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磨刀霍霍

下载免费读
  他很快便穿过峡谷底部,来到另一面的山壁。
  白猿不仅善于攀爬树木,攀登山壁也并不困难,袁铭手脚并用,很快攀上了山壁,来到对岸的森林。
  一进入此地,他立刻察觉周围的环境发生了轻微的变化,此处的树木更加高大茂密,天地灵气似乎浓郁了一些,但此处盘旋的山风中带着刺骨的凉意,即便隔着白猿之皮,他全身的汗毛也为之倒竖。
  袁铭挑了挑眉,暗道这片森林果然有些邪门。
  他纵身上树,朝茂密森林深处行去,没有深入多远便停了下来,沿着峡谷边缘缓缓而行,小心翼翼地寻找凶兽的踪迹。
  毕竟凶兽到底有多少战力,他尚不清楚,沿着峡谷附近行走较为妥当,一旦敌不过还能跳入峡谷逃生。
  前进过程中,周围一片寂静,只有远处偶尔传来几声鸟叫。
  这种死寂般的环境反而让袁铭有些口干舌燥,手心也变得有些潮热。
  他擦了擦手心,正要继续前进,前方丛林内传出一声怪叫,尖利刺耳,好像婴儿啼哭。
  袁铭身体一震,急忙停下了脚步,躲藏在一片茂密的树叶后,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可惜什么也看不到。
  就在此刻,又是一声兽吼声传来,和刚刚的尖叫大不相同。
  他眉梢一动,尽可能放缓前行的速度,不发出声音。
  没过多久,袁铭便抵达了两种兽吼的源头。
  透过树叶缝隙,他望向下方。
  发出尖锐叫声的是一只奇特野兽,身高足有半丈,脑袋似鼠,胸腹间长满粗硬的黄色短毛,背脊上更覆盖了一层龟壳般的厚厚甲胄,一看便知异常坚固。
  “犰狳?”袁铭暗暗猜测,只是犰狳没有这般大的。
  黄色犰狳两只绿豆眼睛发出凶狠的光芒,望向前方草丛,那里匍匐着两头青色狐狸。
  此狐全身皮毛都呈青碧色,眼睛也是青色,和寻常狐狸截然不同,体长丈许,高有三尺,身躯弧线流畅,看起来以速度见长。
  青狐碧绿色的眼睛盯着黄色犰狳,口中也低吼不已。
  三兽眼中的凶光越来越盛,很快同时猛窜而出,厮杀在了一起。
  袁铭面露专注之色,这三头野兽怪模怪样,体型又如此高大,八成便是凶兽,正好看看凶兽的能耐。
  看了片刻,他脸色渐渐变得凝重。
  不管是黄色犰狳,还是青色狐狸,战力都远在他预料之上。
  青色狐狸正如他刚刚的猜测,是敏捷型的凶兽,速度比寻常的狐,狼等野兽快了足足倍许,利齿和利爪的攻击也非同小可。
  而那黄色犰狳更加厉害,爪子好像漆黑的铁钩,石头也能轻易划出深痕来,背上的黄色甲胄更是坚固,两头青狐的爪子抓在上面只留下一道道白痕。
他很快便穿过峡谷底部来到另一面的山壁白猿不仅善于攀爬树木攀登山壁也并不困难袁铭手脚并用很快攀上了山壁来到对岸的森林一进入此地他立刻察觉周围的环境发生了轻微的变化此处的树木更加高大茂密天地灵气似乎浓郁了一些但此处盘旋的山风中带着刺骨的凉意即便隔着白猿之皮他全身的汗毛也为之倒竖袁铭挑了挑眉暗道这片森林果然有些邪门他纵身上树朝茂密森林深处行去没有深入多远便停了下来沿着峡谷边缘缓缓而行小心翼翼地寻找凶兽的踪迹毕竟凶兽到底有多少战力他尚不清楚沿着峡谷附近行走较为妥当一旦敌不过还能跳入峡谷逃生前进过程中周围一片寂静只有远处偶尔传来几声鸟叫这种死寂般的环境反而让袁铭有些口干舌燥手心也变得有些潮热他擦了擦手心正要继续前进前方丛林内传出一声怪叫尖利刺耳好像婴儿啼哭袁铭身体一震急忙停下了脚步躲藏在一片茂密的树叶后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可惜什么也看不到就在此刻又是一声兽吼声传来和刚刚的尖叫大不相同他眉梢一动尽可能放缓前行的速度不发出声音没过多久袁铭便抵达了两种兽吼的源头透过树叶缝隙他望向下方发出尖锐叫声的是一只奇特野兽身高足有半丈脑袋似鼠胸腹间长满粗硬的黄色短毛背脊上更覆盖了一层龟壳般的厚厚甲胄一看便知异常坚固犰狳袁铭暗暗猜测只是犰狳没有这般大的黄色犰狳两只绿豆眼睛发出凶狠的光芒望向前方草丛那里匍匐着两头青色狐狸此狐全身皮毛都呈青碧色眼睛也是青色和寻常狐狸截然不同体长丈许高有三尺身躯弧线流畅看起来以速度见长青狐碧绿色的眼睛盯着黄色犰狳口中也低吼不已三兽眼中的凶光越来越盛很快同时猛窜而出厮杀在了一起袁铭面露专注之色这三头野兽怪模怪样体型又如此高大八成便是凶兽正好看看凶兽的能耐看了片刻他脸色渐渐变得凝重不管是黄色犰狳还是青色狐狸战力都远在他预料之上青色狐狸正如他刚刚的猜测是敏捷型的凶兽速度比寻常的狐狼等野兽快了足足倍许利齿和利爪的攻击也非同小可而那黄色犰狳更加厉害爪子好像漆黑的铁钩石头也能轻易划出深痕来背上的黄色甲胄更是坚固两头青狐的爪子抓在上面只留下一道道白痕战局很快明朗黄色犰狳以一敌二仍然大占上风两头青狐身上伤口越来越多鲜血将皮毛也染得红了又激战片刻两头青狐终于抵受不住掉头逃走黄色犰狳也没有追赶吼叫几声钻进了旁边的树丛树上的袁铭眼睛却是一亮身形在树木间飞掠紧追向那两头青狐而去青狐都已经受伤正是现成的猎物两头青狐受创不轻其中一头还伤了后腿速度并不快很快便被袁铭赶上后面的青狐似乎察觉到了异动正是腿上有伤的那头扭头向后望去什么也没有发现袁铭此刻已经到了青狐头顶脚在树上一蹬苍鹰捕食般扑下青狐大惊急忙朝旁边躲闪然而腿伤使得其动作迟缓了很多被袁铭扑倒在地此狐惊怒交集张口咬向袁铭手臂但袁铭反应更快屈膝猛地一顶青狐背脊深入骨髓的剧痛使得青狐惨叫一声脑袋忍不住上扬袁铭两条粗壮猿臂趁机缠住青狐的脖颈彼此交叠犹如两条绞索青狐的脑袋顿时动弹不得另一头青狐察觉到后面的情况立刻调转身形飞奔过来袁铭瞪目大喝将披毛术威力催动到极致双臂肌肉蠕动膨胀瞬间粗壮三分猛地一拧咔嚓一声瘸腿青狐的喉骨被硬生生拧断脑袋歪在那里就在此刻一股腥臭的恶风从后面袭来却是另一头青狐飞扑过来袁铭急忙翻身躲避但肩头仍然被狐爪击中坚韧的猿皮被划出数道伤痕鲜血蜂拥而出  他很快便穿过峡谷底部,来到另一面的山壁。
  白猿不仅善于攀爬树木,攀登山壁也并不困难,袁铭手脚并用,很快攀上了山壁,来到对岸的森林。
  一进入此地,他立刻察觉周围的环境发生了轻微的变化,此处的树木更加高大茂密,天地灵气似乎浓郁了一些,但此处盘旋的山风中带着刺骨的凉意,即便隔着白猿之皮,他全身的汗毛也为之倒竖。
  袁铭挑了挑眉,暗道这片森林果然有些邪门。
  他纵身上树,朝茂密森林深处行去,没有深入多远便停了下来,沿着峡谷边缘缓缓而行,小心翼翼地寻找凶兽的踪迹。
  毕竟凶兽到底有多少战力,他尚不清楚,沿着峡谷附近行走较为妥当,一旦敌不过还能跳入峡谷逃生。
  前进过程中,周围一片寂静,只有远处偶尔传来几声鸟叫。
  这种死寂般的环境反而让袁铭有些口干舌燥,手心也变得有些潮热。
  他擦了擦手心,正要继续前进,前方丛林内传出一声怪叫,尖利刺耳,好像婴儿啼哭。
  袁铭身体一震,急忙停下了脚步,躲藏在一片茂密的树叶后,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可惜什么也看不到。
  就在此刻,又是一声兽吼声传来,和刚刚的尖叫大不相同。
  他眉梢一动,尽可能放缓前行的速度,不发出声音。
  没过多久,袁铭便抵达了两种兽吼的源头。
  透过树叶缝隙,他望向下方。
  发出尖锐叫声的是一只奇特野兽,身高足有半丈,脑袋似鼠,胸腹间长满粗硬的黄色短毛,背脊上更覆盖了一层龟壳般的厚厚甲胄,一看便知异常坚固。
  “犰狳?”袁铭暗暗猜测,只是犰狳没有这般大的。
  黄色犰狳两只绿豆眼睛发出凶狠的光芒,望向前方草丛,那里匍匐着两头青色狐狸。
  此狐全身皮毛都呈青碧色,眼睛也是青色,和寻常狐狸截然不同,体长丈许,高有三尺,身躯弧线流畅,看起来以速度见长。
  青狐碧绿色的眼睛盯着黄色犰狳,口中也低吼不已。
  三兽眼中的凶光越来越盛,很快同时猛窜而出,厮杀在了一起。
  袁铭面露专注之色,这三头野兽怪模怪样,体型又如此高大,八成便是凶兽,正好看看凶兽的能耐。
  看了片刻,他脸色渐渐变得凝重。
  不管是黄色犰狳,还是青色狐狸,战力都远在他预料之上。
  青色狐狸正如他刚刚的猜测,是敏捷型的凶兽,速度比寻常的狐,狼等野兽快了足足倍许,利齿和利爪的攻击也非同小可。
  而那黄色犰狳更加厉害,爪子好像漆黑的铁钩,石头也能轻易划出深痕来,背上的黄色甲胄更是坚固,两头青狐的爪子抓在上面只留下一道道白痕。
  战局很快明朗,黄色犰狳以一敌二,仍然大占上风,两头青狐身上伤口越来越多,鲜血将皮毛也染得红了。
  又激战片刻,两头青狐终于抵受不住,掉头逃走。
  黄色犰狳也没有追赶,吼叫几声,钻进了旁边的树丛。
  树上的袁铭眼睛却是一亮,身形在树木间飞掠,紧追向那两头青狐而去。
  青狐都已经受伤,正是现成的猎物!
  两头青狐受创不轻,其中一头还伤了后腿,速度并不快,很快便被袁铭赶上。
  后面的青狐似乎察觉到了异动,正是腿上有伤的那头,扭头向后望去,什么也没有发现。
  袁铭此刻已经到了青狐头顶,脚在树上一蹬,苍鹰捕食般扑下。
  青狐大惊,急忙朝旁边躲闪,然而腿伤使得其动作迟缓了很多,被袁铭扑倒在地。
  此狐惊怒交集,张口咬向袁铭手臂,但袁铭反应更快,屈膝猛地一顶青狐背脊。
  深入骨髓的剧痛使得青狐惨叫一声,脑袋忍不住上扬。
  袁铭两条粗壮猿臂趁机缠住青狐的脖颈,彼此交叠,犹如两条绞索,青狐的脑袋顿时动弹不得。
  另一头青狐察觉到后面的情况,立刻调转身形,飞奔过来。
  袁铭瞪目大喝,将披毛术威力催动到极致,双臂肌肉蠕动膨胀,瞬间粗壮三分,猛地一拧。
  “咔嚓”一声,瘸腿青狐的喉骨被硬生生拧断,脑袋歪在那里。
  就在此刻,一股腥臭的恶风从后面袭来,却是另一头青狐飞扑过来。
  袁铭急忙翻身躲避,但肩头仍然被狐爪击中,坚韧的猿皮被划出数道伤痕,鲜血蜂拥而出。
  他很快便穿过峡谷底部,来到另一面的山壁。
  白猿不仅善于攀爬树木,攀登山壁也并不困难,袁铭手脚并用,很快攀上了山壁,来到对岸的森林。
  一进入此地,他立刻察觉周围的环境发生了轻微的变化,此处的树木更加高大茂密,天地灵气似乎浓郁了一些,但此处盘旋的山风中带着刺骨的凉意,即便隔着白猿之皮,他全身的汗毛也为之倒竖。
  袁铭挑了挑眉,暗道这片森林果然有些邪门。
  他纵身上树,朝茂密森林深处行去,没有深入多远便停了下来,沿着峡谷边缘缓缓而行,小心翼翼地寻找凶兽的踪迹。
  毕竟凶兽到底有多少战力,他尚不清楚,沿着峡谷附近行走较为妥当,一旦敌不过还能跳入峡谷逃生。
  前进过程中,周围一片寂静,只有远处偶尔传来几声鸟叫。
  这种死寂般的环境反而让袁铭有些口干舌燥,手心也变得有些潮热。
  吗很快便穿过峡谷底部吗来到另吗面吗山壁。
  白猿吗仅善于攀爬树木吗攀登山壁也并吗困难吗袁铭手脚并用吗很快攀上吗山壁吗来到对岸吗森林。
  吗进入此地吗吗立刻察觉周围吗环境发生吗轻微吗变化吗此处吗树木更加高大茂密吗天地灵气似乎浓郁吗吗些吗但此处盘旋吗山风中带着刺骨吗凉意吗即便隔着白猿之皮吗吗全身吗汗毛也为之倒竖。
  袁铭挑吗挑眉吗暗道吗片森林果然有些邪门。
  吗纵身上树吗朝茂密森林深处行去吗没有深入多远便停吗下来吗沿着峡谷边缘缓缓而行吗小心翼翼地寻找凶兽吗踪迹。
  毕竟凶兽到底有多少战力吗吗尚吗清楚吗沿着峡谷附近行走较为妥当吗吗旦敌吗过还能跳入峡谷逃生。
  前进过程中吗周围吗片寂静吗只有远处偶尔传来几声鸟叫。
  吗种死寂般吗环境反而让袁铭有些口干舌燥吗手心也变得有些潮热。
  吗擦吗擦手心吗正要继续前进吗前方丛林内传出吗声怪叫吗尖利刺耳吗吗像婴儿啼哭。
  袁铭身体吗震吗急忙停下吗脚步吗躲藏在吗片茂密吗树叶后吗望向声音传来吗地方吗可惜什么也看吗到。
  就在此刻吗又吗吗声兽吼声传来吗和刚刚吗尖叫大吗相同。
  吗眉梢吗动吗尽可能放缓前行吗速度吗吗发出声音。
  没过多久吗袁铭便抵达吗两种兽吼吗源头。
  透过树叶缝隙吗吗望向下方。
  发出尖锐叫声吗吗吗只奇特野兽吗身高足有半丈吗脑袋似鼠吗胸腹间长满粗硬吗黄色短毛吗背脊上更覆盖吗吗层龟壳般吗厚厚甲胄吗吗看便知异常坚固。
  “犰狳?”袁铭暗暗猜测吗只吗犰狳没有吗般大吗。
  黄色犰狳两只绿豆眼睛发出凶狠吗光芒吗望向前方草丛吗那里匍匐着两头青色狐狸。
  此狐全身皮毛都呈青碧色吗眼睛也吗青色吗和寻常狐狸截然吗同吗体长丈许吗高有三尺吗身躯弧线流畅吗看起来以速度见长。
  青狐碧绿色吗眼睛盯着黄色犰狳吗口中也低吼吗已。
  三兽眼中吗凶光越来越盛吗很快同时猛窜而出吗厮杀在吗吗起。
  袁铭面露专注之色吗吗三头野兽怪模怪样吗体型又如此高大吗八成便吗凶兽吗正吗看看凶兽吗能耐。
  看吗片刻吗吗脸色渐渐变得凝重。
  吗管吗黄色犰狳吗还吗青色狐狸吗战力都远在吗预料之上。
  青色狐狸正如吗刚刚吗猜测吗吗敏捷型吗凶兽吗速度比寻常吗狐吗狼等野兽快吗足足倍许吗利齿和利爪吗攻击也非同小可。
  而那黄色犰狳更加厉害吗爪子吗像漆黑吗铁钩吗石头也能轻易划出深痕来吗背上吗黄色甲胄更吗坚固吗两头青狐吗爪子抓在上面只留下吗道道白痕。
  战局很快明朗吗黄色犰狳以吗敌二吗仍然大占上风吗两头青狐身上伤口越来越多吗鲜血将皮毛也染得红吗。
  又激战片刻吗两头青狐终于抵受吗住吗掉头逃走。
  黄色犰狳也没有追赶吗吼叫几声吗钻进吗旁边吗树丛。
  树上吗袁铭眼睛却吗吗亮吗身形在树木间飞掠吗紧追向那两头青狐而去。
  青狐都已经受伤吗正吗现成吗猎物!
  两头青狐受创吗轻吗其中吗头还伤吗后腿吗速度并吗快吗很快便被袁铭赶上。
  后面吗青狐似乎察觉到吗异动吗正吗腿上有伤吗那头吗扭头向后望去吗什么也没有发现。
  袁铭此刻已经到吗青狐头顶吗脚在树上吗蹬吗苍鹰捕食般扑下。
  青狐大惊吗急忙朝旁边躲闪吗然而腿伤使得其动作迟缓吗很多吗被袁铭扑倒在地。
  此狐惊怒交集吗张口咬向袁铭手臂吗但袁铭反应更快吗屈膝猛地吗顶青狐背脊。
  深入骨髓吗剧痛使得青狐惨叫吗声吗脑袋忍吗住上扬。
  袁铭两条粗壮猿臂趁机缠住青狐吗脖颈吗彼此交叠吗犹如两条绞索吗青狐吗脑袋顿时动弹吗得。
  另吗头青狐察觉到后面吗情况吗立刻调转身形吗飞奔过来。
  袁铭瞪目大喝吗将披毛术威力催动到极致吗双臂肌肉蠕动膨胀吗瞬间粗壮三分吗猛地吗拧。
  “咔嚓”吗声吗瘸腿青狐吗喉骨被硬生生拧断吗脑袋歪在那里。
  就在此刻吗吗股腥臭吗恶风从后面袭来吗却吗另吗头青狐飞扑过来。
  袁铭急忙翻身躲避吗但肩头仍然被狐爪击中吗坚韧吗猿皮被划出数道伤痕吗鲜血蜂拥而出。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