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第五册》 33

下载免费读
结局
  回到昆明已经是夜晚,云南最有名气的速食产品,莫过于遍布在大街小巷里的过桥米线了。其在云南当地的地位,和小面在重庆人眼里的无可替代是一样的,时间比较晚,我们师徒也确实没兴致专门去寻觅美食,于是师父带着我在一家街边摊吃了过桥米线。一边吃,师父一边好似愣神一样,怔怔地望着那附近的一根贴满牛皮癣广告的电线杆子。
  我当时正觉得奇怪,心想这老头真是不乖,吃个东西也不好好吃!于是我就碰了碰师父说,你在看什么啊师父。师父筷子上夹着的米线因为接触空气太久,已经都腻了。他被我这一叫唤,惊觉的回头,但是老眼里却闪烁着泪花。然后傻乎乎地笑着跟我说,没什么,吃饭吃饭。我觉得很奇怪,虽然这家米线味道不错,也不至于让你老人家感动成这样吧,于是我问他到底怎么了,不告诉我的话今晚你就没烟抽了。师父才呼了一口米线后,憨憨地笑着跟我说,没事,就是看看。
  我说一根破电线杆子,有什么好看的。师父说,好看啊,当年我就是在这个电线杆子下,第一次遇到你师姐的。
  师父这句话一说,顿时换成我哽住了。嘴里还有没咽下的米线,却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堵在胸口一样,吞不下去,心里酸酸的。我知道我这辈子肯定是无法取代师姐在师父心目中的地位了,即便是师姐闯下的祸比我大得多,但那是师父的第一个徒弟。况且我也没想过要替代师姐,用师父的话来说,我们之间之所以成为师徒,不仅仅是因为他选择了我们,也因为我们选择了他,选择了把自己的人生托付给对方,这比起很多婚姻的宣誓我认为更加神圣,我很幸运,我选择了成为他的徒弟,即便他无法倾囊相授,即便我不是他最出色的徒弟,即便我只是师姐的一个替代品,但我们都无怨无悔,因为在这里,我们学会了放下自己的身份与本来的姓氏,懂得了相亲相爱。
  于是直到吃完,我们一老一小默默点上烟,我甚至还新买了一包烟,接着散步似的走回师父家里,烧水洗脚,把鸡给喂了,然后赶进笼子,最后锁上院子门,再回到水缸边上给祖师爷上了香,和师父一块回到楼上,各自关上房门,关上灯,我和师父一句话都没说过。
  第二天我刻意睡了个大懒觉,直到中午才醒来。因为我不想要再见到师父那一脸惆怅但是却特别温暖的表情。我就想睡晚一点,最好是睡到师姐到来,这样我们就能有新的话可说了。而直到师父叫我吃午饭,我们俩默默瓜分了一盘苦瓜炒鸡蛋后,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师父叫我去开门,我说我不去。因为我不知道门后面站的到底是董孝波还是师姐,甚至有可能是上门推销保健品的家伙。师父瞪了我一眼,说了句什么心理素质后,他站起来打开门,是师姐来了。她还穿着前几天离开的时候那身衣服,牛仔裤都弄脏了,看样子这回她已然被折磨得不轻。
  师姐开门后,直接走到院子里,四处打量,我知道,她是在找董孝波。遗憾的是我觉得这才是师姐到这里来的唯一原因。师父对师姐说,小董没来,要不我们等等吧,如果他要来的话,今天就一定会来的。师父问师姐,你怎么不给他打个电话呀?师姐说,她在柳州到处找董孝波,手机已经没电了。说完她就从包里拿出那个还带着天线,比大哥大小不了多少的诺基亚机器,事后我曾研究过这个手机,绿色的像素屏,电池比烟盒还大。
  师姐把手机和充电器递给我要我去帮她插上充电。于是我应声去了再回到院子里,师姐已经开始跟师父喋喋不休地说着。师姐的精神状况看上去不太好,也许是这件事情让她太过于受到刺激的缘故。而师父则在一边语重心长的安慰她,甚至还帮董孝波说了不少好话。
结局回到昆明已经是夜晚云南最有名气的速食产品莫过于遍布在大街小巷里的过桥米线了其在云南当地的地位和小面在重庆人眼里的无可替代是一样的时间比较晚我们师徒也确实没兴致专门去寻觅美食于是师父带着我在一家街边摊吃了过桥米线一边吃师父一边好似愣神一样怔怔地望着那附近的一根贴满牛皮癣广告的电线杆子我当时正觉得奇怪心想这老头真是不乖吃个东西也不好好吃于是我就碰了碰师父说你在看什么啊师父师父筷子上夹着的米线因为接触空气太久已经都腻了他被我这一叫唤惊觉的回头但是老眼里却闪烁着泪花然后傻乎乎地笑着跟我说没什么吃饭吃饭我觉得很奇怪虽然这家米线味道不错也不至于让你老人家感动成这样吧于是我问他到底怎么了不告诉我的话今晚你就没烟抽了师父才呼了一口米线后憨憨地笑着跟我说没事就是看看我说一根破电线杆子有什么好看的师父说好看啊当年我就是在这个电线杆子下第一次遇到你师姐的师父这句话一说顿时换成我哽住了嘴里还有没咽下的米线却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堵在胸口一样吞不下去心里酸酸的我知道我这辈子肯定是无法取代师姐在师父心目中的地位了即便是师姐闯下的祸比我大得多但那是师父的第一个徒弟况且我也没想过要替代师姐用师父的话来说我们之间之所以成为师徒不仅仅是因为他选择了我们也因为我们选择了他选择了把自己的人生托付给对方这比起很多婚姻的宣誓我认为更加神圣我很幸运我选择了成为他的徒弟即便他无法倾囊相授即便我不是他最出色的徒弟即便我只是师姐的一个替代品但我们都无怨无悔因为在这里我们学会了放下自己的身份与本来的姓氏懂得了相亲相爱于是直到吃完我们一老一小默默点上烟我甚至还新买了一包烟接着散步似的走回师父家里烧水洗脚把鸡给喂了然后赶进笼子最后锁上院子门再回到水缸边上给祖师爷上了香和师父一块回到楼上各自关上房门关上灯我和师父一句话都没说过第二天我刻意睡了个大懒觉直到中午才醒来因为我不想要再见到师父那一脸惆怅但是却特别温暖的表情我就想睡晚一点最好是睡到师姐到来这样我们就能有新的话可说了而直到师父叫我吃午饭我们俩默默瓜分了一盘苦瓜炒鸡蛋后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师父叫我去开门我说我不去因为我不知道门后面站的到底是董孝波还是师姐甚至有可能是上门推销保健品的家伙师父瞪了我一眼说了句什么心理素质后他站起来打开门是师姐来了她还穿着前几天离开的时候那身衣服牛仔裤都弄脏了看样子这回她已然被折磨得不轻师姐开门后直接走到院子里四处打量我知道她是在找董孝波遗憾的是我觉得这才是师姐到这里来的唯一原因师父对师姐说小董没来要不我们等等吧如果他要来的话今天就一定会来的师父问师姐你怎么不给他打个电话呀师姐说她在柳州到处找董孝波手机已经没电了说完她就从包里拿出那个还带着天线比大哥大小不了多少的诺基亚机器事后我曾研究过这个手机绿色的像素屏电池比烟盒还大师姐把手机和充电器递给我要我去帮她插上充电于是我应声去了再回到院子里师姐已经开始跟师父喋喋不休地说着师姐的精神状况看上去不太好也许是这件事情让她太过于受到刺激的缘故而师父则在一边语重心长的安慰她甚至还帮董孝波说了不少好话那时候的电话充电还需要挺长时间的所以当电充好以后已经是下午了师姐拿来电话打给董孝波我们都安静下来让师姐打完这个电话却在这个时候院子外的通道里传来一阵叮铃铃的电话声师姐立刻站了起来迅速地打开了院子门发现董孝波正颓废地站在门口师父对我使个眼色要我先把他们俩弄进来再说别让路过的人看热闹于是我就走到门外推了推董孝波的肩膀对他说你别在这傻着了先进去再说吧说实在的董孝波能来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也证明了师父的话这个人并不是没有良心而是走错了路子而已进屋以后我就立刻站得远远的我很不喜欢这种凝重的气氛师姐和董孝波就这么一直对望着师姐的表情比较让人看了难受就是那种非常委屈但是心里憋了一肚子话却说不出来的感觉泪水在两人对视了几十秒后就从师姐的眼睛里掉了下来而董孝波则是一脸的内疚模样却又要使劲装出一副我做也做了现在可能说什么都没用了的样子我相信此刻的他也和师姐一样有话但说不出就这么默然了许久后师姐突然伸手打了董孝波的肩膀一下再一下接着再一下就这么一直打越打越用力打到最后甚至哭出了声董孝波一直站着仁她打到后来我看着都觉得疼了于是就想要上去拉开师姐师父说让他们好好谈谈吧该跟小董和你师姐说的话我这个当长辈的都说过了剩下的让他们自己来决定吧结局
  回到昆明已经是夜晚,云南最有名气的速食产品,莫过于遍布在大街小巷里的过桥米线了。其在云南当地的地位,和小面在重庆人眼里的无可替代是一样的,时间比较晚,我们师徒也确实没兴致专门去寻觅美食,于是师父带着我在一家街边摊吃了过桥米线。一边吃,师父一边好似愣神一样,怔怔地望着那附近的一根贴满牛皮癣广告的电线杆子。
  我当时正觉得奇怪,心想这老头真是不乖,吃个东西也不好好吃!于是我就碰了碰师父说,你在看什么啊师父。师父筷子上夹着的米线因为接触空气太久,已经都腻了。他被我这一叫唤,惊觉的回头,但是老眼里却闪烁着泪花。然后傻乎乎地笑着跟我说,没什么,吃饭吃饭。我觉得很奇怪,虽然这家米线味道不错,也不至于让你老人家感动成这样吧,于是我问他到底怎么了,不告诉我的话今晚你就没烟抽了。师父才呼了一口米线后,憨憨地笑着跟我说,没事,就是看看。
  我说一根破电线杆子,有什么好看的。师父说,好看啊,当年我就是在这个电线杆子下,第一次遇到你师姐的。
  师父这句话一说,顿时换成我哽住了。嘴里还有没咽下的米线,却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堵在胸口一样,吞不下去,心里酸酸的。我知道我这辈子肯定是无法取代师姐在师父心目中的地位了,即便是师姐闯下的祸比我大得多,但那是师父的第一个徒弟。况且我也没想过要替代师姐,用师父的话来说,我们之间之所以成为师徒,不仅仅是因为他选择了我们,也因为我们选择了他,选择了把自己的人生托付给对方,这比起很多婚姻的宣誓我认为更加神圣,我很幸运,我选择了成为他的徒弟,即便他无法倾囊相授,即便我不是他最出色的徒弟,即便我只是师姐的一个替代品,但我们都无怨无悔,因为在这里,我们学会了放下自己的身份与本来的姓氏,懂得了相亲相爱。
  于是直到吃完,我们一老一小默默点上烟,我甚至还新买了一包烟,接着散步似的走回师父家里,烧水洗脚,把鸡给喂了,然后赶进笼子,最后锁上院子门,再回到水缸边上给祖师爷上了香,和师父一块回到楼上,各自关上房门,关上灯,我和师父一句话都没说过。
  第二天我刻意睡了个大懒觉,直到中午才醒来。因为我不想要再见到师父那一脸惆怅但是却特别温暖的表情。我就想睡晚一点,最好是睡到师姐到来,这样我们就能有新的话可说了。而直到师父叫我吃午饭,我们俩默默瓜分了一盘苦瓜炒鸡蛋后,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师父叫我去开门,我说我不去。因为我不知道门后面站的到底是董孝波还是师姐,甚至有可能是上门推销保健品的家伙。师父瞪了我一眼,说了句什么心理素质后,他站起来打开门,是师姐来了。她还穿着前几天离开的时候那身衣服,牛仔裤都弄脏了,看样子这回她已然被折磨得不轻。
  师姐开门后,直接走到院子里,四处打量,我知道,她是在找董孝波。遗憾的是我觉得这才是师姐到这里来的唯一原因。师父对师姐说,小董没来,要不我们等等吧,如果他要来的话,今天就一定会来的。师父问师姐,你怎么不给他打个电话呀?师姐说,她在柳州到处找董孝波,手机已经没电了。说完她就从包里拿出那个还带着天线,比大哥大小不了多少的诺基亚机器,事后我曾研究过这个手机,绿色的像素屏,电池比烟盒还大。
  师姐把手机和充电器递给我要我去帮她插上充电。于是我应声去了再回到院子里,师姐已经开始跟师父喋喋不休地说着。师姐的精神状况看上去不太好,也许是这件事情让她太过于受到刺激的缘故。而师父则在一边语重心长的安慰她,甚至还帮董孝波说了不少好话。
  那时候的电话,充电还需要挺长时间的。所以当电充好以后,已经是下午了。师姐拿来电话,打给董孝波,我们都安静下来,让师姐打完这个电话,却在这个时候,院子外的通道里,传来一阵叮铃铃的电话声。
  师姐立刻站了起来,迅速地打开了院子门,发现董孝波正颓废地站在门口。师父对我使个眼色,要我先把他们俩弄进来再说,别让路过的人看热闹。于是我就走到门外,推了推董孝波的肩膀对他说,你别在这傻着了,先进去再说吧。
  说实在的,董孝波能来,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也证明了师父的话,这个人并不是没有良心,而是走错了路子而已。进屋以后,我就立刻站得远远的,我很不喜欢这种凝重的气氛。师姐和董孝波就这么一直对望着,师姐的表情比较让人看了难受,就是那种非常委屈,但是心里憋了一肚子话却说不出来的感觉,泪水在两人对视了几十秒后,就从师姐的眼睛里掉了下来,而董孝波则是一脸的内疚模样,却又要使劲装出一副我做也做了现在可能说什么都没用了的样子。我相信此刻的他也和师姐一样,有话,但说不出。
  就这么默然了许久后,师姐突然伸手打了董孝波的肩膀一下,再一下,接着再一下,就这么一直打,越打越用力,打到最后甚至哭出了声,董孝波一直站着,仁她打,到后来我看着都觉得疼了,于是就想要上去拉开师姐,师父说,让他们好好谈谈吧,该跟小董和你师姐说的话,我这个当长辈的都说过了,剩下的,让他们自己来决定吧。
结局
  回到昆明已经是夜晚,云南最有名气的速食产品,莫过于遍布在大街小巷里的过桥米线了。其在云南当地的地位,和小面在重庆人眼里的无可替代是一样的,时间比较晚,我们师徒也确实没兴致专门去寻觅美食,于是师父带着我在一家街边摊吃了过桥米线。一边吃,师父一边好似愣神一样,怔怔地望着那附近的一根贴满牛皮癣广告的电线杆子。
  我当时正觉得奇怪,心想这老头真是不乖,吃个东西也不好好吃!于是我就碰了碰师父说,你在看什么啊师父。师父筷子上夹着的米线因为接触空气太久,已经都腻了。他被我这一叫唤,惊觉的回头,但是老眼里却闪烁着泪花。然后傻乎乎地笑着跟我说,没什么,吃饭吃饭。我觉得很奇怪,虽然这家米线味道不错,也不至于让你老人家感动成这样吧,于是我问他到底怎么了,不告诉我的话今晚你就没烟抽了。师父才呼了一口米线后,憨憨地笑着跟我说,没事,就是看看。
  我说一根破电线杆子,有什么好看的。师父说,好看啊,当年我就是在这个电线杆子下,第一次遇到你师姐的。
  师父这句话一说,顿时换成我哽住了。嘴里还有没咽下的米线,却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堵在胸口一样,吞不下去,心里酸酸的。我知道我这辈子肯定是无法取代师姐在师父心目中的地位了,即便是师姐闯下的祸比我大得多,但那是师父的第一个徒弟。况且我也没想过要替代师姐,用师父的话来说,我们之间之所以成为师徒,不仅仅是因为他选择了我们,也因为我们选择了他,选择了把自己的人生托付给对方,这比起很多婚姻的宣誓我认为更加神圣,我很幸运,我选择了成为他的徒弟,即便他无法倾囊相授,即便我不是他最出色的徒弟,即便我只是师姐的一个替代品,但我们都无怨无悔,因为在这里,我们学会了放下自己的身份与本来的姓氏,懂得了相亲相爱。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