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一章 试探

下载免费读
第244章试探
    袁铭对八王爷世子的离去浑不在意,他本就是来走个过场,正准备找一个地方坐下,结果却有人率先围了上来。
    “呵呵,袁兄,数年不见,别来无恙啊。”一名身材瘦弱的白衣男子拱手道。
    袁铭认出他是礼部尚书之子程成,当即回礼:“劳程兄叨念,袁某无恙。”
    边上,一名有些肥胖的男子不耐烦地说道:“最烦你们这些读书人,天天文绉绉的,袁兄好不容易才从南疆回来,必然历经了九死一生,你还问这些废话?”
    这是近卫统领之子龚杰,袁某闻言笑了笑:“龚兄,我可也是读书人啊。”
    “说起这个,袁兄新书《盛公子南游记》我可是看完了,真是精彩啊!里面的那些南疆故事,到底是你编的,还是真实经历过的?”龚杰有些期待地望向袁铭,问道。
    “这个嘛,就任君想象了。”袁铭冲龚胖子眨了眨眼睛,神秘一笑道。
    龚杰不满意他的答复,又起哄让他说说在南疆的遭遇,程成也开始帮腔。
    这时又有几名重臣子女围了过来,也七嘴八舌地追问起来。
    袁铭推托不得,便干脆隐去了自己修士的身份,将乌桑之事半真半假的讲了出来,引得众人一片惊呼。
    “我记起来了,《盛公子南游记》上有个类似的故事!”有记性好的高呼道。
    这下,众人便都觉得《盛公子南游记》是袁铭的真实经历,一个个提出自己对故事的理解与疑问,缠着袁铭解答。
    袁铭应付了他们好半天,说得口干舌燥,众人方才满意。
    忽然,有一人冷不丁道:“今天林俊生怎么没来?”
    “他如今攀了高枝,进了长春观,看不起我们这些没天分的兄弟,怎么会来?”龚杰冷笑一声。
    “而且我都听说了,袁兄从南疆回来都一个月了,他愣是没去拜访过一次,亏袁兄以前还把他当作至交,我看他,就是一个小人!”程成也附和道。
    此言一出,众人群情激愤,纷纷斥责起林俊生不仗义。
    可令人想不到的是,袁铭却咳嗽两声道:“诸位也是误会了,其实我挺理解林兄的,毕竟修行之路难若登天,他本就与我一样天资不足,如今得了机缘,自然要加倍珍惜,刻苦努力,方才能够实现心中愿景。”
第244章试探
    袁铭对八王爷世子的离去浑不在意,他本就是来走个过场,正准备找一个地方坐下,结果却有人率先围了上来。
    “呵呵,袁兄,数年不见,别来无恙啊。”一名身材瘦弱的白衣男子拱手道。
    袁铭认出他是礼部尚书之子程成,当即回礼:“劳程兄叨念,袁某无恙。”
    边上,一名有些肥胖的男子不耐烦地说道:“最烦你们这些读书人,天天文绉绉的,袁兄好不容易才从南疆回来,必然历经了九死一生,你还问这些废话?”
    这是近卫统领之子龚杰,袁某闻言笑了笑:“龚兄,我可也是读书人啊。”
    “说起这个,袁兄新书《盛公子南游记》我可是看完了,真是精彩啊!里面的那些南疆故事,到底是你编的,还是真实经历过的?”龚杰有些期待地望向袁铭,问道。
    “这个嘛,就任君想象了。”袁铭冲龚胖子眨了眨眼睛,神秘一笑道。
    龚杰不满意他的答复,又起哄让他说说在南疆的遭遇,程成也开始帮腔。
    这时又有几名重臣子女围了过来,也七嘴八舌地追问起来。
    袁铭推托不得,便干脆隐去了自己修士的身份,将乌桑之事半真半假的讲了出来,引得众人一片惊呼。
    “我记起来了,《盛公子南游记》上有个类似的故事!”有记性好的高呼道。
    这下,众人便都觉得《盛公子南游记》是袁铭的真实经历,一个个提出自己对故事的理解与疑问,缠着袁铭解答。
    袁铭应付了他们好半天,说得口干舌燥,众人方才满意。
    忽然,有一人冷不丁道:“今天林俊生怎么没来?”
    “他如今攀了高枝,进了长春观,看不起我们这些没天分的兄弟,怎么会来?”龚杰冷笑一声。
    “而且我都听说了,袁兄从南疆回来都一个月了,他愣是没去拜访过一次,亏袁兄以前还把他当作至交,我看他,就是一个小人!”程成也附和道。
    此言一出,众人群情激愤,纷纷斥责起林俊生不仗义。
    可令人想不到的是,袁铭却咳嗽两声道:“诸位也是误会了,其实我挺理解林兄的,毕竟修行之路难若登天,他本就与我一样天资不足,如今得了机缘,自然要加倍珍惜,刻苦努力,方才能够实现心中愿景。”
    闻言,众人齐赞袁铭宽宏,更加热情追捧。
    就在此时,楼梯前,一名高挑清丽的白衣女子被侍女簇拥着,款款而来,刚抬头,恰好与袁铭对上视线。
    女子对袁铭笑笑走到一旁,并没有围过来。
    袁铭见状向身边众人道了声歉,走到女子身边,拱手一笑道:“楼兰姐,没想到伱也来了,你也不到我家来看我。”
    “你家现在车水马龙,我是高攀不起了,三年多你一路游山玩水却书信皆无?”白衣女子不冷不热道。
    袁铭苦笑:“楼兰姐你误会我了。我的确有难言之隐。”
    “算了算了,这次又出了名了,我的几个好闺蜜可都缠着,让我问你要几张墨宝,以解相思之苦,还有一个胆大的,写了封信托我转交,需要我拿给你瞧瞧吗?”白衣女子楼兰调侃道。
    袁铭郁闷的笑道:“信还是免了吧,我担心看了信,心有所系,我就没有自由了。”
    楼兰嗔道:“你去了南疆后回来真变了呢。”
    袁铭嘿嘿一笑,低声道:“说真的你和天明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完婚?赶紧完婚吧,修炼得越高,以后想要子嗣越是艰难啊。”
    楼兰脸一红,道:“呸!当初我与天明想着等你从南疆回来,再完婚也不迟,可谁料到你在南疆失了踪,他也不知怎么的忽然修了仙,连朝政都越发荒废,我和他见面也少,恐怕他也变心了。”
    袁铭沉默了,一时也不知怎么安慰楼兰好。
    就在这时,楼兰突然噗嗤一笑:“修了仙而已,又不是做了太监,山不就我,我去就山。我都已经想好了,他要是加入长春观,我也加入长春观,到时候在宗门里堵着他,看他敢不娶我!”
    说着,楼兰双目盯着袁铭:“你可别给他通风报信哦,我现在已经炼气六层了,你要是说漏了嘴,哼哼。”
    “我才不去长春观。”袁铭赶紧摇头道。
    “别再赌气了你还是对以前的事耿耿于怀,别担心,进了宗门,要是有人敢嘲讽你天资不足,我一定帮你教训他!”楼兰恶狠狠地说道。
    袁铭心中感动,只能含糊道:“多谢楼兰姐。”
    楼兰神气地轻哼了一声,又问道:“你现在也是修士了,炼气几层了?”
    “刚刚踏入炼气后期。”袁铭如此说道。
    “你是怎么在三年时间里修到的,不可能!你离京时明明就是普通人,普通灵根!”楼兰说道。
    “我三年前得到了长春观功法。南疆又多有奇遇。”袁铭说道。
    “你骗人,你怎么会有长春观功法,你走时天明都没修炼呢,满口胡言。走了。”楼兰说道。
第244章试探
    袁铭对八王爷世子离去浑在意本就来走过场正准备找地方坐下结果却有率先围上来。
    “呵呵袁兄数年见别来无恙啊。”名身材瘦弱白衣男子拱手道。
    袁铭认出礼部尚书之子程成当即回礼:“劳程兄叨念袁某无恙。”
    边上名有些肥胖男子耐烦地说道:“最烦们些读书天天文绉绉袁兄容易才从南疆回来必然历经九死生还问些废话?”
    近卫统领之子龚杰袁某闻言笑笑:“龚兄可也读书啊。”
    “说起袁兄新书《盛公子南游记》可看完真精彩啊!里面那些南疆故事到底编还真实经历过?”龚杰有些期待地望向袁铭问道。
    “嘛就任君想象。”袁铭冲龚胖子眨眨眼睛神秘笑道。
    龚杰满意答复又起哄让说说在南疆遭遇程成也开始帮腔。
    时又有几名重臣子女围过来也七嘴八舌地追问起来。
    袁铭推托得便干脆隐去自己修士身份将乌桑之事半真半假讲出来引得众片惊呼。
    “记起来《盛公子南游记》上有类似故事!”有记性高呼道。
    下众便都觉得《盛公子南游记》袁铭真实经历提出自己对故事理解与疑问缠着袁铭解答。
    袁铭应付们半天说得口干舌燥众方才满意。
    忽然有冷丁道:“今天林俊生怎么没来?”
    “如今攀高枝进长春观看起们些没天分兄弟怎么会来?”龚杰冷笑声。
    “而且都听说袁兄从南疆回来都月愣没去拜访过次亏袁兄以前还把当作至交看就小!”程成也附和道。
    此言出众群情激愤纷纷斥责起林俊生仗义。
    可令想到袁铭却咳嗽两声道:“诸位也误会其实挺理解林兄毕竟修行之路难若登天本就与样天资足如今得机缘自然要加倍珍惜刻苦努力方才能够实现心中愿景。”
    闻言众齐赞袁铭宽宏更加热情追捧。
    就在此时楼梯前名高挑清丽白衣女子被侍女簇拥着款款而来刚抬头恰与袁铭对上视线。
    女子对袁铭笑笑走到旁并没有围过来。
    袁铭见状向身边众道声歉走到女子身边拱手笑道:“楼兰姐没想到伱也来也到家来看。”
    “家现在车水马龙高攀起三年多路游山玩水却书信皆无?”白衣女子冷热道。
    袁铭苦笑:“楼兰姐误会。确有难言之隐。”
    “算算次又出名几闺蜜可都缠着让问要几张墨宝以解相思之苦还有胆大写封信托转交需要拿给瞧瞧?”白衣女子楼兰调侃道。
    袁铭郁闷笑道:“信还免担心看信心有所系就没有自由。”
    楼兰嗔道:“去南疆后回来真变呢。”
    袁铭嘿嘿笑低声道:“说真和天明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完婚?赶紧完婚修炼得越高以后想要子嗣越艰难啊。”
    楼兰脸红道:“呸!当初与天明想着等从南疆回来再完婚也迟可谁料到在南疆失踪也知怎么忽然修仙连朝政都越发荒废和见面也少恐怕也变心。”
    袁铭沉默时也知怎么安慰楼兰。
    就在时楼兰突然噗嗤笑:“修仙而已又做太监山就去就山。都已经想要加入长春观也加入长春观到时候在宗门里堵着看敢娶!”
    说着楼兰双目盯着袁铭:“可别给通风报信哦现在已经炼气六层要说漏嘴哼哼。”
    “才去长春观。”袁铭赶紧摇头道。
    “别再赌气还对以前事耿耿于怀别担心进宗门要有敢嘲讽天资足定帮教训!”楼兰恶狠狠地说道。
    袁铭心中感动只能含糊道:“多谢楼兰姐。”
    楼兰神气地轻哼声又问道:“现在也修士炼气几层?”
    “刚刚踏入炼气后期。”袁铭如此说道。
    “怎么在三年时间里修到可能!离京时明明就普通普通灵根!”楼兰说道。
    “三年前得到长春观功法。南疆又多有奇遇。”袁铭说道。
    “骗怎么会有长春观功法走时天明都没修炼呢满口胡言。走。”楼兰说道。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