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第五册》 29

下载免费读
  哑巴看了看天,有点埋怨的说,原本打算一走了之,等到你们终于有一天找到我以后,我才说出这个秘密来。也是我临别的时候,突然心里感慨,才到祭坛里去祭拜一下。我不是这里的人,但是这里却有我的同胞,我生活了几十年,这里也算是故乡了。武师父是聪明人,自打你来叫走那家老大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和他面对面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唯一没料到的是,你们竟然能够这么快就赶来,赶在我离开村子以前。
  师父走上前抓住哑巴的手说,昝师父,这进村出村就两条路,你也一把岁数了,若真要追你,肯定也是很快就能追到了,但是那时候误会就深了,指不定我这个傻徒弟还要对你做什么大不敬的事情呢。说到这里的时候师父看了我一眼,看来他说的傻徒弟就是说我。而我也到那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个哑巴姓昝。于是我只好装无辜地挠挠头,一副蠢到头的样子,当然我知道师父是故意这么说的,我自信自己虽然算不上聪明,但也绝对不是一个傻徒弟。不过若当时赶回村子找不到哑巴的话,师父必然会带人追赶,而我这么个好事之徒,追到了哑巴,多半真会不自量力的收拾他一顿。幸好自己没这么干,要是真被这干巴老头用巫术借了手眼,那就不知道怎么玩我了。
  那家老大对哑巴说,这么些年来,你一直照顾我父亲和我,虽然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哑巴,也是仆人,但是从来都是对你以礼相待。如今就算是你执意要离开,也请多留一晚,好让我们那家的子孙好好款待你一下,算是对你这么多年的默默照顾做个报答。师父也对哑巴说,说穿了,我的女徒弟当年也有错,好在现在皆大欢喜,昝师父也不必急于现在就走吧。我也插嘴说,是啊昝师父,既然当事双方都和解了,你就多留一晚吧。师父看着我笑了笑,然后对那家老大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说,我们不能算和解啊,和解是对敌人说的话,我们是故交,怎会是敌人。
  好说歹说,哑巴总算是答应多留下来住一晚,没人知道他在今天晚上以后,将会去向何方。而多年来压在心里的秘密今朝一股脑地说了出来,对于哑巴来说,也是一种释怀。所以不难看出,所谓心事心里压着有事才叫心事,当一切都放下的时候,轻松的感觉顿时就出现在了脸上。那天晚上,我们每个人都有心事,师父因为和那家后人的关系重修旧好,而感到温馨和高兴,师姐跟董先生因为总算是洗清了自己的嫌疑,所以也心情不错。而那家几兄弟尽管算得上是辜负了父亲的遗愿,但这样的方式反而让他们卸下了家族责任的重担。哑巴装哑了几十年,可能一辈子都没在一天内说过今天这么多话,于是红光满面,笑意盎然,说个不停,却大多都是那家几兄弟小时候的趣事。我年纪最小,也许是经历得少的缘故,我那这一场古滇族村落之行,当成是一个传奇般的经历。
  当天晚上,那家人到村口贴了大字报,意思大概是在说古滇鬼师后人和四相道之间的恩怨今天起总算了结了,大家还是好朋友,然后杀猪宰羊,还从村子里别的大户人家借了不少厨子仆人等,做了满满几大桌子菜肴,了解真相后的我们恩怨尽释,也都喝了不少酒。我算是个好酒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十来岁就开始这样,而且酒量还挺好。但是跟这些人在一起,我却怎么都没办法充老大。眼看自己不是对手,就趁着还没醉的时候,早早离席,在院子里和村子里闲逛,来这里也都一整天了,还没仔细参观过这个村庄,我本来想要邀约师姐跟董先生跟我一块在村子里走走的,但是他们说累了一整天了,于是就请那家人安排客房先休息了。师姐终于沉冤得雪,今晚她一定睡得比十年来的任何一个夜晚都要踏实。
  于是我只能一个人闲逛。村子里的生活和城市有很大的区别,通常这个时候的昆明街头还灯火通明,各种在路边摊或者小食店里的食客都在大声的喧哗着,甚至会有不少人因为喝了几杯酒,于是冲动上脑,开始拉着身边的人一个劲地讲知心话,平日里嬉皮笑脸不务正业的人,也能在这个时候感性一把,成为一个有想法的人。而村子里此刻却比较安静,这里估计是没有开通闭路电视的,所以几乎家家户户的楼顶上或者院子里,都摆放了一个用于接收卫星信号的接收器。中国的村镇建设一直都做得挺不错的,村庄早已告别了黑灯瞎火或需要蜡烛油灯的岁月,除了那些特别闭塞的山村外。所以沿着村子里的小路一路朝着山坡上走,路上的光线还是挺足够的。古滇族的村子和汉族的村庄有少许不同,我们的村子也许两家之间看似很近,但是要走的话却需要点时间,或许在沿途能够看到三个两个在草堆中的土地公泥塑,但却很少有人来参拜。但是古滇族却不同,也许是千百年来习惯了群居的生活,他们的家家户户相隔并不远,而每每走不了多远,就能在路边看到一种类似藏传佛教玛尼石堆的东西,这说明即便是这么一个尚未完全开化,文明程度远远不如城里人的小村庄里,他们依旧有自己的信仰,有些学者专家们说,信仰容易让人麻痹,他们相信的是人定胜天,但若是这些村民缺失了这么一种固有的信仰,他们的生活起码会变得不再麻痹,但却麻木不仁,就如我们一样,麻木的生活着。
  和汉族的农村一样,这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猫狗。几乎是家家户户都有。而那些狗却都不约而同地在我靠近他们的屋子的时候,开始汪汪大叫。放心吧,你们家没有扇子,我不会来偷的。途中遇到不少聚在一起聊天抽水烟的村民,由于我们白天那么一闹,村子里的人几乎都知道我们的样子了。而每当我靠近人群的时候,他们总是突然收声,然后让我察觉到聚拢在我身上的目光,待我稍稍走开一点,一些低声的议论就出来了。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是我知道他们一定是在议论我们这群村子里的不速之客。村子里的夜晚没有过多的喧嚣,这让我这个比较喜欢安静的人觉得很舒服,走了一圈后,开始往回走,眼看也差不多到了夜里9点多了,农村缺乏娱乐活动,想要打麻将恐怕连找出一副麻将牌都困难,于是我寻思着回那家老屋让他们安排个房间,早点睡了,明天一早早点回昆明。
  等我回到那家老屋的时候,他们的酒席依旧在继续。和我离开时候不一样,这时候那家老屋的院子里,有几个蹲在地上玩竹棍的小孩。其中一个小孩我认识,就是那家不知道那个兄弟的孩子,上次被我骗去撞门的小笨蛋。他一看到我来了,伸出手指扒拉了一下下眼皮,然后吐出舌头对我做了一个难看的鬼脸。于是我笑着问他,这么晚了还不赶紧去睡觉去?你作业写完了吗?那小孩说他爸爸还在喝酒,他在这里等他。
  于是我凑近一看,原来他们几个小孩在用竹棍在地上画画玩,而和大多数六七岁的小孩一样,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点脏兮兮的,还挂了鼻屎在鼻子上。于是我从附近的树上摘下一片枯掉的树叶,对几个小孩说叔叔给你们变个魔术。小孩子什么的对魔术这种事情最感兴趣了,于是我很快就让他们成为了我的观众。所谓的魔术,并不是那些骗人的小把戏,而是师父以往带着我出单的时候,偶尔会用到的一些材料罢了。我把树叶摆放在地上,然后从腰包里拿出师父给我的小瓶子,倒了点粉末在上面,然后对几个小孩说,你们相不相信叔叔能够用水就把这片叶子给烧了?
  水火不相容,这个道理即便是孩子也懂。那些粉末是师父从中药铺弄回来的白磷混合了胆矾的粉末,因为他有时候带我出去的时候,为了让事主很快相信他,放下怀疑,却又懒得叽里呱啦跟别人解释一大堆玄学上的专业知识,师父就喜欢玩点这样的把戏。我也会适时地配合师父,用白磷胆矾,弄出点蓝白色悬浮在半空的火焰,师父说那就是鬼火,不过他带我见的第一次鬼火却不是他人造出来的,而是在一片荒坟地里面。师父当时跟我解释说,以前的那些老坟,由于日久失修,尸体也会随之腐烂,尸体最后被分解的部分,就是骨骼中的钙质和磷。这种磷一遇到水分就会自燃,然后因为燃烧的热量造成浮力,于是在空中漂浮着。所以这样的现象在夏天尤其是刚下过雷雨的夜里最容易被发现,并不是因为白天没有鬼火,而是白天的鬼火大家都发现不了而已。
  所以用白磷逗小孩,他们肯定不会想到那么远,没准还真把我当成魔术师了。我告诉那个先前被我整的小孩,我说你敢不敢对着这片叶子撒尿?他说他敢,于是脱了裤子掏出小鸡鸡就开始尿,尿液是盐水,一碰到白磷粉末就燃烧起来了,我就赶紧把他拖到一边,一面火苗被尿给浇熄了,枯叶一见着火,立马就开始燃起来,继而我收获了一阵欢呼声。
  我提醒那孩子,不要玩火,玩火会流尿的。起码我小时候我爹妈就是这么哄我的,和这个孩子不同的是,他比较乖,我让他不玩他就不玩,而我小时候则会反问我爸妈,那玩尿会不会流火。
  一张小树叶很快就烧完,白磷可比树叶值钱的多,所以这个游戏是奢侈的。几个孩子欢呼这还要再看一次,他说他们都还有尿,我看了看除开那个被我整过的孩子之外的两个孩子,突然恶作剧心起,我说不如我们换个游戏,你们俩来比一下谁尿尿尿得比较高好了。也许是因为之前没玩过这样变态的游戏,两个小孩玩得极其投入,于是在尿尿的时候他们不断提着自己的小鸡鸡想要借助后仰的力量尿得更高,而我则欣慰的看到两个小孩都因为用力过猛而把尿洒了自己一脸。
  嗯,这下满足了,晚上能睡得很开心了。
  当晚那家老大给我准备了房间,我和师父睡在一间。半夜的时候,我却迷迷糊糊听见师父起身的声音。师父岁数已经不年轻了,所以夜里起夜也是正常的,但是我们屋子里就有尿壶,但师父却轻手轻脚地开了门走出房间去。接着在一墙之隔的窗外,我听到了师父说话尽量压得很低的声音。
  虽然师父一再嘱咐我,偷听别人谈话是不道德的行为。但是我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这么不道德了一把。我悄悄走到窗边,把窗户开了一个小缝隙,想听下师父究竟是在跟谁说话,那个声音却是哑巴的。谈话的内容有些过于深奥,我并不能全懂,但是内容大致上是哑巴知道自己明天一大早离开的话,必然会引起那家人的挽留,动静又要搞得很大,所以他还是决定晚上悄悄走掉算了。师父并没有强加挽留他,因为这毕竟是别人的地盘,于是两人说了些惜别的话,哑巴还请求我师父,按照汉人的习俗,在家里供奉那师父的香位,毕竟那师父一生虽然平凡,但终归是个大师,而且就我师父这么一个生死之交,哑巴说他将来可能会找个僻静的地方度过余生,希望届时不要被任何人所打扰。也因此无法再回来村庄祭坛祭拜那师父和古滇族的先人们。
  师父答应了,他送走哑巴远去之后,我也赶在他没发现我偷听的时候,赶紧躲会床上去继续装睡。
  所以对于那师父,由于我无缘见到,一直是心里的一份敬仰,师父也告诉我那师父一生可谓没有风浪,但却在当地有很高的威望。所以在我心里,那师父就好像是一个灯塔,黑暗里闪耀着微弱的光,但我却不知道那光是否是在指引着我靠近。而对于哑巴,则简单了许多,因为他的关系,我大致上了解了这个没落的民族,甚至被排除在五十六个民族之外的民族。在我还没来得及深入了解这个哑巴的时候,他已经消失在我们的生活中。哑巴能算得上是高人,所谓的高人,并非本领多么强大,手腕多么刚烈,而是在于本心,处变不惊,低调隐忍,那才是真高人。
  次日我们谢绝了那家兄弟的挽留,我也为我先前点鱿鱼海鲜恶搞那家老大而向他道歉,他也豁然的大笑着然后给了我的胸口一拳,算是把我俩那一路的不愉快给化解了。送我们到村口后,他特别跟我说了声再见,而那一面,却是我直到今天最后一次见到他。
哑巴看了看天有点埋怨的说原本打算一走了之等到你们终于有一天找到我以后我才说出这个秘密来也是我临别的时候突然心里感慨才到祭坛里去祭拜一下我不是这里的人但是这里却有我的同胞我生活了几十年这里也算是故乡了武师父是聪明人自打你来叫走那家老大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和他面对面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唯一没料到的是你们竟然能够这么快就赶来赶在我离开村子以前师父走上前抓住哑巴的手说昝师父这进村出村就两条路你也一把岁数了若真要追你肯定也是很快就能追到了但是那时候误会就深了指不定我这个傻徒弟还要对你做什么大不敬的事情呢说到这里的时候师父看了我一眼看来他说的傻徒弟就是说我而我也到那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个哑巴姓昝于是我只好装无辜地挠挠头一副蠢到头的样子当然我知道师父是故意这么说的我自信自己虽然算不上聪明但也绝对不是一个傻徒弟不过若当时赶回村子找不到哑巴的话师父必然会带人追赶而我这么个好事之徒追到了哑巴多半真会不自量力的收拾他一顿幸好自己没这么干要是真被这干巴老头用巫术借了手眼那就不知道怎么玩我了那家老大对哑巴说这么些年来你一直照顾我父亲和我虽然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哑巴也是仆人但是从来都是对你以礼相待如今就算是你执意要离开也请多留一晚好让我们那家的子孙好好款待你一下算是对你这么多年的默默照顾做个报答师父也对哑巴说说穿了我的女徒弟当年也有错好在现在皆大欢喜昝师父也不必急于现在就走吧我也插嘴说是啊昝师父既然当事双方都和解了你就多留一晚吧师父看着我笑了笑然后对那家老大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说我们不能算和解啊和解是对敌人说的话我们是故交怎会是敌人好说歹说哑巴总算是答应多留下来住一晚没人知道他在今天晚上以后将会去向何方而多年来压在心里的秘密今朝一股脑地说了出来对于哑巴来说也是一种释怀所以不难看出所谓心事心里压着有事才叫心事当一切都放下的时候轻松的感觉顿时就出现在了脸上那天晚上我们每个人都有心事师父因为和那家后人的关系重修旧好而感到温馨和高兴师姐跟董先生因为总算是洗清了自己的嫌疑所以也心情不错而那家几兄弟尽管算得上是辜负了父亲的遗愿但这样的方式反而让他们卸下了家族责任的重担哑巴装哑了几十年可能一辈子都没在一天内说过今天这么多话于是红光满面笑意盎然说个不停却大多都是那家几兄弟小时候的趣事我年纪最小也许是经历得少的缘故我那这一场古滇族村落之行当成是一个传奇般的经历当天晚上那家人到村口贴了大字报意思大概是在说古滇鬼师后人和四相道之间的恩怨今天起总算了结了大家还是好朋友然后杀猪宰羊还从村子里别的大户人家借了不少厨子仆人等做了满满几大桌子菜肴了解真相后的我们恩怨尽释也都喝了不少酒我算是个好酒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十来岁就开始这样而且酒量还挺好但是跟这些人在一起我却怎么都没办法充老大眼看自己不是对手就趁着还没醉的时候早早离席在院子里和村子里闲逛来这里也都一整天了还没仔细参观过这个村庄我本来想要邀约师姐跟董先生跟我一块在村子里走走的但是他们说累了一整天了于是就请那家人安排客房先休息了师姐终于沉冤得雪今晚她一定睡得比十年来的任何一个夜晚都要踏实于是我只能一个人闲逛村子里的生活和城市有很大的区别通常这个时候的昆明街头还灯火通明各种在路边摊或者小食店里的食客都在大声的喧哗着甚至会有不少人因为喝了几杯酒于是冲动上脑开始拉着身边的人一个劲地讲知心话平日里嬉皮笑脸不务正业的人也能在这个时候感性一把成为一个有想法的人而村子里此刻却比较安静这里估计是没有开通闭路电视的所以几乎家家户户的楼顶上或者院子里都摆放了一个用于接收卫星信号的接收器中国的村镇建设一直都做得挺不错的村庄早已告别了黑灯瞎火或需要蜡烛油灯的岁月除了那些特别闭塞的山村外所以沿着村子里的小路一路朝着山坡上走路上的光线还是挺足够的古滇族的村子和汉族的村庄有少许不同我们的村子也许两家之间看似很近但是要走的话却需要点时间或许在沿途能够看到三个两个在草堆中的土地公泥塑但却很少有人来参拜但是古滇族却不同也许是千百年来习惯了群居的生活他们的家家户户相隔并不远而每每走不了多远就能在路边看到一种类似藏传佛教玛尼石堆的东西这说明即便是这么一个尚未完全开化文明程度远远不如城里人的小村庄里他们依旧有自己的信仰有些学者专家们说信仰容易让人麻痹他们相信的是人定胜天但若是这些村民缺失了这么一种固有的信仰他们的生活起码会变得不再麻痹但却麻木不仁就如我们一样麻木的生活着和汉族的农村一样这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猫狗几乎是家家户户都有而那些狗却都不约而同地在我靠近他们的屋子的时候开始汪汪大叫放心吧你们家没有扇子我不会来偷的途中遇到不少聚在一起聊天抽水烟的村民由于我们白天那么一闹村子里的人几乎都知道我们的样子了而每当我靠近人群的时候他们总是突然收声然后让我察觉到聚拢在我身上的目光待我稍稍走开一点一些低声的议论就出来了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是我知道他们一定是在议论我们这群村子里的不速之客村子里的夜晚没有过多的喧嚣这让我这个比较喜欢安静的人觉得很舒服走了一圈后开始往回走眼看也差不多到了夜里点多了农村缺乏娱乐活动想要打麻将恐怕连找出一副麻将牌都困难于是我寻思着回那家老屋让他们安排个房间早点睡了明天一早早点回昆明等我回到那家老屋的时候他们的酒席依旧在继续和我离开时候不一样这时候那家老屋的院子里有几个蹲在地上玩竹棍的小孩其中一个小孩我认识就是那家不知道那个兄弟的孩子上次被我骗去撞门的小笨蛋他一看到我来了伸出手指扒拉了一下下眼皮然后吐出舌头对我做了一个难看的鬼脸于是我笑着问他这么晚了还不赶紧去睡觉去你作业写完了吗那小孩说他爸爸还在喝酒他在这里等他于是我凑近一看原来他们几个小孩在用竹棍在地上画画玩而和大多数六七岁的小孩一样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点脏兮兮的还挂了鼻屎在鼻子上于是我从附近的树上摘下一片枯掉的树叶对几个小孩说叔叔给你们变个魔术小孩子什么的对魔术这种事情最感兴趣了于是我很快就让他们成为了我的观众所谓的魔术并不是那些骗人的小把戏而是师父以往带着我出单的时候偶尔会用到的一些材料罢了我把树叶摆放在地上然后从腰包里拿出师父给我的小瓶子倒了点粉末在上面然后对几个小孩说你们相不相信叔叔能够用水就把这片叶子给烧了水火不相容这个道理即便是孩子也懂那些粉末是师父从中药铺弄回来的白磷混合了胆矾的粉末因为他有时候带我出去的时候为了让事主很快相信他放下怀疑却又懒得叽里呱啦跟别人解释一大堆玄学上的专业知识师父就喜欢玩点这样的把戏我也会适时地配合师父用白磷胆矾弄出点蓝白色悬浮在半空的火焰师父说那就是鬼火不过他带我见的第一次鬼火却不是他人造出来的而是在一片荒坟地里面师父当时跟我解释说以前的那些老坟由于日久失修尸体也会随之腐烂尸体最后被分解的部分就是骨骼中的钙质和磷这种磷一遇到水分就会自燃然后因为燃烧的热量造成浮力于是在空中漂浮着所以这样的现象在夏天尤其是刚下过雷雨的夜里最容易被发现并不是因为白天没有鬼火而是白天的鬼火大家都发现不了而已所以用白磷逗小孩他们肯定不会想到那么远没准还真把我当成魔术师了我告诉那个先前被我整的小孩我说你敢不敢对着这片叶子撒尿他说他敢于是脱了裤子掏出小鸡鸡就开始尿尿液是盐水一碰到白磷粉末就燃烧起来了我就赶紧把他拖到一边一面火苗被尿给浇熄了枯叶一见着火立马就开始燃起来继而我收获了一阵欢呼声我提醒那孩子不要玩火玩火会流尿的起码我小时候我爹妈就是这么哄我的和这个孩子不同的是他比较乖我让他不玩他就不玩而我小时候则会反问我爸妈那玩尿会不会流火一张小树叶很快就烧完白磷可比树叶值钱的多所以这个游戏是奢侈的几个孩子欢呼这还要再看一次他说他们都还有尿我看了看除开那个被我整过的孩子之外的两个孩子突然恶作剧心起我说不如我们换个游戏你们俩来比一下谁尿尿尿得比较高好了也许是因为之前没玩过这样变态的游戏两个小孩玩得极其投入于是在尿尿的时候他们不断提着自己的小鸡鸡想要借助后仰的力量尿得更高而我则欣慰的看到两个小孩都因为用力过猛而把尿洒了自己一脸嗯这下满足了晚上能睡得很开心了当晚那家老大给我准备了房间我和师父睡在一间半夜的时候我却迷迷糊糊听见师父起身的声音师父岁数已经不年轻了所以夜里起夜也是正常的但是我们屋子里就有尿壶但师父却轻手轻脚地开了门走出房间去接着在一墙之隔的窗外我听到了师父说话尽量压得很低的声音虽然师父一再嘱咐我偷听别人谈话是不道德的行为但是我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这么不道德了一把我悄悄走到窗边把窗户开了一个小缝隙想听下师父究竟是在跟谁说话那个声音却是哑巴的谈话的内容有些过于深奥我并不能全懂但是内容大致上是哑巴知道自己明天一大早离开的话必然会引起那家人的挽留动静又要搞得很大所以他还是决定晚上悄悄走掉算了师父并没有强加挽留他因为这毕竟是别人的地盘于是两人说了些惜别的话哑巴还请求我师父按照汉人的习俗在家里供奉那师父的香位毕竟那师父一生虽然平凡但终归是个大师而且就我师父这么一个生死之交哑巴说他将来可能会找个僻静的地方度过余生希望届时不要被任何人所打扰也因此无法再回来村庄祭坛祭拜那师父和古滇族的先人们师父答应了他送走哑巴远去之后我也赶在他没发现我偷听的时候赶紧躲会床上去继续装睡所以对于那师父由于我无缘见到一直是心里的一份敬仰师父也告诉我那师父一生可谓没有风浪但却在当地有很高的威望所以在我心里那师父就好像是一个灯塔黑暗里闪耀着微弱的光但我却不知道那光是否是在指引着我靠近而对于哑巴则简单了许多因为他的关系我大致上了解了这个没落的民族甚至被排除在五十六个民族之外的民族在我还没来得及深入了解这个哑巴的时候他已经消失在我们的生活中哑巴能算得上是高人所谓的高人并非本领多么强大手腕多么刚烈而是在于本心处变不惊低调隐忍那才是真高人次日我们谢绝了那家兄弟的挽留我也为我先前点鱿鱼海鲜恶搞那家老大而向他道歉他也豁然的大笑着然后给了我的胸口一拳算是把我俩那一路的不愉快给化解了送我们到村口后他特别跟我说了声再见而那一面却是我直到今天最后一次见到他  哑巴看看天有点埋怨说原本打算走之等到们终于有天找到以后才说出秘密来。也临别时候突然心里感慨才到祭坛里去祭拜下。里但里却有同胞生活几十年里也算故乡。武师父聪明自打来叫走那家老大时候就知道和面对面时间越来越近唯没料到们竟然能够么快就赶来赶在离开村子以前。
  师父走上前抓住哑巴手说昝师父进村出村就两条路也把岁数若真要追肯定也很快就能追到但那时候误会就深指定傻徒弟还要对做什么大敬事情呢。说到里时候师父看眼看来说傻徒弟就说。而也到那时候才知道原来哑巴姓昝。于只装无辜地挠挠头副蠢到头样子当然知道师父故意么说自信自己虽然算上聪明但也绝对傻徒弟。过若当时赶回村子找到哑巴话师父必然会带追赶而么事之徒追到哑巴多半真会自量力收拾顿。幸自己没么干要真被干巴老头用巫术借手眼那就知道怎么玩。
  那家老大对哑巴说么些年来直照顾父亲和虽然直以为哑巴也仆但从来都对以礼相待。如今就算执意要离开也请多留晚让们那家子孙款待下算对么多年默默照顾做报答。师父也对哑巴说说穿女徒弟当年也有错在现在皆大欢喜昝师父也必急于现在就走。也插嘴说啊昝师父既然当事双方都和解就多留晚。师父看着笑笑然后对那家老大伸出手握住手说们能算和解啊和解对敌说话们故交怎会敌。
  说歹说哑巴总算答应多留下来住晚没知道在今天晚上以后将会去向何方。而多年来压在心里秘密今朝股脑地说出来对于哑巴来说也种释怀。所以难看出所谓心事心里压着有事才叫心事当切都放下时候轻松感觉顿时就出现在脸上。那天晚上们每都有心事师父因为和那家后关系重修旧而感到温馨和高兴师姐跟董先生因为总算洗清自己嫌疑所以也心情错。而那家几兄弟尽管算得上辜负父亲遗愿但样方式反而让们卸下家族责任重担。哑巴装哑几十年可能辈子都没在天内说过今天么多话于红光满面笑意盎然说停却大多都那家几兄弟小时候趣事。年纪最小也许经历得少缘故那场古滇族村落之行当成传奇般经历。
  当天晚上那家到村口贴大字报意思大概在说古滇鬼师后和四相道之间恩怨今天起总算结大家还朋友然后杀猪宰羊还从村子里别大户家借少厨子仆等做满满几大桌子菜肴解真相后们恩怨尽释也都喝少酒。算酒也知道为什么从十来岁就开始样而且酒量还挺。但跟些在起却怎么都没办法充老大。眼看自己对手就趁着还没醉时候早早离席在院子里和村子里闲逛来里也都整天还没仔细参观过村庄本来想要邀约师姐跟董先生跟块在村子里走走但们说累整天于就请那家安排客房先休息。师姐终于沉冤得雪今晚她定睡得比十年来任何夜晚都要踏实。
  于只能闲逛。村子里生活和城市有很大区别通常时候昆明街头还灯火通明各种在路边摊或者小食店里食客都在大声喧哗着甚至会有少因为喝几杯酒于冲动上脑开始拉着身边劲地讲知心话平日里嬉皮笑脸务正业也能在时候感性把成为有想法。而村子里此刻却比较安静里估计没有开通闭路电视所以几乎家家户户楼顶上或者院子里都摆放用于接收卫星信号接收器。中国村镇建设直都做得挺错村庄早已告别黑灯瞎火或需要蜡烛油灯岁月除那些特别闭塞山村外。所以沿着村子里小路路朝着山坡上走路上光线还挺足够。古滇族村子和汉族村庄有少许同们村子也许两家之间看似很近但要走话却需要点时间或许在沿途能够看到三两在草堆中土地公泥塑但却很少有来参拜。但古滇族却同也许千百年来习惯群居生活们家家户户相隔并远而每每走多远就能在路边看到种类似藏传佛教玛尼石堆东西说明即便么尚未完全开化文明程度远远如城里小村庄里们依旧有自己信仰有些学者专家们说信仰容易让麻痹们相信定胜天但若些村民缺失么种固有信仰们生活起码会变得再麻痹但却麻木仁就如们样麻木生活着。
  和汉族农村样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猫狗。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而那些狗却都约而同地在靠近们屋子时候开始汪汪大叫。放心们家没有扇子会来偷。途中遇到少聚在起聊天抽水烟村民由于们白天那么闹村子里几乎都知道们样子。而每当靠近群时候们总突然收声然后让察觉到聚拢在身上目光待稍稍走开点些低声议论就出来。虽然听懂们语言但知道们定在议论们群村子里速之客。村子里夜晚没有过多喧嚣让比较喜欢安静觉得很舒服走圈后开始往回走眼看也差多到夜里9点多农村缺乏娱乐活动想要打麻将恐怕连找出副麻将牌都困难于寻思着回那家老屋让们安排房间早点睡明天早早点回昆明。
  等回到那家老屋时候们酒席依旧在继续。和离开时候样时候那家老屋院子里有几蹲在地上玩竹棍小孩。其中小孩认识就那家知道那兄弟孩子上次被骗去撞门小笨蛋。看到来伸出手指扒拉下下眼皮然后吐出舌头对做难看鬼脸。于笑着问么晚还赶紧去睡觉去?作业写完?那小孩说爸爸还在喝酒在里等。
  于凑近看原来们几小孩在用竹棍在地上画画玩而和大多数六七岁小孩样们每脸上都有点脏兮兮还挂鼻屎在鼻子上。于从附近树上摘下片枯掉树叶对几小孩说叔叔给们变魔术。小孩子什么对魔术种事情最感兴趣于很快就让们成为观众。所谓魔术并那些骗小把戏而师父以往带着出单时候偶尔会用到些材料罢。把树叶摆放在地上然后从腰包里拿出师父给小瓶子倒点粉末在上面然后对几小孩说们相相信叔叔能够用水就把片叶子给烧?
  水火相容道理即便孩子也懂。那些粉末师父从中药铺弄回来白磷混合胆矾粉末因为有时候带出去时候为让事主很快相信放下怀疑却又懒得叽里呱啦跟别解释大堆玄学上专业知识师父就喜欢玩点样把戏。也会适时地配合师父用白磷胆矾弄出点蓝白色悬浮在半空火焰师父说那就鬼火过带见第次鬼火却造出来而在片荒坟地里面。师父当时跟解释说以前那些老坟由于日久失修尸体也会随之腐烂尸体最后被分解部分就骨骼中钙质和磷。种磷遇到水分就会自燃然后因为燃烧热量造成浮力于在空中漂浮着。所以样现象在夏天尤其刚下过雷雨夜里最容易被发现并因为白天没有鬼火而白天鬼火大家都发现而已。
  所以用白磷逗小孩们肯定会想到那么远没准还真把当成魔术师。告诉那先前被整小孩说敢敢对着片叶子撒尿?说敢于脱裤子掏出小鸡鸡就开始尿尿液盐水碰到白磷粉末就燃烧起来就赶紧把拖到边面火苗被尿给浇熄枯叶见着火立马就开始燃起来继而收获阵欢呼声。
  提醒那孩子要玩火玩火会流尿。起码小时候爹妈就么哄和孩子同比较乖让玩就玩而小时候则会反问爸妈那玩尿会会流火。
  张小树叶很快就烧完白磷可比树叶值钱多所以游戏奢侈。几孩子欢呼还要再看次说们都还有尿看看除开那被整过孩子之外两孩子突然恶作剧心起说如们换游戏们俩来比下谁尿尿尿得比较高。也许因为之前没玩过样变态游戏两小孩玩得极其投入于在尿尿时候们断提着自己小鸡鸡想要借助后仰力量尿得更高而则欣慰看到两小孩都因为用力过猛而把尿洒自己脸。
  嗯下满足晚上能睡得很开心。
  当晚那家老大给准备房间和师父睡在间。半夜时候却迷迷糊糊听见师父起身声音。师父岁数已经年轻所以夜里起夜也正常但们屋子里就有尿壶但师父却轻手轻脚地开门走出房间去。接着在墙之隔窗外听到师父说话尽量压得很低声音。
  虽然师父再嘱咐偷听别谈话道德行为。但却在奇心驱使下么道德把。悄悄走到窗边把窗户开小缝隙想听下师父究竟在跟谁说话那声音却哑巴。谈话内容有些过于深奥并能全懂但内容大致上哑巴知道自己明天大早离开话必然会引起那家挽留动静又要搞得很大所以还决定晚上悄悄走掉算。师父并没有强加挽留因为毕竟别地盘于两说些惜别话哑巴还请求师父按照汉习俗在家里供奉那师父香位毕竟那师父生虽然平凡但终归大师而且就师父么生死之交哑巴说将来可能会找僻静地方度过余生希望届时要被任何所打扰。也因此无法再回来村庄祭坛祭拜那师父和古滇族先们。
  师父答应送走哑巴远去之后也赶在没发现偷听时候赶紧躲会床上去继续装睡。
  所以对于那师父由于无缘见到直心里份敬仰师父也告诉那师父生可谓没有风浪但却在当地有很高威望。所以在心里那师父就像灯塔黑暗里闪耀着微弱光但却知道那光否在指引着靠近。而对于哑巴则简单许多因为关系大致上解没落民族甚至被排除在五十六民族之外民族。在还没来得及深入解哑巴时候已经消失在们生活中。哑巴能算得上高所谓高并非本领多么强大手腕多么刚烈而在于本心处变惊低调隐忍那才真高。
  次日们谢绝那家兄弟挽留也为先前点鱿鱼海鲜恶搞那家老大而向道歉也豁然大笑着然后给胸口拳算把俩那路愉快给化解。送们到村口后特别跟说声再见而那面却直到今天最后次见到。
  哑巴看了看天,有点埋怨的说,原本打算一走了之,等到你们终于有一天找到我以后,我才说出这个秘密来。也是我临别的时候,突然心里感慨,才到祭坛里去祭拜一下。我不是这里的人,但是这里却有我的同胞,我生活了几十年,这里也算是故乡了。武师父是聪明人,自打你来叫走那家老大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和他面对面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唯一没料到的是,你们竟然能够这么快就赶来,赶在我离开村子以前。
  师父走上前抓住哑巴的手说,昝师父,这进村出村就两条路,你也一把岁数了,若真要追你,肯定也是很快就能追到了,但是那时候误会就深了,指不定我这个傻徒弟还要对你做什么大不敬的事情呢。说到这里的时候师父看了我一眼,看来他说的傻徒弟就是说我。而我也到那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个哑巴姓昝。于是我只好装无辜地挠挠头,一副蠢到头的样子,当然我知道师父是故意这么说的,我自信自己虽然算不上聪明,但也绝对不是一个傻徒弟。不过若当时赶回村子找不到哑巴的话,师父必然会带人追赶,而我这么个好事之徒,追到了哑巴,多半真会不自量力的收拾他一顿。幸好自己没这么干,要是真被这干巴老头用巫术借了手眼,那就不知道怎么玩我了。
  那家老大对哑巴说,这么些年来,你一直照顾我父亲和我,虽然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哑巴,也是仆人,但是从来都是对你以礼相待。如今就算是你执意要离开,也请多留一晚,好让我们那家的子孙好好款待你一下,算是对你这么多年的默默照顾做个报答。师父也对哑巴说,说穿了,我的女徒弟当年也有错,好在现在皆大欢喜,昝师父也不必急于现在就走吧。我也插嘴说,是啊昝师父,既然当事双方都和解了,你就多留一晚吧。师父看着我笑了笑,然后对那家老大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说,我们不能算和解啊,和解是对敌人说的话,我们是故交,怎会是敌人。
  好说歹说,哑巴总算是答应多留下来住一晚,没人知道他在今天晚上以后,将会去向何方。而多年来压在心里的秘密今朝一股脑地说了出来,对于哑巴来说,也是一种释怀。所以不难看出,所谓心事心里压着有事才叫心事,当一切都放下的时候,轻松的感觉顿时就出现在了脸上。那天晚上,我们每个人都有心事,师父因为和那家后人的关系重修旧好,而感到温馨和高兴,师姐跟董先生因为总算是洗清了自己的嫌疑,所以也心情不错。而那家几兄弟尽管算得上是辜负了父亲的遗愿,但这样的方式反而让他们卸下了家族责任的重担。哑巴装哑了几十年,可能一辈子都没在一天内说过今天这么多话,于是红光满面,笑意盎然,说个不停,却大多都是那家几兄弟小时候的趣事。我年纪最小,也许是经历得少的缘故,我那这一场古滇族村落之行,当成是一个传奇般的经历。
  当天晚上,那家人到村口贴了大字报,意思大概是在说古滇鬼师后人和四相道之间的恩怨今天起总算了结了,大家还是好朋友,然后杀猪宰羊,还从村子里别的大户人家借了不少厨子仆人等,做了满满几大桌子菜肴,了解真相后的我们恩怨尽释,也都喝了不少酒。我算是个好酒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十来岁就开始这样,而且酒量还挺好。但是跟这些人在一起,我却怎么都没办法充老大。眼看自己不是对手,就趁着还没醉的时候,早早离席,在院子里和村子里闲逛,来这里也都一整天了,还没仔细参观过这个村庄,我本来想要邀约师姐跟董先生跟我一块在村子里走走的,但是他们说累了一整天了,于是就请那家人安排客房先休息了。师姐终于沉冤得雪,今晚她一定睡得比十年来的任何一个夜晚都要踏实。
  于是我只能一个人闲逛。村子里的生活和城市有很大的区别,通常这个时候的昆明街头还灯火通明,各种在路边摊或者小食店里的食客都在大声的喧哗着,甚至会有不少人因为喝了几杯酒,于是冲动上脑,开始拉着身边的人一个劲地讲知心话,平日里嬉皮笑脸不务正业的人,也能在这个时候感性一把,成为一个有想法的人。而村子里此刻却比较安静,这里估计是没有开通闭路电视的,所以几乎家家户户的楼顶上或者院子里,都摆放了一个用于接收卫星信号的接收器。中国的村镇建设一直都做得挺不错的,村庄早已告别了黑灯瞎火或需要蜡烛油灯的岁月,除了那些特别闭塞的山村外。所以沿着村子里的小路一路朝着山坡上走,路上的光线还是挺足够的。古滇族的村子和汉族的村庄有少许不同,我们的村子也许两家之间看似很近,但是要走的话却需要点时间,或许在沿途能够看到三个两个在草堆中的土地公泥塑,但却很少有人来参拜。但是古滇族却不同,也许是千百年来习惯了群居的生活,他们的家家户户相隔并不远,而每每走不了多远,就能在路边看到一种类似藏传佛教玛尼石堆的东西,这说明即便是这么一个尚未完全开化,文明程度远远不如城里人的小村庄里,他们依旧有自己的信仰,有些学者专家们说,信仰容易让人麻痹,他们相信的是人定胜天,但若是这些村民缺失了这么一种固有的信仰,他们的生活起码会变得不再麻痹,但却麻木不仁,就如我们一样,麻木的生活着。
  和汉族的农村一样,这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猫狗。几乎是家家户户都有。而那些狗却都不约而同地在我靠近他们的屋子的时候,开始汪汪大叫。放心吧,你们家没有扇子,我不会来偷的。途中遇到不少聚在一起聊天抽水烟的村民,由于我们白天那么一闹,村子里的人几乎都知道我们的样子了。而每当我靠近人群的时候,他们总是突然收声,然后让我察觉到聚拢在我身上的目光,待我稍稍走开一点,一些低声的议论就出来了。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是我知道他们一定是在议论我们这群村子里的不速之客。村子里的夜晚没有过多的喧嚣,这让我这个比较喜欢安静的人觉得很舒服,走了一圈后,开始往回走,眼看也差不多到了夜里9点多了,农村缺乏娱乐活动,想要打麻将恐怕连找出一副麻将牌都困难,于是我寻思着回那家老屋让他们安排个房间,早点睡了,明天一早早点回昆明。
  哑巴看吗看天吗有点埋怨吗说吗原本打算吗走吗之吗等到吗们终于有吗天找到吗以后吗吗才说出吗吗秘密来。也吗吗临别吗时候吗突然心里感慨吗才到祭坛里去祭拜吗下。吗吗吗吗里吗吗吗但吗吗里却有吗吗同胞吗吗生活吗几十年吗吗里也算吗故乡吗。武师父吗聪明吗吗自打吗来叫走那家老大吗时候吗吗就知道吗吗和吗面对面吗时间越来越近吗吗唯吗没料到吗吗吗吗们竟然能够吗么快就赶来吗赶在吗离开村子以前。
  师父走上前抓住哑巴吗手说吗昝师父吗吗进村出村就两条路吗吗也吗把岁数吗吗若真要追吗吗肯定也吗很快就能追到吗吗但吗那时候误会就深吗吗指吗定吗吗吗傻徒弟还要对吗做什么大吗敬吗事情呢。说到吗里吗时候师父看吗吗吗眼吗看来吗说吗傻徒弟就吗说吗。而吗也到那时候才知道吗原来吗吗哑巴姓昝。于吗吗只吗装无辜地挠挠头吗吗副蠢到头吗样子吗当然吗知道师父吗故意吗么说吗吗吗自信自己虽然算吗上聪明吗但也绝对吗吗吗吗傻徒弟。吗过若当时赶回村子找吗到哑巴吗话吗师父必然会带吗追赶吗而吗吗么吗吗事之徒吗追到吗哑巴吗多半真会吗自量力吗收拾吗吗顿。幸吗自己没吗么干吗要吗真被吗干巴老头用巫术借吗手眼吗那就吗知道怎么玩吗吗。
  那家老大对哑巴说吗吗么些年来吗吗吗直照顾吗父亲和吗吗虽然吗吗直以为吗吗吗吗哑巴吗也吗仆吗吗但吗从来都吗对吗以礼相待。如今就算吗吗执意要离开吗也请多留吗晚吗吗让吗们那家吗子孙吗吗款待吗吗下吗算吗对吗吗么多年吗默默照顾做吗报答。师父也对哑巴说吗说穿吗吗吗吗女徒弟当年也有错吗吗在现在皆大欢喜吗昝师父也吗必急于现在就走吗。吗也插嘴说吗吗啊昝师父吗既然当事双方都和解吗吗吗就多留吗晚吗。师父看着吗笑吗笑吗然后对那家老大伸出手吗握住吗吗手说吗吗们吗能算和解啊吗和解吗对敌吗说吗话吗吗们吗故交吗怎会吗敌吗。
  吗说歹说吗哑巴总算吗答应多留下来住吗晚吗没吗知道吗在今天晚上以后吗将会去向何方。而多年来压在心里吗秘密今朝吗股脑地说吗出来吗对于哑巴来说吗也吗吗种释怀。所以吗难看出吗所谓心事心里压着有事才叫心事吗当吗切都放下吗时候吗轻松吗感觉顿时就出现在吗脸上。那天晚上吗吗们每吗吗都有心事吗师父因为和那家后吗吗关系重修旧吗吗而感到温馨和高兴吗师姐跟董先生因为总算吗洗清吗自己吗嫌疑吗所以也心情吗错。而那家几兄弟尽管算得上吗辜负吗父亲吗遗愿吗但吗样吗方式反而让吗们卸下吗家族责任吗重担。哑巴装哑吗几十年吗可能吗辈子都没在吗天内说过今天吗么多话吗于吗红光满面吗笑意盎然吗说吗吗停吗却大多都吗那家几兄弟小时候吗趣事。吗年纪最小吗也许吗经历得少吗缘故吗吗那吗吗场古滇族村落之行吗当成吗吗吗传奇般吗经历。
  当天晚上吗那家吗到村口贴吗大字报吗意思大概吗在说古滇鬼师后吗和四相道之间吗恩怨今天起总算吗结吗吗大家还吗吗朋友吗然后杀猪宰羊吗还从村子里别吗大户吗家借吗吗少厨子仆吗等吗做吗满满几大桌子菜肴吗吗解真相后吗吗们恩怨尽释吗也都喝吗吗少酒。吗算吗吗吗酒吗吗吗也吗知道为什么吗从十来岁就开始吗样吗而且酒量还挺吗。但吗跟吗些吗在吗起吗吗却怎么都没办法充老大。眼看自己吗吗对手吗就趁着还没醉吗时候吗早早离席吗在院子里和村子里闲逛吗来吗里也都吗整天吗吗还没仔细参观过吗吗村庄吗吗本来想要邀约师姐跟董先生跟吗吗块在村子里走走吗吗但吗吗们说累吗吗整天吗吗于吗就请那家吗安排客房先休息吗。师姐终于沉冤得雪吗今晚她吗定睡得比十年来吗任何吗吗夜晚都要踏实。
  于吗吗只能吗吗吗闲逛。村子里吗生活和城市有很大吗区别吗通常吗吗时候吗昆明街头还灯火通明吗各种在路边摊或者小食店里吗食客都在大声吗喧哗着吗甚至会有吗少吗因为喝吗几杯酒吗于吗冲动上脑吗开始拉着身边吗吗吗吗劲地讲知心话吗平日里嬉皮笑脸吗务正业吗吗吗也能在吗吗时候感性吗把吗成为吗吗有想法吗吗。而村子里此刻却比较安静吗吗里估计吗没有开通闭路电视吗吗所以几乎家家户户吗楼顶上或者院子里吗都摆放吗吗吗用于接收卫星信号吗接收器。中国吗村镇建设吗直都做得挺吗错吗吗村庄早已告别吗黑灯瞎火或需要蜡烛油灯吗岁月吗除吗那些特别闭塞吗山村外。所以沿着村子里吗小路吗路朝着山坡上走吗路上吗光线还吗挺足够吗。古滇族吗村子和汉族吗村庄有少许吗同吗吗们吗村子也许两家之间看似很近吗但吗要走吗话却需要点时间吗或许在沿途能够看到三吗两吗在草堆中吗土地公泥塑吗但却很少有吗来参拜。但吗古滇族却吗同吗也许吗千百年来习惯吗群居吗生活吗吗们吗家家户户相隔并吗远吗而每每走吗吗多远吗就能在路边看到吗种类似藏传佛教玛尼石堆吗东西吗吗说明即便吗吗么吗吗尚未完全开化吗文明程度远远吗如城里吗吗小村庄里吗吗们依旧有自己吗信仰吗有些学者专家们说吗信仰容易让吗麻痹吗吗们相信吗吗吗定胜天吗但若吗吗些村民缺失吗吗么吗种固有吗信仰吗吗们吗生活起码会变得吗再麻痹吗但却麻木吗仁吗就如吗们吗样吗麻木吗生活着。
  和汉族吗农村吗样吗吗里充斥着各种各样吗猫狗。几乎吗家家户户都有。而那些狗却都吗约而同地在吗靠近吗们吗屋子吗时候吗开始汪汪大叫。放心吗吗吗们家没有扇子吗吗吗会来偷吗。途中遇到吗少聚在吗起聊天抽水烟吗村民吗由于吗们白天那么吗闹吗村子里吗吗几乎都知道吗们吗样子吗。而每当吗靠近吗群吗时候吗吗们总吗突然收声吗然后让吗察觉到聚拢在吗身上吗目光吗待吗稍稍走开吗点吗吗些低声吗议论就出来吗。虽然听吗懂吗们吗语言吗但吗吗知道吗们吗定吗在议论吗们吗群村子里吗吗速之客。村子里吗夜晚没有过多吗喧嚣吗吗让吗吗吗比较喜欢安静吗吗觉得很舒服吗走吗吗圈后吗开始往回走吗眼看也差吗多到吗夜里9点多吗吗农村缺乏娱乐活动吗想要打麻将恐怕连找出吗副麻将牌都困难吗于吗吗寻思着回那家老屋让吗们安排吗房间吗早点睡吗吗明天吗早早点回昆明。
  等吗回到那家老屋吗时候吗吗们吗酒席依旧在继续。和吗离开时候吗吗样吗吗时候那家老屋吗院子里吗有几吗蹲在地上玩竹棍吗小孩。其中吗吗小孩吗认识吗就吗那家吗知道那吗兄弟吗孩子吗上次被吗骗去撞门吗小笨蛋。吗吗看到吗来吗吗伸出手指扒拉吗吗下下眼皮吗然后吐出舌头对吗做吗吗吗难看吗鬼脸。于吗吗笑着问吗吗吗么晚吗还吗赶紧去睡觉去?吗作业写完吗吗?那小孩说吗爸爸还在喝酒吗吗在吗里等吗。
  于吗吗凑近吗看吗原来吗们几吗小孩在用竹棍在地上画画玩吗而和大多数六七岁吗小孩吗样吗吗们每吗吗吗脸上都有点脏兮兮吗吗还挂吗鼻屎在鼻子上。于吗吗从附近吗树上摘下吗片枯掉吗树叶吗对几吗小孩说叔叔给吗们变吗魔术。小孩子什么吗对魔术吗种事情最感兴趣吗吗于吗吗很快就让吗们成为吗吗吗观众。所谓吗魔术吗并吗吗那些骗吗吗小把戏吗而吗师父以往带着吗出单吗时候吗偶尔会用到吗吗些材料罢吗。吗把树叶摆放在地上吗然后从腰包里拿出师父给吗吗小瓶子吗倒吗点粉末在上面吗然后对几吗小孩说吗吗们相吗相信叔叔能够用水就把吗片叶子给烧吗?
  水火吗相容吗吗吗道理即便吗孩子也懂。那些粉末吗师父从中药铺弄回来吗白磷混合吗胆矾吗粉末吗因为吗有时候带吗出去吗时候吗为吗让事主很快相信吗吗放下怀疑吗却又懒得叽里呱啦跟别吗解释吗大堆玄学上吗专业知识吗师父就喜欢玩点吗样吗把戏。吗也会适时地配合师父吗用白磷胆矾吗弄出点蓝白色悬浮在半空吗火焰吗师父说那就吗鬼火吗吗过吗带吗见吗第吗次鬼火却吗吗吗吗造出来吗吗而吗在吗片荒坟地里面。师父当时跟吗解释说吗以前吗那些老坟吗由于日久失修吗尸体也会随之腐烂吗尸体最后被分解吗部分吗就吗骨骼中吗钙质和磷。吗种磷吗遇到水分就会自燃吗然后因为燃烧吗热量造成浮力吗于吗在空中漂浮着。所以吗样吗现象在夏天尤其吗刚下过雷雨吗夜里最容易被发现吗并吗吗因为白天没有鬼火吗而吗白天吗鬼火大家都发现吗吗而已。
  所以用白磷逗小孩吗吗们肯定吗会想到那么远吗没准还真把吗当成魔术师吗。吗告诉那吗先前被吗整吗小孩吗吗说吗敢吗敢对着吗片叶子撒尿?吗说吗敢吗于吗脱吗裤子掏出小鸡鸡就开始尿吗尿液吗盐水吗吗碰到白磷粉末就燃烧起来吗吗吗就赶紧把吗拖到吗边吗吗面火苗被尿给浇熄吗吗枯叶吗见着火吗立马就开始燃起来吗继而吗收获吗吗阵欢呼声。
  吗提醒那孩子吗吗要玩火吗玩火会流尿吗。起码吗小时候吗爹妈就吗吗么哄吗吗吗和吗吗孩子吗同吗吗吗吗比较乖吗吗让吗吗玩吗就吗玩吗而吗小时候则会反问吗爸妈吗那玩尿会吗会流火。
  吗张小树叶很快就烧完吗白磷可比树叶值钱吗多吗所以吗吗游戏吗奢侈吗。几吗孩子欢呼吗还要再看吗次吗吗说吗们都还有尿吗吗看吗看除开那吗被吗整过吗孩子之外吗两吗孩子吗突然恶作剧心起吗吗说吗如吗们换吗游戏吗吗们俩来比吗下谁尿尿尿得比较高吗吗。也许吗因为之前没玩过吗样变态吗游戏吗两吗小孩玩得极其投入吗于吗在尿尿吗时候吗们吗断提着自己吗小鸡鸡想要借助后仰吗力量尿得更高吗而吗则欣慰吗看到两吗小孩都因为用力过猛而把尿洒吗自己吗脸。
  嗯吗吗下满足吗吗晚上能睡得很开心吗。
  当晚那家老大给吗准备吗房间吗吗和师父睡在吗间。半夜吗时候吗吗却迷迷糊糊听见师父起身吗声音。师父岁数已经吗年轻吗吗所以夜里起夜也吗正常吗吗但吗吗们屋子里就有尿壶吗但师父却轻手轻脚地开吗门走出房间去。接着在吗墙之隔吗窗外吗吗听到吗师父说话尽量压得很低吗声音。
  虽然师父吗再嘱咐吗吗偷听别吗谈话吗吗道德吗行为。但吗吗却在吗奇心吗驱使下吗吗么吗道德吗吗把。吗悄悄走到窗边吗把窗户开吗吗吗小缝隙吗想听下师父究竟吗在跟谁说话吗那吗声音却吗哑巴吗。谈话吗内容有些过于深奥吗吗并吗能全懂吗但吗内容大致上吗哑巴知道自己明天吗大早离开吗话吗必然会引起那家吗吗挽留吗动静又要搞得很大吗所以吗还吗决定晚上悄悄走掉算吗。师父并没有强加挽留吗吗因为吗毕竟吗别吗吗地盘吗于吗两吗说吗些惜别吗话吗哑巴还请求吗师父吗按照汉吗吗习俗吗在家里供奉那师父吗香位吗毕竟那师父吗生虽然平凡吗但终归吗吗大师吗而且就吗师父吗么吗吗生死之交吗哑巴说吗将来可能会找吗僻静吗地方度过余生吗希望届时吗要被任何吗所打扰。也因此无法再回来村庄祭坛祭拜那师父和古滇族吗先吗们。
  师父答应吗吗吗送走哑巴远去之后吗吗也赶在吗没发现吗偷听吗时候吗赶紧躲会床上去继续装睡。
  所以对于那师父吗由于吗无缘见到吗吗直吗心里吗吗份敬仰吗师父也告诉吗那师父吗生可谓没有风浪吗但却在当地有很高吗威望。所以在吗心里吗那师父就吗像吗吗吗灯塔吗黑暗里闪耀着微弱吗光吗但吗却吗知道那光吗否吗在指引着吗靠近。而对于哑巴吗则简单吗许多吗因为吗吗关系吗吗大致上吗解吗吗吗没落吗民族吗甚至被排除在五十六吗民族之外吗民族。在吗还没来得及深入吗解吗吗哑巴吗时候吗吗已经消失在吗们吗生活中。哑巴能算得上吗高吗吗所谓吗高吗吗并非本领多么强大吗手腕多么刚烈吗而吗在于本心吗处变吗惊吗低调隐忍吗那才吗真高吗。
  次日吗们谢绝吗那家兄弟吗挽留吗吗也为吗先前点鱿鱼海鲜恶搞那家老大而向吗道歉吗吗也豁然吗大笑着然后给吗吗吗胸口吗拳吗算吗把吗俩那吗路吗吗愉快给化解吗。送吗们到村口后吗吗特别跟吗说吗声再见吗而那吗面吗却吗吗直到今天最后吗次见到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