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第五册》 32

下载免费读
  我问他,你不是说你父亲都不管你了吗?你还打电话给他干嘛?他都这么狠心,你还真贱啊。董孝波苦笑着说,是啊,真贱,不过无论如何,那都是我的父亲。生我却没养我,我长到成年,其实除了我母亲的辛苦外,我还是要感谢他给了我生命,就算我是个人人都看不起的私生子。我没再说话了。董孝波接着说,那天晚上他给父亲打电话,胡言乱语了很多,父亲有点不耐烦,但是也明白了他是在抱怨自己的生活不如意。于是父亲就跟他说,你说吧,你要多少钱。
  董孝波说,这句话深深的刺伤了他,他觉得他并不是为了要钱而跟父亲打电话的,他母亲去世了,自己又是个被人瞧不起的私生子,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都不愿意跟他有什么过多的交往,在事业上也不如意,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抛弃他,而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就想跟自己的亲生父亲说说话,哪怕就是一两句安慰也都能让他宽心不少,谁知道自己的父亲,竟然直接想要用钱来打发他。他说他当时很伤心,于是就对父亲说,自己不是来要钱的,只是想要父亲给他指一条路,要怎么做才能出头,毕竟不管如何,父亲都是在世的自己最亲的人。
  董孝波又抽了几口烟之后,突然一副很无奈的笑着说,结果你们猜我父亲跟我说什么?他说,假如有一样东西,你要努力奋斗10年才能得到,这会非常辛苦。但是假若你踩着别人的肩膀,你就能在1年的时间得到的话,你会选择哪种方式?董孝波说,当时他并没有回答,结果父亲说,如果是他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踩在别人的肩膀上,那是因为,他不能容忍别人踩在他的肩膀上。
  董孝波说,父亲的话特别现实,但是却如同醍醐灌顶,一下子就让他明白了许多。也许父亲在道德上并不是一个值得夸赞的人,但是说到赚钱赚名声,出人头地,他却是个人精。董孝波说,于是当天晚上他挂了电话后就决定,自己不要被别人踩在脚下,既然在香港已经举目无亲,那么自己就要豁出去干,不敢说混得比父亲好,但起码要比那几个瞧不起自己的兄弟强。
  他说,他后来就开始在工作上动起了心眼,开始学会了分析领导层的相互关系,觉得哪个更能够有实权,谁说的话比较有分量等,他就去刻意地接近这些人,为了这个,他甚至卖掉了父亲留在香港给他的房子,用卖房得到的一大笔钱,花了极少的一部分租了个很差的公寓,却用那绝大多数的钱,用来打点和领导的关系。
  他还说,打点这些关系并不是为了能在这个单位里混到个什么职位,而是为了透过他的领导,去认识更多比领导还要高身份的人。他的钱每一分都花在刀刃上,中国人习惯了收受礼物,于是自己也开始觉得这样办事效率要高得多。没几年的时间,他就在那个单位里风生水起,也认识了不少社会外部的强力资源,在他觉得时机成熟的时候,他毅然带走了那个公司里的骨干成员,自己当起了老板,自己干。董孝波说,而在自己当上老板的时候,他还没有买过车,还住在那个廉价的公寓里。
  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董孝波这叫做屌丝的逆袭。虽然我并不赞同他这种过河拆桥的混蛋做法,但是他终究是成功了。董孝波说,人就是这样,一旦你有了地位,人家就会去注意你光鲜照人的一面,之前做过些什么龌龊事,很快就被人淡忘了。当时的港元,正在逐渐贬值,自己精于观察,赶在金融风暴前,撤掉了自己在香港的一切投资,开始转向大陆,因为大陆的人口更多,市场更大,而自己的家乡也在广西,作为商人,他还是想要给故土做点贡献。而在这些年的时间里,他和父亲的交集很少,他说也就是每年新年的时候,自己会飞去马来西亚和父亲吃一顿饭,然后就回来。他说,父亲越来越老了,身体也变差,所以家里的其他几个兄弟姐妹每次跟父亲团聚的时候,都是在看父亲的身体情况,想要了解是否留下了遗嘱,自己到底能够分到多少之类的。董孝波说,虽然大家都没明说,但是自己是完全看得出来的,虽然是个大家族,却是一盘散沙,对付我这样的私生子的时候,一个个很团聚,等到我出人头地的时候,却又大气不出了,成天盼着分遗嘱。我不会去分,想来也没留下我那一份,所以在那个时候,我有一种痛快的感觉,我开始庆幸私生子的身份给了我奋斗的力量,就为了证明给你们看,我一样活得堂堂正正。
  董孝波说,而在那一年的聚餐中,父亲看他有出息了,也难得的欣慰。饭后带着几个孩子一起聊天,这让他受宠若惊,而也就是那一次闲聊中,他得知了父亲手上有一个宝贝,而这个宝贝就是玄奘手书的贝叶经。
  董孝波说,当时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东西的来历,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父亲是喜欢收藏罢了,谁知道回到内地以后,他才偶然打听到这贝叶经的来历,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靠什么生意发家致富的,而到那时候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专门倒卖古董珍宝的投机商人。于是他说这样一来他就想得通了,难怪每年吃年夜饭的时候,其余的兄弟都会在席桌上赠送给父亲一些古董,不管是不是在示好,总之送的礼物越贵重,自己分到的遗产就能够多一份。
  董孝波接着说,本来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关系并不大。直到自己投资的工厂闹鬼,继而认识了辛然师姐,觉得师姐很可爱,自己有举目无亲的,想要找个伴。于是就以请教玄学的方式来接近师姐,想要跟师姐做朋友,甚至谈恋爱,而董孝波说,在那个时候,他对是师姐是非常真心的。直到后来师姐跟他讲了六叶八卦扇的秘密,这一下子就让他燃起了找到扇子的欲望。
  师父问他,既然你说你对辛然是基于真心,那后来为什么要陷害她?董孝波说,一开始辛然给他说这个秘密的时候,自己也就权当一段轶闻听了,但是自己却在心里想着,要是能够找到这把扇子,把它送给自己的父亲,也是在其他人面前证明自己的一种方式,他就是太希望证明了,对自己的父亲证明,证明我虽然是个私生子,但是我一样是个有骨气,顶的起天地的人,我并不比你的其他儿子差,他们能给你什么,我就能给你更好的。于是他开始反复试探性地游说师姐,看是不是有机会一起回去重新找找那把扇子。但是师姐吃过苦头,立场非常坚定,说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会再打那把扇子的主意了,由于董孝波知道的消息有限,自己也没办法脱离师姐单独去寻找,所以这件事情就暂且作罢了。
  而直到后来,有一天自己约了不少朋友一起聚会,也打算正式跟自己的朋友介绍一下我师姐的时候,我师姐却酒后失言了,自己在酒局上说了扇子的事情。董孝波说,其实当时她并没有说得很仔细,迷迷糊糊地,大家除了知道有这么一把扇子之外,别的都听得莫名其妙地。毫无威胁,而自己却由于多年经商的关系,加之深知内情,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虽然可能会利用我师姐的不设防,但是自己如果隐藏的好的话,师姐压根就不会发现自己在背后动了手脚,董孝波说,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很兴奋,筹划了几天,他向公安机关匿名举报了辛然师姐,并在师姐边上吹风说可能是那一晚你自己胡言乱语,让好事之徒听了去,把你给举报了。派出所是不会提供举报者信息的,于是我就自演了一出陷害辛然受审,然后我拿钱把她取保候审,再告诉她,只有找到扇子,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之类的话。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觉得拔凉拔凉的,师父也皱着眉头,看起来师父也是大为吃惊。这个看似老实的董孝波,竟然心机城府如此之深。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由得又想揍他一顿了。
  董孝波苦笑着说,其实从决定这么做一直到我们打听到扇子的真实下落,他的内心一直在反复的矛盾和纠结中。但是自己不肯放弃,就越走越远,原本从哑巴昝师父那儿得知了扇子就在抚仙湖底下的时候,他认为剩下的无非就是自己悄悄找人打捞起来,再抽时间悄悄送去马来西亚,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却在我们返回昆明的时候,师父给他那一个沉甸甸的扳指,给触动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他开始懊恼,后悔,觉得自己辜负了师姐,也辜负了我师父的嘱托,但是事已至此,自己也没办法出来承认,而自始至终我们都不曾怀疑过这个师姐带来的男人,这让他非常内疚。
  于是他开始觉得自己配不上师姐的真诚,更不配拥有师父赠予的扳指。金玉良缘,到他这里的时候,已经变了味。
  董孝波长舒一口气,一副卸下了心中担子的模样,他坦然的笑着说,事情就是这样了,费了那么大劲,我也不辞而别了,没有退路了,只能来找扇子,否则我会觉得我自己一无所有。
  师父的脸色很复杂,但是我却读不懂他在想什么。师父站在那儿站了一会,伸手摸出小刀,割断了绑住董孝波的绳子。董孝波一脸愕然,师父说,小董,你还爱着辛然吗?董孝波点点头。师父叹了一口气说,那你还是给她打个电话吧,你欠她一个解释呢。
  于是我明白了,在师父看来,董孝波找不找扇子,这跟师父一点关系都没有,在扇子和师姐的感情里,师父还是选择了师姐。扇子是宝物,可说大了天也就是块铁皮,而师姐却是师父的心头肉。连我这种和师姐相处也就一个月的人,都明白师门情谊,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她却对我像自己的亲弟弟一样。我们出门在外,不管是学艺还是在打拼,最需要的不就是这份如同亲人般的关怀吗?所以我明白师父当时的心情,他要董孝波给师姐打电话,说是一个解释,他实际上,还是希望这通电话,能够让大家的关系回到从前。
  董孝波一愣,这一愣愣了很久。尽管他的手已经没有被捆着了,但是他却一动不动。好久以后才从衣服里拿出自己的皮夹子,从其中一层的深处,找出一张电话卡,那二年,中国移动几乎垄断了通信市场,打个电话都要六毛钱一分钟,董孝波自然是不在乎这点钱的,而他当初拔下了电话卡,其实也是害怕被师姐找到。
  紧接着,他装上卡,开机,等信号,开始拨打。在他喂了一声后,我从电话那微弱的外扩音隐隐听到师姐那激动且急促的声音,感觉得出的是,师姐自从电话接通开始,就一直在激动地说着什么,而董孝波一直听着,神情很是凝重。几分钟以后,董孝波突然开口说,辛然,对不起,对……对不起……
  在第二个对不起的时候,他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哭了。
  身为一个经常把别人整哭的坏同学,所以我对付哭还算是有点经验的。我一直认为当有人无论因为什么原因选择了在你面前放声大哭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并非是拍着对方的肩膀劝对方别再哭了,而是不断的递纸巾。不过被我整哭的大多数都是以前跟我不幸同桌的女同学,而董孝波是个男人。
  早在我还在念书的时候,由于有着强烈的恶作剧的欲望,所以我身边的那些女同学常常遭殃。抓壁虎蚯蚓放到她们的文具盒里已经是小儿科的东西了,毫无创意。我记得有一次我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一元钱的硬币,然后悬出一半放在桌角,然后用打火机把它烧得很烫。然后再把硬币拨到书上,递给我身边的女同桌,对她说最近我钱多得有些花不完,你帮我花了这块钱好了。
  那二年,一块钱虽然不算大钱,但是够买一个葱油饼了。于是那个女生傻乎乎的笑着,装出一副不好意思却又偏偏把手伸向那枚硬币,结果就被烫了。在上课的时间里突然鬼哭狼嚎地大哭起来,为此我被罚站了一堂课的时间,然后座位也被换到了最后一排,那是坏学生的专属地。
  所以当董孝波这么哭起来的时候,我第一个想的是不是刚才我出手太重的关系,但是我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也许是因为之前没有恋爱经历的缘故,所以我暂时还无法体会当初他那种内疚和痛彻心扉的感觉。所以看他哭,我没有说话。
  就这么哭了大概分把钟,董孝波醒了醒鼻子,在电话里对师姐说了句,行吧,那我等你。挂上电话以后,他把电话放回衣服里,这回没有取下电话卡。然后他双手合十交叉,低下脑袋,把手撑住自己的下巴。
  隔了一会,董孝波抬头望着师父,苦笑着说,师父,你打算怎么处置我。那语气,就好像是一个偷东西的贼被主人抓到,一副无奈,却不知道主人是打算给他一条生路,还是要报警送他进号子里一样。师父缓慢地说,辛然是怎么说的。董孝波说,她说在电话里,很多事情都说不明白,她这就去买来昆明的火车票,大概明天到这里。她还说希望我能跟着你们一块回去,到时候好当面谈。师父问他,发生了这么多事,你还愿意放弃这里的一切跟我一块回去等辛然吗?董孝波沉默了,只是抬起头远远看着湖心上那正在打捞的船。
  师父走到他身边蹲下,叹了口气说,说实在的,你找不找扇子,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至于你找不找得到,我对此也完全不关心。那把扇子虽然是一个关键,但是毕竟是跟我四相道无缘的东西,所以最终落到谁手里,我们都无所谓。我心里在想,其实师父说得也对,一来不是自己的东西,就算真的拿到手,用起来也必遭报应。二来哑巴昝师父已经说过了,当初拆分扇子的时候,他依然将扇子熔了铜的座子,也就是说,即便那六叶都全部找到,也没有办法拼接在一起,甚至是无法复制的东西。要来除了收藏,毫无意义。但是我也想到了,这东西对于一个专门收购民间宝贝的投机商人来说,或许就算是毫无价值,但只要是摆在自己家里,也算是如了心愿了。董孝波虽然是个商人,但是他并不是一个以倒卖宝物维生的投机商人,他处心积虑想要得到扇子,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只是为了跟自己的父亲证明,即便他是个私生子,也可以活得堂堂正正。
  师父接着说,虽然我不知道辛然对你到底现在是个什么打算,我也无法干预,甚至没有办法在你们之间劝告任何一方。小董啊,经过这件事,虽然我们都认为你做错了,但是你起码心里还挂念这我的徒弟,这对我和辛然来说,都非常重要。对于人品,我就不多说了,相信你自己也知道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在我眼里,你本性并不坏,也许是多年的经历造成了你如今如此现实。但你又能怪得了谁呢,怪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吗?
我问他你不是说你父亲都不管你了吗你还打电话给他干嘛他都这么狠心你还真贱啊董孝波苦笑着说是啊真贱不过无论如何那都是我的父亲生我却没养我我长到成年其实除了我母亲的辛苦外我还是要感谢他给了我生命就算我是个人人都看不起的私生子我没再说话了董孝波接着说那天晚上他给父亲打电话胡言乱语了很多父亲有点不耐烦但是也明白了他是在抱怨自己的生活不如意于是父亲就跟他说你说吧你要多少钱董孝波说这句话深深的刺伤了他他觉得他并不是为了要钱而跟父亲打电话的他母亲去世了自己又是个被人瞧不起的私生子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都不愿意跟他有什么过多的交往在事业上也不如意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抛弃他而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就想跟自己的亲生父亲说说话哪怕就是一两句安慰也都能让他宽心不少谁知道自己的父亲竟然直接想要用钱来打发他他说他当时很伤心于是就对父亲说自己不是来要钱的只是想要父亲给他指一条路要怎么做才能出头毕竟不管如何父亲都是在世的自己最亲的人董孝波又抽了几口烟之后突然一副很无奈的笑着说结果你们猜我父亲跟我说什么他说假如有一样东西你要努力奋斗年才能得到这会非常辛苦但是假若你踩着别人的肩膀你就能在年的时间得到的话你会选择哪种方式董孝波说当时他并没有回答结果父亲说如果是他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踩在别人的肩膀上那是因为他不能容忍别人踩在他的肩膀上董孝波说父亲的话特别现实但是却如同醍醐灌顶一下子就让他明白了许多也许父亲在道德上并不是一个值得夸赞的人但是说到赚钱赚名声出人头地他却是个人精董孝波说于是当天晚上他挂了电话后就决定自己不要被别人踩在脚下既然在香港已经举目无亲那么自己就要豁出去干不敢说混得比父亲好但起码要比那几个瞧不起自己的兄弟强他说他后来就开始在工作上动起了心眼开始学会了分析领导层的相互关系觉得哪个更能够有实权谁说的话比较有分量等他就去刻意地接近这些人为了这个他甚至卖掉了父亲留在香港给他的房子用卖房得到的一大笔钱花了极少的一部分租了个很差的公寓却用那绝大多数的钱用来打点和领导的关系他还说打点这些关系并不是为了能在这个单位里混到个什么职位而是为了透过他的领导去认识更多比领导还要高身份的人他的钱每一分都花在刀刃上中国人习惯了收受礼物于是自己也开始觉得这样办事效率要高得多没几年的时间他就在那个单位里风生水起也认识了不少社会外部的强力资源在他觉得时机成熟的时候他毅然带走了那个公司里的骨干成员自己当起了老板自己干董孝波说而在自己当上老板的时候他还没有买过车还住在那个廉价的公寓里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董孝波这叫做屌丝的逆袭虽然我并不赞同他这种过河拆桥的混蛋做法但是他终究是成功了董孝波说人就是这样一旦你有了地位人家就会去注意你光鲜照人的一面之前做过些什么龌龊事很快就被人淡忘了当时的港元正在逐渐贬值自己精于观察赶在金融风暴前撤掉了自己在香港的一切投资开始转向大陆因为大陆的人口更多市场更大而自己的家乡也在广西作为商人他还是想要给故土做点贡献而在这些年的时间里他和父亲的交集很少他说也就是每年新年的时候自己会飞去马来西亚和父亲吃一顿饭然后就回来他说父亲越来越老了身体也变差所以家里的其他几个兄弟姐妹每次跟父亲团聚的时候都是在看父亲的身体情况想要了解是否留下了遗嘱自己到底能够分到多少之类的董孝波说虽然大家都没明说但是自己是完全看得出来的虽然是个大家族却是一盘散沙对付我这样的私生子的时候一个个很团聚等到我出人头地的时候却又大气不出了成天盼着分遗嘱我不会去分想来也没留下我那一份所以在那个时候我有一种痛快的感觉我开始庆幸私生子的身份给了我奋斗的力量就为了证明给你们看我一样活得堂堂正正董孝波说而在那一年的聚餐中父亲看他有出息了也难得的欣慰饭后带着几个孩子一起聊天这让他受宠若惊而也就是那一次闲聊中他得知了父亲手上有一个宝贝而这个宝贝就是玄奘手书的贝叶经董孝波说当时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东西的来历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父亲是喜欢收藏罢了谁知道回到内地以后他才偶然打听到这贝叶经的来历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靠什么生意发家致富的而到那时候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专门倒卖古董珍宝的投机商人于是他说这样一来他就想得通了难怪每年吃年夜饭的时候其余的兄弟都会在席桌上赠送给父亲一些古董不管是不是在示好总之送的礼物越贵重自己分到的遗产就能够多一份董孝波接着说本来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关系并不大直到自己投资的工厂闹鬼继而认识了辛然师姐觉得师姐很可爱自己有举目无亲的想要找个伴于是就以请教玄学的方式来接近师姐想要跟师姐做朋友甚至谈恋爱而董孝波说在那个时候他对是师姐是非常真心的直到后来师姐跟他讲了六叶八卦扇的秘密这一下子就让他燃起了找到扇子的欲望师父问他既然你说你对辛然是基于真心那后来为什么要陷害她董孝波说一开始辛然给他说这个秘密的时候自己也就权当一段轶闻听了但是自己却在心里想着要是能够找到这把扇子把它送给自己的父亲也是在其他人面前证明自己的一种方式他就是太希望证明了对自己的父亲证明证明我虽然是个私生子但是我一样是个有骨气顶的起天地的人我并不比你的其他儿子差他们能给你什么我就能给你更好的于是他开始反复试探性地游说师姐看是不是有机会一起回去重新找找那把扇子但是师姐吃过苦头立场非常坚定说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会再打那把扇子的主意了由于董孝波知道的消息有限自己也没办法脱离师姐单独去寻找所以这件事情就暂且作罢了而直到后来有一天自己约了不少朋友一起聚会也打算正式跟自己的朋友介绍一下我师姐的时候我师姐却酒后失言了自己在酒局上说了扇子的事情董孝波说其实当时她并没有说得很仔细迷迷糊糊地大家除了知道有这么一把扇子之外别的都听得莫名其妙地毫无威胁而自己却由于多年经商的关系加之深知内情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虽然可能会利用我师姐的不设防但是自己如果隐藏的好的话师姐压根就不会发现自己在背后动了手脚董孝波说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很兴奋筹划了几天他向公安机关匿名举报了辛然师姐并在师姐边上吹风说可能是那一晚你自己胡言乱语让好事之徒听了去把你给举报了派出所是不会提供举报者信息的于是我就自演了一出陷害辛然受审然后我拿钱把她取保候审再告诉她只有找到扇子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之类的话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觉得拔凉拔凉的师父也皱着眉头看起来师父也是大为吃惊这个看似老实的董孝波竟然心机城府如此之深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由得又想揍他一顿了董孝波苦笑着说其实从决定这么做一直到我们打听到扇子的真实下落他的内心一直在反复的矛盾和纠结中但是自己不肯放弃就越走越远原本从哑巴昝师父那儿得知了扇子就在抚仙湖底下的时候他认为剩下的无非就是自己悄悄找人打捞起来再抽时间悄悄送去马来西亚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却在我们返回昆明的时候师父给他那一个沉甸甸的扳指给触动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他开始懊恼后悔觉得自己辜负了师姐也辜负了我师父的嘱托但是事已至此自己也没办法出来承认而自始至终我们都不曾怀疑过这个师姐带来的男人这让他非常内疚于是他开始觉得自己配不上师姐的真诚更不配拥有师父赠予的扳指金玉良缘到他这里的时候已经变了味董孝波长舒一口气一副卸下了心中担子的模样他坦然的笑着说事情就是这样了费了那么大劲我也不辞而别了没有退路了只能来找扇子否则我会觉得我自己一无所有师父的脸色很复杂但是我却读不懂他在想什么师父站在那儿站了一会伸手摸出小刀割断了绑住董孝波的绳子董孝波一脸愕然师父说小董你还爱着辛然吗董孝波点点头师父叹了一口气说那你还是给她打个电话吧你欠她一个解释呢于是我明白了在师父看来董孝波找不找扇子这跟师父一点关系都没有在扇子和师姐的感情里师父还是选择了师姐扇子是宝物可说大了天也就是块铁皮而师姐却是师父的心头肉连我这种和师姐相处也就一个月的人都明白师门情谊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她却对我像自己的亲弟弟一样我们出门在外不管是学艺还是在打拼最需要的不就是这份如同亲人般的关怀吗所以我明白师父当时的心情他要董孝波给师姐打电话说是一个解释他实际上还是希望这通电话能够让大家的关系回到从前董孝波一愣这一愣愣了很久尽管他的手已经没有被捆着了但是他却一动不动好久以后才从衣服里拿出自己的皮夹子从其中一层的深处找出一张电话卡那二年中国移动几乎垄断了通信市场打个电话都要六毛钱一分钟董孝波自然是不在乎这点钱的而他当初拔下了电话卡其实也是害怕被师姐找到紧接着他装上卡开机等信号开始拨打在他喂了一声后我从电话那微弱的外扩音隐隐听到师姐那激动且急促的声音感觉得出的是师姐自从电话接通开始就一直在激动地说着什么而董孝波一直听着神情很是凝重几分钟以后董孝波突然开口说辛然对不起对对不起在第二个对不起的时候他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哭了身为一个经常把别人整哭的坏同学所以我对付哭还算是有点经验的我一直认为当有人无论因为什么原因选择了在你面前放声大哭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并非是拍着对方的肩膀劝对方别再哭了而是不断的递纸巾不过被我整哭的大多数都是以前跟我不幸同桌的女同学而董孝波是个男人早在我还在念书的时候由于有着强烈的恶作剧的欲望所以我身边的那些女同学常常遭殃抓壁虎蚯蚓放到她们的文具盒里已经是小儿科的东西了毫无创意我记得有一次我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一元钱的硬币然后悬出一半放在桌角然后用打火机把它烧得很烫然后再把硬币拨到书上递给我身边的女同桌对她说最近我钱多得有些花不完你帮我花了这块钱好了那二年一块钱虽然不算大钱但是够买一个葱油饼了于是那个女生傻乎乎的笑着装出一副不好意思却又偏偏把手伸向那枚硬币结果就被烫了在上课的时间里突然鬼哭狼嚎地大哭起来为此我被罚站了一堂课的时间然后座位也被换到了最后一排那是坏学生的专属地所以当董孝波这么哭起来的时候我第一个想的是不是刚才我出手太重的关系但是我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也许是因为之前没有恋爱经历的缘故所以我暂时还无法体会当初他那种内疚和痛彻心扉的感觉所以看他哭我没有说话就这么哭了大概分把钟董孝波醒了醒鼻子在电话里对师姐说了句行吧那我等你挂上电话以后他把电话放回衣服里这回没有取下电话卡然后他双手合十交叉低下脑袋把手撑住自己的下巴隔了一会董孝波抬头望着师父苦笑着说师父你打算怎么处置我那语气就好像是一个偷东西的贼被主人抓到一副无奈却不知道主人是打算给他一条生路还是要报警送他进号子里一样师父缓慢地说辛然是怎么说的董孝波说她说在电话里很多事情都说不明白她这就去买来昆明的火车票大概明天到这里她还说希望我能跟着你们一块回去到时候好当面谈师父问他发生了这么多事你还愿意放弃这里的一切跟我一块回去等辛然吗董孝波沉默了只是抬起头远远看着湖心上那正在打捞的船师父走到他身边蹲下叹了口气说说实在的你找不找扇子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至于你找不找得到我对此也完全不关心那把扇子虽然是一个关键但是毕竟是跟我四相道无缘的东西所以最终落到谁手里我们都无所谓我心里在想其实师父说得也对一来不是自己的东西就算真的拿到手用起来也必遭报应二来哑巴昝师父已经说过了当初拆分扇子的时候他依然将扇子熔了铜的座子也就是说即便那六叶都全部找到也没有办法拼接在一起甚至是无法复制的东西要来除了收藏毫无意义但是我也想到了这东西对于一个专门收购民间宝贝的投机商人来说或许就算是毫无价值但只要是摆在自己家里也算是如了心愿了董孝波虽然是个商人但是他并不是一个以倒卖宝物维生的投机商人他处心积虑想要得到扇子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只是为了跟自己的父亲证明即便他是个私生子也可以活得堂堂正正师父接着说虽然我不知道辛然对你到底现在是个什么打算我也无法干预甚至没有办法在你们之间劝告任何一方小董啊经过这件事虽然我们都认为你做错了但是你起码心里还挂念这我的徒弟这对我和辛然来说都非常重要对于人品我就不多说了相信你自己也知道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在我眼里你本性并不坏也许是多年的经历造成了你如今如此现实但你又能怪得了谁呢怪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吗师父的话往往有着深意在我听来他其实是迫使自己原谅了董孝波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师父对师姐的慈爱董孝波依旧没有说话师父接着对他说既然伤害已经造成了你的选择就只有两个要么及时回头诚心悔悟也许还能博得原谅要么你就执迷不悔一错再错起码这个错在我们看来是一种错师父说完没等董孝波回答就问他说这水里的年轻人听了我们那么多对话我原本没想过放过你们俩但他毕竟是无辜的四个时辰后我对他下的缚足咒就会消失装小鬼的瓶子我带走这样小鬼就不能一直缠着他剩下的八个小时你作为他的老板你应当好好留在这里等着他解咒而且这点时间让你思考我想是足够了说完师父走到舢板边上蹲下对着水里那家伙说小兄弟不好意思啊今天开罪你了这件事完了以后希望你嘴巴严实点不该说的就不要说倘若我跟我徒弟要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受到任何一点伤害的话我就认为是你走漏了消息不过你如果要来找我们报仇的话希望你能一下子就把我们给弄死因为如果你不弄死我们我们就会弄死你说完师父伸手扯下了他的几根头发这家伙本来就是个平头所以要扯掉头发并不容易从他吓得发抖的样子和痛苦的表情看来这次师父的招数多半是吓得他不敢多说什么了站在水里瑟瑟发抖样子挺可怜师父把扯下的头发装进那个小鬼的瓶子里然后用拇指按住瓶口叽里咕噜念着也不知道是真心在念还是故意吓唬那个水里的家伙随后师父站起身来对我说咱们走吧乘着长途车还没收班回昆明去我们正准备离去董孝波突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但是站着就站着了我估计是因为他大概想要送师父一段但是觉得自己此刻身份好像有点不合适于是犹豫了我白了他一眼心里说今后不管你和我师姐到底发展成什么样你都永远不会忘记今天我对你的这一顿暴揍跟师父一样揍你不是因为你打了扇子的歪主意而是你辜负了我的师姐在从湖边到市区再从市区到车站的路上师父表情凝重一句话都不肯说其实我有问题但是也不敢问直到买票上车后大巴车上吊着的电视机里演着那些年无厘头的港式喜剧片车上的人嘻嘻哈哈我和师父却怎么都笑不出来不是因为不好笑也不是因为董孝波是香港人的关系而是我们根本就没看进去终于我忍不住了我问师父说咱们就这么放了董孝波你就不怕他抓紧时间捞到东西然后从此就消失了吗师父摇摇头他说我给了他八个小时的时间来考虑了如果在这八个小时里湖心上的那艘船真的捞起来扇子的其中某一部分的话那以董孝波的为人他就肯定不会来昆明见你师姐了但是假若捞不上来他或许能够明白一个物品和一个人之间的差别对于他而言究竟哪个更加重要师父叹了口气接着说姓董的这小子太急于证明自己本性倒是不坏对他来说自尊心是活下去的勇气错在方式而不在人师父这句话虽然说的是董孝波但是我听起来却跟我的过去一样我又何尝不是拥有一颗庞大的无法战胜的自尊心处处碰壁若不是师父这几年对我的打磨我可能依旧背着我的自尊心当了个无法无天的小混混而即便如此在我的余生里我也将跟这可怕的自尊共生共灭  问说父亲都管?还打电话给干嘛?都么狠心还真贱啊。董孝波苦笑着说啊真贱过无论如何那都父亲。生却没养长到成年其实除母亲辛苦外还要感谢给生命就算都看起私生子。没再说话。董孝波接着说那天晚上给父亲打电话胡言乱语很多父亲有点耐烦但也明白在抱怨自己生活如意。于父亲就跟说说要多少钱。
  董孝波说句话深深刺伤觉得并为要钱而跟父亲打电话母亲去世自己又被瞧起私生子自己同父异母兄弟姐妹都愿意跟有什么过多交往在事业上也如意觉得整世界都在抛弃而在自己最脆弱时候就想跟自己亲生父亲说说话哪怕就两句安慰也都能让宽心少谁知道自己父亲竟然直接想要用钱来打发。说当时很伤心于就对父亲说自己来要钱只想要父亲给指条路要怎么做才能出头毕竟管如何父亲都在世自己最亲。
  董孝波又抽几口烟之后突然副很无奈笑着说结果们猜父亲跟说什么?说假如有样东西要努力奋斗10年才能得到会非常辛苦。但假若踩着别肩膀就能在1年时间得到话会选择哪种方式?董孝波说当时并没有回答结果父亲说如果话会毫犹豫地选择踩在别肩膀上那因为能容忍别踩在肩膀上。
  董孝波说父亲话特别现实但却如同醍醐灌顶下子就让明白许多。也许父亲在道德上并值得夸赞但说到赚钱赚名声出头地却精。董孝波说于当天晚上挂电话后就决定自己要被别踩在脚下既然在香港已经举目无亲那么自己就要豁出去干敢说混得比父亲但起码要比那几瞧起自己兄弟强。
  说后来就开始在工作上动起心眼开始学会分析领导层相互关系觉得哪更能够有实权谁说话比较有分量等就去刻意地接近些为甚至卖掉父亲留在香港给房子用卖房得到大笔钱花极少部分租很差公寓却用那绝大多数钱用来打点和领导关系。
  还说打点些关系并为能在单位里混到什么职位而为透过领导去认识更多比领导还要高身份。钱每分都花在刀刃上中国习惯收受礼物于自己也开始觉得样办事效率要高得多。没几年时间就在那单位里风生水起也认识少社会外部强力资源在觉得时机成熟时候毅然带走那公司里骨干成员自己当起老板自己干。董孝波说而在自己当上老板时候还没有买过车还住在那廉价公寓里。
  用现在流行语来说董孝波叫做屌丝逆袭。虽然并赞同种过河拆桥混蛋做法但终究成功。董孝波说就样旦有地位家就会去注意光鲜照面之前做过些什么龌龊事很快就被淡忘。当时港元正在逐渐贬值自己精于观察赶在金融风暴前撤掉自己在香港切投资开始转向大陆因为大陆口更多市场更大而自己家乡也在广西作为商还想要给故土做点贡献。而在些年时间里和父亲交集很少说也就每年新年时候自己会飞去马来西亚和父亲吃顿饭然后就回来。说父亲越来越老身体也变差所以家里其几兄弟姐妹每次跟父亲团聚时候都在看父亲身体情况想要解否留下遗嘱自己到底能够分到多少之类。董孝波说虽然大家都没明说但自己完全看得出来虽然大家族却盘散沙对付样私生子时候很团聚等到出头地时候却又大气出成天盼着分遗嘱。会去分想来也没留下那份所以在那时候有种痛快感觉开始庆幸私生子身份给奋斗力量就为证明给们看样活得堂堂正正。
  董孝波说而在那年聚餐中父亲看有出息也难得欣慰。饭后带着几孩子起聊天让受宠若惊而也就那次闲聊中得知父亲手上有宝贝而宝贝就玄奘手书贝叶经。
  董孝波说当时根本知道东西来历开始还以为自己父亲喜欢收藏罢谁知道回到内地以后才偶然打听到贝叶经来历直都知道自己父亲靠什么生意发家致富而到那时候才知道自己父亲专门倒卖古董珍宝投机商。于说样来就想得通难怪每年吃年夜饭时候其余兄弟都会在席桌上赠送给父亲些古董管在示总之送礼物越贵重自己分到遗产就能够多份。
  董孝波接着说本来些事情对于来说关系并大。直到自己投资工厂闹鬼继而认识辛然师姐觉得师姐很可爱自己有举目无亲想要找伴。于就以请教玄学方式来接近师姐想要跟师姐做朋友甚至谈恋爱而董孝波说在那时候对师姐非常真心。直到后来师姐跟讲六叶八卦扇秘密下子就让燃起找到扇子欲望。
  师父问既然说对辛然基于真心那后来为什么要陷害她?董孝波说开始辛然给说秘密时候自己也就权当段轶闻听但自己却在心里想着要能够找到把扇子把它送给自己父亲也在其面前证明自己种方式就太希望证明对自己父亲证明证明虽然私生子但样有骨气顶起天地并比其儿子差们能给什么就能给更。于开始反复试探性地游说师姐看有机会起回去重新找找那把扇子。但师姐吃过苦头立场非常坚定说无论如何自己也会再打那把扇子主意由于董孝波知道消息有限自己也没办法脱离师姐单独去寻找所以件事情就暂且作罢。
  而直到后来有天自己约少朋友起聚会也打算正式跟自己朋友介绍下师姐时候师姐却酒后失言自己在酒局上说扇子事情。董孝波说其实当时她并没有说得很仔细迷迷糊糊地大家除知道有么把扇子之外别都听得莫名其妙地。毫无威胁而自己却由于多年经商关系加之深知内情觉得千载难逢机会虽然可能会利用师姐设防但自己如果隐藏话师姐压根就会发现自己在背后动手脚董孝波说想到里就觉得很兴奋筹划几天向公安机关匿名举报辛然师姐并在师姐边上吹风说可能那晚自己胡言乱语让事之徒听去把给举报。派出所会提供举报者信息于就自演出陷害辛然受审然后拿钱把她取保候审再告诉她只有找到扇子才能证明自己清白之类话。
  听到里时候心里觉得拔凉拔凉师父也皱着眉头看起来师父也大为吃惊。看似老实董孝波竟然心机城府如此之深。想到里时候由得又想揍顿。
  董孝波苦笑着说其实从决定么做直到们打听到扇子真实下落内心直在反复矛盾和纠结中。但自己肯放弃就越走越远原本从哑巴昝师父那儿得知扇子就在抚仙湖底下时候认为剩下无非就自己悄悄找打捞起来再抽时间悄悄送去马来西亚就神知鬼觉。却在们返回昆明时候师父给那沉甸甸扳指给触动心里最柔软地方。开始懊恼后悔觉得自己辜负师姐也辜负师父嘱托但事已至此自己也没办法出来承认而自始至终们都曾怀疑过师姐带来男让非常内疚。
  于开始觉得自己配上师姐真诚更配拥有师父赠予扳指。金玉良缘到里时候已经变味。
  董孝波长舒口气副卸下心中担子模样坦然笑着说事情就样费那么大劲也辞而别没有退路只能来找扇子否则会觉得自己无所有。
  师父脸色很复杂但却读懂在想什么。师父站在那儿站会伸手摸出小刀割断绑住董孝波绳子。董孝波脸愕然师父说小董还爱着辛然?董孝波点点头。师父叹口气说那还给她打电话欠她解释呢。
  于明白在师父看来董孝波找找扇子跟师父点关系都没有在扇子和师姐感情里师父还选择师姐。扇子宝物可说大天也就块铁皮而师姐却师父心头肉。连种和师姐相处也就月都明白师门情谊虽然认识时间长她却对像自己亲弟弟样。们出门在外管学艺还在打拼最需要就份如同亲般关怀?所以明白师父当时心情要董孝波给师姐打电话说解释实际上还希望通电话能够让大家关系回到从前。
  董孝波愣愣愣很久。尽管手已经没有被捆着但却动动。久以后才从衣服里拿出自己皮夹子从其中层深处找出张电话卡那二年中国移动几乎垄断通信市场打电话都要六毛钱分钟董孝波自然在乎点钱而当初拔下电话卡其实也害怕被师姐找到。
  紧接着装上卡开机等信号开始拨打。在喂声后从电话那微弱外扩音隐隐听到师姐那激动且急促声音感觉得出师姐自从电话接通开始就直在激动地说着什么而董孝波直听着神情很凝重。几分钟以后董孝波突然开口说辛然对起对……对起……
  在第二对起时候用手遮住自己眼睛哭。
  身为经常把别整哭坏同学所以对付哭还算有点经验。直认为当有无论因为什么原因选择在面前放声大哭时候最办法并非拍着对方肩膀劝对方别再哭而断递纸巾。过被整哭大多数都以前跟幸同桌女同学而董孝波男。
  早在还在念书时候由于有着强烈恶作剧欲望所以身边那些女同学常常遭殃。抓壁虎蚯蚓放到她们文具盒里已经小儿科东西毫无创意。记得有次从口袋里摸出元钱硬币然后悬出半放在桌角然后用打火机把它烧得很烫。然后再把硬币拨到书上递给身边女同桌对她说最近钱多得有些花完帮花块钱。
  那二年块钱虽然算大钱但够买葱油饼。于那女生傻乎乎笑着装出副意思却又偏偏把手伸向那枚硬币结果就被烫。在上课时间里突然鬼哭狼嚎地大哭起来为此被罚站堂课时间然后座位也被换到最后排那坏学生专属地。
  所以当董孝波么哭起来时候第想刚才出手太重关系但很快就否定想法也许因为之前没有恋爱经历缘故所以暂时还无法体会当初那种内疚和痛彻心扉感觉。所以看哭没有说话。
  就么哭大概分把钟董孝波醒醒鼻子在电话里对师姐说句行那等。挂上电话以后把电话放回衣服里回没有取下电话卡。然后双手合十交叉低下脑袋把手撑住自己下巴。
  隔会董孝波抬头望着师父苦笑着说师父打算怎么处置。那语气就像偷东西贼被主抓到副无奈却知道主打算给条生路还要报警送进号子里样。师父缓慢地说辛然怎么说。董孝波说她说在电话里很多事情都说明白她就去买来昆明火车票大概明天到里。她还说希望能跟着们块回去到时候当面谈。师父问发生么多事还愿意放弃里切跟块回去等辛然?董孝波沉默只抬起头远远看着湖心上那正在打捞船。
  师父走到身边蹲下叹口气说说实在找找扇子跟点关系都没有至于找找得到对此也完全关心。那把扇子虽然关键但毕竟跟四相道无缘东西所以最终落到谁手里们都无所谓。心里在想其实师父说得也对来自己东西就算真拿到手用起来也必遭报应。二来哑巴昝师父已经说过当初拆分扇子时候依然将扇子熔铜座子也就说即便那六叶都全部找到也没有办法拼接在起甚至无法复制东西。要来除收藏毫无意义。但也想到东西对于专门收购民间宝贝投机商来说或许就算毫无价值但只要摆在自己家里也算如心愿。董孝波虽然商但并以倒卖宝物维生投机商处心积虑想要得到扇子按照自己话来说只为跟自己父亲证明即便私生子也可以活得堂堂正正。
  师父接着说虽然知道辛然对到底现在什么打算也无法干预甚至没有办法在们之间劝告任何方。小董啊经过件事虽然们都认为做错但起码心里还挂念徒弟对和辛然来说都非常重要。对于品就多说相信自己也知道自己什么样而在眼里本性并坏也许多年经历造成如今如此现实。但又能怪得谁呢怪弱肉强食社会?
  师父话往往有着深意在听来其实迫使自己原谅董孝波而切都因为师父对师姐慈爱。
  董孝波依旧没有说话师父接着对说既然伤害已经造成选择就只有两要么及时回头诚心悔悟也许还能博得原谅。要么就执迷悔错再错。起码错在们看来种错。师父说完没等董孝波回答就问说水里年轻听们那么多对话原本没想过放过们俩但毕竟无辜。四时辰后对下缚足咒就会消失装小鬼瓶子带走样小鬼就能直缠着。剩下八小时作为老板应当留在里等着解咒而且点时间让思考想足够。
  说完师父走到舢板边上蹲下对着水里那家伙说小兄弟意思啊今天开罪件事完以后希望嘴巴严实点该说就要说倘若跟徒弟要因为今天事情受到任何点伤害话就认为走漏消息过如果要来找们报仇话希望能下子就把们给弄死因为如果弄死们们就会弄死。说完师父伸手扯下几根头发。家伙本来就平头所以要扯掉头发并容易从吓得发抖样子和痛苦表情看来次师父招数多半吓得敢多说什么。站在水里瑟瑟发抖样子挺可怜。
  师父把扯下头发装进那小鬼瓶子里然后用拇指按住瓶口叽里咕噜念着也知道真心在念还故意吓唬那水里家伙。随后师父站起身来对说咱们走乘着长途车还没收班回昆明去。
  们正准备离去董孝波突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但站着就站着估计因为大概想要送师父段但觉得自己此刻身份像有点合适于犹豫。白眼心里说今后管和师姐到底发展成什么样都永远会忘记今天对顿暴揍跟师父样揍因为打扇子歪主意而辜负师姐。
  在从湖边到市区再从市区到车站路上师父表情凝重句话都肯说其实有问题但也敢问。直到买票上车后大巴车上吊着电视机里演着那些年无厘头港式喜剧片车上嘻嘻哈哈和师父却怎么都笑出来因为笑也因为董孝波香港关系而们根本就没看进去。
  终于忍住问师父说咱们就么放董孝波就怕抓紧时间捞到东西然后从此就消失?师父摇摇头说给八小时时间来考虑如果在八小时里湖心上那艘船真捞起来扇子其中某部分话那以董孝波为就肯定会来昆明见师姐。但假若捞上来或许能够明白物品和之间差别对于而言究竟哪更加重要。师父叹口气接着说姓董小子太急于证明自己本性倒坏对来说自尊心活下去勇气错在方式而在。
  师父句话虽然说董孝波但听起来却跟过去样。又何尝拥有颗庞大无法战胜自尊心处处碰壁若师父几年对打磨可能依旧背着自尊心当无法无天小混混而即便如此在余生里也将跟可怕自尊共生共灭。
  我问他,你不是说你父亲都不管你了吗?你还打电话给他干嘛?他都这么狠心,你还真贱啊。董孝波苦笑着说,是啊,真贱,不过无论如何,那都是我的父亲。生我却没养我,我长到成年,其实除了我母亲的辛苦外,我还是要感谢他给了我生命,就算我是个人人都看不起的私生子。我没再说话了。董孝波接着说,那天晚上他给父亲打电话,胡言乱语了很多,父亲有点不耐烦,但是也明白了他是在抱怨自己的生活不如意。于是父亲就跟他说,你说吧,你要多少钱。
  董孝波说,这句话深深的刺伤了他,他觉得他并不是为了要钱而跟父亲打电话的,他母亲去世了,自己又是个被人瞧不起的私生子,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都不愿意跟他有什么过多的交往,在事业上也不如意,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抛弃他,而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就想跟自己的亲生父亲说说话,哪怕就是一两句安慰也都能让他宽心不少,谁知道自己的父亲,竟然直接想要用钱来打发他。他说他当时很伤心,于是就对父亲说,自己不是来要钱的,只是想要父亲给他指一条路,要怎么做才能出头,毕竟不管如何,父亲都是在世的自己最亲的人。
  董孝波又抽了几口烟之后,突然一副很无奈的笑着说,结果你们猜我父亲跟我说什么?他说,假如有一样东西,你要努力奋斗10年才能得到,这会非常辛苦。但是假若你踩着别人的肩膀,你就能在1年的时间得到的话,你会选择哪种方式?董孝波说,当时他并没有回答,结果父亲说,如果是他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踩在别人的肩膀上,那是因为,他不能容忍别人踩在他的肩膀上。
  董孝波说,父亲的话特别现实,但是却如同醍醐灌顶,一下子就让他明白了许多。也许父亲在道德上并不是一个值得夸赞的人,但是说到赚钱赚名声,出人头地,他却是个人精。董孝波说,于是当天晚上他挂了电话后就决定,自己不要被别人踩在脚下,既然在香港已经举目无亲,那么自己就要豁出去干,不敢说混得比父亲好,但起码要比那几个瞧不起自己的兄弟强。
  他说,他后来就开始在工作上动起了心眼,开始学会了分析领导层的相互关系,觉得哪个更能够有实权,谁说的话比较有分量等,他就去刻意地接近这些人,为了这个,他甚至卖掉了父亲留在香港给他的房子,用卖房得到的一大笔钱,花了极少的一部分租了个很差的公寓,却用那绝大多数的钱,用来打点和领导的关系。
  他还说,打点这些关系并不是为了能在这个单位里混到个什么职位,而是为了透过他的领导,去认识更多比领导还要高身份的人。他的钱每一分都花在刀刃上,中国人习惯了收受礼物,于是自己也开始觉得这样办事效率要高得多。没几年的时间,他就在那个单位里风生水起,也认识了不少社会外部的强力资源,在他觉得时机成熟的时候,他毅然带走了那个公司里的骨干成员,自己当起了老板,自己干。董孝波说,而在自己当上老板的时候,他还没有买过车,还住在那个廉价的公寓里。
  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董孝波这叫做屌丝的逆袭。虽然我并不赞同他这种过河拆桥的混蛋做法,但是他终究是成功了。董孝波说,人就是这样,一旦你有了地位,人家就会去注意你光鲜照人的一面,之前做过些什么龌龊事,很快就被人淡忘了。当时的港元,正在逐渐贬值,自己精于观察,赶在金融风暴前,撤掉了自己在香港的一切投资,开始转向大陆,因为大陆的人口更多,市场更大,而自己的家乡也在广西,作为商人,他还是想要给故土做点贡献。而在这些年的时间里,他和父亲的交集很少,他说也就是每年新年的时候,自己会飞去马来西亚和父亲吃一顿饭,然后就回来。他说,父亲越来越老了,身体也变差,所以家里的其他几个兄弟姐妹每次跟父亲团聚的时候,都是在看父亲的身体情况,想要了解是否留下了遗嘱,自己到底能够分到多少之类的。董孝波说,虽然大家都没明说,但是自己是完全看得出来的,虽然是个大家族,却是一盘散沙,对付我这样的私生子的时候,一个个很团聚,等到我出人头地的时候,却又大气不出了,成天盼着分遗嘱。我不会去分,想来也没留下我那一份,所以在那个时候,我有一种痛快的感觉,我开始庆幸私生子的身份给了我奋斗的力量,就为了证明给你们看,我一样活得堂堂正正。
  董孝波说,而在那一年的聚餐中,父亲看他有出息了,也难得的欣慰。饭后带着几个孩子一起聊天,这让他受宠若惊,而也就是那一次闲聊中,他得知了父亲手上有一个宝贝,而这个宝贝就是玄奘手书的贝叶经。
  董孝波说,当时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东西的来历,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父亲是喜欢收藏罢了,谁知道回到内地以后,他才偶然打听到这贝叶经的来历,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靠什么生意发家致富的,而到那时候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专门倒卖古董珍宝的投机商人。于是他说这样一来他就想得通了,难怪每年吃年夜饭的时候,其余的兄弟都会在席桌上赠送给父亲一些古董,不管是不是在示好,总之送的礼物越贵重,自己分到的遗产就能够多一份。
  董孝波接着说,本来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关系并不大。直到自己投资的工厂闹鬼,继而认识了辛然师姐,觉得师姐很可爱,自己有举目无亲的,想要找个伴。于是就以请教玄学的方式来接近师姐,想要跟师姐做朋友,甚至谈恋爱,而董孝波说,在那个时候,他对是师姐是非常真心的。直到后来师姐跟他讲了六叶八卦扇的秘密,这一下子就让他燃起了找到扇子的欲望。
  师父问他,既然你说你对辛然是基于真心,那后来为什么要陷害她?董孝波说,一开始辛然给他说这个秘密的时候,自己也就权当一段轶闻听了,但是自己却在心里想着,要是能够找到这把扇子,把它送给自己的父亲,也是在其他人面前证明自己的一种方式,他就是太希望证明了,对自己的父亲证明,证明我虽然是个私生子,但是我一样是个有骨气,顶的起天地的人,我并不比你的其他儿子差,他们能给你什么,我就能给你更好的。于是他开始反复试探性地游说师姐,看是不是有机会一起回去重新找找那把扇子。但是师姐吃过苦头,立场非常坚定,说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会再打那把扇子的主意了,由于董孝波知道的消息有限,自己也没办法脱离师姐单独去寻找,所以这件事情就暂且作罢了。
  而直到后来,有一天自己约了不少朋友一起聚会,也打算正式跟自己的朋友介绍一下我师姐的时候,我师姐却酒后失言了,自己在酒局上说了扇子的事情。董孝波说,其实当时她并没有说得很仔细,迷迷糊糊地,大家除了知道有这么一把扇子之外,别的都听得莫名其妙地。毫无威胁,而自己却由于多年经商的关系,加之深知内情,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虽然可能会利用我师姐的不设防,但是自己如果隐藏的好的话,师姐压根就不会发现自己在背后动了手脚,董孝波说,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很兴奋,筹划了几天,他向公安机关匿名举报了辛然师姐,并在师姐边上吹风说可能是那一晚你自己胡言乱语,让好事之徒听了去,把你给举报了。派出所是不会提供举报者信息的,于是我就自演了一出陷害辛然受审,然后我拿钱把她取保候审,再告诉她,只有找到扇子,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之类的话。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觉得拔凉拔凉的,师父也皱着眉头,看起来师父也是大为吃惊。这个看似老实的董孝波,竟然心机城府如此之深。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由得又想揍他一顿了。
  董孝波苦笑着说,其实从决定这么做一直到我们打听到扇子的真实下落,他的内心一直在反复的矛盾和纠结中。但是自己不肯放弃,就越走越远,原本从哑巴昝师父那儿得知了扇子就在抚仙湖底下的时候,他认为剩下的无非就是自己悄悄找人打捞起来,再抽时间悄悄送去马来西亚,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却在我们返回昆明的时候,师父给他那一个沉甸甸的扳指,给触动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他开始懊恼,后悔,觉得自己辜负了师姐,也辜负了我师父的嘱托,但是事已至此,自己也没办法出来承认,而自始至终我们都不曾怀疑过这个师姐带来的男人,这让他非常内疚。
  于是他开始觉得自己配不上师姐的真诚,更不配拥有师父赠予的扳指。金玉良缘,到他这里的时候,已经变了味。
  董孝波长舒一口气,一副卸下了心中担子的模样,他坦然的笑着说,事情就是这样了,费了那么大劲,我也不辞而别了,没有退路了,只能来找扇子,否则我会觉得我自己一无所有。
  师父的脸色很复杂,但是我却读不懂他在想什么。师父站在那儿站了一会,伸手摸出小刀,割断了绑住董孝波的绳子。董孝波一脸愕然,师父说,小董,你还爱着辛然吗?董孝波点点头。师父叹了一口气说,那你还是给她打个电话吧,你欠她一个解释呢。
  于是我明白了,在师父看来,董孝波找不找扇子,这跟师父一点关系都没有,在扇子和师姐的感情里,师父还是选择了师姐。扇子是宝物,可说大了天也就是块铁皮,而师姐却是师父的心头肉。连我这种和师姐相处也就一个月的人,都明白师门情谊,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她却对我像自己的亲弟弟一样。我们出门在外,不管是学艺还是在打拼,最需要的不就是这份如同亲人般的关怀吗?所以我明白师父当时的心情,他要董孝波给师姐打电话,说是一个解释,他实际上,还是希望这通电话,能够让大家的关系回到从前。
  董孝波一愣,这一愣愣了很久。尽管他的手已经没有被捆着了,但是他却一动不动。好久以后才从衣服里拿出自己的皮夹子,从其中一层的深处,找出一张电话卡,那二年,中国移动几乎垄断了通信市场,打个电话都要六毛钱一分钟,董孝波自然是不在乎这点钱的,而他当初拔下了电话卡,其实也是害怕被师姐找到。
  紧接着,他装上卡,开机,等信号,开始拨打。在他喂了一声后,我从电话那微弱的外扩音隐隐听到师姐那激动且急促的声音,感觉得出的是,师姐自从电话接通开始,就一直在激动地说着什么,而董孝波一直听着,神情很是凝重。几分钟以后,董孝波突然开口说,辛然,对不起,对……对不起……
  在第二个对不起的时候,他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哭了。
  身为一个经常把别人整哭的坏同学,所以我对付哭还算是有点经验的。我一直认为当有人无论因为什么原因选择了在你面前放声大哭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并非是拍着对方的肩膀劝对方别再哭了,而是不断的递纸巾。不过被我整哭的大多数都是以前跟我不幸同桌的女同学,而董孝波是个男人。
  早在我还在念书的时候,由于有着强烈的恶作剧的欲望,所以我身边的那些女同学常常遭殃。抓壁虎蚯蚓放到她们的文具盒里已经是小儿科的东西了,毫无创意。我记得有一次我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一元钱的硬币,然后悬出一半放在桌角,然后用打火机把它烧得很烫。然后再把硬币拨到书上,递给我身边的女同桌,对她说最近我钱多得有些花不完,你帮我花了这块钱好了。
  那二年,一块钱虽然不算大钱,但是够买一个葱油饼了。于是那个女生傻乎乎的笑着,装出一副不好意思却又偏偏把手伸向那枚硬币,结果就被烫了。在上课的时间里突然鬼哭狼嚎地大哭起来,为此我被罚站了一堂课的时间,然后座位也被换到了最后一排,那是坏学生的专属地。
  所以当董孝波这么哭起来的时候,我第一个想的是不是刚才我出手太重的关系,但是我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也许是因为之前没有恋爱经历的缘故,所以我暂时还无法体会当初他那种内疚和痛彻心扉的感觉。所以看他哭,我没有说话。
  就这么哭了大概分把钟,董孝波醒了醒鼻子,在电话里对师姐说了句,行吧,那我等你。挂上电话以后,他把电话放回衣服里,这回没有取下电话卡。然后他双手合十交叉,低下脑袋,把手撑住自己的下巴。
  隔了一会,董孝波抬头望着师父,苦笑着说,师父,你打算怎么处置我。那语气,就好像是一个偷东西的贼被主人抓到,一副无奈,却不知道主人是打算给他一条生路,还是要报警送他进号子里一样。师父缓慢地说,辛然是怎么说的。董孝波说,她说在电话里,很多事情都说不明白,她这就去买来昆明的火车票,大概明天到这里。她还说希望我能跟着你们一块回去,到时候好当面谈。师父问他,发生了这么多事,你还愿意放弃这里的一切跟我一块回去等辛然吗?董孝波沉默了,只是抬起头远远看着湖心上那正在打捞的船。
  师父走到他身边蹲下,叹了口气说,说实在的,你找不找扇子,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至于你找不找得到,我对此也完全不关心。那把扇子虽然是一个关键,但是毕竟是跟我四相道无缘的东西,所以最终落到谁手里,我们都无所谓。我心里在想,其实师父说得也对,一来不是自己的东西,就算真的拿到手,用起来也必遭报应。二来哑巴昝师父已经说过了,当初拆分扇子的时候,他依然将扇子熔了铜的座子,也就是说,即便那六叶都全部找到,也没有办法拼接在一起,甚至是无法复制的东西。要来除了收藏,毫无意义。但是我也想到了,这东西对于一个专门收购民间宝贝的投机商人来说,或许就算是毫无价值,但只要是摆在自己家里,也算是如了心愿了。董孝波虽然是个商人,但是他并不是一个以倒卖宝物维生的投机商人,他处心积虑想要得到扇子,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只是为了跟自己的父亲证明,即便他是个私生子,也可以活得堂堂正正。
  师父接着说,虽然我不知道辛然对你到底现在是个什么打算,我也无法干预,甚至没有办法在你们之间劝告任何一方。小董啊,经过这件事,虽然我们都认为你做错了,但是你起码心里还挂念这我的徒弟,这对我和辛然来说,都非常重要。对于人品,我就不多说了,相信你自己也知道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在我眼里,你本性并不坏,也许是多年的经历造成了你如今如此现实。但你又能怪得了谁呢,怪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吗?
  师父的话往往有着深意,在我听来,他其实是迫使自己原谅了董孝波,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师父对师姐的慈爱。
  董孝波依旧没有说话,师父接着对他说,既然伤害已经造成了,你的选择就只有两个,要么及时回头,诚心悔悟,也许还能博得原谅。要么你就执迷不悔,一错再错。起码这个错在我们看来,是一种错。师父说完,没等董孝波回答,就问他说,这水里的年轻人,听了我们那么多对话,我原本没想过放过你们俩,但他毕竟是无辜的。四个时辰后,我对他下的缚足咒就会消失,装小鬼的瓶子我带走,这样小鬼就不能一直缠着他。剩下的八个小时,你作为他的老板,你应当好好留在这里等着他解咒,而且这点时间让你思考,我想是足够了。
  说完师父走到舢板边上,蹲下对着水里那家伙说,小兄弟,不好意思啊,今天开罪你了,这件事完了以后,希望你嘴巴严实点,不该说的就不要说,倘若我跟我徒弟要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受到任何一点伤害的话,我就认为是你走漏了消息,不过你如果要来找我们报仇的话,希望你能一下子就把我们给弄死,因为如果你不弄死我们,我们就会弄死你。说完师父伸手扯下了他的几根头发。这家伙本来就是个平头,所以要扯掉头发并不容易,从他吓得发抖的样子和痛苦的表情看来,这次师父的招数,多半是吓得他不敢多说什么了。站在水里瑟瑟发抖,样子挺可怜。
  我问他,你不是说你父亲都不管你了吗?你还打电话给他干嘛?他都这么狠心,你还真贱啊。董孝波苦笑着说,是啊,真贱,不过无论如何,那都是我的父亲。生我却没养我,我长到成年,其实除了我母亲的辛苦外,我还是要感谢他给了我生命,就算我是个人人都看不起的私生子。我没再说话了。董孝波接着说,那天晚上他给父亲打电话,胡言乱语了很多,父亲有点不耐烦,但是也明白了他是在抱怨自己的生活不如意。于是父亲就跟他说,你说吧,你要多少钱。
  董孝波说,这句话深深的刺伤了他,他觉得他并不是为了要钱而跟父亲打电话的,他母亲去世了,自己又是个被人瞧不起的私生子,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都不愿意跟他有什么过多的交往,在事业上也不如意,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抛弃他,而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就想跟自己的亲生父亲说说话,哪怕就是一两句安慰也都能让他宽心不少,谁知道自己的父亲,竟然直接想要用钱来打发他。他说他当时很伤心,于是就对父亲说,自己不是来要钱的,只是想要父亲给他指一条路,要怎么做才能出头,毕竟不管如何,父亲都是在世的自己最亲的人。
  董孝波又抽了几口烟之后,突然一副很无奈的笑着说,结果你们猜我父亲跟我说什么?他说,假如有一样东西,你要努力奋斗10年才能得到,这会非常辛苦。但是假若你踩着别人的肩膀,你就能在1年的时间得到的话,你会选择哪种方式?董孝波说,当时他并没有回答,结果父亲说,如果是他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踩在别人的肩膀上,那是因为,他不能容忍别人踩在他的肩膀上。
  董孝波说,父亲的话特别现实,但是却如同醍醐灌顶,一下子就让他明白了许多。也许父亲在道德上并不是一个值得夸赞的人,但是说到赚钱赚名声,出人头地,他却是个人精。董孝波说,于是当天晚上他挂了电话后就决定,自己不要被别人踩在脚下,既然在香港已经举目无亲,那么自己就要豁出去干,不敢说混得比父亲好,但起码要比那几个瞧不起自己的兄弟强。
  他说,他后来就开始在工作上动起了心眼,开始学会了分析领导层的相互关系,觉得哪个更能够有实权,谁说的话比较有分量等,他就去刻意地接近这些人,为了这个,他甚至卖掉了父亲留在香港给他的房子,用卖房得到的一大笔钱,花了极少的一部分租了个很差的公寓,却用那绝大多数的钱,用来打点和领导的关系。
  他还说,打点这些关系并不是为了能在这个单位里混到个什么职位,而是为了透过他的领导,去认识更多比领导还要高身份的人。他的钱每一分都花在刀刃上,中国人习惯了收受礼物,于是自己也开始觉得这样办事效率要高得多。没几年的时间,他就在那个单位里风生水起,也认识了不少社会外部的强力资源,在他觉得时机成熟的时候,他毅然带走了那个公司里的骨干成员,自己当起了老板,自己干。董孝波说,而在自己当上老板的时候,他还没有买过车,还住在那个廉价的公寓里。
  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董孝波这叫做屌丝的逆袭。虽然我并不赞同他这种过河拆桥的混蛋做法,但是他终究是成功了。董孝波说,人就是这样,一旦你有了地位,人家就会去注意你光鲜照人的一面,之前做过些什么龌龊事,很快就被人淡忘了。当时的港元,正在逐渐贬值,自己精于观察,赶在金融风暴前,撤掉了自己在香港的一切投资,开始转向大陆,因为大陆的人口更多,市场更大,而自己的家乡也在广西,作为商人,他还是想要给故土做点贡献。而在这些年的时间里,他和父亲的交集很少,他说也就是每年新年的时候,自己会飞去马来西亚和父亲吃一顿饭,然后就回来。他说,父亲越来越老了,身体也变差,所以家里的其他几个兄弟姐妹每次跟父亲团聚的时候,都是在看父亲的身体情况,想要了解是否留下了遗嘱,自己到底能够分到多少之类的。董孝波说,虽然大家都没明说,但是自己是完全看得出来的,虽然是个大家族,却是一盘散沙,对付我这样的私生子的时候,一个个很团聚,等到我出人头地的时候,却又大气不出了,成天盼着分遗嘱。我不会去分,想来也没留下我那一份,所以在那个时候,我有一种痛快的感觉,我开始庆幸私生子的身份给了我奋斗的力量,就为了证明给你们看,我一样活得堂堂正正。
  董孝波说,而在那一年的聚餐中,父亲看他有出息了,也难得的欣慰。饭后带着几个孩子一起聊天,这让他受宠若惊,而也就是那一次闲聊中,他得知了父亲手上有一个宝贝,而这个宝贝就是玄奘手书的贝叶经。
  董孝波说,当时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东西的来历,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父亲是喜欢收藏罢了,谁知道回到内地以后,他才偶然打听到这贝叶经的来历,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靠什么生意发家致富的,而到那时候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专门倒卖古董珍宝的投机商人。于是他说这样一来他就想得通了,难怪每年吃年夜饭的时候,其余的兄弟都会在席桌上赠送给父亲一些古董,不管是不是在示好,总之送的礼物越贵重,自己分到的遗产就能够多一份。
  董孝波接着说,本来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关系并不大。直到自己投资的工厂闹鬼,继而认识了辛然师姐,觉得师姐很可爱,自己有举目无亲的,想要找个伴。于是就以请教玄学的方式来接近师姐,想要跟师姐做朋友,甚至谈恋爱,而董孝波说,在那个时候,他对是师姐是非常真心的。直到后来师姐跟他讲了六叶八卦扇的秘密,这一下子就让他燃起了找到扇子的欲望。
  师父问他,既然你说你对辛然是基于真心,那后来为什么要陷害她?董孝波说,一开始辛然给他说这个秘密的时候,自己也就权当一段轶闻听了,但是自己却在心里想着,要是能够找到这把扇子,把它送给自己的父亲,也是在其他人面前证明自己的一种方式,他就是太希望证明了,对自己的父亲证明,证明我虽然是个私生子,但是我一样是个有骨气,顶的起天地的人,我并不比你的其他儿子差,他们能给你什么,我就能给你更好的。于是他开始反复试探性地游说师姐,看是不是有机会一起回去重新找找那把扇子。但是师姐吃过苦头,立场非常坚定,说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会再打那把扇子的主意了,由于董孝波知道的消息有限,自己也没办法脱离师姐单独去寻找,所以这件事情就暂且作罢了。
  而直到后来,有一天自己约了不少朋友一起聚会,也打算正式跟自己的朋友介绍一下我师姐的时候,我师姐却酒后失言了,自己在酒局上说了扇子的事情。董孝波说,其实当时她并没有说得很仔细,迷迷糊糊地,大家除了知道有这么一把扇子之外,别的都听得莫名其妙地。毫无威胁,而自己却由于多年经商的关系,加之深知内情,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虽然可能会利用我师姐的不设防,但是自己如果隐藏的好的话,师姐压根就不会发现自己在背后动了手脚,董孝波说,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很兴奋,筹划了几天,他向公安机关匿名举报了辛然师姐,并在师姐边上吹风说可能是那一晚你自己胡言乱语,让好事之徒听了去,把你给举报了。派出所是不会提供举报者信息的,于是我就自演了一出陷害辛然受审,然后我拿钱把她取保候审,再告诉她,只有找到扇子,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之类的话。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觉得拔凉拔凉的,师父也皱着眉头,看起来师父也是大为吃惊。这个看似老实的董孝波,竟然心机城府如此之深。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由得又想揍他一顿了。
  董孝波苦笑着说,其实从决定这么做一直到我们打听到扇子的真实下落,他的内心一直在反复的矛盾和纠结中。但是自己不肯放弃,就越走越远,原本从哑巴昝师父那儿得知了扇子就在抚仙湖底下的时候,他认为剩下的无非就是自己悄悄找人打捞起来,再抽时间悄悄送去马来西亚,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却在我们返回昆明的时候,师父给他那一个沉甸甸的扳指,给触动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他开始懊恼,后悔,觉得自己辜负了师姐,也辜负了我师父的嘱托,但是事已至此,自己也没办法出来承认,而自始至终我们都不曾怀疑过这个师姐带来的男人,这让他非常内疚。
  于是他开始觉得自己配不上师姐的真诚,更不配拥有师父赠予的扳指。金玉良缘,到他这里的时候,已经变了味。
  董孝波长舒一口气,一副卸下了心中担子的模样,他坦然的笑着说,事情就是这样了,费了那么大劲,我也不辞而别了,没有退路了,只能来找扇子,否则我会觉得我自己一无所有。
  师父的脸色很复杂,但是我却读不懂他在想什么。师父站在那儿站了一会,伸手摸出小刀,割断了绑住董孝波的绳子。董孝波一脸愕然,师父说,小董,你还爱着辛然吗?董孝波点点头。师父叹了一口气说,那你还是给她打个电话吧,你欠她一个解释呢。
  于是我明白了,在师父看来,董孝波找不找扇子,这跟师父一点关系都没有,在扇子和师姐的感情里,师父还是选择了师姐。扇子是宝物,可说大了天也就是块铁皮,而师姐却是师父的心头肉。连我这种和师姐相处也就一个月的人,都明白师门情谊,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她却对我像自己的亲弟弟一样。我们出门在外,不管是学艺还是在打拼,最需要的不就是这份如同亲人般的关怀吗?所以我明白师父当时的心情,他要董孝波给师姐打电话,说是一个解释,他实际上,还是希望这通电话,能够让大家的关系回到从前。
  董孝波一愣,这一愣愣了很久。尽管他的手已经没有被捆着了,但是他却一动不动。好久以后才从衣服里拿出自己的皮夹子,从其中一层的深处,找出一张电话卡,那二年,中国移动几乎垄断了通信市场,打个电话都要六毛钱一分钟,董孝波自然是不在乎这点钱的,而他当初拔下了电话卡,其实也是害怕被师姐找到。
  紧接着,他装上卡,开机,等信号,开始拨打。在他喂了一声后,我从电话那微弱的外扩音隐隐听到师姐那激动且急促的声音,感觉得出的是,师姐自从电话接通开始,就一直在激动地说着什么,而董孝波一直听着,神情很是凝重。几分钟以后,董孝波突然开口说,辛然,对不起,对……对不起……
  在第二个对不起的时候,他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哭了。
  身为一个经常把别人整哭的坏同学,所以我对付哭还算是有点经验的。我一直认为当有人无论因为什么原因选择了在你面前放声大哭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并非是拍着对方的肩膀劝对方别再哭了,而是不断的递纸巾。不过被我整哭的大多数都是以前跟我不幸同桌的女同学,而董孝波是个男人。
  早在我还在念书的时候,由于有着强烈的恶作剧的欲望,所以我身边的那些女同学常常遭殃。抓壁虎蚯蚓放到她们的文具盒里已经是小儿科的东西了,毫无创意。我记得有一次我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一元钱的硬币,然后悬出一半放在桌角,然后用打火机把它烧得很烫。然后再把硬币拨到书上,递给我身边的女同桌,对她说最近我钱多得有些花不完,你帮我花了这块钱好了。
  那二年,一块钱虽然不算大钱,但是够买一个葱油饼了。于是那个女生傻乎乎的笑着,装出一副不好意思却又偏偏把手伸向那枚硬币,结果就被烫了。在上课的时间里突然鬼哭狼嚎地大哭起来,为此我被罚站了一堂课的时间,然后座位也被换到了最后一排,那是坏学生的专属地。
  所以当董孝波这么哭起来的时候,我第一个想的是不是刚才我出手太重的关系,但是我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也许是因为之前没有恋爱经历的缘故,所以我暂时还无法体会当初他那种内疚和痛彻心扉的感觉。所以看他哭,我没有说话。
  就这么哭了大概分把钟,董孝波醒了醒鼻子,在电话里对师姐说了句,行吧,那我等你。挂上电话以后,他把电话放回衣服里,这回没有取下电话卡。然后他双手合十交叉,低下脑袋,把手撑住自己的下巴。
  隔了一会,董孝波抬头望着师父,苦笑着说,师父,你打算怎么处置我。那语气,就好像是一个偷东西的贼被主人抓到,一副无奈,却不知道主人是打算给他一条生路,还是要报警送他进号子里一样。师父缓慢地说,辛然是怎么说的。董孝波说,她说在电话里,很多事情都说不明白,她这就去买来昆明的火车票,大概明天到这里。她还说希望我能跟着你们一块回去,到时候好当面谈。师父问他,发生了这么多事,你还愿意放弃这里的一切跟我一块回去等辛然吗?董孝波沉默了,只是抬起头远远看着湖心上那正在打捞的船。
  师父走到他身边蹲下,叹了口气说,说实在的,你找不找扇子,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至于你找不找得到,我对此也完全不关心。那把扇子虽然是一个关键,但是毕竟是跟我四相道无缘的东西,所以最终落到谁手里,我们都无所谓。我心里在想,其实师父说得也对,一来不是自己的东西,就算真的拿到手,用起来也必遭报应。二来哑巴昝师父已经说过了,当初拆分扇子的时候,他依然将扇子熔了铜的座子,也就是说,即便那六叶都全部找到,也没有办法拼接在一起,甚至是无法复制的东西。要来除了收藏,毫无意义。但是我也想到了,这东西对于一个专门收购民间宝贝的投机商人来说,或许就算是毫无价值,但只要是摆在自己家里,也算是如了心愿了。董孝波虽然是个商人,但是他并不是一个以倒卖宝物维生的投机商人,他处心积虑想要得到扇子,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只是为了跟自己的父亲证明,即便他是个私生子,也可以活得堂堂正正。
  师父接着说,虽然我不知道辛然对你到底现在是个什么打算,我也无法干预,甚至没有办法在你们之间劝告任何一方。小董啊,经过这件事,虽然我们都认为你做错了,但是你起码心里还挂念这我的徒弟,这对我和辛然来说,都非常重要。对于人品,我就不多说了,相信你自己也知道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在我眼里,你本性并不坏,也许是多年的经历造成了你如今如此现实。但你又能怪得了谁呢,怪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吗?
  师父的话往往有着深意,在我听来,他其实是迫使自己原谅了董孝波,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师父对师姐的慈爱。
  董孝波依旧没有说话,师父接着对他说,既然伤害已经造成了,你的选择就只有两个,要么及时回头,诚心悔悟,也许还能博得原谅。要么你就执迷不悔,一错再错。起码这个错在我们看来,是一种错。师父说完,没等董孝波回答,就问他说,这水里的年轻人,听了我们那么多对话,我原本没想过放过你们俩,但他毕竟是无辜的。四个时辰后,我对他下的缚足咒就会消失,装小鬼的瓶子我带走,这样小鬼就不能一直缠着他。剩下的八个小时,你作为他的老板,你应当好好留在这里等着他解咒,而且这点时间让你思考,我想是足够了。
  说完师父走到舢板边上,蹲下对着水里那家伙说,小兄弟,不好意思啊,今天开罪你了,这件事完了以后,希望你嘴巴严实点,不该说的就不要说,倘若我跟我徒弟要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受到任何一点伤害的话,我就认为是你走漏了消息,不过你如果要来找我们报仇的话,希望你能一下子就把我们给弄死,因为如果你不弄死我们,我们就会弄死你。说完师父伸手扯下了他的几根头发。这家伙本来就是个平头,所以要扯掉头发并不容易,从他吓得发抖的样子和痛苦的表情看来,这次师父的招数,多半是吓得他不敢多说什么了。站在水里瑟瑟发抖,样子挺可怜。
  师父把扯下的头发装进那个小鬼的瓶子里,然后用拇指按住瓶口,叽里咕噜念着,也不知道是真心在念还是故意吓唬那个水里的家伙。随后师父站起身来,对我说,咱们走吧,乘着长途车还没收班,回昆明去。
  我们正准备离去,董孝波突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但是站着就站着了,我估计是因为他大概想要送师父一段,但是觉得自己此刻身份好像有点不合适,于是犹豫了。我白了他一眼,心里说今后不管你和我师姐到底发展成什么样,你都永远不会忘记今天我对你的这一顿暴揍,跟师父一样,揍你不是因为你打了扇子的歪主意,而是你辜负了我的师姐。
  在从湖边到市区,再从市区到车站的路上,师父表情凝重,一句话都不肯说,其实我有问题,但是也不敢问。直到买票上车后,大巴车上吊着的电视机里演着那些年无厘头的港式喜剧片,车上的人嘻嘻哈哈,我和师父却怎么都笑不出来,不是因为不好笑,也不是因为董孝波是香港人的关系,而是我们根本就没看进去。
  终于我忍不住了,我问师父说,咱们就这么放了董孝波,你就不怕他抓紧时间捞到东西,然后从此就消失了吗?师父摇摇头,他说,我给了他八个小时的时间来考虑了,如果在这八个小时里,湖心上的那艘船真的捞起来扇子的其中某一部分的话,那以董孝波的为人,他就肯定不会来昆明见你师姐了。但是假若捞不上来,他或许能够明白一个物品和一个人之间的差别,对于他而言,究竟哪个更加重要。师父叹了口气接着说,姓董的这小子,太急于证明自己,本性倒是不坏,对他来说,自尊心是活下去的勇气,错在方式,而不在人。
  师父这句话,虽然说的是董孝波,但是我听起来却跟我的过去一样。我又何尝不是拥有一颗庞大的无法战胜的自尊心,处处碰壁,若不是师父这几年对我的打磨,我可能依旧背着我的自尊心当了个无法无天的小混混,而即便如此,在我的余生里,我也将跟这可怕的自尊共生共灭。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