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第一册》 18

下载免费读
  同行告诉我,这种情况下的已经不再是山鬼了,而真是亡魂了。山鬼杀死第一个人以后,这个人会变成恶鬼,在山里游荡,直到找到下一个死者才会消散,继而残害另外的人,周而复始这样循环着。真正的山鬼害死的人是找不到的,因为都被吃掉了。所以这个层面上讲山鬼更像是野兽。
  随后害死的人肉体还在,只是身上会多出一些类似抓痕的阴爪印。这样的亡魂必须在49天内引上证路,否则的话,就只有打散或者再害一人自行消散。
  当我再问他这样的亡魂应当怎么才能引路的时候,他告诉我,要“结树阵、惨叫、缚灵”,这我才明白了,意思是要在树桩间用红绳结阵,地上画好符,然后自己站在阵里边惨叫引来鬼魂,然后封阵带路。
  方法不算很难,我想我应该可以的。第二天如约到了蕉农家里,告诉他让他带我到找到弟弟的地方去,他带我到了那地方后,地上还有些脚印。
  我仔细看了看脚印,也问了下蕉农当时弟弟的死亡姿势,发现几个脚印虽然杂乱,却是和尸体相反的。同行告诉我这是山鬼杀人后的亡灵典型的证据,既然对门对路了,
  我也就按照他教我的方法,开始拉线画符。
  一切准备就绪后,我才发现要是我自己当诱饵的话,没人帮我封阵了,所以虽然很危险,但是我还是想请蕉农帮我一个忙。
  我让他收拉着红绳的尾端,告诉他,一会我大叫的时候,立刻把红绳牵到第一颗树的地方拴住。他很害怕,可是没有办法,我也不想他做的。我从包里拿了几副铃铛,拴在已经拉好的红线上。吸一口气,我开始撕心裂肺地大喊,几乎快缺氧。
  这种亡魂不召唤是看不见的,所以当铃铛开始响起的时候,我大叫着让蕉农把线封好,当他拴好线的那一刻,我迅速钻出了线圈。
  红线内一阵混乱,铃铛大响,因为地上画了符,他是出不来的。之前跟村民们确认过从蕉农弟弟出事以后再没有人失踪,所以根据同行教给我的逻辑可以推断,眼前被困在红线和符里的那个亡魂,就是蕉农的弟弟。
  我这才把实情告诉了蕉农,在经过他的同意以后,我开始念口诀给亡魂带路。当我念了没几句的时候,又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画好符的地上,突然密密麻麻钻出了很多蚂蚁。
  我给不少亡灵带过路,这样的情况还从来没见到过,正在手足无措间,蕉农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跪在地上,双手掩面,嚎啕大哭。
  他这一哭让我挺惊讶的,停下口诀,我扶起他,问他怎么了。他说,他知道为什么地上这么多蚂蚁了。黎族人原本就很相信玄术一说,他告诉我,那天他弟弟是上山采薄荷叶和抓黑蚂蚁的。他的老母亲患有肺病,这才一直咳嗽,以前的日子里,好几次都咳出了血。当地有个土方,黑蚂蚁加上穿山甲的壳加上薄荷叶,能够治肺病,海南山林众多,穿山甲是容易买得到的,但是薄荷叶新鲜的只能自己采,而且黑蚂蚁也得自己捉。
  说到这里,我才算明白了,老二是上山给母亲采药,这才遇到前一个亡魂,丢了性命。但是即使自己已经没有了人的形态,变成了恶鬼,潜意识里还是牵挂着自己身患重疾的母亲的。
  有时候灵魂会影响周边的东西,例如植物和昆虫,这就是为什么办丧事的时候,如果飞来飞蛾,老人一定会叫你别打的原因。因为他们相信,这是逝去的亲人回来看你了。
  听蕉农说完这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虽然百善孝为先,孝顺父母原本就是应该的事情,不过能够在死去以后还能在自己矛盾的灵魂里继续坚持,真的很不容易。
  我告诉蕉农,我会把老二带到属于他的地方去,这才是他该有的归宿,一旦他走了,今后除非再遇上山魈害人,就不再会有人离奇失踪死亡了。
  记得回去告诉你母亲,她有两个好儿子,一个在身边,一个在天上。随后,我念完了口诀,送走了老二。跟着蕉农回到村子,我告诉老母亲,已经替你儿子报仇了,蕉农说没错,我亲眼看见了。
  同行告诉我,这种情况下的已经不再是山鬼了,而真是亡魂了。山鬼杀死第一个人以后,这个人会变成恶鬼,在山里游荡,直到找到下一个死者才会消散,继而残害另外的人,周而复始这样循环着。真正的山鬼害死的人是找不到的,因为都被吃掉了。所以这个层面上讲山鬼更像是野兽。
  随后害死的人肉体还在,只是身上会多出一些类似抓痕的阴爪印。这样的亡魂必须在49天内引上证路,否则的话,就只有打散或者再害一人自行消散。
  当我再问他这样的亡魂应当怎么才能引路的时候,他告诉我,要“结树阵、惨叫、缚灵”,这我才明白了,意思是要在树桩间用红绳结阵,地上画好符,然后自己站在阵里边惨叫引来鬼魂,然后封阵带路。
  方法不算很难,我想我应该可以的。第二天如约到了蕉农家里,告诉他让他带我到找到弟弟的地方去,他带我到了那地方后,地上还有些脚印。
  我仔细看了看脚印,也问了下蕉农当时弟弟的死亡姿势,发现几个脚印虽然杂乱,却是和尸体相反的。同行告诉我这是山鬼杀人后的亡灵典型的证据,既然对门对路了,
  我也就按照他教我的方法,开始拉线画符。
  一切准备就绪后,我才发现要是我自己当诱饵的话,没人帮我封阵了,所以虽然很危险,但是我还是想请蕉农帮我一个忙。
  我让他收拉着红绳的尾端,告诉他,一会我大叫的时候,立刻把红绳牵到第一颗树的地方拴住。他很害怕,可是没有办法,我也不想他做的。我从包里拿了几副铃铛,拴在已经拉好的红线上。吸一口气,我开始撕心裂肺地大喊,几乎快缺氧。
  这种亡魂不召唤是看不见的,所以当铃铛开始响起的时候,我大叫着让蕉农把线封好,当他拴好线的那一刻,我迅速钻出了线圈。
  红线内一阵混乱,铃铛大响,因为地上画了符,他是出不来的。之前跟村民们确认过从蕉农弟弟出事以后再没有人失踪,所以根据同行教给我的逻辑可以推断,眼前被困在红线和符里的那个亡魂,就是蕉农的弟弟。
  我这才把实情告诉了蕉农,在经过他的同意以后,我开始念口诀给亡魂带路。当我念了没几句的时候,又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画好符的地上,突然密密麻麻钻出了很多蚂蚁。
  我给不少亡灵带过路,这样的情况还从来没见到过,正在手足无措间,蕉农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跪在地上,双手掩面,嚎啕大哭。
  他这一哭让我挺惊讶的,停下口诀,我扶起他,问他怎么了。他说,他知道为什么地上这么多蚂蚁了。黎族人原本就很相信玄术一说,他告诉我,那天他弟弟是上山采薄荷叶和抓黑蚂蚁的。他的老母亲患有肺病,这才一直咳嗽,以前的日子里,好几次都咳出了血。当地有个土方,黑蚂蚁加上穿山甲的壳加上薄荷叶,能够治肺病,海南山林众多,穿山甲是容易买得到的,但是薄荷叶新鲜的只能自己采,而且黑蚂蚁也得自己捉。
  说到这里,我才算明白了,老二是上山给母亲采药,这才遇到前一个亡魂,丢了性命。但是即使自己已经没有了人的形态,变成了恶鬼,潜意识里还是牵挂着自己身患重疾的母亲的。
  有时候灵魂会影响周边的东西,例如植物和昆虫,这就是为什么办丧事的时候,如果飞来飞蛾,老人一定会叫你别打的原因。因为他们相信,这是逝去的亲人回来看你了。
  听蕉农说完这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虽然百善孝为先,孝顺父母原本就是应该的事情,不过能够在死去以后还能在自己矛盾的灵魂里继续坚持,真的很不容易。
  我告诉蕉农,我会把老二带到属于他的地方去,这才是他该有的归宿,一旦他走了,今后除非再遇上山魈害人,就不再会有人离奇失踪死亡了。
  记得回去告诉你母亲,她有两个好儿子,一个在身边,一个在天上。随后,我念完了口诀,送走了老二。跟着蕉农回到村子,我告诉老母亲,已经替你儿子报仇了,蕉农说没错,我亲眼看见了。
  老母亲又是对着我一阵感谢,我告诉她,有病别拖着,土方虽然有些神奇的功效,但是还是该去医院看看。
  蕉农拿出承诺的佣金,因为是业务,我得收下。在他们再三感谢下,我离开了那个渔村,坐船回到了市区。继续在三亚待了几天后,告别这个美丽的城市,回到我自己的生活里。
  我要说的这些,重庆本地的一些朋友应该有所耳闻。
  同行告诉种情况下已经再山鬼而真亡魂。山鬼杀死第以后会变成恶鬼在山里游荡直到找到下死者才会消散继而残害另外周而复始样循环着。真正山鬼害死找到因为都被吃掉。所以层面上讲山鬼更像野兽。
  随后害死肉体还在只身上会多出些类似抓痕阴爪印。样亡魂必须在49天内引上证路否则话就只有打散或者再害自行消散。
  当再问样亡魂应当怎么才能引路时候告诉要“结树阵、惨叫、缚灵”才明白意思要在树桩间用红绳结阵地上画符然后自己站在阵里边惨叫引来鬼魂然后封阵带路。
  方法算很难想应该可以。第二天如约到蕉农家里告诉让带到找到弟弟地方去带到那地方后地上还有些脚印。
  仔细看看脚印也问下蕉农当时弟弟死亡姿势发现几脚印虽然杂乱却和尸体相反。同行告诉山鬼杀后亡灵典型证据既然对门对路
  也就按照教方法开始拉线画符。
  切准备就绪后才发现要自己当诱饵话没帮封阵所以虽然很危险但还想请蕉农帮忙。
  让收拉着红绳尾端告诉会大叫时候立刻把红绳牵到第颗树地方拴住。很害怕可没有办法也想做。从包里拿几副铃铛拴在已经拉红线上。吸口气开始撕心裂肺地大喊几乎快缺氧。
  种亡魂召唤看见所以当铃铛开始响起时候大叫着让蕉农把线封当拴线那刻迅速钻出线圈。
  红线内阵混乱铃铛大响因为地上画符出来。之前跟村民们确认过从蕉农弟弟出事以后再没有失踪所以根据同行教给逻辑可以推断眼前被困在红线和符里那亡魂就蕉农弟弟。
  才把实情告诉蕉农在经过同意以后开始念口诀给亡魂带路。当念没几句时候又件奇怪事情发生。画符地上突然密密麻麻钻出很多蚂蚁。
  给少亡灵带过路样情况还从来没见到过正在手足无措间蕉农突然像反应过来样跪在地上双手掩面嚎啕大哭。
  哭让挺惊讶停下口诀扶起问怎么。说知道为什么地上么多蚂蚁。黎族原本就很相信玄术说告诉那天弟弟上山采薄荷叶和抓黑蚂蚁。老母亲患有肺病才直咳嗽以前日子里几次都咳出血。当地有土方黑蚂蚁加上穿山甲壳加上薄荷叶能够治肺病海南山林众多穿山甲容易买得到但薄荷叶新鲜只能自己采而且黑蚂蚁也得自己捉。
  说到里才算明白老二上山给母亲采药才遇到前亡魂丢性命。但即使自己已经没有形态变成恶鬼潜意识里还牵挂着自己身患重疾母亲。
  有时候灵魂会影响周边东西例如植物和昆虫就为什么办丧事时候如果飞来飞蛾老定会叫别打原因。因为们相信逝去亲回来看。
  听蕉农说完些也知道该怎么安慰才虽然百善孝为先孝顺父母原本就应该事情过能够在死去以后还能在自己矛盾灵魂里继续坚持真很容易。
  告诉蕉农会把老二带到属于地方去才该有归宿旦走今后除非再遇上山魈害就再会有离奇失踪死亡。
  记得回去告诉母亲她有两儿子在身边在天上。随后念完口诀送走老二。跟着蕉农回到村子告诉老母亲已经替儿子报仇蕉农说没错亲眼看见。
  老母亲又对着阵感谢告诉她有病别拖着土方虽然有些神奇功效但还该去医院看看。
  蕉农拿出承诺佣金因为业务得收下。在们再三感谢下离开那渔村坐船回到市区。继续在三亚待几天后告别美丽城市回到自己生活里。
  要说些重庆本地些朋友应该有所耳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