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第一册》 4

下载免费读
  当晚H给那个领导打了电话,说有同行一起来了,领导很高兴,赶到县城来,请我们吃饭。席间我跟H把我们得到的结论告诉了领导,领导看上去倒也不是出奇的惊讶。
  想必他在打听过程中,早就猜倒是这么一个事情了,同时也印证了我们不玩虚的,不是骗子了。领导的款待非常盛情,后来他提出去夜总会玩。我们拒绝了,托口说晚上要念口诀,要画符。
  这些是我们的惯用伎俩,其实我们不会去画这些东西,倒是要准备些东西。话说回来,当初出师之前,师父告诉过我炼红绳的方法,这个方法很玄乎,但是必不可少。我们每次干活基本上红绳都能派上用场。
  走手艺这么些年,我的工具包里堆满了很多东西。桃木剑、铃铛、八卦镜、狗血、兔毛……很多很多。有些是装神弄鬼的,有些却是硬货。当晚H跟我在外边买些工具和必需品,因为这次的目标其实不是盗路鬼,而是盗路鬼救人的缘由:那只恶鬼。
  所以这次准备的东西来得都有些生猛。香灰是必须准备的,但是云阳的庙晚上几乎是关门的,我们只能自己制作。除了香灰,还有糖果、鞭炮、塑料餐桌纸。(为什么准备这些后面会讲,对付恶东西,朋友们可以记下这几样)
  第二天一大早领导就来接我们去工地,路上遇到坟,我跟H都分别扫了些尘土,还扯了些坟头的藤条。到了工地以后,领导带我们到了那个民工醒来的坟地,我们在那看了,只有条小路是通到村子里的,路的两边有些槐花树。
  而工地却是在村子的另外一次,偏离的距离比较远,难怪大家都不会把这个当成一个简单的迷路事件。
  我们熟悉完地形以后,就安心等晚上。到了夜里,领导刻意在没有说明的情况下,挑了一个民工到村子里去买酒买烟。
  刚开始那个民工害怕,不肯去。领导指着我和H说,让这两个小兄弟陪你去。于是民工只能去了。一路上我们和民工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当然他也有跟我们提到他听到的传说。买了东西以后,我们开始往回走。
  走到村子和工地之间的时候,民工开始一边很正常地说话,脚步却开始离开大路,朝山上走去。我跟H明白,该来的来了。根据我和H事先的约定,他开路,我断后。他见民工已经开始被盗路鬼带着走了,他立刻冲到民工的前面,把昨天买好的,今天化成水的糖果,开始在民工走的那条路上的槐树上涂。
当晚给那个领导打了电话说有同行一起来了领导很高兴赶到县城来请我们吃饭席间我跟把我们得到的结论告诉了领导领导看上去倒也不是出奇的惊讶想必他在打听过程中早就猜倒是这么一个事情了同时也印证了我们不玩虚的不是骗子了领导的款待非常盛情后来他提出去夜总会玩我们拒绝了托口说晚上要念口诀要画符这些是我们的惯用伎俩其实我们不会去画这些东西倒是要准备些东西话说回来当初出师之前师父告诉过我炼红绳的方法这个方法很玄乎但是必不可少我们每次干活基本上红绳都能派上用场走手艺这么些年我的工具包里堆满了很多东西桃木剑铃铛八卦镜狗血兔毛很多很多有些是装神弄鬼的有些却是硬货当晚跟我在外边买些工具和必需品因为这次的目标其实不是盗路鬼而是盗路鬼救人的缘由那只恶鬼所以这次准备的东西来得都有些生猛香灰是必须准备的但是云阳的庙晚上几乎是关门的我们只能自己制作除了香灰还有糖果鞭炮塑料餐桌纸为什么准备这些后面会讲对付恶东西朋友们可以记下这几样第二天一大早领导就来接我们去工地路上遇到坟我跟都分别扫了些尘土还扯了些坟头的藤条到了工地以后领导带我们到了那个民工醒来的坟地我们在那看了只有条小路是通到村子里的路的两边有些槐花树而工地却是在村子的另外一次偏离的距离比较远难怪大家都不会把这个当成一个简单的迷路事件我们熟悉完地形以后就安心等晚上到了夜里领导刻意在没有说明的情况下挑了一个民工到村子里去买酒买烟刚开始那个民工害怕不肯去领导指着我和说让这两个小兄弟陪你去于是民工只能去了一路上我们和民工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当然他也有跟我们提到他听到的传说买了东西以后我们开始往回走走到村子和工地之间的时候民工开始一边很正常地说话脚步却开始离开大路朝山上走去我跟明白该来的来了根据我和事先的约定他开路我断后他见民工已经开始被盗路鬼带着走了他立刻冲到民工的前面把昨天买好的今天化成水的糖果开始在民工走的那条路上的槐树上涂因为是看不到鬼在哪所以只能用些别的办法来佐证它的位置很快沿着路把民工和我甩在后面稍微有点远的时候他把路两边的槐树用红绳拴了起来四棵槐树间红绳连成了一个冂的形状然后在那里等我们民工走到红线的地方后迅速把红线上抬让民工穿过然后放下红线过了大约几秒钟我们明显看见那根放下的红绳反常理的撑开了一下我拿出买好的鞭炮准备开整就在红绳被撑开的时候拿着一头的红线把四棵树围了起来将红绳从冂连接成了一个口形这个时候我跟把买好的鞭炮把四棵树围成了一个圈然后点火鞭炮炸完后地下有一圈硫磺燃烧后的物质这时候我们知道这个家伙被抓住了可是光抓住没用我们看不见它也就没法驱散所以我们先前准备了坟土和香灰我和一人站一边开始往红线圈里撒混合的灰很快就有个沾满灰的东西出现了形态不是固定的这时候我跟抓着塑料餐桌布猛地朝那玩意罩过去然后包了起来像个气球为什么要用餐桌布呢是因为塑料餐桌布里面的合成物里面有一部分是树脂构成的树脂这玩意对它是伤害是很大的糖水的用途是用来不让恶鬼离开我们指引它的路话说在那东西让我们抓住以后用红绳把口子拴住就像是一个挂着的气球这时候我跟才走进线圈点火烧就像气球爆炸一样啪的一声它便烟消云散我们的工作也做完了当下民工就醒了过来恶鬼消失了盗路鬼就没有继续迷惑民工的理由民工也就醒了回到工地以后那个民工竟然不需要我们的嘱咐主动添油加醋地跟领导说了情况有些甚至是他在迷糊中发生的事情我跟觉得好笑但是既然事情都完结了也就不必再说什么领导似乎对我们的工作非常满意在得到我们的承诺已经驱散了以后他爽快地结了钱我跟回到云阳县城吃了顿饭各自道别  当晚H给那个领导打了电话,说有同行一起来了,领导很高兴,赶到县城来,请我们吃饭。席间我跟H把我们得到的结论告诉了领导,领导看上去倒也不是出奇的惊讶。
  想必他在打听过程中,早就猜倒是这么一个事情了,同时也印证了我们不玩虚的,不是骗子了。领导的款待非常盛情,后来他提出去夜总会玩。我们拒绝了,托口说晚上要念口诀,要画符。
  这些是我们的惯用伎俩,其实我们不会去画这些东西,倒是要准备些东西。话说回来,当初出师之前,师父告诉过我炼红绳的方法,这个方法很玄乎,但是必不可少。我们每次干活基本上红绳都能派上用场。
  走手艺这么些年,我的工具包里堆满了很多东西。桃木剑、铃铛、八卦镜、狗血、兔毛……很多很多。有些是装神弄鬼的,有些却是硬货。当晚H跟我在外边买些工具和必需品,因为这次的目标其实不是盗路鬼,而是盗路鬼救人的缘由:那只恶鬼。
  所以这次准备的东西来得都有些生猛。香灰是必须准备的,但是云阳的庙晚上几乎是关门的,我们只能自己制作。除了香灰,还有糖果、鞭炮、塑料餐桌纸。(为什么准备这些后面会讲,对付恶东西,朋友们可以记下这几样)
  第二天一大早领导就来接我们去工地,路上遇到坟,我跟H都分别扫了些尘土,还扯了些坟头的藤条。到了工地以后,领导带我们到了那个民工醒来的坟地,我们在那看了,只有条小路是通到村子里的,路的两边有些槐花树。
  而工地却是在村子的另外一次,偏离的距离比较远,难怪大家都不会把这个当成一个简单的迷路事件。
  我们熟悉完地形以后,就安心等晚上。到了夜里,领导刻意在没有说明的情况下,挑了一个民工到村子里去买酒买烟。
  刚开始那个民工害怕,不肯去。领导指着我和H说,让这两个小兄弟陪你去。于是民工只能去了。一路上我们和民工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当然他也有跟我们提到他听到的传说。买了东西以后,我们开始往回走。
  走到村子和工地之间的时候,民工开始一边很正常地说话,脚步却开始离开大路,朝山上走去。我跟H明白,该来的来了。根据我和H事先的约定,他开路,我断后。他见民工已经开始被盗路鬼带着走了,他立刻冲到民工的前面,把昨天买好的,今天化成水的糖果,开始在民工走的那条路上的槐树上涂。
  因为是看不到鬼在哪,所以只能用些别的办法来佐证它的位置。H很快沿着路把民工和我甩在后面。稍微有点远的时候,他把路两边的槐树用红绳拴了起来,四棵槐树间,红绳连成了一个“冂”的形状,然后在那里等我们。
  民工走到红线的地方后,H迅速把红线上抬,让民工穿过,然后放下红线。过了大约几秒钟,我们明显看见那根放下的红绳反常理的撑开了一下,我拿出买好的鞭炮,准备开整。
  就在红绳被撑开的时候,H拿着一头的红线,把四棵树围了起来,将红绳从“冂”连接成了一个“口”形。这个时候,我跟H把买好的鞭炮把四棵树围成了一个圈,然后点火。鞭炮炸完后,地下有一圈硫磺燃烧后的物质,这时候,我们知道,这个家伙被抓住了。
  可是光抓住没用,我们看不见它,也就没法驱散。
  所以我们先前准备了坟土和香灰,我和H一人站一边,开始往红线圈里撒混合的灰。很快就有个沾满灰的东西出现了,形态不是固定的,这时候我跟H抓着塑料餐桌布,猛地朝那玩意罩过去,然后包了起来。像个气球。
  为什么要用餐桌布呢,是因为塑料餐桌布里面的合成物里面有一部分是树脂构成的。
  树脂这玩意对它是伤害是很大的。糖水的用途是用来不让恶鬼离开我们指引它的路。话说在那东西让我们抓住以后,用红绳把口子拴住,就像是一个挂着的气球,这时候我跟H才走进线圈,点火烧。
  就像气球爆炸一样,“啪”的一声,它便烟消云散,我们的工作也做完了。
  当下民工就醒了过来。
  恶鬼消失了,盗路鬼就没有继续迷惑民工的理由,民工也就醒了。回到工地以后,那个民工竟然不需要我们的嘱咐,主动添油加醋地跟领导说了情况,有些甚至是他在迷糊中发生的事情,我跟H觉得好笑。
  但是既然事情都完结了,也就不必再说什么。
  领导似乎对我们的工作非常满意,在得到我们的承诺已经驱散了以后,他爽快地结了钱,我跟H回到云阳县城吃了顿饭,各自道别。
  当晚H给那个领导打了电话,说有同行一起来了,领导很高兴,赶到县城来,请我们吃饭。席间我跟H把我们得到的结论告诉了领导,领导看上去倒也不是出奇的惊讶。
  想必他在打听过程中,早就猜倒是这么一个事情了,同时也印证了我们不玩虚的,不是骗子了。领导的款待非常盛情,后来他提出去夜总会玩。我们拒绝了,托口说晚上要念口诀,要画符。
  这些是我们的惯用伎俩,其实我们不会去画这些东西,倒是要准备些东西。话说回来,当初出师之前,师父告诉过我炼红绳的方法,这个方法很玄乎,但是必不可少。我们每次干活基本上红绳都能派上用场。
  走手艺这么些年,我的工具包里堆满了很多东西。桃木剑、铃铛、八卦镜、狗血、兔毛……很多很多。有些是装神弄鬼的,有些却是硬货。当晚H跟我在外边买些工具和必需品,因为这次的目标其实不是盗路鬼,而是盗路鬼救人的缘由:那只恶鬼。
  所以这次准备的东西来得都有些生猛。香灰是必须准备的,但是云阳的庙晚上几乎是关门的,我们只能自己制作。除了香灰,还有糖果、鞭炮、塑料餐桌纸。(为什么准备这些后面会讲,对付恶东西,朋友们可以记下这几样)
  第二天一大早领导就来接我们去工地,路上遇到坟,我跟H都分别扫了些尘土,还扯了些坟头的藤条。到了工地以后,领导带我们到了那个民工醒来的坟地,我们在那看了,只有条小路是通到村子里的,路的两边有些槐花树。
  而工地却是在村子的另外一次,偏离的距离比较远,难怪大家都不会把这个当成一个简单的迷路事件。
  我们熟悉完地形以后,就安心等晚上。到了夜里,领导刻意在没有说明的情况下,挑了一个民工到村子里去买酒买烟。
  刚开始那个民工害怕,不肯去。领导指着我和H说,让这两个小兄弟陪你去。于是民工只能去了。一路上我们和民工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当然他也有跟我们提到他听到的传说。买了东西以后,我们开始往回走。
  走到村子和工地之间的时候,民工开始一边很正常地说话,脚步却开始离开大路,朝山上走去。我跟H明白,该来的来了。根据我和H事先的约定,他开路,我断后。他见民工已经开始被盗路鬼带着走了,他立刻冲到民工的前面,把昨天买好的,今天化成水的糖果,开始在民工走的那条路上的槐树上涂。
  因为是看不到鬼在哪,所以只能用些别的办法来佐证它的位置。H很快沿着路把民工和我甩在后面。稍微有点远的时候,他把路两边的槐树用红绳拴了起来,四棵槐树间,红绳连成了一个“冂”的形状,然后在那里等我们。
  民工走到红线的地方后,H迅速把红线上抬,让民工穿过,然后放下红线。过了大约几秒钟,我们明显看见那根放下的红绳反常理的撑开了一下,我拿出买好的鞭炮,准备开整。
  就在红绳被撑开的时候,H拿着一头的红线,把四棵树围了起来,将红绳从“冂”连接成了一个“口”形。这个时候,我跟H把买好的鞭炮把四棵树围成了一个圈,然后点火。鞭炮炸完后,地下有一圈硫磺燃烧后的物质,这时候,我们知道,这个家伙被抓住了。
  可是光抓住没用,我们看不见它,也就没法驱散。
  所以我们先前准备了坟土和香灰,我和H一人站一边,开始往红线圈里撒混合的灰。很快就有个沾满灰的东西出现了,形态不是固定的,这时候我跟H抓着塑料餐桌布,猛地朝那玩意罩过去,然后包了起来。像个气球。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