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第一册》 1

下载免费读
  数量少,并且他们大多是无害的,它是一种能量未消亡,却又什么也做不了,不上不下的一种状态。师父这么跟我说,我听得似懂非懂。他说当时我转头的时候不让正眼看是因为两点,一是不敢看,二是也没啥好看。
  师父在它抽我的时候,往它头顶撒了土。然后用绳子绕了它的脖子,他就去了,佛家讲的超度,我们叫带路。
  没啥复杂的,就这么简单。但是要克服心理上的恐惧,还是挺难的。至少我从那开始,一时半会,很难接受。出了院子,师父叫我跑到路上去叫那大款。因为当时还不怎么普及手机,我师父没有。
  我叫了那大款,他开始不敢进院子,师父说你进来,接下来你得帮我。然后师父就在刚刚挖坑那里,把土收起来,在地上铺匀,然后把坑里的红线拿出来,拴在大款的左手五根手指。然后师父叫他在铺匀的土跟前跪着。接着师父开始叽里咕噜念咒文。完事了让大款把拴了红线的手到那土上按个手印。
  按下去后,师父把红线取下来烧了,让大款自己把那些土吹散。然后师父就告诉他,完事了。土大款挺不放心,说真完了吗,师父说你要不信你先付一半钱,没事了再给剩下的。
  师父不会怕那些赖账的,他有的是办法收拾这样的人,这个以后再聊。完了收了一半钱,师父就带着我走了。于是我们连夜下山到了凯里市,都差不多天亮了。
  师父带我去喝酒洗澡,是不让那东西跟着我们。我洗澡的时候问师父,在院子里念的啥,师父说,那是骗大款的,一阵瞎搞,什么用都没有。就让他看着像这么回事。
  然后我问师父,剩下的钱咋办,师父说,不怕,他一定会给的。以上说的,是我第一次直面这些东西。我不能说我们的职业是在猎鬼,谈不上是“猎”,更多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帮助人。
  我的第一次在师父看来,简直小儿科到了极点,可在我看来,却真的颠覆了我的世界观。直到后面这些年,遇到的各种怪异的事情,渐渐也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我们点过恶鬼,收过小鬼,帮鬼了过心愿,帮人把附身的打出来过,召过笔仙,刨过坟。
  太多了,如果你们想听,我就慢慢讲。
  刚开始跟着师父跑业务的时候,我只能配合他玩点小case的东西,一般遇到大玩意儿,他基本不带我去,第二年的时候,师父才带我做了趟大单。
  四川和重庆之间有个地方叫荣昌,那件事就发生在那里。这次遇到的是一个小姑娘,电话那头雇主说是被附身,师父说得亲眼看了再说。谈好价格,我们就去了荣昌。
  到了雇主家里,看到小姑娘的时候,我已经有了些这行的习惯,先看手指。小姑娘的指甲很长,估计有点时间没剪了,指甲很白,皮肤是正常的。小姑娘不笑也不说话,眼神明显的呆滞,傻坐着。大约有5岁的样子,完全没有她那个年龄的小孩该有的活泼。
  师父看完小女孩,就叫父母都出去,关上门窗,开始用骰子问路。然后用罗盘在屋子里走圈。随后师父低声跟我说,这次这个,是婴灵。我听名字就吓着了,我知道那是夭折的孩子的魂。
  师父以前告诉我说这种东西要化掉挺不容易,因为它几乎就是婴儿,什么也不懂。师父开了门把这情况告诉了小姑娘的父母,那母亲一听就哭了,她说那小姑娘是头胎,在她之后他们夫妻还有个孩子,可是由于种种原因没保得住,就掉了。
  不是不想要,是没保住。师父问,是几个月的时候没的,她说5个月。师父说,你们夫妻俩,今晚用我给你们的红绳子,把小姑娘的两只脚的大拇指并在一起拴起来,给她洗澡,换身素衣服。把家里反光的东西都遮起来,把相片什么的都收起来。
  然后再去买只公鸡,几颗鸡蛋。晚上睡觉的时候开着窗户开着灯,不要让婴灵认为又过了一天,准备好这些东西后,明天我和我徒弟再过来。
  当天出了她家的门,我们就直接去了五金市场。师父买了6颗很大的钉子,然后买了一瓶工业酒精。当晚他叮嘱我,第二天进去的时候,心里尽量要平静,不要有太大的思想波动。其他啥也没说,早早休息了。
  第二天,我们又去了那小姑娘家里,师父搬了一张椅子,有靠背的那种。请小姑娘的父母把小姑娘抱到椅子上。然后他俩在面对椅子2米多的地方并排跪下。师父开始在房间的四个角钉钉子,把红线彼此连接,形成一个线圈,把所有人围在中间。
  师父这时候出去杀鸡,取鸡血。叮嘱她的父母跪着别动。不一会他端着碗过来了。小姑娘还是呆滞着,好像这一切都跟她没关系,但是明显非常憔悴。师父把嘴凑到小姑娘耳边,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然后用手指蘸了鸡血,分别在小女孩的手心、眉心、人中、脚心点了一点。
  然后让我站到小姑娘面前,用收按着她的肩膀。我照做了,师父取了一点土,放在小姑娘的头顶命心的位置,然后滴鸡血,滴酒精。很快鸡血混着酒精的液态就顺着小姑娘的额头流下来。
  这时候师父半蹲在小姑娘的身后,突然“哈!”大吼一声,小女孩显然被吓到了,开始哇哇大叫,力气绝对比正常小孩大,我双手按着她,我感到她在挣脱。加上她脸上的血迹,非常吓人,接着小姑娘突然用双手掐住了我的肋骨那附近,虽然不是很痛,但是很可怕。
  就这么大喊大叫了2分钟吧,才安静下来。有过了分把钟,小姑娘突然哭着喊爸爸妈妈了。师父对那对父母说,你们心里念叨,说孩子好好去吧,诚恳一点。一会小女孩又不哭了,好像回过神来,看我们这架势,有点被吓到。
  师父这才出了一口气,说好了,它已经去了。师父让父亲给他倒了杯水,他说一边喝水一边慢慢跟他们讲这中间的原委。师父说,他在房间的角落钉钉子连红线是为了把这个魄关在中间,因为婴灵这玩意在我们行内都知道它只会找附在小孩子身上,那些电影里讲的见人就附身的统统闭嘴吧,而且婴灵会找跟它的“道”最接近的人。
  所谓道,其实就是气味啊,血脉啊,或者一些联系啊什么的,这家人先前有个小孩,所以就找到她了。师父说,婴灵不是恶意的,它是有不甘心或者向往世界,或者留恋世界。
  这个孩子还没出生就掉了,但它已经存在了,是生命。所以它很留恋,很想留下来。她附身并非为了报复,而非常单纯的就是想留下来。说到这里,爸爸妈妈都哭了,他们说自己很对不起第二个孩子,没保住。
  师父说,婴灵这东西不好驱散,因为它不能自己思考,只能靠着还没死去时候的本能。所以其他的方法都没有,只能来硬的。之所以要父母跪着,然后还要给死去的孩子道歉,师父也坦言,其实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但是你们应该为此道歉。
  那对父母哭得稀里哗啦,搞得我心里很难受,所以当我后来独自处理婴灵的时候,我都要告诉父母们,并且告诉他们,生命值得尊重,尤其是孩子,如果没打算生孩子,就自己做好措施,怀上了,千万别打掉。从人伦道德上来说我没有什么立场,但是我们要尊重每一个存在过的生命,哪怕再渺小。
  在回云南的火车上,师父跟我说,我们这行,不能儿戏。他告诉我一个很深刻的道理,这也是为什么我之后坚持走了这条路。他说其实这些东西并没有我们塑造得那样可怕,他们其实和我们人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而他们也都有自己的故事,所谓化了它们,其实就是找到根源,让他们自己离去。
  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会去伤害任何一个鬼魂,我们连鬼都不会去伤害,我们自然不会去伤害人。他嘱咐我,不管干什么,心里要有善意。并对它们怀有尊重。
  虽然我们干的事可能会被其他所谓的高端职业们瞧不起,说我们是神棍,说我们迷信,但是要始终记住,我们是在让人或鬼都有个好的结局与归宿。
  有人说我们这行会折寿,这我倒是不清楚,但是我这圈子里不少前辈,都活挺大岁数的。我师父带我的时候44岁,现在58岁了,退休6年,照样生活得非常平常。
  其实我们工作之外,跟大家是一样的,我们甚至比大家有更多自由的时间,可以去玩,去学习,师父带了我2年的小单,然后我们开始跟着他做些比较大的事情。接下来我要说的这个,是在我老家重庆发生的。
数量少并且他们大多是无害的它是一种能量未消亡却又什么也做不了不上不下的一种状态师父这么跟我说我听得似懂非懂他说当时我转头的时候不让正眼看是因为两点一是不敢看二是也没啥好看师父在它抽我的时候往它头顶撒了土然后用绳子绕了它的脖子他就去了佛家讲的超度我们叫带路没啥复杂的就这么简单但是要克服心理上的恐惧还是挺难的至少我从那开始一时半会很难接受出了院子师父叫我跑到路上去叫那大款因为当时还不怎么普及手机我师父没有我叫了那大款他开始不敢进院子师父说你进来接下来你得帮我然后师父就在刚刚挖坑那里把土收起来在地上铺匀然后把坑里的红线拿出来拴在大款的左手五根手指然后师父叫他在铺匀的土跟前跪着接着师父开始叽里咕噜念咒文完事了让大款把拴了红线的手到那土上按个手印按下去后师父把红线取下来烧了让大款自己把那些土吹散然后师父就告诉他完事了土大款挺不放心说真完了吗师父说你要不信你先付一半钱没事了再给剩下的师父不会怕那些赖账的他有的是办法收拾这样的人这个以后再聊完了收了一半钱师父就带着我走了于是我们连夜下山到了凯里市都差不多天亮了师父带我去喝酒洗澡是不让那东西跟着我们我洗澡的时候问师父在院子里念的啥师父说那是骗大款的一阵瞎搞什么用都没有就让他看着像这么回事然后我问师父剩下的钱咋办师父说不怕他一定会给的以上说的是我第一次直面这些东西我不能说我们的职业是在猎鬼谈不上是猎更多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帮助人我的第一次在师父看来简直小儿科到了极点可在我看来却真的颠覆了我的世界观直到后面这些年遇到的各种怪异的事情渐渐也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我们点过恶鬼收过小鬼帮鬼了过心愿帮人把附身的打出来过召过笔仙刨过坟太多了如果你们想听我就慢慢讲刚开始跟着师父跑业务的时候我只能配合他玩点小的东西一般遇到大玩意儿他基本不带我去第二年的时候师父才带我做了趟大单四川和重庆之间有个地方叫荣昌那件事就发生在那里这次遇到的是一个小姑娘电话那头雇主说是被附身师父说得亲眼看了再说谈好价格我们就去了荣昌到了雇主家里看到小姑娘的时候我已经有了些这行的习惯先看手指小姑娘的指甲很长估计有点时间没剪了指甲很白皮肤是正常的小姑娘不笑也不说话眼神明显的呆滞傻坐着大约有岁的样子完全没有她那个年龄的小孩该有的活泼师父看完小女孩就叫父母都出去关上门窗开始用骰子问路然后用罗盘在屋子里走圈随后师父低声跟我说这次这个是婴灵我听名字就吓着了我知道那是夭折的孩子的魂师父以前告诉我说这种东西要化掉挺不容易因为它几乎就是婴儿什么也不懂师父开了门把这情况告诉了小姑娘的父母那母亲一听就哭了她说那小姑娘是头胎在她之后他们夫妻还有个孩子可是由于种种原因没保得住就掉了不是不想要是没保住师父问是几个月的时候没的她说个月师父说你们夫妻俩今晚用我给你们的红绳子把小姑娘的两只脚的大拇指并在一起拴起来给她洗澡换身素衣服把家里反光的东西都遮起来把相片什么的都收起来然后再去买只公鸡几颗鸡蛋晚上睡觉的时候开着窗户开着灯不要让婴灵认为又过了一天准备好这些东西后明天我和我徒弟再过来当天出了她家的门我们就直接去了五金市场师父买了颗很大的钉子然后买了一瓶工业酒精当晚他叮嘱我第二天进去的时候心里尽量要平静不要有太大的思想波动其他啥也没说早早休息了第二天我们又去了那小姑娘家里师父搬了一张椅子有靠背的那种请小姑娘的父母把小姑娘抱到椅子上然后他俩在面对椅子米多的地方并排跪下师父开始在房间的四个角钉钉子把红线彼此连接形成一个线圈把所有人围在中间师父这时候出去杀鸡取鸡血叮嘱她的父母跪着别动不一会他端着碗过来了小姑娘还是呆滞着好像这一切都跟她没关系但是明显非常憔悴师父把嘴凑到小姑娘耳边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然后用手指蘸了鸡血分别在小女孩的手心眉心人中脚心点了一点然后让我站到小姑娘面前用收按着她的肩膀我照做了师父取了一点土放在小姑娘的头顶命心的位置然后滴鸡血滴酒精很快鸡血混着酒精的液态就顺着小姑娘的额头流下来这时候师父半蹲在小姑娘的身后突然哈大吼一声小女孩显然被吓到了开始哇哇大叫力气绝对比正常小孩大我双手按着她我感到她在挣脱加上她脸上的血迹非常吓人接着小姑娘突然用双手掐住了我的肋骨那附近虽然不是很痛但是很可怕就这么大喊大叫了分钟吧才安静下来有过了分把钟小姑娘突然哭着喊爸爸妈妈了师父对那对父母说你们心里念叨说孩子好好去吧诚恳一点一会小女孩又不哭了好像回过神来看我们这架势有点被吓到师父这才出了一口气说好了它已经去了师父让父亲给他倒了杯水他说一边喝水一边慢慢跟他们讲这中间的原委师父说他在房间的角落钉钉子连红线是为了把这个魄关在中间因为婴灵这玩意在我们行内都知道它只会找附在小孩子身上那些电影里讲的见人就附身的统统闭嘴吧而且婴灵会找跟它的道最接近的人所谓道其实就是气味啊血脉啊或者一些联系啊什么的这家人先前有个小孩所以就找到她了师父说婴灵不是恶意的它是有不甘心或者向往世界或者留恋世界这个孩子还没出生就掉了但它已经存在了是生命所以它很留恋很想留下来她附身并非为了报复而非常单纯的就是想留下来说到这里爸爸妈妈都哭了他们说自己很对不起第二个孩子没保住师父说婴灵这东西不好驱散因为它不能自己思考只能靠着还没死去时候的本能所以其他的方法都没有只能来硬的之所以要父母跪着然后还要给死去的孩子道歉师父也坦言其实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但是你们应该为此道歉那对父母哭得稀里哗啦搞得我心里很难受所以当我后来独自处理婴灵的时候我都要告诉父母们并且告诉他们生命值得尊重尤其是孩子如果没打算生孩子就自己做好措施怀上了千万别打掉从人伦道德上来说我没有什么立场但是我们要尊重每一个存在过的生命哪怕再渺小在回云南的火车上师父跟我说我们这行不能儿戏他告诉我一个很深刻的道理这也是为什么我之后坚持走了这条路他说其实这些东西并没有我们塑造得那样可怕他们其实和我们人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而他们也都有自己的故事所谓化了它们其实就是找到根源让他们自己离去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会去伤害任何一个鬼魂我们连鬼都不会去伤害我们自然不会去伤害人他嘱咐我不管干什么心里要有善意并对它们怀有尊重虽然我们干的事可能会被其他所谓的高端职业们瞧不起说我们是神棍说我们迷信但是要始终记住我们是在让人或鬼都有个好的结局与归宿有人说我们这行会折寿这我倒是不清楚但是我这圈子里不少前辈都活挺大岁数的我师父带我的时候岁现在岁了退休年照样生活得非常平常其实我们工作之外跟大家是一样的我们甚至比大家有更多自由的时间可以去玩去学习师父带了我年的小单然后我们开始跟着他做些比较大的事情接下来我要说的这个是在我老家重庆发生的  数量少并且们大多无害它种能量未消亡却又什么也做上下种状态。师父么跟说听得似懂非懂。说当时转头时候让正眼看因为两点敢看二也没啥看。
  师父在它抽时候往它头顶撒土。然后用绳子绕它脖子就去佛家讲超度们叫带路。
  没啥复杂就么简单。但要克服心理上恐惧还挺难。至少从那开始时半会很难接受。出院子师父叫跑到路上去叫那大款。因为当时还怎么普及手机师父没有。
  叫那大款开始敢进院子师父说进来接下来得帮。然后师父就在刚刚挖坑那里把土收起来在地上铺匀然后把坑里红线拿出来拴在大款左手五根手指。然后师父叫在铺匀土跟前跪着。接着师父开始叽里咕噜念咒文。完事让大款把拴红线手到那土上按手印。
  按下去后师父把红线取下来烧让大款自己把那些土吹散。然后师父就告诉完事。土大款挺放心说真完师父说要信先付半钱没事再给剩下。
  师父会怕那些赖账有办法收拾样以后再聊。完收半钱师父就带着走。于们连夜下山到凯里市都差多天亮。
  师父带去喝酒洗澡让那东西跟着们。洗澡时候问师父在院子里念啥师父说那骗大款阵瞎搞什么用都没有。就让看着像么回事。
  然后问师父剩下钱咋办师父说怕定会给。以上说第次直面些东西。能说们职业在猎鬼谈上“猎”更多时候们其实在帮助。
  第次在师父看来简直小儿科到极点可在看来却真颠覆世界观。直到后面些年遇到各种怪异事情渐渐也就习惯样生活。
  们点过恶鬼收过小鬼帮鬼过心愿帮把附身打出来过召过笔仙刨过坟。
  太多如果们想听就慢慢讲。
  刚开始跟着师父跑业务时候只能配合玩点小case东西般遇到大玩意儿基本带去第二年时候师父才带做趟大单。
  四川和重庆之间有地方叫荣昌那件事就发生在那里。次遇到小姑娘电话那头雇主说被附身师父说得亲眼看再说。谈价格们就去荣昌。
  到雇主家里看到小姑娘时候已经有些行习惯先看手指。小姑娘指甲很长估计有点时间没剪指甲很白皮肤正常。小姑娘笑也说话眼神明显呆滞傻坐着。大约有5岁样子完全没有她那年龄小孩该有活泼。
  师父看完小女孩就叫父母都出去关上门窗开始用骰子问路。然后用罗盘在屋子里走圈。随后师父低声跟说次婴灵。听名字就吓着知道那夭折孩子魂。
  师父以前告诉说种东西要化掉挺容易因为它几乎就婴儿什么也懂。师父开门把情况告诉小姑娘父母那母亲听就哭她说那小姑娘头胎在她之后们夫妻还有孩子可由于种种原因没保得住就掉。
  想要没保住。师父问几月时候没她说5月。师父说们夫妻俩今晚用给们红绳子把小姑娘两只脚大拇指并在起拴起来给她洗澡换身素衣服。把家里反光东西都遮起来把相片什么都收起来。
  然后再去买只公鸡几颗鸡蛋。晚上睡觉时候开着窗户开着灯要让婴灵认为又过天准备些东西后明天和徒弟再过来。
  当天出她家门们就直接去五金市场。师父买6颗很大钉子然后买瓶工业酒精。当晚叮嘱第二天进去时候心里尽量要平静要有太大思想波动。其啥也没说早早休息。
  第二天们又去那小姑娘家里师父搬张椅子有靠背那种。请小姑娘父母把小姑娘抱到椅子上。然后俩在面对椅子2米多地方并排跪下。师父开始在房间四角钉钉子把红线彼此连接形成线圈把所有围在中间。
  师父时候出去杀鸡取鸡血。叮嘱她父母跪着别动。会端着碗过来。小姑娘还呆滞着像切都跟她没关系但明显非常憔悴。师父把嘴凑到小姑娘耳边知道说几句什么然后用手指蘸鸡血分别在小女孩手心、眉心、中、脚心点点。
  然后让站到小姑娘面前用收按着她肩膀。照做师父取点土放在小姑娘头顶命心位置然后滴鸡血滴酒精。很快鸡血混着酒精液态就顺着小姑娘额头流下来。
  时候师父半蹲在小姑娘身后突然“哈!”大吼声小女孩显然被吓到开始哇哇大叫力气绝对比正常小孩大双手按着她感到她在挣脱。加上她脸上血迹非常吓接着小姑娘突然用双手掐住肋骨那附近虽然很痛但很可怕。
  就么大喊大叫2分钟才安静下来。有过分把钟小姑娘突然哭着喊爸爸妈妈。师父对那对父母说们心里念叨说孩子去诚恳点。会小女孩又哭像回过神来看们架势有点被吓到。
  师父才出口气说它已经去。师父让父亲给倒杯水说边喝水边慢慢跟们讲中间原委。师父说在房间角落钉钉子连红线为把魄关在中间因为婴灵玩意在们行内都知道它只会找附在小孩子身上那些电影里讲见就附身统统闭嘴而且婴灵会找跟它“道”最接近。
  所谓道其实就气味啊血脉啊或者些联系啊什么家先前有小孩所以就找到她。师父说婴灵恶意它有甘心或者向往世界或者留恋世界。
  孩子还没出生就掉但它已经存在生命。所以它很留恋很想留下来。她附身并非为报复而非常单纯就想留下来。说到里爸爸妈妈都哭们说自己很对起第二孩子没保住。
  师父说婴灵东西驱散因为它能自己思考只能靠着还没死去时候本能。所以其方法都没有只能来硬。之所以要父母跪着然后还要给死去孩子道歉师父也坦言其实根本没有必要但们应该为此道歉。
  那对父母哭得稀里哗啦搞得心里很难受所以当后来独自处理婴灵时候都要告诉父母们并且告诉们生命值得尊重尤其孩子如果没打算生孩子就自己做措施怀上千万别打掉。从伦道德上来说没有什么立场但们要尊重每存在过生命哪怕再渺小。
  在回云南火车上师父跟说们行能儿戏。告诉很深刻道理也为什么之后坚持走条路。说其实些东西并没有们塑造得那样可怕们其实和们样们每都有故事而们也都有自己故事所谓化它们其实就找到根源让们自己离去。
  到万得已们会去伤害任何鬼魂们连鬼都会去伤害们自然会去伤害。嘱咐管干什么心里要有善意。并对它们怀有尊重。
  虽然们干事可能会被其所谓高端职业们瞧起说们神棍说们迷信但要始终记住们在让或鬼都有结局与归宿。
  有说们行会折寿倒清楚但圈子里少前辈都活挺大岁数。师父带时候44岁现在58岁退休6年照样生活得非常平常。
  其实们工作之外跟大家样们甚至比大家有更多自由时间可以去玩去学习师父带2年小单然后们开始跟着做些比较大事情。接下来要说在老家重庆发生。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