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第一册》 11

下载免费读
  说到这里再提醒大家,有水蛇出没的水池不要让自家孩子靠近。水蛇和水鬼至阴,孩子即使看了也不好。
  今天最后这个发生在2006年年底的时候,我道听途说,重庆江北城,还在规划修建科技馆、大剧院、中央公园。有晨练的人看到的奇怪的事。
  说到这里再提醒大家,有水蛇出没的水池不要让自家孩子靠近。水蛇和水鬼至阴,孩子即使看了也不好。
  今天最后这个发生在2006年年底的时候,我道听途说,重庆江北城,还在规划修建科技馆、大剧院、中央公园。有晨练的人看到的奇怪的事。
  这是我遇到过最可怜、最性情,也最有幽默感的鬼魂。
  有人说在晨练的时候,看见路边有个穿得很旧的老人,侧身坐在路边,背对路哭泣。于是晨练者就好心去问老人到底怎么了,老人转过头,青色的、瘦弱的脸上全是泪水,然后一把抓住晨练者的手,大声哭喊:“我不是反动派!”
  吓得晨练者转头就跑,跑开以后回头看,老人不见了。
  晨练者的怪诞遭遇很快就传开了,我也是因此得知。而那个月正好是我两年一次的斋月,于是我打算去看看。从别人传诉来看,这个人应该是在文革期间冤死的千万群众中的一个。
  我辗转联系到了那个晨练者,这人也算胆小了,竟然吓得病一场,一听说我是驱鬼送神的,像迎神仙一样把我请进屋。
  我请他再跟我说了一次当天的情况,并看了看他被鬼抓的手,我断定这和我判断得没错。只是那个鬼并没有伤害他,大概也不是要恶意吓唬他,很可能只是怨气的重现,想找个人倾诉苦闷罢了。
  以前也遇到过冤魂,如果拿捏不当,很容易激起它的怒气,给自己带来危险,而有危险的时候,我们必须自保,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它们往往是被消灭而不是打散或超度。
  我至今没开天目,可能不是那块料,也没那天赋。通常体虚或者阴柔哀怨的人以及天生火焰低的人才能开,而我都不是。而且这次这个,感觉是莫名其妙地出现,又莫名其妙消失,能不能看见,全看机缘了,我叫来一个同行,因为担心会激怒它。
  按照晨练者说的地方,我找了去。等了半天没出现,于是我决定用香引出来。
  师父的手抄书里提到过,怨死的魂若在死后还是怨气不散,久而久之就成了野鬼。野鬼是收不到后人的香的,就只能偷别人的香。
  我点香,就是为了引它出来。
  大约烧了7柱,它才终于出现,那时候已是深夜。
  它在那一直哭,就跟晨练者说的一样,旧衣服看着挺凄惨。我让同行在边上准备好,一遇到不对,立马撒香灰敲碗。我则上前去,问它怎么了。它转头哭着说,我不是反动派,我不是反动派!一直重复,脸色发青,在夜晚显得有些吓人。它伸手抓我,力气很大,就在它抓我的时候,我手里捏着块皂角籽,一把按在它头顶。
  皂角辟邪,皂角籽镇魂,现在明白为什么很多富人要在家里把皂角当装饰了吧。
  一般来说,皂角籽压住的魂会立刻安静,可眼前这个虽说声音小了,可依然痛哭不止。这该是受过多大的冤屈。
  趁着它稍微冷静了点,我开始问它。
  原来它跟我判断得没错,文革时期的冤魂,是个老师,可是却被自己当做孩子的学生绑了批斗,家里人被人瞧不起。我能理解他的悲伤,虽然我并没念多少书,可是被自己当做孩子的学生当街绑着批斗,确实让他心寒。死后怨气不散,也是情理之中,我很可怜眼前这个如果活到今天可能已经100岁的老教师,于是我问它,想不想解脱,它点头。我就说,那你要放下怨念,想想学生们可爱时候的模样,从那时候开始,它反复哭,反复笑,持续许久,最终释怀。我用我一贯的方法送走它,把它的香灰吹散,从那时候起,我确信它已经在另一个世界找到了自己的乐园。
  说到里再提醒大家有水蛇出没水池要让自家孩子靠近。水蛇和水鬼至阴孩子即使看也。
  今天最后发生在2006年年底时候道听途说重庆江北城还在规划修建科技馆、大剧院、中央公园。有晨练看到奇怪事。
  遇到过最可怜、最性情也最有幽默感鬼魂。
  有说在晨练时候看见路边有穿得很旧老侧身坐在路边背对路哭泣。于晨练者就心去问老到底怎么老转过头青色、瘦弱脸上全泪水然后把抓住晨练者手大声哭喊:“反动派!”
  吓得晨练者转头就跑跑开以后回头看老见。
  晨练者怪诞遭遇很快就传开也因此得知。而那月正两年次斋月于打算去看看。从别传诉来看应该在文革期间冤死千万群众中。
  辗转联系到那晨练者也算胆小竟然吓得病场听说驱鬼送神像迎神仙样把请进屋。
  请再跟说次当天情况并看看被鬼抓手断定和判断得没错。只那鬼并没有伤害大概也要恶意吓唬很可能只怨气重现想找倾诉苦闷罢。
  以前也遇到过冤魂如果拿捏当很容易激起它怒气给自己带来危险而有危险时候们必须自保所以样情况下它们往往被消灭而打散或超度。
  至今没开天目可能那块料也没那天赋。通常体虚或者阴柔哀怨以及天生火焰低才能开而都。而且次感觉莫名其妙地出现又莫名其妙消失能能看见全看机缘叫来同行因为担心会激怒它。
  按照晨练者说地方找去。等半天没出现于决定用香引出来。
  师父手抄书里提到过怨死魂若在死后还怨气散久而久之就成野鬼。野鬼收到后香就只能偷别香。
  点香就为引它出来。
  大约烧7柱它才终于出现那时候已深夜。
  它在那直哭就跟晨练者说样旧衣服看着挺凄惨。让同行在边上准备遇到对立马撒香灰敲碗。则上前去问它怎么。它转头哭着说反动派反动派!直重复脸色发青在夜晚显得有些吓。它伸手抓力气很大就在它抓时候手里捏着块皂角籽把按在它头顶。
  皂角辟邪皂角籽镇魂现在明白为什么很多富要在家里把皂角当装饰。
  般来说皂角籽压住魂会立刻安静可眼前虽说声音小可依然痛哭止。该受过多大冤屈。
  趁着它稍微冷静点开始问它。
  原来它跟判断得没错文革时期冤魂老师可却被自己当做孩子学生绑批斗家里被瞧起。能理解悲伤虽然并没念多少书可被自己当做孩子学生当街绑着批斗确实让心寒。死后怨气散也情理之中很可怜眼前如果活到今天可能已经100岁老教师于问它想想解脱它点头。就说那要放下怨念想想学生们可爱时候模样从那时候开始它反复哭反复笑持续许久最终释怀。用贯方法送走它把它香灰吹散从那时候起确信它已经在另世界找到自己乐园。
  说到这里再提醒大家,有水蛇出没的水池不要让自家孩子靠近。水蛇和水鬼至阴,孩子即使看了也不好。
  今天最后这个发生在2006年年底的时候,我道听途说,重庆江北城,还在规划修建科技馆、大剧院、中央公园。有晨练的人看到的奇怪的事。
  这是我遇到过最可怜、最性情,也最有幽默感的鬼魂。
  有人说在晨练的时候,看见路边有个穿得很旧的老人,侧身坐在路边,背对路哭泣。于是晨练者就好心去问老人到底怎么了,老人转过头,青色的、瘦弱的脸上全是泪水,然后一把抓住晨练者的手,大声哭喊:“我不是反动派!”
  吓得晨练者转头就跑,跑开以后回头看,老人不见了。
  晨练者的怪诞遭遇很快就传开了,我也是因此得知。而那个月正好是我两年一次的斋月,于是我打算去看看。从别人传诉来看,这个人应该是在文革期间冤死的千万群众中的一个。
  我辗转联系到了那个晨练者,这人也算胆小了,竟然吓得病一场,一听说我是驱鬼送神的,像迎神仙一样把我请进屋。
  我请他再跟我说了一次当天的情况,并看了看他被鬼抓的手,我断定这和我判断得没错。只是那个鬼并没有伤害他,大概也不是要恶意吓唬他,很可能只是怨气的重现,想找个人倾诉苦闷罢了。
  以前也遇到过冤魂,如果拿捏不当,很容易激起它的怒气,给自己带来危险,而有危险的时候,我们必须自保,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它们往往是被消灭而不是打散或超度。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