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第一册》 3

下载免费读
姐夫
  今天我要说的,发生在2001年了。这次也是我最后一次跟师父出单。
  我师父在多年前结识了一个藏族朋友,叫木多桑其,他是往返在康巴地区,以贩卖唐卡和虫草为生。不算老实,却是个非常虔诚的藏传佛教徒。他有另外一个汉人朋友,成都人,常年在色须开药店卖药。
  这个汉人老板便是这次的雇主。我跟师父是从西宁一路颠簸着过去的,那时候滇藏设了关卡,路也不好走,花了不少时间。这一路上除了跟师父闲聊外,我算是第一次被如此雄壮的高原美景深深震撼。
  路上遇到的百姓也都非常热情和朴实,我们下车休息的时候,素不相识的人们会给你端来酥油茶,我们掏钱要给他们的时候,他们笑着摆手,虽然言语不通,但我想这份诚挚却十分打动人。
  那一路我丝毫不觉得压抑,反倒是有种暖意。到了药店,店老板一把握住我师父的手说,常听木多提起你,你们可算来了。随后老板跟我们讲了这次的事情。
  老板的表弟,跟他一起做药生意,前几年扎根在当地了,娶了个漂亮的藏族姑娘。结婚后媳妇的娘家出了怪事,娘家另一个大女儿的丈夫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于是村民们开始传言,有人说是让狼给吃了,有人说逃出国了,乱七八糟什么都传。
  大女儿久虑成疾,成天茶不思饭不想。自己折磨自己,说是菩萨在惩罚她。家里的孩子整天都哭,虫子老鼠成灾。表弟曾跟他们说起他哥的朋友的朋友是干我们这个的,于是人家就拿着钱来药店请老板帮忙了。
姐夫今天我要说的发生在年了这次也是我最后一次跟师父出单我师父在多年前结识了一个藏族朋友叫木多桑其他是往返在康巴地区以贩卖唐卡和虫草为生不算老实却是个非常虔诚的藏传佛教徒他有另外一个汉人朋友成都人常年在色须开药店卖药这个汉人老板便是这次的雇主我跟师父是从西宁一路颠簸着过去的那时候滇藏设了关卡路也不好走花了不少时间这一路上除了跟师父闲聊外我算是第一次被如此雄壮的高原美景深深震撼路上遇到的百姓也都非常热情和朴实我们下车休息的时候素不相识的人们会给你端来酥油茶我们掏钱要给他们的时候他们笑着摆手虽然言语不通但我想这份诚挚却十分打动人那一路我丝毫不觉得压抑反倒是有种暖意到了药店店老板一把握住我师父的手说常听木多提起你你们可算来了随后老板跟我们讲了这次的事情老板的表弟跟他一起做药生意前几年扎根在当地了娶了个漂亮的藏族姑娘结婚后媳妇的娘家出了怪事娘家另一个大女儿的丈夫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于是村民们开始传言有人说是让狼给吃了有人说逃出国了乱七八糟什么都传大女儿久虑成疾成天茶不思饭不想自己折磨自己说是菩萨在惩罚她家里的孩子整天都哭虫子老鼠成灾表弟曾跟他们说起他哥的朋友的朋友是干我们这个的于是人家就拿着钱来药店请老板帮忙了店老板说虽然我们看藏族朋友挺穷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国家每年除了免费发放牛羔羊羔外还让他们的孩子免费上学此外还补助每家不少钱他们那边土很薄种不了太多东西于是就圈山放牛冬天去山里采松茸夏天挖虫草一年下来收入还是很可观的只不过他们的钱全都捐出去修庙敬佛了所以才感觉那么穷这次人家带着修庙的钱来找到我我就不得不请你们来帮忙了师父听完后把我拉到外面抽烟师父跟我说这次咱们遇到麻烦事了因为他也不知道到底这次是要对付什么或者究竟是不是该我们管的事情回到屋里师父跟老板说能不能带我跟我徒弟去一趟她们家老板先是给他表弟打了电话没过多久表弟就开着一台面包车过来了一路上表弟的老婆都在跟我们说些我们听不懂的话表弟翻译差不多就是拜托了感谢了这样那样了的话到了娘家那房子还算挺气派的有个很大的院子两层楼窗户的轮廓是黑色的梯形间隔些白色的格子状的东西窗台上放着块碟子样的石头密密麻麻刻了藏文门头上挂着羊还是牛的头骨地上全是核桃树枯萎的树叶师父说大概这边民风就是这样吧可我却觉得和我生活的环境相差太远进屋后表弟媳妇带着我们去看她姐这个可怜的女人躺在一个小床上说是床又不太像更像是一张太师椅加长版上面也五颜六色的画满了佛教的画女人看上去很虚弱见我们到来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表弟目前充当翻译我们互相一问一答间师父也渐渐明白了这次遇到的是什么事随后我们出了屋子师父让表弟告诉弟媳妇找她姐夫这个事挺困难的让她们家先把家里大扫除一次弄干净然后找了件姐夫的衣服让我们带走师父说今天给不了大家什么答复先散了吧我们得准备点东西明天再说于是当天下午我跟师父穿梭在色须县城各个商店买东西买了蜡兽骨香油刀随后我们找了家旅馆挺不好找的还脏乱差师父关上门跟我说找人是最麻烦的而且还只能找出这人是否还活着找不到具体的地方只能有些线索我们得问问死人我问师父是要招么一般来说师父先前遇到没头绪的事情会画符请神方法挺多种跟笔仙类似可是这次的这个师父说只要是死去的人不管它是哪个信仰哪个民族都能唤出来具体怎么召唤请理解我不会说出来总之跟你们看过的笔仙这些不同也请各位不要轻易去尝试笔仙碟仙一类的召唤术真遇到必须请的时候请寻找我的同行不要因为好奇去弄挺危险的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个倒是千真万确的我这么说也算给各位一个交代吧师父问了请出来的鬼魂我们得到一个答案姐夫已经不在了可俗话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若我们就这么告诉表弟他们肯定没人相信姐夫
  今天我要说的,发生在2001年了。这次也是我最后一次跟师父出单。
  我师父在多年前结识了一个藏族朋友,叫木多桑其,他是往返在康巴地区,以贩卖唐卡和虫草为生。不算老实,却是个非常虔诚的藏传佛教徒。他有另外一个汉人朋友,成都人,常年在色须开药店卖药。
  这个汉人老板便是这次的雇主。我跟师父是从西宁一路颠簸着过去的,那时候滇藏设了关卡,路也不好走,花了不少时间。这一路上除了跟师父闲聊外,我算是第一次被如此雄壮的高原美景深深震撼。
  路上遇到的百姓也都非常热情和朴实,我们下车休息的时候,素不相识的人们会给你端来酥油茶,我们掏钱要给他们的时候,他们笑着摆手,虽然言语不通,但我想这份诚挚却十分打动人。
  那一路我丝毫不觉得压抑,反倒是有种暖意。到了药店,店老板一把握住我师父的手说,常听木多提起你,你们可算来了。随后老板跟我们讲了这次的事情。
  老板的表弟,跟他一起做药生意,前几年扎根在当地了,娶了个漂亮的藏族姑娘。结婚后媳妇的娘家出了怪事,娘家另一个大女儿的丈夫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于是村民们开始传言,有人说是让狼给吃了,有人说逃出国了,乱七八糟什么都传。
  大女儿久虑成疾,成天茶不思饭不想。自己折磨自己,说是菩萨在惩罚她。家里的孩子整天都哭,虫子老鼠成灾。表弟曾跟他们说起他哥的朋友的朋友是干我们这个的,于是人家就拿着钱来药店请老板帮忙了。
  店老板说,虽然我们看藏族朋友挺穷,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国家每年除了免费发放牛羔羊羔外,还让他们的孩子免费上学。此外还补助每家不少钱。他们那边土很薄,种不了太多东西,于是就圈山放牛,冬天去山里采松茸,夏天挖虫草,一年下来收入还是很可观的。
  只不过他们的钱全都捐出去修庙敬佛了,所以才感觉那么穷。这次人家带着修庙的钱来找到我,我就不得不请你们来帮忙了。师父听完后,把我拉到外面抽烟,师父跟我说,这次咱们遇到麻烦事了。
  因为他也不知道到底这次是要对付什么。或者究竟是不是该我们管的事情。回到屋里,师父跟老板说,能不能带我跟我徒弟去一趟她们家。
  老板先是给他表弟打了电话,没过多久表弟就开着一台面包车过来了。一路上表弟的老婆都在跟我们说些我们听不懂的话,表弟翻译差不多就是拜托了,感谢了,这样那样了的话。到了娘家,那房子还算挺气派的,有个很大的院子,两层楼,窗户的轮廓是黑色的梯形,间隔些白色的格子状的东西,窗台上放着块碟子样的石头,密密麻麻刻了藏文。
  门头上挂着羊还是牛的头骨,地上全是核桃树枯萎的树叶。师父说大概这边民风就是这样吧,可我却觉得和我生活的环境相差太远。
  进屋后,表弟媳妇带着我们去看她姐,这个可怜的女人躺在一个小床上,说是床,又不太像。更像是一张太师椅加长版,上面也五颜六色的画满了佛教的画。女人看上去很虚弱,见我们到来,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表弟目前充当翻译,我们互相一问一答间,师父也渐渐明白了这次遇到的是什么事。随后我们出了屋子,师父让表弟告诉弟媳妇,找她姐夫这个事挺困难的,让她们家先把家里大扫除一次,弄干净,然后找了件姐夫的衣服让我们带走。
  师父说,今天给不了大家什么答复,先散了吧。我们得准备点东西,明天再说。于是当天下午我跟师父穿梭在色须县城各个商店,买东西。
  买了蜡,兽骨,香油,刀,随后我们找了家旅馆,挺不好找的,还脏乱差。
  师父关上门跟我说,找人是最麻烦的,而且还只能找出这人是否还活着,找不到具体的地方,只能有些线索。我们得问问死人。我问师父,是要招么?
  一般来说,师父先前遇到没头绪的事情,会画符请神,方法挺多种,跟笔仙类似。可是这次的这个师父说只要是死去的人,不管它是哪个信仰哪个民族,都能唤出来。
  具体怎么召唤,请理解我不会说出来,总之跟你们看过的笔仙这些不同。也请各位不要轻易去尝试笔仙碟仙一类的召唤术。真遇到必须请的时候,请寻找我的同行,不要因为好奇去弄,挺危险的。
  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个倒是千真万确的,我这么说,也算给各位一个交代吧。师父问了请出来的鬼魂,我们得到一个答案。姐夫已经不在了。可俗话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若我们就这么告诉表弟他们,肯定没人相信。
姐夫
  今天我要说的,发生在2001年了。这次也是我最后一次跟师父出单。
  我师父在多年前结识了一个藏族朋友,叫木多桑其,他是往返在康巴地区,以贩卖唐卡和虫草为生。不算老实,却是个非常虔诚的藏传佛教徒。他有另外一个汉人朋友,成都人,常年在色须开药店卖药。
  这个汉人老板便是这次的雇主。我跟师父是从西宁一路颠簸着过去的,那时候滇藏设了关卡,路也不好走,花了不少时间。这一路上除了跟师父闲聊外,我算是第一次被如此雄壮的高原美景深深震撼。
  路上遇到的百姓也都非常热情和朴实,我们下车休息的时候,素不相识的人们会给你端来酥油茶,我们掏钱要给他们的时候,他们笑着摆手,虽然言语不通,但我想这份诚挚却十分打动人。
  那一路我丝毫不觉得压抑,反倒是有种暖意。到了药店,店老板一把握住我师父的手说,常听木多提起你,你们可算来了。随后老板跟我们讲了这次的事情。
  老板的表弟,跟他一起做药生意,前几年扎根在当地了,娶了个漂亮的藏族姑娘。结婚后媳妇的娘家出了怪事,娘家另一个大女儿的丈夫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于是村民们开始传言,有人说是让狼给吃了,有人说逃出国了,乱七八糟什么都传。
  大女儿久虑成疾,成天茶不思饭不想。自己折磨自己,说是菩萨在惩罚她。家里的孩子整天都哭,虫子老鼠成灾。表弟曾跟他们说起他哥的朋友的朋友是干我们这个的,于是人家就拿着钱来药店请老板帮忙了。
  店老板说,虽然我们看藏族朋友挺穷,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国家每年除了免费发放牛羔羊羔外,还让他们的孩子免费上学。此外还补助每家不少钱。他们那边土很薄,种不了太多东西,于是就圈山放牛,冬天去山里采松茸,夏天挖虫草,一年下来收入还是很可观的。
  只不过他们的钱全都捐出去修庙敬佛了,所以才感觉那么穷。这次人家带着修庙的钱来找到我,我就不得不请你们来帮忙了。师父听完后,把我拉到外面抽烟,师父跟我说,这次咱们遇到麻烦事了。
  因为他也不知道到底这次是要对付什么。或者究竟是不是该我们管的事情。回到屋里,师父跟老板说,能不能带我跟我徒弟去一趟她们家。
  老板先是给他表弟打了电话,没过多久表弟就开着一台面包车过来了。一路上表弟的老婆都在跟我们说些我们听不懂的话,表弟翻译差不多就是拜托了,感谢了,这样那样了的话。到了娘家,那房子还算挺气派的,有个很大的院子,两层楼,窗户的轮廓是黑色的梯形,间隔些白色的格子状的东西,窗台上放着块碟子样的石头,密密麻麻刻了藏文。
  门头上挂着羊还是牛的头骨,地上全是核桃树枯萎的树叶。师父说大概这边民风就是这样吧,可我却觉得和我生活的环境相差太远。
  进屋后,表弟媳妇带着我们去看她姐,这个可怜的女人躺在一个小床上,说是床,又不太像。更像是一张太师椅加长版,上面也五颜六色的画满了佛教的画。女人看上去很虚弱,见我们到来,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表弟目前充当翻译,我们互相一问一答间,师父也渐渐明白了这次遇到的是什么事。随后我们出了屋子,师父让表弟告诉弟媳妇,找她姐夫这个事挺困难的,让她们家先把家里大扫除一次,弄干净,然后找了件姐夫的衣服让我们带走。
  师父说,今天给不了大家什么答复,先散了吧。我们得准备点东西,明天再说。于是当天下午我跟师父穿梭在色须县城各个商店,买东西。
  买了蜡,兽骨,香油,刀,随后我们找了家旅馆,挺不好找的,还脏乱差。
  师父关上门跟我说,找人是最麻烦的,而且还只能找出这人是否还活着,找不到具体的地方,只能有些线索。我们得问问死人。我问师父,是要招么?
  一般来说,师父先前遇到没头绪的事情,会画符请神,方法挺多种,跟笔仙类似。可是这次的这个师父说只要是死去的人,不管它是哪个信仰哪个民族,都能唤出来。
  具体怎么召唤,请理解我不会说出来,总之跟你们看过的笔仙这些不同。也请各位不要轻易去尝试笔仙碟仙一类的召唤术。真遇到必须请的时候,请寻找我的同行,不要因为好奇去弄,挺危险的。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