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一章 试探

下载免费读
    她随行的侍女见楼兰突然起身要离去,问道:“啊,小姐怎么刚来就要走了?”
    楼兰回身佯怒道:“不想和骗子在一起。”
    袁铭连忙上前告罪解释,说了好些南疆趣事才引开了楼兰对他修为的好奇。
    久别重逢,两人又聊了半晌,直到世子归来。
    楼兰对文会兴趣不大,这次来主要是为了与袁铭碰一面,毕竟已到了婚配的年纪,平日里也不方便登门和袁铭单独相会,见状便主动告退,离开了鼎阳楼。
    ……
    夜深了。
    袁铭在众人的簇拥下从鼎阳楼中走出,脸颊有些泛红,显然是喝了不少酒。
    在门外,早已等候多时的王顺立刻上前,护卫们将袁铭搀扶到了马车上,朝着将军府驶去。
    马车走了不远,车厢中,袁铭忽然出声,带着些许醉意:“先去林俊生府上。”
    她随行的侍女见楼兰突然起身要离去,问道:“啊,小姐怎么刚来就要走了?”
    楼兰回身佯怒道:“不想和骗子在一起。”
    袁铭连忙上前告罪解释,说了好些南疆趣事才引开了楼兰对他修为的好奇。
    久别重逢,两人又聊了半晌,直到世子归来。
    楼兰对文会兴趣不大,这次来主要是为了与袁铭碰一面,毕竟已到了婚配的年纪,平日里也不方便登门和袁铭单独相会,见状便主动告退,离开了鼎阳楼。
    ……
    夜深了。
    袁铭在众人的簇拥下从鼎阳楼中走出,脸颊有些泛红,显然是喝了不少酒。
    在门外,早已等候多时的王顺立刻上前,护卫们将袁铭搀扶到了马车上,朝着将军府驶去。
    马车走了不远,车厢中,袁铭忽然出声,带着些许醉意:“先去林俊生府上。”
    “少爷,都这么晚了,您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王顺劝道。
    “啰嗦,立刻,马上!”袁铭拿出袁府少主的威势。
    无奈,护卫们只能护送着袁铭来到了林府。
    袁铭下了马车,有些摇晃地走到林府门前,一个护卫用力地敲着门。
    很快,门开了,一名门房不耐烦地探出头:“大晚上的,谁?哟,袁公子,怎么是您来了?”
    袁铭不答:“让林俊生出来见我!”
    “这……小人这就去禀报。”门房一怔,随后退了回去。
    很快,他便又探出头来:“袁公子十分抱歉,我家少爷近期正在闭关修炼,不太方便见客。”
    “让他出来见我!立刻!”袁铭怒气冲冲地说道。
    “袁公子您就别为难小的了。”门房苦着一张脸道。
    袁铭道:“那好,你给林俊生带句话,我就在这里等他半刻钟,他若不来,日后可别后悔!”
    门房只得再去传话,但这一次,他并没有回来。
    半刻钟后,袁铭冷笑着一言不发地转身回了马车。
    “回府。”
    王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一头雾水地驾着马车回了将军府。
    就在袁铭离开后不久,又一辆马车停在了林府门口,从上面下来一名头戴斗笠的黑衣人,也敲了敲林府大门。
    等了片刻,没人回应,他也不恼,继续敲门,很快,门房便重新探出头。
    黑衣人没说话,只是掏出一块令牌展示给了门房。
    门房认得这是林俊生的私人信物,连忙打开门,将神秘人让了进去。
    在他的带领下,黑衣人很快便来到了林俊生闭关的房间之前,不等他上前,房门便忽然打开。
    黑衣人快步走入屋内,摘下斗笠放到一边,直接道:“我看到袁铭来找你了。”
    烛火照耀下的,他的面容清晰无比,赫然正是八王爷世子。
    “我知道,但他到底想干什么?”林俊生点点头。
    八王爷世子道:“或许,他还念着你的旧情,今夜文会上,我特意让人试探了他,结果他却为你辩护。”
    林俊生沉默了,烛火下脸色变换莫名。
    “你该不会觉得,他真的能够原谅你吧?”世子冷笑道。
    “我当然不会这么天真,只是,陛下与他情同手足,如今他归来,会不会让陛下对我动手?”林俊生摇头。
    世子说道:“你放心,你现在是长春观的弟子,他又没有证据。袁铭能活下来,完全是你失手了,父王已经满足了你的要求,国师也破例收你为徒,你也进了长春观,但保你一时保不住你一世,袁铭还得你自己解决。”
    “我心里有数。”林俊生点点头,藏在身后的手,却捏得死死。
    世子也不在意他心中所想,重新戴上了斗笠:“你继续闭关吧,一切都以父王继位为重。我走了。”
    林俊生沉默无言,也没起身送世子。
    很快,世子便又登上马车,疾驰而去。
    只是,在他走后,林府边上,昏暗的小巷内,一只黑梭梭的魂鸦扑棱棱地从空中飞下,将口中含着的蓝色宝珠,送到了袁铭手中。
    袁铭此刻脸上毫无酒意,手中把玩着宝珠,目光幽幽。
    “果然是贤八王啊……呵呵。”
    (本章完)
    她随行侍女见楼兰突然起身要离去问道:“啊小姐怎么刚来就要走?”
    楼兰回身佯怒道:“想和骗子在起。”
    袁铭连忙上前告罪解释说些南疆趣事才引开楼兰对修为奇。
    久别重逢两又聊半晌直到世子归来。
    楼兰对文会兴趣大次来主要为与袁铭碰面毕竟已到婚配年纪平日里也方便登门和袁铭单独相会见状便主动告退离开鼎阳楼。
    ……
    夜深。
    袁铭在众簇拥下从鼎阳楼中走出脸颊有些泛红显然喝少酒。
    在门外早已等候多时王顺立刻上前护卫们将袁铭搀扶到马车上朝着将军府驶去。
    马车走远车厢中袁铭忽然出声带着些许醉意:“先去林俊生府上。”
    “少爷都么晚您还早些回去休息。”王顺劝道。
    “啰嗦立刻马上!”袁铭拿出袁府少主威势。
    无奈护卫们只能护送着袁铭来到林府。
    袁铭下马车有些摇晃地走到林府门前护卫用力地敲着门。
    很快门开名门房耐烦地探出头:“大晚上谁?哟袁公子怎么您来?”
    袁铭答:“让林俊生出来见!”
    “……小就去禀报。”门房怔随后退回去。
    很快便又探出头来:“袁公子十分抱歉家少爷近期正在闭关修炼太方便见客。”
    “让出来见!立刻!”袁铭怒气冲冲地说道。
    “袁公子您就别为难小。”门房苦着张脸道。
    袁铭道:“那给林俊生带句话就在里等半刻钟若来日后可别后悔!”
    门房只得再去传话但次并没有回来。
    半刻钟后袁铭冷笑着言发地转身回马车。
    “回府。”
    王顺知道发生什么只能头雾水地驾着马车回将军府。
    就在袁铭离开后久又辆马车停在林府门口从上面下来名头戴斗笠黑衣也敲敲林府大门。
    等片刻没回应也恼继续敲门很快门房便重新探出头。
    黑衣没说话只掏出块令牌展示给门房。
    门房认得林俊生私信物连忙打开门将神秘让进去。
    在带领下黑衣很快便来到林俊生闭关房间之前等上前房门便忽然打开。
    黑衣快步走入屋内摘下斗笠放到边直接道:“看到袁铭来找。”
    烛火照耀下面容清晰无比赫然正八王爷世子。
    “知道但到底想干什么?”林俊生点点头。
    八王爷世子道:“或许还念着旧情今夜文会上特意让试探结果却为辩护。”
    林俊生沉默烛火下脸色变换莫名。
    “该会觉得真能够原谅?”世子冷笑道。
    “当然会么天真只陛下与情同手足如今归来会会让陛下对动手?”林俊生摇头。
    世子说道:“放心现在长春观弟子又没有证据。袁铭能活下来完全失手父王已经满足要求国师也破例收为徒也进长春观但保时保住世袁铭还得自己解决。”
    “心里有数。”林俊生点点头藏在身后手却捏得死死。
    世子也在意心中所想重新戴上斗笠:“继续闭关切都以父王继位为重。走。”
    林俊生沉默无言也没起身送世子。
    很快世子便又登上马车疾驰而去。
    只在走后林府边上昏暗小巷内只黑梭梭魂鸦扑棱棱地从空中飞下将口中含着蓝色宝珠送到袁铭手中。
    袁铭此刻脸上毫无酒意手中把玩着宝珠目光幽幽。
    “果然贤八王啊……呵呵。”
    (本章完)
    她随行的侍女见楼兰突然起身要离去,问道:“啊,小姐怎么刚来就要走了?”
    楼兰回身佯怒道:“不想和骗子在一起。”
    袁铭连忙上前告罪解释,说了好些南疆趣事才引开了楼兰对他修为的好奇。
    久别重逢,两人又聊了半晌,直到世子归来。
    楼兰对文会兴趣不大,这次来主要是为了与袁铭碰一面,毕竟已到了婚配的年纪,平日里也不方便登门和袁铭单独相会,见状便主动告退,离开了鼎阳楼。
    ……
    夜深了。
    袁铭在众人的簇拥下从鼎阳楼中走出,脸颊有些泛红,显然是喝了不少酒。
    在门外,早已等候多时的王顺立刻上前,护卫们将袁铭搀扶到了马车上,朝着将军府驶去。
    马车走了不远,车厢中,袁铭忽然出声,带着些许醉意:“先去林俊生府上。”
    “少爷,都这么晚了,您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王顺劝道。
    “啰嗦,立刻,马上!”袁铭拿出袁府少主的威势。
    无奈,护卫们只能护送着袁铭来到了林府。
    袁铭下了马车,有些摇晃地走到林府门前,一个护卫用力地敲着门。
    很快,门开了,一名门房不耐烦地探出头:“大晚上的,谁?哟,袁公子,怎么是您来了?”
    袁铭不答:“让林俊生出来见我!”
    “这……小人这就去禀报。”门房一怔,随后退了回去。
    很快,他便又探出头来:“袁公子十分抱歉,我家少爷近期正在闭关修炼,不太方便见客。”
    “让他出来见我!立刻!”袁铭怒气冲冲地说道。
    “袁公子您就别为难小的了。”门房苦着一张脸道。
    袁铭道:“那好,你给林俊生带句话,我就在这里等他半刻钟,他若不来,日后可别后悔!”
    门房只得再去传话,但这一次,他并没有回来。
    半刻钟后,袁铭冷笑着一言不发地转身回了马车。
    “回府。”
    王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一头雾水地驾着马车回了将军府。
    就在袁铭离开后不久,又一辆马车停在了林府门口,从上面下来一名头戴斗笠的黑衣人,也敲了敲林府大门。
    等了片刻,没人回应,他也不恼,继续敲门,很快,门房便重新探出头。
    黑衣人没说话,只是掏出一块令牌展示给了门房。
    门房认得这是林俊生的私人信物,连忙打开门,将神秘人让了进去。
    在他的带领下,黑衣人很快便来到了林俊生闭关的房间之前,不等他上前,房门便忽然打开。
    黑衣人快步走入屋内,摘下斗笠放到一边,直接道:“我看到袁铭来找你了。”
    烛火照耀下的,他的面容清晰无比,赫然正是八王爷世子。
    “我知道,但他到底想干什么?”林俊生点点头。
    八王爷世子道:“或许,他还念着你的旧情,今夜文会上,我特意让人试探了他,结果他却为你辩护。”
    林俊生沉默了,烛火下脸色变换莫名。
    “你该不会觉得,他真的能够原谅你吧?”世子冷笑道。
    “我当然不会这么天真,只是,陛下与他情同手足,如今他归来,会不会让陛下对我动手?”林俊生摇头。
    世子说道:“你放心,你现在是长春观的弟子,他又没有证据。袁铭能活下来,完全是你失手了,父王已经满足了你的要求,国师也破例收你为徒,你也进了长春观,但保你一时保不住你一世,袁铭还得你自己解决。”
    “我心里有数。”林俊生点点头,藏在身后的手,却捏得死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