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第一册》 3

下载免费读
  所以师父告诉我,我们可能要在他们面前,当面再招一次,不过这次动静可能更大,得让他们相信。师父说这次他不知道能不能让亡灵出现实体,他说这个成功的几率其实不高,而且人家不见得想看这么恐怖的玩意,师父说他曾经跟着他的师父做过几次,招出来的实体,样子都是他们死去的时候的样子。
  所以,难免不太容易让人接受。再说了,我们这次要召唤的是,姐夫本人。当晚我和师父在当地一家川菜馆吃了点东西,就回去休息。
  师父夜里出去了一趟,我睡迷糊了也没管他。第二天一早,我跟师父去了药店,把事情简单跟老板说了说。老板叫来表弟,表弟听说姐夫已经去世的消息后,明显的怀疑。我们早知道会是这样,师父说,去你姐家吧,我们让你们自己当面说。到了姐姐家,姐姐还是憔悴在床,她听了表弟转述了我们的话,嚎啕大哭,那伤心难过让我都挺不舒服的。
所以师父告诉我我们可能要在他们面前当面再招一次不过这次动静可能更大得让他们相信师父说这次他不知道能不能让亡灵出现实体他说这个成功的几率其实不高而且人家不见得想看这么恐怖的玩意师父说他曾经跟着他的师父做过几次招出来的实体样子都是他们死去的时候的样子所以难免不太容易让人接受再说了我们这次要召唤的是姐夫本人当晚我和师父在当地一家川菜馆吃了点东西就回去休息师父夜里出去了一趟我睡迷糊了也没管他第二天一早我跟师父去了药店把事情简单跟老板说了说老板叫来表弟表弟听说姐夫已经去世的消息后明显的怀疑我们早知道会是这样师父说去你姐家吧我们让你们自己当面说到了姐姐家姐姐还是憔悴在床她听了表弟转述了我们的话嚎啕大哭那伤心难过让我都挺不舒服的他们最终同意我们在他们面前召唤这里我想科普一下召唤术是个挺危险的事情请出来之后要么用正确的办法送走要么就只能打散所以我接下来要说的是经过姐姐同意我们把它打散的再说我师父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不同民族信仰该怎么送走请出来送不走可就麻烦师父在地上画好我们所说的符就是地上的符号取了杯子倒了血进去我后来才知道这是师父晚上出去取的还有香灰混合用一张硬纸打湿盖上然后把杯子倒挂在敷的正上方就类似初中学的水不会倒出来那种具体我也不了解反正就是这么个情况为什么这么做我待会会说师父开始喊魂方法我不能说总之是喊出来了姐姐一见到姐夫顿时无法克制大哭却又害怕不敢上前姐夫的样子看起来让人挺不舒服的身上衣服破烂有血眼睛也大得有点吓人师父跟表弟说你让你姐好好说说吧今后可就没办法说了表弟显然也是悲伤加惊恐我想在那一刻我们也颠覆了他的世界观他向姐姐转述了师父的话以后师父带着我和老板退出了屋外让他们自己一家人最后说说话在外面抽烟闲聊中老板告诉我们他们家其实一直不太顺老父亲老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家里就两个女儿亲戚都隔得远大女儿嫁人后姐夫是个很勤劳的人却也活得很辛苦虽然与世无争也没人来拆房子征地收入也算过得去生了个小孩后来妹妹嫁给表弟也生了孩子这个家庭才从以前的两个人渐渐恢复了人气日子过得虽然不富裕可也都很知足我和师父听完老板的话我想彼此都在心里感慨吧人一辈子说不定哪天就飞来横祸都会死可有的人死了遭人骂有的人死了会有人替他伤心流泪这也是为什么师父一直告诉我要做好人虽然咱们的职业不算对社会有多大贡献可是要过得去自己要知道自己是在帮助别人虽然现在的社会道德一再沦丧人心始终是要怀着善意过了一会儿表弟出来了他说姐姐跟姐夫告别了问师父现在该怎么做师父带着我们进屋请弟弟帮着安慰好姐姐并告诉姐姐接下来我们要让姐夫去了今后再也见不到了藏族人民相信轮回转世师父也懂得挑些好听的话说虽然我们这么多年还没真正接触过转世我们也不能否认真的就没有尽管没经验师父还是很诚挚的对姐姐说了这个善意的谎言他跟姐姐说有缘会再见师父走到姐夫身后拿了个凳子站在凳子上手轻轻拖着杯子上那张硬纸对姐姐说讲再见吧然后师父抽开了那张纸杯子里的水倾倒下来姐夫也就从此烟消云散我的师父是个心地非常善良的人我看得出他很同情这家的姐姐所以当表弟把佣金给我们的时候师父只取了一半剩下的在告别前留在了药店老板那儿我们原路返回路上师父没说什么话若有所思回去后师父大病一场所以师父笑着说这种事还是少碰为好倒霉的是自己可我知道如果再有这样的事师父还是会挺力帮助的从那以后师父说今后你自己干吧我是他最后一个徒弟我走以后师父没再收徒弟因为那场大病师父之后没做几年就退休了  所以师父告诉们可能要在们面前当面再招次过次动静可能更大得让们相信。师父说次知道能能让亡灵出现实体说成功几率其实高而且家见得想看么恐怖玩意师父说曾经跟着师父做过几次招出来实体样子都们死去时候样子。
  所以难免太容易让接受。再说们次要召唤姐夫本。当晚和师父在当地家川菜馆吃点东西就回去休息。
  师父夜里出去趟睡迷糊也没管。第二天早跟师父去药店把事情简单跟老板说说。老板叫来表弟表弟听说姐夫已经去世消息后明显怀疑。们早知道会样师父说去姐家们让们自己当面说。到姐姐家姐姐还憔悴在床她听表弟转述们话嚎啕大哭那伤心难过让都挺舒服。
  们最终同意们在们面前召唤。
  里想科普下召唤术挺危险事情请出来之后要么用正确办法送走要么就只能打散。所以接下来要说经过姐姐同意们把它打散。
  再说师父也知道种情况下同民族信仰该怎么送走。请出来送走可就麻烦。师父在地上画们所说“符”就地上符号。取杯子倒血进去(后来才知道师父晚上出去取)还有香灰混合。
  用张硬纸打湿盖上然后把杯子倒挂在敷正上方就类似初中学水会倒出来那种具体也解反正就么情况。为什么么做待会会说。
  师父开始喊魂方法能说总之喊出来。姐姐见到姐夫顿时无法克制大哭。却又害怕敢上前。姐夫样子看起来让挺舒服。身上衣服破烂有血眼睛也大得有点吓。师父跟表弟说让姐说说今后可就没办法说。
  表弟显然也悲伤加惊恐想在那刻们也颠覆世界观向姐姐转述师父话以后师父带着和老板退出屋外。让们自己家最后说说话。在外面抽烟闲聊中老板告诉们们家其实直太顺。
  老父亲老母亲很早就去世家里就两女儿亲戚都隔得远。大女儿嫁后姐夫很勤劳却也活得很辛苦。虽然与世无争也没来拆房子征地收入也算过得去生2小孩。
  后来妹妹嫁给表弟也生孩子家庭才从以前两渐渐恢复气日子过得虽然富裕可也都很知足。和师父听完老板话想彼此都在心里感慨。
  辈子说定哪天就飞来横祸。都会死可有死遭骂有死会有替伤心流泪。也为什么师父直告诉要做虽然咱们职业算对社会有多大贡献可要过得去自己要知道自己在帮助别。
  虽然现在社会道德再沦丧心始终要怀着善意。过会儿表弟出来说姐姐跟姐夫告别。问师父现在该怎么做。
  师父带着们进屋请弟弟帮着安慰姐姐并告诉姐姐接下来们要让姐夫去。今后再也见到。藏族民相信轮回转世师父也懂得挑些听话说虽然们么多年还没真正接触过“转世”们也能否认真就没有尽管没经验师父还很诚挚对姐姐说善意谎言。
  跟姐姐说有缘会再见。师父走到姐夫身后拿凳子站在凳子上。手轻轻拖着杯子上那张硬纸对姐姐说讲再见。然后师父抽开那张纸杯子里水倾倒下来姐夫也就从此烟消云散。师父心地非常善良。
  看得出很同情家姐姐所以当表弟把佣金给们时候师父只取半剩下在告别前留在药店老板那儿。
  们原路返回路上师父没说什么话。若有所思。回去后师父大病场所以师父笑着说种事还少碰为倒霉自己。可知道如果再有样事师父还会挺力帮助。
  从那以后师父说今后自己干。最后徒弟走以后师父没再收徒弟因为那场大病师父之后没做几年就退休。
  所以师父告诉我,我们可能要在他们面前,当面再招一次,不过这次动静可能更大,得让他们相信。师父说这次他不知道能不能让亡灵出现实体,他说这个成功的几率其实不高,而且人家不见得想看这么恐怖的玩意,师父说他曾经跟着他的师父做过几次,招出来的实体,样子都是他们死去的时候的样子。
  所以,难免不太容易让人接受。再说了,我们这次要召唤的是,姐夫本人。当晚我和师父在当地一家川菜馆吃了点东西,就回去休息。
  师父夜里出去了一趟,我睡迷糊了也没管他。第二天一早,我跟师父去了药店,把事情简单跟老板说了说。老板叫来表弟,表弟听说姐夫已经去世的消息后,明显的怀疑。我们早知道会是这样,师父说,去你姐家吧,我们让你们自己当面说。到了姐姐家,姐姐还是憔悴在床,她听了表弟转述了我们的话,嚎啕大哭,那伤心难过让我都挺不舒服的。
  他们最终同意我们在他们面前召唤。
  这里我想科普一下,召唤术是个挺危险的事情,请出来之后,要么用正确的办法送走,要么就只能打散。所以我接下来要说的,是经过姐姐同意,我们把它打散的。
  再说我师父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不同民族信仰该怎么送走。请出来送不走,可就麻烦。师父在地上画好我们所说的“符”,就是地上的符号。取了杯子,倒了血进去(我后来才知道这是师父晚上出去取的),还有香灰混合。
  所以师父告诉我,我们可能要在他们面前,当面再招一次,不过这次动静可能更大,得让他们相信。师父说这次他不知道能不能让亡灵出现实体,他说这个成功的几率其实不高,而且人家不见得想看这么恐怖的玩意,师父说他曾经跟着他的师父做过几次,招出来的实体,样子都是他们死去的时候的样子。
  所以,难免不太容易让人接受。再说了,我们这次要召唤的是,姐夫本人。当晚我和师父在当地一家川菜馆吃了点东西,就回去休息。
  师父夜里出去了一趟,我睡迷糊了也没管他。第二天一早,我跟师父去了药店,把事情简单跟老板说了说。老板叫来表弟,表弟听说姐夫已经去世的消息后,明显的怀疑。我们早知道会是这样,师父说,去你姐家吧,我们让你们自己当面说。到了姐姐家,姐姐还是憔悴在床,她听了表弟转述了我们的话,嚎啕大哭,那伤心难过让我都挺不舒服的。
  他们最终同意我们在他们面前召唤。
  这里我想科普一下,召唤术是个挺危险的事情,请出来之后,要么用正确的办法送走,要么就只能打散。所以我接下来要说的,是经过姐姐同意,我们把它打散的。
  再说我师父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不同民族信仰该怎么送走。请出来送不走,可就麻烦。师父在地上画好我们所说的“符”,就是地上的符号。取了杯子,倒了血进去(我后来才知道这是师父晚上出去取的),还有香灰混合。
  用一张硬纸打湿盖上,然后把杯子倒挂在敷的正上方,就类似初中学的水不会倒出来那种,具体我也不了解,反正就是这么个情况。为什么这么做,我待会会说。
  师父开始喊魂,方法我不能说,总之是喊出来了。姐姐一见到姐夫,顿时无法克制,大哭。却又害怕不敢上前。姐夫的样子看起来让人挺不舒服的。身上衣服破烂,有血,眼睛也大得有点吓人。师父跟表弟说,你让你姐好好说说吧,今后可就没办法说了。
  表弟显然也是悲伤加惊恐,我想在那一刻我们也颠覆了他的世界观,他向姐姐转述了师父的话以后,师父带着我和老板退出了屋外。让他们自己一家人最后说说话。在外面抽烟闲聊中,老板告诉我们,他们家其实一直不太顺。
  老父亲老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家里就两个女儿,亲戚都隔得远。大女儿嫁人后,姐夫是个很勤劳的人,却也活得很辛苦。虽然与世无争,也没人来拆房子征地,收入也算过得去,生了2个小孩。
  后来妹妹嫁给表弟,也生了孩子,这个家庭才从以前的两个人渐渐恢复了人气,日子过得虽然不富裕可也都很知足。我和师父听完老板的话,我想彼此都在心里感慨吧。
  人一辈子,说不定哪天就飞来横祸。都会死,可有的人死了遭人骂,有的人死了会有人替他伤心流泪。这也是为什么师父一直告诉我,要做好人,虽然咱们的职业不算对社会有多大贡献,可是要过得去自己,要知道自己是在帮助别人。
  虽然现在的社会道德一再沦丧,人心始终是要怀着善意。过了一会儿,表弟出来了,他说姐姐跟姐夫告别了。问师父现在该怎么做。
  师父带着我们进屋,请弟弟帮着安慰好姐姐,并告诉姐姐,接下来,我们要让姐夫去了。今后再也见不到了。藏族人民相信轮回转世,师父也懂得挑些好听的话说,虽然我们这么多年还没真正接触过“转世”,我们也不能否认真的就没有,尽管没经验,师父还是很诚挚的,对姐姐说了这个善意的谎言。
  他跟姐姐说,有缘会再见。师父走到姐夫身后,拿了个凳子,站在凳子上。手轻轻拖着杯子上那张硬纸,对姐姐说,讲再见吧。然后师父抽开了那张纸,杯子里的水倾倒下来,姐夫也就从此烟消云散。我的师父是个心地非常善良的人。
  我看得出他很同情这家的姐姐,所以当表弟把佣金给我们的时候,师父只取了一半,剩下的,在告别前,留在了药店老板那儿。
  我们原路返回,路上师父没说什么话。若有所思。回去后,师父大病一场,所以师父笑着说这种事还是少碰为好,倒霉的是自己。可我知道,如果再有这样的事,师父还是会挺力帮助的。
  从那以后,师父说,今后你自己干吧。我是他最后一个徒弟,我走以后,师父没再收徒弟,因为那场大病,师父之后没做几年,就退休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