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第一册》 20

下载免费读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又去了那个地方,遇上几个称“到喻家坝打太极”的老人家,向他们打听了一下当地以前的情况。
  幸运的是,这些都是老街坊,对当年的事情记得很清楚。也就是90年代早期的时候,这里原本是一个专门宰杀牛的屠宰场。牛头没人要,他们当时常常都看到把砍下来的牛脑袋堆在路边。
  一个个又很大,想必还是有些渗人的。尽管是经济类动物,我平常也爱吃肉,但是要我亲手杀或者看着杀,我还是有些不忍的。
  正所谓,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想我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种人,既没有不沾荤腥的定力,也只能望着肉食叹息。后来这个屠宰场因故搬迁了,在原来的地址上,建立起了一座收容所。
  收容所,在当时那个年代就是接收流浪儿童,精神病人和无籍人员。走进里面,想来就是一种耻辱。再后来,附近一所小学开始扩建,也就再次把收容所撤了,改成了学校的篮球场。
  按道理说,经过这几次的拆建,应当不会留下什么当时的老物件,若是动物灵的话,是不是有被遗漏收走的牛头,还遗失在附近?
  地面上是肯定不会有了,毕竟改建这么多次了,那么也许埋在地下?这我可没办法,总不能把地给人家翘了吧。思索良久苦无对策,还是决定碰碰运气,两日的查看我注意到在地面有个下水道井盖,决定下去看看,要是再发现不了解决不了,就只能灰溜溜回去告诉前辈,惭愧惭愧了。
  当下趁着没人,我撬开了井盖,别问我怎么开的,你不会想知道。
  敞了敞气以后,我开始顺着铁踏板往下走,不算深,大约就3米多,然后是一个转角,通常我的印象里下水道充斥着老鼠、粪水、蟑螂,这个通道里没有水,垃圾老鼠倒是不少,继续往前走,开始看不到光了,摸出打火机,继续走了几米,看到通道地上有把锈迹斑斑的刀,不远处还有个牛头的白骨。
  惊吓之余我对在这里侥幸发现的线索庆幸。
  看来是有人当时砍牛头的时候连头带刀都掉进了下水道,就一直没去捡起来。如果是动物灵的话,这种情况只需要用红线牵引到见光的地方就可以。可当我用罗盘看动物灵的位置,并带着它走的时候,明显察觉到它有种抗拒和不情愿,也许是动物吧,我最初是这么想的,用了很多方法都无法带离它。
  我一筹莫展不知所措时,罗盘的指针开始动起来,而这个动静是再告诉我,不远处有一个正在移动的亡灵。正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既然都下来了,弓拉开了,也就没有回头的箭了。
  我也只能继续摸索着向前走。我无法看到以及确定这两个灵是否都是动物灵,第一个灵不愿意跟我走的原因也许就是不肯丢下后面这个。
  好在它们凑到一起以后,总算是被带了出来。由于牛本来不算种有灵性的动物,所以带起来比较麻烦,直到送走后,我依然感觉到莫名其妙。
  回到前辈家,跟他说起此事,前辈果真是高人,等我解决好了这件事以后,才跟我讲述其中的故事。
  他在洗手后就早已偶然得知了这里有牛叫的怪事,也曾经亲自去调查过,可是由于已经不能插手这事,又必须等到有一个机缘的出现,才能够让这两只牛灵解脱。
  前辈说,别看牛一生都是劳力,倔强是它的天性,养熟的牛,不用绳子它也会跟着主人走,从这方面来说,牛跟马一样,是懂得认主人的。所以如果你用给平常动物灵带路的方法对牛,可能不太容易。好在你办到了。
  知道为什么我要求道吗?每个生命都有属于自己的道,这个道与生俱来,却各自不一,除了要悟,更要求。人类成为世界第一生命,原本已是得道,但这是大道,若要细求每个生命的道,才是真正得道。
  常言道,牛鬼蛇神,牛鬼尚属首位,经历了这件事后,虽然事情本身的意义不大,且过程平凡,但却让我给自己定下一个规矩,每两年的12月,都吃素,来告慰那些因我或不因我而流逝的生命。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又去了那个地方遇上几个称到喻家坝打太极的老人家向他们打听了一下当地以前的情况幸运的是这些都是老街坊对当年的事情记得很清楚也就是年代早期的时候这里原本是一个专门宰杀牛的屠宰场牛头没人要他们当时常常都看到把砍下来的牛脑袋堆在路边一个个又很大想必还是有些渗人的尽管是经济类动物我平常也爱吃肉但是要我亲手杀或者看着杀我还是有些不忍的正所谓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想我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种人既没有不沾荤腥的定力也只能望着肉食叹息后来这个屠宰场因故搬迁了在原来的地址上建立起了一座收容所收容所在当时那个年代就是接收流浪儿童精神病人和无籍人员走进里面想来就是一种耻辱再后来附近一所小学开始扩建也就再次把收容所撤了改成了学校的篮球场按道理说经过这几次的拆建应当不会留下什么当时的老物件若是动物灵的话是不是有被遗漏收走的牛头还遗失在附近地面上是肯定不会有了毕竟改建这么多次了那么也许埋在地下这我可没办法总不能把地给人家翘了吧思索良久苦无对策还是决定碰碰运气两日的查看我注意到在地面有个下水道井盖决定下去看看要是再发现不了解决不了就只能灰溜溜回去告诉前辈惭愧惭愧了当下趁着没人我撬开了井盖别问我怎么开的你不会想知道敞了敞气以后我开始顺着铁踏板往下走不算深大约就米多然后是一个转角通常我的印象里下水道充斥着老鼠粪水蟑螂这个通道里没有水垃圾老鼠倒是不少继续往前走开始看不到光了摸出打火机继续走了几米看到通道地上有把锈迹斑斑的刀不远处还有个牛头的白骨惊吓之余我对在这里侥幸发现的线索庆幸看来是有人当时砍牛头的时候连头带刀都掉进了下水道就一直没去捡起来如果是动物灵的话这种情况只需要用红线牵引到见光的地方就可以可当我用罗盘看动物灵的位置并带着它走的时候明显察觉到它有种抗拒和不情愿也许是动物吧我最初是这么想的用了很多方法都无法带离它我一筹莫展不知所措时罗盘的指针开始动起来而这个动静是再告诉我不远处有一个正在移动的亡灵正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既然都下来了弓拉开了也就没有回头的箭了我也只能继续摸索着向前走我无法看到以及确定这两个灵是否都是动物灵第一个灵不愿意跟我走的原因也许就是不肯丢下后面这个好在它们凑到一起以后总算是被带了出来由于牛本来不算种有灵性的动物所以带起来比较麻烦直到送走后我依然感觉到莫名其妙回到前辈家跟他说起此事前辈果真是高人等我解决好了这件事以后才跟我讲述其中的故事他在洗手后就早已偶然得知了这里有牛叫的怪事也曾经亲自去调查过可是由于已经不能插手这事又必须等到有一个机缘的出现才能够让这两只牛灵解脱前辈说别看牛一生都是劳力倔强是它的天性养熟的牛不用绳子它也会跟着主人走从这方面来说牛跟马一样是懂得认主人的所以如果你用给平常动物灵带路的方法对牛可能不太容易好在你办到了知道为什么我要求道吗每个生命都有属于自己的道这个道与生俱来却各自不一除了要悟更要求人类成为世界第一生命原本已是得道但这是大道若要细求每个生命的道才是真正得道常言道牛鬼蛇神牛鬼尚属首位经历了这件事后虽然事情本身的意义不大且过程平凡但却让我给自己定下一个规矩每两年的月都吃素来告慰那些因我或不因我而流逝的生命  第二天大早就又去那地方遇上几称“到喻家坝打太极”老家向们打听下当地以前情况。
  幸运些都老街坊对当年事情记得很清楚。也就90年代早期时候里原本专门宰杀牛屠宰场。牛头没要们当时常常都看到把砍下来牛脑袋堆在路边。
  又很大想必还有些渗。尽管经济类动物平常也爱吃肉但要亲手杀或者看着杀还有些忍。
  正所谓站着说话腰疼想大概就样种既没有沾荤腥定力也只能望着肉食叹息。后来屠宰场因故搬迁在原来地址上建立起座收容所。
  收容所在当时那年代就接收流浪儿童精神病和无籍员。走进里面想来就种耻辱。再后来附近所小学开始扩建也就再次把收容所撤改成学校篮球场。
  按道理说经过几次拆建应当会留下什么当时老物件若动物灵话有被遗漏收走牛头还遗失在附近?
  地面上肯定会有毕竟改建么多次那么也许埋在地下?可没办法总能把地给家翘。思索良久苦无对策还决定碰碰运气两日查看注意到在地面有下水道井盖决定下去看看要再发现解决就只能灰溜溜回去告诉前辈惭愧惭愧。
  当下趁着没撬开井盖别问怎么开会想知道。
  敞敞气以后开始顺着铁踏板往下走算深大约就3米多然后转角通常印象里下水道充斥着老鼠、粪水、蟑螂通道里没有水垃圾老鼠倒少继续往前走开始看到光摸出打火机继续走几米看到通道地上有把锈迹斑斑刀远处还有牛头白骨。
  惊吓之余对在里侥幸发现线索庆幸。
  看来有当时砍牛头时候连头带刀都掉进下水道就直没去捡起来。如果动物灵话种情况只需要用红线牵引到见光地方就可以。可当用罗盘看动物灵位置并带着它走时候明显察觉到它有种抗拒和情愿也许动物最初么想用很多方法都无法带离它。
  筹莫展知所措时罗盘指针开始动起来而动静再告诉远处有正在移动亡灵。正所谓箭在弦上得发既然都下来弓拉开也就没有回头箭。
  也只能继续摸索着向前走。无法看到以及确定两灵否都动物灵第灵愿意跟走原因也许就肯丢下后面。
  在它们凑到起以后总算被带出来。由于牛本来算种有灵性动物所以带起来比较麻烦直到送走后依然感觉到莫名其妙。
  回到前辈家跟说起此事前辈果真高等解决件事以后才跟讲述其中故事。
  在洗手后就早已偶然得知里有牛叫怪事也曾经亲自去调查过可由于已经能插手事又必须等到有机缘出现才能够让两只牛灵解脱。
  前辈说别看牛生都劳力倔强它天性养熟牛用绳子它也会跟着主走从方面来说牛跟马样懂得认主。所以如果用给平常动物灵带路方法对牛可能太容易。在办到。
  知道为什么要求道?每生命都有属于自己道道与生俱来却各自除要悟更要求。类成为世界第生命原本已得道但大道若要细求每生命道才真正得道。
  常言道牛鬼蛇神牛鬼尚属首位经历件事后虽然事情本身意义大且过程平凡但却让给自己定下规矩每两年12月都吃素来告慰那些因或因而流逝生命。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又去了那个地方,遇上几个称“到喻家坝打太极”的老人家,向他们打听了一下当地以前的情况。
  幸运的是,这些都是老街坊,对当年的事情记得很清楚。也就是90年代早期的时候,这里原本是一个专门宰杀牛的屠宰场。牛头没人要,他们当时常常都看到把砍下来的牛脑袋堆在路边。
  一个个又很大,想必还是有些渗人的。尽管是经济类动物,我平常也爱吃肉,但是要我亲手杀或者看着杀,我还是有些不忍的。
  第二天吗大早吗吗就又去吗那吗地方吗遇上几吗称“到喻家坝打太极”吗老吗家吗向吗们打听吗吗下当地以前吗情况。
  幸运吗吗吗吗些都吗老街坊吗对当年吗事情记得很清楚。也就吗90年代早期吗时候吗吗里原本吗吗吗专门宰杀牛吗屠宰场。牛头没吗要吗吗们当时常常都看到把砍下来吗牛脑袋堆在路边。
  吗吗吗又很大吗想必还吗有些渗吗吗。尽管吗经济类动物吗吗平常也爱吃肉吗但吗要吗亲手杀或者看着杀吗吗还吗有些吗忍吗。
  正所谓吗站着说话吗腰疼吗吗想吗大概就吗吗样吗吗种吗吗既没有吗沾荤腥吗定力吗也只能望着肉食叹息。后来吗吗屠宰场因故搬迁吗吗在原来吗地址上吗建立起吗吗座收容所。
  收容所吗在当时那吗年代就吗接收流浪儿童吗精神病吗和无籍吗员。走进里面吗想来就吗吗种耻辱。再后来吗附近吗所小学开始扩建吗也就再次把收容所撤吗吗改成吗学校吗篮球场。
  按道理说吗经过吗几次吗拆建吗应当吗会留下什么当时吗老物件吗若吗动物灵吗话吗吗吗吗有被遗漏收走吗牛头吗还遗失在附近?
  地面上吗肯定吗会有吗吗毕竟改建吗么多次吗吗那么也许埋在地下?吗吗可没办法吗总吗能把地给吗家翘吗吗。思索良久苦无对策吗还吗决定碰碰运气吗两日吗查看吗注意到在地面有吗下水道井盖吗决定下去看看吗要吗再发现吗吗解决吗吗吗就只能灰溜溜回去告诉前辈吗惭愧惭愧吗。
  当下趁着没吗吗吗撬开吗井盖吗别问吗怎么开吗吗吗吗会想知道。
  敞吗敞气以后吗吗开始顺着铁踏板往下走吗吗算深吗大约就3米多吗然后吗吗吗转角吗通常吗吗印象里下水道充斥着老鼠、粪水、蟑螂吗吗吗通道里没有水吗垃圾老鼠倒吗吗少吗继续往前走吗开始看吗到光吗吗摸出打火机吗继续走吗几米吗看到通道地上有把锈迹斑斑吗刀吗吗远处还有吗牛头吗白骨。
  惊吓之余吗对在吗里侥幸发现吗线索庆幸。
  看来吗有吗当时砍牛头吗时候连头带刀都掉进吗下水道吗就吗直没去捡起来。如果吗动物灵吗话吗吗种情况只需要用红线牵引到见光吗地方就可以。可当吗用罗盘看动物灵吗位置吗并带着它走吗时候吗明显察觉到它有种抗拒和吗情愿吗也许吗动物吗吗吗最初吗吗么想吗吗用吗很多方法都无法带离它。
  吗吗筹莫展吗知所措时吗罗盘吗指针开始动起来吗而吗吗动静吗再告诉吗吗吗远处有吗吗正在移动吗亡灵。正所谓吗箭在弦上吗得吗发吗既然都下来吗吗弓拉开吗吗也就没有回头吗箭吗。
  吗也只能继续摸索着向前走。吗无法看到以及确定吗两吗灵吗否都吗动物灵吗第吗吗灵吗愿意跟吗走吗原因也许就吗吗肯丢下后面吗吗。
  吗在它们凑到吗起以后吗总算吗被带吗出来。由于牛本来吗算种有灵性吗动物吗所以带起来比较麻烦吗直到送走后吗吗依然感觉到莫名其妙。
  回到前辈家吗跟吗说起此事吗前辈果真吗高吗吗等吗解决吗吗吗件事以后吗才跟吗讲述其中吗故事。
  吗在洗手后就早已偶然得知吗吗里有牛叫吗怪事吗也曾经亲自去调查过吗可吗由于已经吗能插手吗事吗又必须等到有吗吗机缘吗出现吗才能够让吗两只牛灵解脱。
  前辈说吗别看牛吗生都吗劳力吗倔强吗它吗天性吗养熟吗牛吗吗用绳子它也会跟着主吗走吗从吗方面来说吗牛跟马吗样吗吗懂得认主吗吗。所以如果吗用给平常动物灵带路吗方法对牛吗可能吗太容易。吗在吗办到吗。
  知道为什么吗要求道吗?每吗生命都有属于自己吗道吗吗吗道与生俱来吗却各自吗吗吗除吗要悟吗更要求。吗类成为世界第吗生命吗原本已吗得道吗但吗吗大道吗若要细求每吗生命吗道吗才吗真正得道。
  常言道吗牛鬼蛇神吗牛鬼尚属首位吗经历吗吗件事后吗虽然事情本身吗意义吗大吗且过程平凡吗但却让吗给自己定下吗吗规矩吗每两年吗12月吗都吃素吗来告慰那些因吗或吗因吗而流逝吗生命。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