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第一册》 7

下载免费读
  里边所有的灵魂,全都消失得干干净净。就在当地找地方吃饭。吃饭的过程中,店老板无意间跟我们闲聊时说起一个事,说是有家人,地震全死光了,只留下一个老人还没跟着大多数人离开伤心地,还住在镇上。老人岁数比较大了,这下全家都死绝了,很是可怜,精神恍惚,常常说看见老头和自己的孩子。
  大家都以为是她受的刺激太大,乡亲邻里见,大家都常常帮助这个老人。我们听到以后,先不去管老人是不是真的看到自己家里人的魂了,我们也决定,要去老人家里看看,帮一帮这个老人。
里边所有的灵魂全都消失得干干净净就在当地找地方吃饭吃饭的过程中店老板无意间跟我们闲聊时说起一个事说是有家人地震全死光了只留下一个老人还没跟着大多数人离开伤心地还住在镇上老人岁数比较大了这下全家都死绝了很是可怜精神恍惚常常说看见老头和自己的孩子大家都以为是她受的刺激太大乡亲邻里见大家都常常帮助这个老人我们听到以后先不去管老人是不是真的看到自己家里人的魂了我们也决定要去老人家里看看帮一帮这个老人年重建后的映秀大部分还依旧是活动板房老人因为只有一个人所以住在那个板房区比较靠角落的位置我们去的时候老人坐在门口发愣直到热心的店老板告诉了老人我们是重庆和成都过来的想要给她帮点忙老人看上去大概都多了吧可并不像是糊涂人她显得和大多数老人一样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我们聊了聊家里地震前的情况得知老人有个儿子个女儿女儿是老师死在毕生热爱的讲台上丈夫是退伍军人从年龄来看应该是朝鲜战争阶段的老兵两个儿子一个是在当地跑药材生意的地震发生的时候女儿死在学校丈夫失踪至今没找着不可能还活着两个儿子是参与救援的热心人可是也死在了倒下的房子里老人的家里最后只剩下老人和个在外公外婆那里的孙子听上去很惨老人说得很流畅似乎是常常和人说起这个事我们尝试着问了问她听说您常常看见自己的孩子和丈夫回来是不是太想念他们了老人不说话我们感觉事情或许果真是这样就给老奶奶说我们就是专门做这个的如果您有需要的话我们可以让你们再团聚一次最后一次以后您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按照我们的逻辑这才是万事万物发展的轨迹有些东西不该久久的存在我们哪怕背负骂名也得必须这么做老奶奶再是一阵沉默然后老泪纵横她抓着我的手望着我们大家说求求你们别告诉别人我难以形容当时那种心里酸酸的感觉老奶奶就这么几个字让我什么都明白了我明白为什么她要告诉其他人她看见去世的亲人因为害怕孤独我也明白她为什么要求我们不要告诉别人因为害怕有人将他们带走我甚至觉得对这样一个老人来说独存世间并不能将她打垮却绝不能带走她存活的最后一个理由姑娘转过头去擦眼泪成都同行不夸张地说我要是女人哭得比她惨当下没人会出手带走老奶奶唯一的记挂谁要是敢这么做估计会被我们打残可是放任游魂不是我们立世的原则在给老奶奶留下一万块钱以后我们去了板房区的居委会好说歹说人家总算答应我们如果老奶奶去世了请一定通知我们我们就是她的孩子年月日王爱华老人去世享年岁我们按照一年前的约定送走了他们全家人  里边所有的灵魂,全都消失得干干净净。就在当地找地方吃饭。吃饭的过程中,店老板无意间跟我们闲聊时说起一个事,说是有家人,地震全死光了,只留下一个老人还没跟着大多数人离开伤心地,还住在镇上。老人岁数比较大了,这下全家都死绝了,很是可怜,精神恍惚,常常说看见老头和自己的孩子。
  大家都以为是她受的刺激太大,乡亲邻里见,大家都常常帮助这个老人。我们听到以后,先不去管老人是不是真的看到自己家里人的魂了,我们也决定,要去老人家里看看,帮一帮这个老人。
  09年重建后的映秀,大部分还依旧是活动板房。老人因为只有一个人,所以住在那个板房区比较靠角落的位置。我们去的时候,老人坐在门口发愣。直到热心的店老板告诉了老人我们是重庆和成都过来的,想要给她帮点忙。
  老人看上去大概都70多了吧,可并不像是糊涂人,她显得和大多数老人一样,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我们聊了聊家里地震前的情况,得知老人有2个儿子1个女儿:女儿是老师,死在毕生热爱的讲台上,丈夫是退伍军人,从年龄来看,应该是朝鲜战争阶段的老兵,两个儿子一个是在当地跑药材生意的,地震发生的时候女儿死在学校,丈夫失踪至今没找着,不可能还活着。
  两个儿子是参与救援的热心人,可是也死在了倒下的房子里。老人的家里,最后只剩下老人和2个在外公外婆那里的孙子。听上去,很惨,老人说得很流畅,似乎是常常和人说起这个事。
  我们尝试着问了问她,听说您常常看见自己的孩子和丈夫回来,是不是太想念他们了。老人不说话。
  我们感觉事情或许果真是这样,就给老奶奶说,我们就是专门做这个的,如果您有需要的话,我们可以让你们再团聚一次,最后一次,以后您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
  按照我们的逻辑,这才是万事万物发展的轨迹,有些东西,不该久久的存在,我们哪怕背负骂名,也得必须这么做。
  老奶奶再是一阵沉默,然后老泪纵横。
  她抓着我的手,望着我们大家,说,求求你们,别告诉别人。我难以形容当时那种心里酸酸的感觉,老奶奶就这么几个字,让我什么都明白了。
  我明白为什么她要告诉其他人她看见去世的亲人,因为害怕孤独;
  我也明白她为什么要求我们不要告诉别人,因为害怕有人将他们带走。
  我甚至觉得对这样一个老人来说,独存世间并不能将她打垮,却绝不能带走她存活的最后一个理由。M姑娘转过头去擦眼泪(成都同行),不夸张地说,我要是女人,哭得比她惨。
  当下没人会出手带走老奶奶唯一的记挂,谁要是敢这么做,估计会被我们打残。可是放任游魂不是我们立世的原则。在给老奶奶留下一万块钱以后,我们去了板房区的居委会。好说歹说,人家总算答应我们,如果老奶奶去世了,请一定通知我们。
  我们就是她的孩子。2010年6月9日,王爱华老人去世,享年77岁。我们按照一年前的约定,送走了他们全家人。
  里边所有的灵魂,全都消失得干干净净。就在当地找地方吃饭。吃饭的过程中,店老板无意间跟我们闲聊时说起一个事,说是有家人,地震全死光了,只留下一个老人还没跟着大多数人离开伤心地,还住在镇上。老人岁数比较大了,这下全家都死绝了,很是可怜,精神恍惚,常常说看见老头和自己的孩子。
  大家都以为是她受的刺激太大,乡亲邻里见,大家都常常帮助这个老人。我们听到以后,先不去管老人是不是真的看到自己家里人的魂了,我们也决定,要去老人家里看看,帮一帮这个老人。
  09年重建后的映秀,大部分还依旧是活动板房。老人因为只有一个人,所以住在那个板房区比较靠角落的位置。我们去的时候,老人坐在门口发愣。直到热心的店老板告诉了老人我们是重庆和成都过来的,想要给她帮点忙。
  老人看上去大概都70多了吧,可并不像是糊涂人,她显得和大多数老人一样,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我们聊了聊家里地震前的情况,得知老人有2个儿子1个女儿:女儿是老师,死在毕生热爱的讲台上,丈夫是退伍军人,从年龄来看,应该是朝鲜战争阶段的老兵,两个儿子一个是在当地跑药材生意的,地震发生的时候女儿死在学校,丈夫失踪至今没找着,不可能还活着。
  两个儿子是参与救援的热心人,可是也死在了倒下的房子里。老人的家里,最后只剩下老人和2个在外公外婆那里的孙子。听上去,很惨,老人说得很流畅,似乎是常常和人说起这个事。
  我们尝试着问了问她,听说您常常看见自己的孩子和丈夫回来,是不是太想念他们了。老人不说话。
  我们感觉事情或许果真是这样,就给老奶奶说,我们就是专门做这个的,如果您有需要的话,我们可以让你们再团聚一次,最后一次,以后您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
  按照我们的逻辑,这才是万事万物发展的轨迹,有些东西,不该久久的存在,我们哪怕背负骂名,也得必须这么做。
  老奶奶再是一阵沉默,然后老泪纵横。
  她抓着我的手,望着我们大家,说,求求你们,别告诉别人。我难以形容当时那种心里酸酸的感觉,老奶奶就这么几个字,让我什么都明白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