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第一册》 6

下载免费读
  我们当中有人提出来,必须要先看好日子和时辰,于是得到一批复议。而由于我和C等几个人从来就没有这么办过,我们觉得就没什么关系,反倒是耗费了时间,我并不是否认这个看日子,只是我们不看。
  于是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分成了两派,最终以我们妥协告终。
  日子选好,时辰看好。
  他们决定九月初九的夜里开始驱散,于是头一天我们各自分工,我们在那片荒地的几个方位挖好坑,埋下坟土和伏包,让整个荒地在方位上呈一个密封的状态,让里面的东西出不来。
  这个大阵立了一晚上,由于是夏天,第二天我们去看的时候,地面上有好多蚯蚓。在等待夜晚的途中,有几个同行从当地人口里打听了一点讯息,这里的原来是一个小山包,为了给凉山大学做新的校区,铲平了。
  当问起以前这地方有没有什么人惨死过,没人知道。所以就是说直到当晚我们动手前,我们还对这个鬼魂的来历一无所知,但是我们知道它并不是善意的东西,因为它除了出来吓人,还害人。
  所以我们下的都是猛药,虽说是一起立了个阵,但是我们其实还是各自为战。当晚我们从不同的方位朝中心走,因为不知道在哪个位子,就只能逐渐把圈子缩小,顺便看看谁比较倒霉,先遇到。
  没过多久,其中一人就开始大喊“在这里!快过来!”对于一个专业驱鬼人来说,当时他的叫喊声显然有些害怕。我们听到叫喊声,也不由得感到一点恐惧,至少我是这样的。但是我们没有一个人落跑,一起向那个同伴跑去。
  我们当中有个同行是跟道家学出来的,电视里,道家驱鬼往往是念咒画符,可这个哥们的方式显然很黄很暴力嘛,他先是用镜子照,然后撒硫磺或是别的粉末状的东西。然后直截了当地挥鞭子,一下就把那玩意给捆住了。
  捆住了就现形了。这是个女鬼,外观上看去和委托人说的是差不多的,但是她的样子显得十分狰狞,眼窝也深陷下去,破旧的棉袄棉裤,还是红色的,和她那长头发显得很不达称。
  她一边挣扎,一边发出那种挺可怕的女人的嘶吼声,怪异得很。但是那玩意看上去挺厉害的,那哥们一个人根本就拉不住,于是我们开始各尽其能,想办法要把它困在那个地方动不了,我就伏在地上,冒着危险画符。
  除了学道的那个哥们,我们几乎都带了红绳。可能你们会不相信,红绳哪有这么大的力量。我只想说你们要是知道红绳炼制的过程,就知道为什么我们每次都会带着它。
  7个人的力量还是挺厉害,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我那2个中招的同行会中招。这个鬼魂确实很给力啊,我们逮住它后,硬是用了最毒辣的一招,用钵罩头,用铁丝捆脚,才算彻底将她打散。累的我们7个气喘吁吁,道家那哥们更是死都心都快有了。
我们当中有人提出来必须要先看好日子和时辰于是得到一批复议而由于我和等几个人从来就没有这么办过我们觉得就没什么关系反倒是耗费了时间我并不是否认这个看日子只是我们不看于是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分成了两派最终以我们妥协告终日子选好时辰看好他们决定九月初九的夜里开始驱散于是头一天我们各自分工我们在那片荒地的几个方位挖好坑埋下坟土和伏包让整个荒地在方位上呈一个密封的状态让里面的东西出不来这个大阵立了一晚上由于是夏天第二天我们去看的时候地面上有好多蚯蚓在等待夜晚的途中有几个同行从当地人口里打听了一点讯息这里的原来是一个小山包为了给凉山大学做新的校区铲平了当问起以前这地方有没有什么人惨死过没人知道所以就是说直到当晚我们动手前我们还对这个鬼魂的来历一无所知但是我们知道它并不是善意的东西因为它除了出来吓人还害人所以我们下的都是猛药虽说是一起立了个阵但是我们其实还是各自为战当晚我们从不同的方位朝中心走因为不知道在哪个位子就只能逐渐把圈子缩小顺便看看谁比较倒霉先遇到没过多久其中一人就开始大喊在这里快过来对于一个专业驱鬼人来说当时他的叫喊声显然有些害怕我们听到叫喊声也不由得感到一点恐惧至少我是这样的但是我们没有一个人落跑一起向那个同伴跑去我们当中有个同行是跟道家学出来的电视里道家驱鬼往往是念咒画符可这个哥们的方式显然很黄很暴力嘛他先是用镜子照然后撒硫磺或是别的粉末状的东西然后直截了当地挥鞭子一下就把那玩意给捆住了捆住了就现形了这是个女鬼外观上看去和委托人说的是差不多的但是她的样子显得十分狰狞眼窝也深陷下去破旧的棉袄棉裤还是红色的和她那长头发显得很不达称她一边挣扎一边发出那种挺可怕的女人的嘶吼声怪异得很但是那玩意看上去挺厉害的那哥们一个人根本就拉不住于是我们开始各尽其能想办法要把它困在那个地方动不了我就伏在地上冒着危险画符除了学道的那个哥们我们几乎都带了红绳可能你们会不相信红绳哪有这么大的力量我只想说你们要是知道红绳炼制的过程就知道为什么我们每次都会带着它个人的力量还是挺厉害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我那个中招的同行会中招这个鬼魂确实很给力啊我们逮住它后硬是用了最毒辣的一招用钵罩头用铁丝捆脚才算彻底将她打散累的我们个气喘吁吁道家那哥们更是死都心都快有了而且我们每个人的身上不同地方都有个紫红色像是被抓过的手印这是我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大力量的虽然生前是怎么成为这么强怨念的鬼魂我们已经无从考证但是那一次是我这么多年遇到的最惊险的一次  们当中有提出来必须要先看日子和时辰于得到批复议。而由于和C等几从来就没有么办过们觉得就没什么关系反倒耗费时间并否认看日子只们看。
  于们在问题上分成两派最终以们妥协告终。
  日子选时辰看。
  们决定九月初九夜里开始驱散于头天们各自分工们在那片荒地几方位挖坑埋下坟土和伏包让整荒地在方位上呈密封状态让里面东西出来。
  大阵立晚上由于夏天第二天们去看时候地面上有多蚯蚓。在等待夜晚途中有几同行从当地口里打听点讯息里原来小山包为给凉山大学做新校区铲平。
  当问起以前地方有没有什么惨死过没知道。所以就说直到当晚们动手前们还对鬼魂来历无所知但们知道它并善意东西因为它除出来吓还害。
  所以们下都猛药虽说起立阵但们其实还各自为战。当晚们从同方位朝中心走因为知道在哪位子就只能逐渐把圈子缩小顺便看看谁比较倒霉先遇到。
  没过多久其中就开始大喊“在里!快过来!”对于专业驱鬼来说当时叫喊声显然有些害怕。们听到叫喊声也由得感到点恐惧至少样。但们没有落跑起向那同伴跑去。
  们当中有同行跟道家学出来电视里道家驱鬼往往念咒画符可哥们方式显然很黄很暴力嘛先用镜子照然后撒硫磺或别粉末状东西。然后直截当地挥鞭子下就把那玩意给捆住。
  捆住就现形。女鬼外观上看去和委托说差多但她样子显得十分狰狞眼窝也深陷下去破旧棉袄棉裤还红色和她那长头发显得很达称。
  她边挣扎边发出那种挺可怕女嘶吼声怪异得很。但那玩意看上去挺厉害那哥们根本就拉住于们开始各尽其能想办法要把它困在那地方动就伏在地上冒着危险画符。
  除学道那哥们们几乎都带红绳。可能们会相信红绳哪有么大力量。只想说们要知道红绳炼制过程就知道为什么们每次都会带着它。
  7力量还挺厉害也明白为什么那2中招同行会中招。鬼魂确实很给力啊们逮住它后硬用最毒辣招用钵罩头用铁丝捆脚才算彻底将她打散。累们7气喘吁吁道家那哥们更死都心都快有。
  而且们每身上同地方都有紫红色像被抓过手印。从来没遇到过么大力量虽然生前怎么成为么强怨念鬼魂们已经无从考证但那次么多年遇到最惊险次。
  我们当中有人提出来,必须要先看好日子和时辰,于是得到一批复议。而由于我和C等几个人从来就没有这么办过,我们觉得就没什么关系,反倒是耗费了时间,我并不是否认这个看日子,只是我们不看。
  我们当中有人提出来,必须要先看好日子和时辰,于是得到一批复议。而由于我和C等几个人从来就没有这么办过,我们觉得就没什么关系,反倒是耗费了时间,我并不是否认这个看日子,只是我们不看。
  于是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分成了两派,最终以我们妥协告终。
  日子选好,时辰看好。
  他们决定九月初九的夜里开始驱散,于是头一天我们各自分工,我们在那片荒地的几个方位挖好坑,埋下坟土和伏包,让整个荒地在方位上呈一个密封的状态,让里面的东西出不来。
  这个大阵立了一晚上,由于是夏天,第二天我们去看的时候,地面上有好多蚯蚓。在等待夜晚的途中,有几个同行从当地人口里打听了一点讯息,这里的原来是一个小山包,为了给凉山大学做新的校区,铲平了。
  当问起以前这地方有没有什么人惨死过,没人知道。所以就是说直到当晚我们动手前,我们还对这个鬼魂的来历一无所知,但是我们知道它并不是善意的东西,因为它除了出来吓人,还害人。
  所以我们下的都是猛药,虽说是一起立了个阵,但是我们其实还是各自为战。当晚我们从不同的方位朝中心走,因为不知道在哪个位子,就只能逐渐把圈子缩小,顺便看看谁比较倒霉,先遇到。
  没过多久,其中一人就开始大喊“在这里!快过来!”对于一个专业驱鬼人来说,当时他的叫喊声显然有些害怕。我们听到叫喊声,也不由得感到一点恐惧,至少我是这样的。但是我们没有一个人落跑,一起向那个同伴跑去。
  我们当中有个同行是跟道家学出来的,电视里,道家驱鬼往往是念咒画符,可这个哥们的方式显然很黄很暴力嘛,他先是用镜子照,然后撒硫磺或是别的粉末状的东西。然后直截了当地挥鞭子,一下就把那玩意给捆住了。
  捆住了就现形了。这是个女鬼,外观上看去和委托人说的是差不多的,但是她的样子显得十分狰狞,眼窝也深陷下去,破旧的棉袄棉裤,还是红色的,和她那长头发显得很不达称。
  她一边挣扎,一边发出那种挺可怕的女人的嘶吼声,怪异得很。但是那玩意看上去挺厉害的,那哥们一个人根本就拉不住,于是我们开始各尽其能,想办法要把它困在那个地方动不了,我就伏在地上,冒着危险画符。
  除了学道的那个哥们,我们几乎都带了红绳。可能你们会不相信,红绳哪有这么大的力量。我只想说你们要是知道红绳炼制的过程,就知道为什么我们每次都会带着它。
  7个人的力量还是挺厉害,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我那2个中招的同行会中招。这个鬼魂确实很给力啊,我们逮住它后,硬是用了最毒辣的一招,用钵罩头,用铁丝捆脚,才算彻底将她打散。累的我们7个气喘吁吁,道家那哥们更是死都心都快有了。
  而且我们每个人的身上,不同地方都有个紫红色,像是被抓过的手印。这是我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大力量的,虽然生前是怎么成为这么强怨念的鬼魂我们已经无从考证,但是那一次是我这么多年遇到的最惊险的一次。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