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第一册》 15

下载免费读
  地上还仅仅留下几张报纸。也许就是这个女老板给他的报纸。我挪到报纸边上,捡起一张,趁人不注意,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我回到我朋友的门面里,问他认识这个乞丐不,他说这个乞丐长期白天在观音桥的天桥上行乞,晚上就到这个地下通道睡觉。
  见倒是见到过几次,但是不认识。我朋友还给我指了下那个乞丐睡的垃圾桶旁边的地方。
  我跟我朋友说了那个女老板说的话,我朋友听后,有些沉默。他也告诉我,自己不该这样,当遇到一个生命正在失去的时候,他虽然报警了,但是更多的还是觉得大清早遇见死人这是件晦气事。
  他说,我知道你就是送人的,希望你能送他一程,我也会常常为他烧香祈福的。说完,又是一阵沉默。那天我告辞了我朋友,却打从心底有点瞧不上我朋友这样的人。很多乞丐都是患有神经疾病的人,游手好闲能沦落到乞讨街头的,毕竟是少数。
  这当中还有很多。诸如求5元坐车回家或给孩子买饼一类的低级骗术。多年来我已经养成了看到乞丐的时候,我会多少给几块钱,尤其是那种身有残疾,或者失明后在路边拉二胡的乞讨者。对于那些有手有脚的人,我向来是头也不回地走掉。
  假如这个乞丐还活着,或许我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我也不会掏钱换取他的一声感谢,而当他死去,我却愿意不收分文带他上路。这个想法,从听完那个女老板的口述后,我便已经决定了。
  我租的办公室有专门的一间小屋,没有窗户,结过阵,对于一些不能在当场完成的引路任务,我都是关上房门在里边完成。
  回去以后,我从包里取出乞丐盖过的报纸,在没有任何人见证的情况下,将他的亡魂喊出来。令我吃惊的是,通常喊出来的亡魂往往是因留恋人间而充满伤感的,好一点的会显得黯然神伤,差一点的会嚎啕大哭,接受不了事实的有的还会崩溃,会发狂,这很危险,结果自然也就不会很好。
  地上还仅仅留下几张报纸。也许就是这个女老板给他的报纸。我挪到报纸边上,捡起一张,趁人不注意,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我回到我朋友的门面里,问他认识这个乞丐不,他说这个乞丐长期白天在观音桥的天桥上行乞,晚上就到这个地下通道睡觉。
  见倒是见到过几次,但是不认识。我朋友还给我指了下那个乞丐睡的垃圾桶旁边的地方。
  我跟我朋友说了那个女老板说的话,我朋友听后,有些沉默。他也告诉我,自己不该这样,当遇到一个生命正在失去的时候,他虽然报警了,但是更多的还是觉得大清早遇见死人这是件晦气事。
  他说,我知道你就是送人的,希望你能送他一程,我也会常常为他烧香祈福的。说完,又是一阵沉默。那天我告辞了我朋友,却打从心底有点瞧不上我朋友这样的人。很多乞丐都是患有神经疾病的人,游手好闲能沦落到乞讨街头的,毕竟是少数。
  这当中还有很多。诸如求5元坐车回家或给孩子买饼一类的低级骗术。多年来我已经养成了看到乞丐的时候,我会多少给几块钱,尤其是那种身有残疾,或者失明后在路边拉二胡的乞讨者。对于那些有手有脚的人,我向来是头也不回地走掉。
  假如这个乞丐还活着,或许我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我也不会掏钱换取他的一声感谢,而当他死去,我却愿意不收分文带他上路。这个想法,从听完那个女老板的口述后,我便已经决定了。
  我租的办公室有专门的一间小屋,没有窗户,结过阵,对于一些不能在当场完成的引路任务,我都是关上房门在里边完成。
  回去以后,我从包里取出乞丐盖过的报纸,在没有任何人见证的情况下,将他的亡魂喊出来。令我吃惊的是,通常喊出来的亡魂往往是因留恋人间而充满伤感的,好一点的会显得黯然神伤,差一点的会嚎啕大哭,接受不了事实的有的还会崩溃,会发狂,这很危险,结果自然也就不会很好。
  但是意外的是,当乞丐的魂被喊出来的时候,我非但没有在它脸上看到不舍和留恋,反倒是满足与幸福。
  我问它,它说它叫张成平,贵州人。1966年出生,曾经是工人,后来得了精神病,神志恍惚,从家里跑出来后就一直流落街头,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已经在重庆流浪了三年了。
  我知道一个人生前无论多癫狂,死后的记忆却是清楚的,或者说那已经不该叫做记忆,应该算作是还留存着的脑子里唯一还属于人世的东西。
  我问它,是否还有尚未了却的心愿。他说没有了,再问它害不害怕去亡灵该去的世界,他说,他早就期待着这一天了,可惜神智不做主,死又死不了,活也活得一塌糊涂,糊涂的时候就不说了,清醒的时候却被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心理支配着,只盼活着一天能做一天好人就是。
  听完他的话,我很讶异,不是因为它能够如此淡定的死去,要知道很多人曾因为不肯相信自己死去而越离越远。
  看他没有了遗憾,我知道也是时候送他上路了。送走他以后,我回到朋友开店的那个地下通道,将那张报纸烧掉。
  从那以后,每次我经过观音桥的那座天桥,都会情不自禁在心里默默祈福,希望那个沦落世间却内心豁达的乞丐在另一个世界一切安好。
  地上还仅仅留下几张报纸。也许就女老板给报纸。挪到报纸边上捡起张趁注意装进自己口袋里。回到朋友门面里问认识乞丐说乞丐长期白天在观音桥天桥上行乞晚上就到地下通道睡觉。
  见倒见到过几次但认识。朋友还给指下那乞丐睡垃圾桶旁边地方。
  跟朋友说那女老板说话朋友听后有些沉默。也告诉自己该样当遇到生命正在失去时候虽然报警但更多还觉得大清早遇见死件晦气事。
  说知道就送希望能送程也会常常为烧香祈福。说完又阵沉默。那天告辞朋友却打从心底有点瞧上朋友样。很多乞丐都患有神经疾病游手闲能沦落到乞讨街头毕竟少数。
  当中还有很多。诸如求5元坐车回家或给孩子买饼类低级骗术。多年来已经养成看到乞丐时候会多少给几块钱尤其那种身有残疾或者失明后在路边拉二胡乞讨者。对于那些有手有脚向来头也回地走掉。
  假如乞丐还活着或许从身边经过时候也会掏钱换取声感谢而当死去却愿意收分文带上路。想法从听完那女老板口述后便已经决定。
  租办公室有专门间小屋没有窗户结过阵对于些能在当场完成引路任务都关上房门在里边完成。
  回去以后从包里取出乞丐盖过报纸在没有任何见证情况下将亡魂喊出来。令吃惊通常喊出来亡魂往往因留恋间而充满伤感点会显得黯然神伤差点会嚎啕大哭接受事实有还会崩溃会发狂很危险结果自然也就会很。
  但意外当乞丐魂被喊出来时候非但没有在它脸上看到舍和留恋反倒满足与幸福。
  问它它说它叫张成平贵州。1966年出生曾经工后来得精神病神志恍惚从家里跑出来后就直流落街头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已经在重庆流浪三年。
  知道生前无论多癫狂死后记忆却清楚或者说那已经该叫做记忆应该算作还留存着脑子里唯还属于世东西。
  问它否还有尚未却心愿。说没有再问它害害怕去亡灵该去世界说早就期待着天可惜神智做主死又死活也活得塌糊涂糊涂时候就说清醒时候却被死如赖活着心理支配着只盼活着天能做天就。
  听完话很讶异因为它能够如此淡定死去要知道很多曾因为肯相信自己死去而越离越远。
  看没有遗憾知道也时候送上路。送走以后回到朋友开店那地下通道将那张报纸烧掉。
  从那以后每次经过观音桥那座天桥都会情自禁在心里默默祈福希望那沦落世间却内心豁达乞丐在另世界切安。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