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第一册》 17

下载免费读
  大哥说,就是他和小妹。
  我说我没法救你父亲,但是为了让他能走得安心,让你妹妹不会绝望后做什么傻事,也许我要你陪我冒一个险。庆幸的是,他答应了。
  大哥问小妹拿了家里的钥匙,带着我去了小妹和父亲住的房子。
  我和她大哥走到楼下的时候,由于是还建房,楼下坐着的都是些彼此认识,却都因为没了耕地而无所事事闲聊的街坊。
  路过他们身边的时候,连我都能感受到背后那种直视的目光,那目光好像是在说,看啊,他家老头子估计快死了。
  可怜啊,好人没好命。这是他儿子吗?生了病才回来。怪渗人的。人言可畏,人心也如此。大哥显然也是这么个感觉,不方便发问。
  我也就由得他去了。到家里后,拿出父亲的一些物件。开始召唤笔仙。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笔仙碟仙一类的东西是比较危险的吧?请神容易送神难,笔仙碟仙的现身是要消耗它的阴寿的,遇到善良的倒也罢了,遇上不好的,一定会从你身上讨点什么,你向它借了东西,别想不还。
  在我接触到的一些请仙的人里,有些人就是因为不知道怎么送走,才厄运连连,甚至搭上生命。我不会说怎么送神的,因为我不知道请的是什么神。只能劝诫他人不要尝试,如果真的遇到麻烦,除了你自己,谁也化不了。
  佛家会念经超度,道家会喊咒送神,前提是你还活着。别试图用这一类的方式来改变命运,命运自来就是这样,找上你了,就只能从命。
  我和大哥在召唤笔仙之前,是有指定的召唤的,连喊法都是有讲究的,我们召的就是他父亲的亡魂。
  有些过程太过诡秘,小说里不便多说,直接跳到后来,我请父亲的亡魂,借我和大哥交叉相握的笔,给小妹写了封信。回到医院前,我不忍心再进去看父亲和小妹。就告辞了,告诉大哥,有需要随时叫我。
  你父亲没几天了。并告诉他,信先别给小妹看,免得她接受不了。几天后,大哥打来电话说父亲走了。咽气的时候流下一行泪。我直接赶到四公里的江南殡仪馆,老人的冰棺前,冷清地跪着三个孩子。
  街坊们也陆续来过,大多留下奠礼后坐坐就走了,个别兴致好的搓上几圈麻将。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股热血,跟着跪在他们身边。
  虽然一辈子没跟这个老人说过一句话。这一跪,只因父亲借笔写下的信。按重庆的风俗,守灵时间需要跨两个晚上。第二个晚上之后的那个早晨是聚集亲友,做个告别仪式。
  然后火化。
  告别仪式上需要长子将一段话,我一生因公因私参加过无数葬礼,在这个时候大多数人讲的都是一些父亲多么伟大,如何教我做人,怎样伴我成长一类的话。
  我无意冒犯,这么写只是小说剧情需要。可是当大哥发言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拿出那张父亲写给小妹的信。纸上满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的痕迹,想必大哥不知道看着这封信流过多少次泪水。
  内容被大哥修改过,只是为了不让妹妹听出是父亲的亡魂写的。
大哥说就是他和小妹我说我没法救你父亲但是为了让他能走得安心让你妹妹不会绝望后做什么傻事也许我要你陪我冒一个险庆幸的是他答应了大哥问小妹拿了家里的钥匙带着我去了小妹和父亲住的房子我和她大哥走到楼下的时候由于是还建房楼下坐着的都是些彼此认识却都因为没了耕地而无所事事闲聊的街坊路过他们身边的时候连我都能感受到背后那种直视的目光那目光好像是在说看啊他家老头子估计快死了可怜啊好人没好命这是他儿子吗生了病才回来怪渗人的人言可畏人心也如此大哥显然也是这么个感觉不方便发问我也就由得他去了到家里后拿出父亲的一些物件开始召唤笔仙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笔仙碟仙一类的东西是比较危险的吧请神容易送神难笔仙碟仙的现身是要消耗它的阴寿的遇到善良的倒也罢了遇上不好的一定会从你身上讨点什么你向它借了东西别想不还在我接触到的一些请仙的人里有些人就是因为不知道怎么送走才厄运连连甚至搭上生命我不会说怎么送神的因为我不知道请的是什么神只能劝诫他人不要尝试如果真的遇到麻烦除了你自己谁也化不了佛家会念经超度道家会喊咒送神前提是你还活着别试图用这一类的方式来改变命运命运自来就是这样找上你了就只能从命我和大哥在召唤笔仙之前是有指定的召唤的连喊法都是有讲究的我们召的就是他父亲的亡魂有些过程太过诡秘小说里不便多说直接跳到后来我请父亲的亡魂借我和大哥交叉相握的笔给小妹写了封信回到医院前我不忍心再进去看父亲和小妹就告辞了告诉大哥有需要随时叫我你父亲没几天了并告诉他信先别给小妹看免得她接受不了几天后大哥打来电话说父亲走了咽气的时候流下一行泪我直接赶到四公里的江南殡仪馆老人的冰棺前冷清地跪着三个孩子街坊们也陆续来过大多留下奠礼后坐坐就走了个别兴致好的搓上几圈麻将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股热血跟着跪在他们身边虽然一辈子没跟这个老人说过一句话这一跪只因父亲借笔写下的信按重庆的风俗守灵时间需要跨两个晚上第二个晚上之后的那个早晨是聚集亲友做个告别仪式然后火化告别仪式上需要长子将一段话我一生因公因私参加过无数葬礼在这个时候大多数人讲的都是一些父亲多么伟大如何教我做人怎样伴我成长一类的话我无意冒犯这么写只是小说剧情需要可是当大哥发言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拿出那张父亲写给小妹的信纸上满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的痕迹想必大哥不知道看着这封信流过多少次泪水内容被大哥修改过只是为了不让妹妹听出是父亲的亡魂写的我让你哥哥现在才把这封信拿出来你大哥辛苦以后能帮大哥多少就帮多少年来你一直是我的小家伙爸爸很快乐好好读书好好做人注意身体今后过马路要小心虽然这封信我早已看过可此刻的我刻意回避了小妹的眼神非亲非故的我依然被这份父爱感动就这么短短的一封信朴实平淡数十个字却又千言万语临别前用一行老泪辞别儿女我虽避开了却也听到小妹那种形容不出来的哭声我很幸运我的家人至今安好人一辈子却总难逃过这一幕而我所能做的只不过是在父母健在时多陪他们说话带他们散步老爸下两盘棋吧他便觉得足够了我一直送到火化间亲自在老人的胸膛上放下那封信那是一封我写给这个父亲的信内容我谁也没说一切结束以后我留下我的奠礼认了小妹做干妹妹告诉她今后还有一个哥呢别了兄妹俩然后离去  大哥说就和小妹。
  说没法救父亲但为让能走得安心让妹妹会绝望后做什么傻事也许要陪冒险。庆幸答应。
  大哥问小妹拿家里钥匙带着去小妹和父亲住房子。
  和她大哥走到楼下时候由于还建房楼下坐着都些彼此认识却都因为没耕地而无所事事闲聊街坊。
  路过们身边时候连都能感受到背后那种直视目光那目光像在说看啊家老头子估计快死。
  可怜啊没命。儿子?生病才回来。怪渗。言可畏心也如此。大哥显然也么感觉方便发问。
  也就由得去。到家里后拿出父亲些物件。开始召唤笔仙。还记得之前说过笔仙碟仙类东西比较危险?请神容易送神难笔仙碟仙现身要消耗它阴寿遇到善良倒也罢遇上定会从身上讨点什么向它借东西别想还。
  在接触到些请仙里有些就因为知道怎么送走才厄运连连甚至搭上生命。会说怎么送神因为知道请什么神。只能劝诫要尝试如果真遇到麻烦除自己谁也化。
  佛家会念经超度道家会喊咒送神前提还活着。别试图用类方式来改变命运命运自来就样找上就只能从命。
  和大哥在召唤笔仙之前有指定召唤连喊法都有讲究们召就父亲亡魂。
  有些过程太过诡秘小说里便多说直接跳到后来请父亲亡魂借和大哥交叉相握笔给小妹写封信。回到医院前忍心再进去看父亲和小妹。就告辞告诉大哥有需要随时叫。
  父亲没几天。并告诉信先别给小妹看免得她接受。几天后大哥打来电话说父亲走。咽气时候流下行泪。直接赶到四公里江南殡仪馆老冰棺前冷清地跪着三孩子。
  街坊们也陆续来过大多留下奠礼后坐坐就走别兴致搓上几圈麻将。也知道哪里来股热血跟着跪在们身边。
  虽然辈子没跟老说过句话。跪只因父亲借笔写下信。按重庆风俗守灵时间需要跨两晚上。第二晚上之后那早晨聚集亲友做告别仪式。
  然后火化。
  告别仪式上需要长子将段话生因公因私参加过无数葬礼在时候大多数讲都些父亲多么伟大如何教做怎样伴成长类话。
  无意冒犯么写只小说剧情需要。可当大哥发言时候从口袋里拿出那张父亲写给小妹信。纸上满湿又干、干又湿痕迹想必大哥知道看着封信流过多少次泪水。
  内容被大哥修改过只为让妹妹听出父亲亡魂写。
  “XX让哥哥现在才把封信拿出来。大哥辛苦以后能帮大哥多少就帮多少23年来直小家伙爸爸很快乐。读书做注意身体今后过马路要小心。”
  虽然封信早已看过。可此刻刻意回避小妹眼神。非亲非故依然被份父爱感动。就么短短封信朴实平淡数十字却又千言万语。
  临别前用行老泪辞别儿女。虽避开却也听到小妹那种形容出来哭声。
  很幸运家至今安。
  辈子却总难逃过幕。
  而所能做只过在父母健在时多陪们说话带们散步老爸下两盘棋!便觉得足够。
  直送到火化间。亲自在老胸膛上放下那封信。
  那封写给父亲信内容谁也没说。切结束以后留下奠礼。
  认小妹做干妹妹告诉她今后还有哥呢别兄妹俩然后离去。
  大哥说,就是他和小妹。
  我说我没法救你父亲,但是为了让他能走得安心,让你妹妹不会绝望后做什么傻事,也许我要你陪我冒一个险。庆幸的是,他答应了。
  大哥问小妹拿了家里的钥匙,带着我去了小妹和父亲住的房子。
  我和她大哥走到楼下的时候,由于是还建房,楼下坐着的都是些彼此认识,却都因为没了耕地而无所事事闲聊的街坊。
  路过他们身边的时候,连我都能感受到背后那种直视的目光,那目光好像是在说,看啊,他家老头子估计快死了。
  可怜啊,好人没好命。这是他儿子吗?生了病才回来。怪渗人的。人言可畏,人心也如此。大哥显然也是这么个感觉,不方便发问。
  我也就由得他去了。到家里后,拿出父亲的一些物件。开始召唤笔仙。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笔仙碟仙一类的东西是比较危险的吧?请神容易送神难,笔仙碟仙的现身是要消耗它的阴寿的,遇到善良的倒也罢了,遇上不好的,一定会从你身上讨点什么,你向它借了东西,别想不还。
  在我接触到的一些请仙的人里,有些人就是因为不知道怎么送走,才厄运连连,甚至搭上生命。我不会说怎么送神的,因为我不知道请的是什么神。只能劝诫他人不要尝试,如果真的遇到麻烦,除了你自己,谁也化不了。
  佛家会念经超度,道家会喊咒送神,前提是你还活着。别试图用这一类的方式来改变命运,命运自来就是这样,找上你了,就只能从命。
  我和大哥在召唤笔仙之前,是有指定的召唤的,连喊法都是有讲究的,我们召的就是他父亲的亡魂。
  有些过程太过诡秘,小说里不便多说,直接跳到后来,我请父亲的亡魂,借我和大哥交叉相握的笔,给小妹写了封信。回到医院前,我不忍心再进去看父亲和小妹。就告辞了,告诉大哥,有需要随时叫我。
  你父亲没几天了。并告诉他,信先别给小妹看,免得她接受不了。几天后,大哥打来电话说父亲走了。咽气的时候流下一行泪。我直接赶到四公里的江南殡仪馆,老人的冰棺前,冷清地跪着三个孩子。
  街坊们也陆续来过,大多留下奠礼后坐坐就走了,个别兴致好的搓上几圈麻将。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股热血,跟着跪在他们身边。
  虽然一辈子没跟这个老人说过一句话。这一跪,只因父亲借笔写下的信。按重庆的风俗,守灵时间需要跨两个晚上。第二个晚上之后的那个早晨是聚集亲友,做个告别仪式。
  然后火化。
  告别仪式上需要长子将一段话,我一生因公因私参加过无数葬礼,在这个时候大多数人讲的都是一些父亲多么伟大,如何教我做人,怎样伴我成长一类的话。
  我无意冒犯,这么写只是小说剧情需要。可是当大哥发言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拿出那张父亲写给小妹的信。纸上满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的痕迹,想必大哥不知道看着这封信流过多少次泪水。
  内容被大哥修改过,只是为了不让妹妹听出是父亲的亡魂写的。
  大哥说,就是他和小妹。
  我说我没法救你父亲,但是为了让他能走得安心,让你妹妹不会绝望后做什么傻事,也许我要你陪我冒一个险。庆幸的是,他答应了。
  大哥问小妹拿了家里的钥匙,带着我去了小妹和父亲住的房子。
  我和她大哥走到楼下的时候,由于是还建房,楼下坐着的都是些彼此认识,却都因为没了耕地而无所事事闲聊的街坊。
  路过他们身边的时候,连我都能感受到背后那种直视的目光,那目光好像是在说,看啊,他家老头子估计快死了。
  可怜啊,好人没好命。这是他儿子吗?生了病才回来。怪渗人的。人言可畏,人心也如此。大哥显然也是这么个感觉,不方便发问。
  我也就由得他去了。到家里后,拿出父亲的一些物件。开始召唤笔仙。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笔仙碟仙一类的东西是比较危险的吧?请神容易送神难,笔仙碟仙的现身是要消耗它的阴寿的,遇到善良的倒也罢了,遇上不好的,一定会从你身上讨点什么,你向它借了东西,别想不还。
  在我接触到的一些请仙的人里,有些人就是因为不知道怎么送走,才厄运连连,甚至搭上生命。我不会说怎么送神的,因为我不知道请的是什么神。只能劝诫他人不要尝试,如果真的遇到麻烦,除了你自己,谁也化不了。
  佛家会念经超度,道家会喊咒送神,前提是你还活着。别试图用这一类的方式来改变命运,命运自来就是这样,找上你了,就只能从命。
  我和大哥在召唤笔仙之前,是有指定的召唤的,连喊法都是有讲究的,我们召的就是他父亲的亡魂。
  有些过程太过诡秘,小说里不便多说,直接跳到后来,我请父亲的亡魂,借我和大哥交叉相握的笔,给小妹写了封信。回到医院前,我不忍心再进去看父亲和小妹。就告辞了,告诉大哥,有需要随时叫我。
  你父亲没几天了。并告诉他,信先别给小妹看,免得她接受不了。几天后,大哥打来电话说父亲走了。咽气的时候流下一行泪。我直接赶到四公里的江南殡仪馆,老人的冰棺前,冷清地跪着三个孩子。
  街坊们也陆续来过,大多留下奠礼后坐坐就走了,个别兴致好的搓上几圈麻将。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股热血,跟着跪在他们身边。
  虽然一辈子没跟这个老人说过一句话。这一跪,只因父亲借笔写下的信。按重庆的风俗,守灵时间需要跨两个晚上。第二个晚上之后的那个早晨是聚集亲友,做个告别仪式。
  然后火化。
  告别仪式上需要长子将一段话,我一生因公因私参加过无数葬礼,在这个时候大多数人讲的都是一些父亲多么伟大,如何教我做人,怎样伴我成长一类的话。
  我无意冒犯,这么写只是小说剧情需要。可是当大哥发言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拿出那张父亲写给小妹的信。纸上满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的痕迹,想必大哥不知道看着这封信流过多少次泪水。
  内容被大哥修改过,只是为了不让妹妹听出是父亲的亡魂写的。
  “XX,我让你哥哥现在才把这封信拿出来。你大哥辛苦,以后能帮大哥多少就帮多少,23年来你一直是我的小家伙,爸爸很快乐。好好读书,好好做人,注意身体,今后过马路要小心。”
  虽然这封信我早已看过。可此刻的我刻意回避了小妹的眼神。非亲非故的我,依然被这份父爱感动。就这么短短的一封信,朴实平淡,数十个字,却又千言万语。
  临别前,用一行老泪辞别儿女。我虽避开了,却也听到小妹那种形容不出来的哭声。
  我很幸运,我的家人至今安好。
  人一辈子,却总难逃过这一幕。
  而我所能做的,只不过是在父母健在时,多陪他们说话,带他们散步,老爸,下两盘棋吧!他便觉得足够了。
  我一直送到火化间。亲自在老人的胸膛上,放下那封信。
  那是一封我写给这个父亲的信,内容我谁也没说。一切结束以后,我留下我的奠礼。
  认了小妹做干妹妹,告诉她今后还有一个哥呢,别了兄妹俩,然后离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