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第五册》 30

下载免费读
  而半个月以后,师姐告诉师父,打算第二天就离开回柳州了,于是当晚由董先生做东,请我们到昆明最高档的餐厅挥霍了一顿。尽管我很想吹牛那天在餐厅一个长腿的服务员一直追问我是不是姓大卫叫贝克汉姆,并要求合影的时候,我严厉地拒绝了她。
  第二天一早,我本来打算睡晚点再起来,因为我不喜欢离别的感觉。所以想多赖床一下,但却在很早的时候就被师姐惊慌的声音吵醒。我穿上衣服下楼去,看见师姐和师父坐在院子里面,师父一只手放在腿上,一只手搭在桌子上撑住自己的腮帮,一脸的苦恼样,而师姐则是坐在另一个石凳上,背对着我一个劲地抽泣。我感到很纳闷,于是走上前去,问师姐发生什么事了,师姐指着桌子上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对我说:
  而半个月以后,师姐告诉师父,打算第二天就离开回柳州了,于是当晚由董先生做东,请我们到昆明最高档的餐厅挥霍了一顿。尽管我很想吹牛那天在餐厅一个长腿的服务员一直追问我是不是姓大卫叫贝克汉姆,并要求合影的时候,我严厉地拒绝了她。
  第二天一早,我本来打算睡晚点再起来,因为我不喜欢离别的感觉。所以想多赖床一下,但却在很早的时候就被师姐惊慌的声音吵醒。我穿上衣服下楼去,看见师姐和师父坐在院子里面,师父一只手放在腿上,一只手搭在桌子上撑住自己的腮帮,一脸的苦恼样,而师姐则是坐在另一个石凳上,背对着我一个劲地抽泣。我感到很纳闷,于是走上前去,问师姐发生什么事了,师姐指着桌子上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对我说:
  “你姐夫……小董走了……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我顺着师姐的手看向桌子,桌子上一个金黄色亮澄澄的东西,正是师父日前赠送给董先生的那个金扳指。
  看到扳指的时候,我似乎是联想到了什么。但是从师姐的表情伤心的表情来看,董先生的不辞而别,师姐是接受不了的。于是我赶紧问他,你们昨晚吵架了吗?师姐摇头说并没有,昨晚吃完饭回来以后,小董就说自己喝多了点,于是很早就上床睡觉了。师姐告诉我说,她想到今天一早要坐火车回柳州去,自己也比往日提前了不少睡觉。可是一大早起来后,发现睡在边上的小董已经不见了踪影。
  师姐说,假若是平常,她一定会认为小董是去上厕所之类的了,但是起床后却发现小董带的那个包已经不见了,而枕头上却摆着之前师父赠送给他的那个扳指。这么一来师姐就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了,于是才到处找董先生,找不到以后,总算是明白,他已经不辞而别。
  我问师姐,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的事情已经结束了,而且师父也祝福了你们俩的婚事,小董在这里待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和大家相处一直很愉快啊,而且我都觉得这个人性格不错,和蔼又没架子,大家都挺喜欢他的呀。说到这里的时候,师父打断我的话说,可现在事实就是,人不见了。
  师父说,人不见了无非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被谁给掳走了,但是这是在我家,没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你师姐也不是庸碌的人,如果有人半夜从她身边带走小董,你师姐不可能不知道。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自己离开了,所以才收拾东西,留下扳指。师父叹了口气接着说,他这么做,在我看来,要么就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要么就是觉得你师姐的利用价值完了。再者,能在你师姐这样的人身边悄无声息地溜走而不被察觉,我甚至觉得他给你师姐下了药。
  我转头看师姐,她那一脸苦恼的样子。师姐虽然长得漂亮,但是毕竟岁数也不小了,这么一惆怅,就显得又老了几岁的样子。显然在我下楼之前,师父已经把这番话告诉过师姐,而师姐一直在纠结着是否应当接受事实。
  师父站起身来,背对着我和师姐,然后把手背在后面,来回踱步了几圈,站定脚步,仰头看着院子里的樱桃树,没有转头,对我和师姐说,假若他真是要利用你,你们觉得最大的可能性是什么?我不说话,因为虽然是师姐但是我觉得我并不算了解她。师姐则缓缓地说,还是那把扇子。
  而半月以后师姐告诉师父打算第二天就离开回柳州于当晚由董先生做东请们到昆明最高档餐厅挥霍顿。尽管很想吹牛那天在餐厅长腿服务员直追问姓大卫叫贝克汉姆并要求合影时候严厉地拒绝她。
  第二天早本来打算睡晚点再起来因为喜欢离别感觉。所以想多赖床下但却在很早时候就被师姐惊慌声音吵醒。穿上衣服下楼去看见师姐和师父坐在院子里面师父只手放在腿上只手搭在桌子上撑住自己腮帮脸苦恼样而师姐则坐在另石凳上背对着劲地抽泣。感到很纳闷于走上前去问师姐发生什么事师姐指着桌子上闪闪发亮东西对说:
  “姐夫……小董走……句话没说就走……”
  顺着师姐手看向桌子桌子上金黄色亮澄澄东西正师父日前赠送给董先生那金扳指。
  看到扳指时候似乎联想到什么。但从师姐表情伤心表情来看董先生辞而别师姐接受。于赶紧问们昨晚吵架?师姐摇头说并没有昨晚吃完饭回来以后小董就说自己喝多点于很早就上床睡觉。师姐告诉说她想到今天早要坐火车回柳州去自己也比往日提前少睡觉。可大早起来后发现睡在边上小董已经见踪影。
  师姐说假若平常她定会认为小董去上厕所之类但起床后却发现小董带那包已经见而枕头上却摆着之前师父赠送给那扳指。么来师姐就意识到有点对劲于才到处找董先生找到以后总算明白已经辞而别。
  问师姐可为什么要么做?事情已经结束而且师父也祝福们俩婚事小董在里待大半月时间和大家相处直很愉快啊而且都觉得性格错和蔼又没架子大家都挺喜欢呀。说到里时候师父打断话说可现在事实就见。
  师父说见无非有两种可能要么就被谁给掳走但在家没谁有么大胆子师姐也庸碌如果有半夜从她身边带走小董师姐可能知道。还有种可能就自己离开所以才收拾东西留下扳指。师父叹口气接着说么做在看来要么就有什么可告秘密要么就觉得师姐利用价值完。再者能在师姐样身边悄无声息地溜走而被察觉甚至觉得给师姐下药。
  转头看师姐她那脸苦恼样子。师姐虽然长得漂亮但毕竟岁数也小么惆怅就显得又老几岁样子。显然在下楼之前师父已经把番话告诉过师姐而师姐直在纠结着否应当接受事实。
  师父站起身来背对着和师姐然后把手背在后面来回踱步几圈站定脚步仰头看着院子里樱桃树没有转头对和师姐说假若真要利用们觉得最大可能性什么?说话因为虽然师姐但觉得并算解她。师姐则缓缓地说还那把扇子。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