月苦修他总算有了少许进步冲突了灵力无法进入丹田的瓶颈将吸纳来的天地灵气纳入丹田然而灵力溢散的情况仍然非常严重几乎百不存一他苦修半月丹田只积攒了一丝法力距离催动披毛术差得远了按照他现在的修炼速度起码半年以上才能积攒足够的法力袁铭不由摇头苦笑别说半年一个月后他恐怕就要毒发身亡了难道这血气法本就更适合南疆人修炼自己中原人的身子骨有些水土不服他不由得如此猜测起来更麻烦的是地洞内的食物和饮水都几乎用光没法再这么安心的修炼下去了而外出猎食以如今的血肉之躯一旦再遭遇黑熊青狼之流那可是十死无生难道我真的要被困死在这里不我还有时间不能放弃袁铭咬紧牙关掰着双腿作出五心向天的姿势打算继续苦修眼下除了继续修炼外他似乎也没有其他任何办法了因为停下只有死路一条继续尝试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然而又过了半日十数个大周天下来丹田中的那一丝法力几乎纹丝未动给我法力我要回中原袁铭心中无名怒火升起强烈的执念不减反增下一瞬他的眼前猛地一黑几乎昏死过去与此同时他右臂上突然微微一热似乎有一股灼热气流渗透进来立刻又消失不见  袁铭将猿皮缠在腰间又在全身涂满淤泥以遮掩气息小心朝先前栖身山洞而去遇到任何风吹草动都立刻潜伏起来。
  现在没有披毛术相助也没有什么趁手兵刃单靠些枪棒之术根本此地野兽对手。
  在运气差路上虽然数次遇到野兽都及时潜伏避让倒有惊无险平安抵达山洞。
  奋力搬来几块大石将洞口堵住洞内陷入昏暗只有几缕微弱光芒从缝隙处照射进来。
  至此袁铭紧绷心弦才微松略微清理下身上污泥开始闭上双目将血气法口诀在脑海中细细回忆遍后开始尝试参悟修炼。
  首先按照呼火长老所说方法掰着双腿盘膝坐下摆出副五心朝天姿势随后心中默念起那口诀来。
  “地肺有火从幽泉入上升入腹煌煌如炬……”
  念诵之时袁铭就感觉到身下地面忽然有温热感觉升腾从尾骨下方向上传递在体内各处兜转圈后缓缓收归至小腹位置。
  心中喜刚想依言稳住腹部那股热流可下瞬那温热之感就忽然消散再无半点特殊感觉。
  “咦怎么回事?”
  袁铭皱眉沉思发现自己动作并无差错口诀吟诵也同样没有问题于再次尝试起来。
  然而次结果却没有什么同依旧只能在小腹位置感觉到些微热流却无法稳固住股热流只能眼睁睁任其先聚后散消于无形。
  按照先前呼火长老所述在运行大周天循环后正常情况应该能于丹田处保持股热流使之如同只碳炉给周身气血加热令气血活跃旺盛并逐步使之滋养壮大将漫长过程取决于悟性和资质。
  等到气血足够壮在修炼之时会有毛发外耸感觉此时周身毛孔大开便能进步尝试感应和吸纳天地之间蕴含缥缈灵气。
  旦灵气通过毛孔进入身体再经丹田转化之后便能化为自身法力蓄积蓄至定程度之时可通过披毛之术催动兽皮使之活化与自身血肉结合继而便可化身半半兽状态拥有远超平日力量。
  可袁铭却尴尬地发现自己在修炼第步就已经被拦下来。
  之后又连续尝试几次结果却都以失败告终。
  袁铭对此并未气馁早就料到血气法修炼会容易今日成那便明日继续摸索相信自己终能成功。
  “咕……”
  时候小腹传来声鸣叫却已经饿。
  袁铭揉着空空肚子起身割下块黑熊肉吞吃下去又喝两口水继续修炼血气法。
  修炼无岁月转眼过去半月。
  地洞内袁铭盘膝而坐五心向天。
  天地灵气缓缓汇聚而来按照血气法路线运转周天朝丹田沉去。
  之前问题还在容易聚拢灵气快速溢散顷刻间消散九成九只有缕几乎察觉到灵力进入丹田转化为法力。
  “还样看来资质够呛。”袁铭睁开眼睛面色有些凝重。
  半月苦修总算有少许进步冲突灵力无法进入丹田瓶颈将吸纳来天地灵气纳入丹田。
  然而灵力溢散情况仍然非常严重几乎百存苦修半月丹田只积攒丝法力距离催动披毛术差得远按照现在修炼速度起码半年以上才能积攒足够法力。
  袁铭由摇头苦笑别说半年月后恐怕就要毒发身亡。
  难道血气法本就更适合南疆修炼自己中原身子骨有些水土服?
  由得如此猜测起来。
  更麻烦地洞内食物和饮水都几乎用光没法再么安心修炼下去而外出猎食以如今血肉之躯旦再遭遇黑熊青狼之流那可十死无生。
  “难道真要被困死在里?还有时间能放弃!”袁铭咬紧牙关掰着双腿作出五心向天姿势打算继续苦修。
  眼下除继续修炼外似乎也没有其任何办法因为停下只有死路条继续尝试或许还有线生机。
  然而又过半日十数大周天下来丹田中那丝法力几乎纹丝未动。
  “给法力……要回中原!”袁铭心中无名怒火升起强烈执念减反增。
  下瞬眼前猛地黑几乎昏死过去。
  与此同时右臂上突然微微热似乎有股灼热气流渗透进来立刻又消失见。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