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第五册》 31

下载免费读
  师父摇摇头说,这也只是他的猜测,他并没用什么确凿的证据,若一定要说点联系出来,那就是结合小董的姓氏加上同样是为了寻宝,再加上他莫名的不辞而别,看上去有些勉强。但是这一切在我和师姐听来,就好像是在黑灯瞎火的世界里,突然远处亮起一盏小小的烛火,且不论烛光照亮的地方是光明还是黑暗,我们也只能迫使自己朝着光亮走去,因为除此之外,我们别无选择。
  师父说对师姐说,你是我的徒弟,我从小看着你长大,以你的品性来说,我也无法保证不会看到宝贝就眼红,因为我们没谁有这样的资格说这些话,甚至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样,假若当年稍微轨迹偏移一点,恐怕去偷扇子的人就不是你而是我了。师父顿了顿说,所以如果真的是小董刻意接近你就是为了那把扇子的话,那这盘棋可就大了,为什么要说大呢,因为我们没人能够知道这背后究竟有个怎样的利益团体。甚至不知道这个势力,我们是否能够抗衡。
  我挺责怪师父,因为在我听来师父这番话就有点丧气了。他的意思好像是在说,无法揣测的敌人是最可怕的,所以要我们放弃继续深究一样。我是小徒弟,我没有说话的立场,因为此刻我若坚持要对董先生追查到底的话,会让人尤其是师姐觉得我是一个好事之徒。所以我一直在边上没说话。师姐比我成熟很多,我想她也一定联想到了,如果继续查下去,势必会牵扯出一个集团性质的团体,而那是我们无法抗衡的。但是如若不查的话,师姐是不可能甘心的,因为在这场宝物的追逐游戏里,她还是感情上的受伤害者。
  师姐站起来了,我就一屁股坐到了她的位置上。我小时候我妈说了,人走江山失,谁叫师父院子里就那么几个可以坐的地方呢。师姐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思考着,很快她就得出一个结论,她要先赶回柳州。在事情没有闹大的前提下,去董先生的工厂找到他,私事就私下了解了,大不了就是感情告终。但是这件事作为董孝波来说,他欠我师姐一个合理的交待。师姐说完以后,师父也想了想,师父点头说,这样也好,你继续呆在这里也不能得到什么结果,还是现在私事的范围内解决了比较好,你这就收拾好东西,赶紧回去吧,随时电话联系就可以了。
  师姐苦笑着说,本来打算的也是今天返回柳州,东西提前就收拾好了,但是没想到的是,来的时候是两个人,回去却变成了一个人。人生就是如此,当你解决了一件麻烦事的时候,另一件就会接踵而至,一辈子,不就是问题叠着问题,麻烦堆着麻烦吗。师姐说完,我和师父都没有回话,我是因为岁数小,说来可笑,在那一年,我甚至还没有初恋过,比较晚熟。而师父则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对师姐就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到她遇到这样的事情,师父心里的难过,应当不会比师姐少了多少才对。
  师姐转身上楼,准备把头一晚整理好的东西拿下来,就直奔火车站去了。临出门的时候,师姐意味深长的对师父说,师父,多少年来您一直跟我强调,种什么因,就结什么果,我幼年的时候过得不幸,流落街头就是我的果。而被您搭救,成为一个四相道的女猎人,这依然是因果。我年少无知的时候,自傲狂妄,闯下了祸事,最终远离这里,回了家乡,这也是带给我的果,同样的,您因为我的关系这些年来背负骂名,四相道在十年时间里,常常被别人瞧不起,那么这究竟算是您的因果,还是我的因果呢。
  师父没有说话,但是师父的表情看来,他是认真在思索着师姐说的这些话。师姐接着说,在柳州自立门户,任何因为一起事件认识了董孝波,如果这应当算因的话,果却不该是如今的样子。您常说一个决定足以改变一生,而在发现改变的时候,还能做出另外的决定回到当初的路上,您请告诉我,我还回的去吗?我已经走得很远了,远到我回头的时候都觉得走了好久。您常说人一辈子免不了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可为什么我就总是被这些事情缠绕呢?假若当初我没跟着您回家,或许我活不了多久就死了,也或许变成个小贼被抓走,从此过着更抬不起头的日子,这一切难道也是您常说的因果吗?我的果,难道一定是因为我的出身可怜吗?
  师姐说到这里的时候,就好像是一瞬间回想起了自己三十多年来的酸甜苦辣,百味交集,于是看上去有些激动,她带着微微的哭腔,似乎是在感叹自己为什么不能像别人那样平凡平静的生活。师父的眼神里满是慈祥,师父很少用这样的眼神看过我,在我和师姐之间,他果然更加喜欢师姐。他站着没动,但是口中却缓缓对师姐说,当年带你回来,是我们的互相选择,我也成为了你的因果。这些年你过得苦,这我都知道,你要记住,不管多苦,这都是你的家,你绝对安全的地方,你永远都是我的孩子。
  师父说“孩子”,而不是“徒弟”。
  于是在那之后的多少年里,我一直很努力,想要用自己的实力向师父证明,其实您也可以拿我当您的孩子,而不是徒弟。
  师姐听完师父的话,看上去很悲伤。毕竟是女人,在遇到这样的打击的时候,她其实需要的并不是一个多么完美的解决办法,而是有一个一直在身边默默保护她的人。师姐看了师父许久,然后看着我,对我微微点头,接着转身出了院子,返回柳州。师姐走后,师父愣愣地看着院子的门挺长时间,直到我递过去一根烟,他才重新坐下,但我俩一句话都没说,师父默默抽完了这根烟,然后缓慢的走到院子一角的祖师爷塑像边,跪下,磕头,烧香,嘴里喃喃自语,不知道是在祷告,还是在忏悔。
  实话实说的是,本来那一天应当是开心的,却因为董先生的不辞而别而大家各怀心事,而从那天开始的连续好几天,我和师父都在郁郁寡欢中度过。
师父摇摇头说这也只是他的猜测他并没用什么确凿的证据若一定要说点联系出来那就是结合小董的姓氏加上同样是为了寻宝再加上他莫名的不辞而别看上去有些勉强但是这一切在我和师姐听来就好像是在黑灯瞎火的世界里突然远处亮起一盏小小的烛火且不论烛光照亮的地方是光明还是黑暗我们也只能迫使自己朝着光亮走去因为除此之外我们别无选择师父说对师姐说你是我的徒弟我从小看着你长大以你的品性来说我也无法保证不会看到宝贝就眼红因为我们没谁有这样的资格说这些话甚至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样假若当年稍微轨迹偏移一点恐怕去偷扇子的人就不是你而是我了师父顿了顿说所以如果真的是小董刻意接近你就是为了那把扇子的话那这盘棋可就大了为什么要说大呢因为我们没人能够知道这背后究竟有个怎样的利益团体甚至不知道这个势力我们是否能够抗衡我挺责怪师父因为在我听来师父这番话就有点丧气了他的意思好像是在说无法揣测的敌人是最可怕的所以要我们放弃继续深究一样我是小徒弟我没有说话的立场因为此刻我若坚持要对董先生追查到底的话会让人尤其是师姐觉得我是一个好事之徒所以我一直在边上没说话师姐比我成熟很多我想她也一定联想到了如果继续查下去势必会牵扯出一个集团性质的团体而那是我们无法抗衡的但是如若不查的话师姐是不可能甘心的因为在这场宝物的追逐游戏里她还是感情上的受伤害者师姐站起来了我就一屁股坐到了她的位置上我小时候我妈说了人走江山失谁叫师父院子里就那么几个可以坐的地方呢师姐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思考着很快她就得出一个结论她要先赶回柳州在事情没有闹大的前提下去董先生的工厂找到他私事就私下了解了大不了就是感情告终但是这件事作为董孝波来说他欠我师姐一个合理的交待师姐说完以后师父也想了想师父点头说这样也好你继续呆在这里也不能得到什么结果还是现在私事的范围内解决了比较好你这就收拾好东西赶紧回去吧随时电话联系就可以了师姐苦笑着说本来打算的也是今天返回柳州东西提前就收拾好了但是没想到的是来的时候是两个人回去却变成了一个人人生就是如此当你解决了一件麻烦事的时候另一件就会接踵而至一辈子不就是问题叠着问题麻烦堆着麻烦吗师姐说完我和师父都没有回话我是因为岁数小说来可笑在那一年我甚至还没有初恋过比较晚熟而师父则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对师姐就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到她遇到这样的事情师父心里的难过应当不会比师姐少了多少才对师姐转身上楼准备把头一晚整理好的东西拿下来就直奔火车站去了临出门的时候师姐意味深长的对师父说师父多少年来您一直跟我强调种什么因就结什么果我幼年的时候过得不幸流落街头就是我的果而被您搭救成为一个四相道的女猎人这依然是因果我年少无知的时候自傲狂妄闯下了祸事最终远离这里回了家乡这也是带给我的果同样的您因为我的关系这些年来背负骂名四相道在十年时间里常常被别人瞧不起那么这究竟算是您的因果还是我的因果呢师父没有说话但是师父的表情看来他是认真在思索着师姐说的这些话师姐接着说在柳州自立门户任何因为一起事件认识了董孝波如果这应当算因的话果却不该是如今的样子您常说一个决定足以改变一生而在发现改变的时候还能做出另外的决定回到当初的路上您请告诉我我还回的去吗我已经走得很远了远到我回头的时候都觉得走了好久您常说人一辈子免不了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可为什么我就总是被这些事情缠绕呢假若当初我没跟着您回家或许我活不了多久就死了也或许变成个小贼被抓走从此过着更抬不起头的日子这一切难道也是您常说的因果吗我的果难道一定是因为我的出身可怜吗师姐说到这里的时候就好像是一瞬间回想起了自己三十多年来的酸甜苦辣百味交集于是看上去有些激动她带着微微的哭腔似乎是在感叹自己为什么不能像别人那样平凡平静的生活师父的眼神里满是慈祥师父很少用这样的眼神看过我在我和师姐之间他果然更加喜欢师姐他站着没动但是口中却缓缓对师姐说当年带你回来是我们的互相选择我也成为了你的因果这些年你过得苦这我都知道你要记住不管多苦这都是你的家你绝对安全的地方你永远都是我的孩子师父说孩子而不是徒弟于是在那之后的多少年里我一直很努力想要用自己的实力向师父证明其实您也可以拿我当您的孩子而不是徒弟师姐听完师父的话看上去很悲伤毕竟是女人在遇到这样的打击的时候她其实需要的并不是一个多么完美的解决办法而是有一个一直在身边默默保护她的人师姐看了师父许久然后看着我对我微微点头接着转身出了院子返回柳州师姐走后师父愣愣地看着院子的门挺长时间直到我递过去一根烟他才重新坐下但我俩一句话都没说师父默默抽完了这根烟然后缓慢的走到院子一角的祖师爷塑像边跪下磕头烧香嘴里喃喃自语不知道是在祷告还是在忏悔实话实说的是本来那一天应当是开心的却因为董先生的不辞而别而大家各怀心事而从那天开始的连续好几天我和师父都在郁郁寡欢中度过  师父摇摇头说也只猜测并没用什么确凿证据若定要说点联系出来那就结合小董姓氏加上同样为寻宝再加上莫名辞而别看上去有些勉强。但切在和师姐听来就像在黑灯瞎火世界里突然远处亮起盏小小烛火且论烛光照亮地方光明还黑暗们也只能迫使自己朝着光亮走去因为除此之外们别无选择。
  师父说对师姐说徒弟从小看着长大以品性来说也无法保证会看到宝贝就眼红因为们没谁有样资格说些话甚至包括自己也样假若当年稍微轨迹偏移点恐怕去偷扇子就而。师父顿顿说所以如果真小董刻意接近就为那把扇子话那盘棋可就大为什么要说大呢因为们没能够知道背后究竟有怎样利益团体。甚至知道势力们否能够抗衡。
  挺责怪师父因为在听来师父番话就有点丧气。意思像在说无法揣测敌最可怕所以要们放弃继续深究样。小徒弟没有说话立场因为此刻若坚持要对董先生追查到底话会让尤其师姐觉得事之徒。所以直在边上没说话。师姐比成熟很多想她也定联想到如果继续查下去势必会牵扯出集团性质团体而那们无法抗衡。但如若查话师姐可能甘心因为在场宝物追逐游戏里她还感情上受伤害者。
  师姐站起来就屁股坐到她位置上。小时候妈说走江山失谁叫师父院子里就那么几可以坐地方呢。师姐在们面前走来走去思考着很快她就得出结论她要先赶回柳州。在事情没有闹大前提下去董先生工厂找到私事就私下解大就感情告终。但件事作为董孝波来说欠师姐合理交待。师姐说完以后师父也想想师父点头说样也继续呆在里也能得到什么结果还现在私事范围内解决比较就收拾东西赶紧回去随时电话联系就可以。
  师姐苦笑着说本来打算也今天返回柳州东西提前就收拾但没想到来时候两回去却变成。生就如此当解决件麻烦事时候另件就会接踵而至辈子就问题叠着问题麻烦堆着麻烦。师姐说完和师父都没有回话因为岁数小说来可笑在那年甚至还没有初恋过比较晚熟。而师父则知道怎么回答对师姐就像对待自己女儿样看到她遇到样事情师父心里难过应当会比师姐少多少才对。
  师姐转身上楼准备把头晚整理东西拿下来就直奔火车站去。临出门时候师姐意味深长对师父说师父多少年来您直跟强调种什么因就结什么果幼年时候过得幸流落街头就果。而被您搭救成为四相道女猎依然因果。年少无知时候自傲狂妄闯下祸事最终远离里回家乡也带给果同样您因为关系些年来背负骂名四相道在十年时间里常常被别瞧起那么究竟算您因果还因果呢。
  师父没有说话但师父表情看来认真在思索着师姐说些话。师姐接着说在柳州自立门户任何因为起事件认识董孝波如果应当算因话果却该如今样子。您常说决定足以改变生而在发现改变时候还能做出另外决定回到当初路上您请告诉还回去?已经走得很远远到回头时候都觉得走久。您常说辈子免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可为什么就总被些事情缠绕呢?假若当初没跟着您回家或许活多久就死也或许变成小贼被抓走从此过着更抬起头日子切难道也您常说因果?果难道定因为出身可怜?
  师姐说到里时候就像瞬间回想起自己三十多年来酸甜苦辣百味交集于看上去有些激动她带着微微哭腔似乎在感叹自己为什么能像别那样平凡平静生活。师父眼神里满慈祥师父很少用样眼神看过在和师姐之间果然更加喜欢师姐。站着没动但口中却缓缓对师姐说当年带回来们互相选择也成为因果。些年过得苦都知道要记住管多苦都家绝对安全地方永远都孩子。
  师父说“孩子”而“徒弟”。
  于在那之后多少年里直很努力想要用自己实力向师父证明其实您也可以拿当您孩子而徒弟。
  师姐听完师父话看上去很悲伤。毕竟女在遇到样打击时候她其实需要并多么完美解决办法而有直在身边默默保护她。师姐看师父许久然后看着对微微点头接着转身出院子返回柳州。师姐走后师父愣愣地看着院子门挺长时间直到递过去根烟才重新坐下但俩句话都没说师父默默抽完根烟然后缓慢走到院子角祖师爷塑像边跪下磕头烧香嘴里喃喃自语知道在祷告还在忏悔。
  实话实说本来那天应当开心却因为董先生辞而别而大家各怀心事而从那天开始连续几天和师父都在郁郁寡欢中度过。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