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第五册》 33

下载免费读
  师父说完就从衣兜里摸出当初董孝波留下的那个扳指,放在院子里的桌子上,然后拉着我,进屋,关门,然后我们师徒俩,一边听着院子里师姐那不清晰的打骂声,一边默默喝了好几杯。
  这个时间持续得原本就比较长,对我和师父来说,可能更漫长一点。随后我们听到一声关门的声音,于是我们就走出来看,发现董孝波呆呆傻傻地站在院子里,而师姐已经跑了出去。
  师父纳闷的问,辛然跑哪去了?董孝波不回答。但是我们都知道,肯定俩人没谈出个结果来,所以师姐负气走了,师父大声对董孝波吼着,那你还不赶紧追啊。
  董孝波抬起头来,看着师父说,追不到了。武师父,你是个值得尊敬的人,谢谢你的提点和开导,再见了。说完,他也转身离开了屋子。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去找师姐了,但是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董孝波。
  师姐那天自从离开以后,就没了消息。电话也不接,害得我和师父找了她好久。直到一个多月之后,我和师父才接到师姐的电话,她说她已经重新回到柳州了,而在派出所销案的事情已经不知道被谁给搞定了。其实我们都知道这是董孝波做的,他是一个港商,在内地做生意,自然需要打点好很多地方上的关系。而当师父问起她董孝波的时候,师姐却说,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听说工厂已经转手给了其他人,也许董孝波就此就消失在我们的世界里了。
  而事实上的确如此,从那以后,我们再没人知道董孝波的下落,即便是师父托人到了香港打听,也不得而知。而我们也不知道他事后是否真的悔悟,没有继续打捞扇子,或是有没有捞到,这些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只知道在那之后的某一年,香港海关在回归后配合内地政府追讨那些被港商因制度问题而迟迟未能归还的文物时,名单里并没有双桂堂失窃的贝叶经,也没有那师父的那把六叶八卦扇。
  事情的结局,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总之我们还继续这么生活着,各自经营着一片小天地。我和师父那段日子都特别关心师姐,常常打电话,直到她走出心里的困境,重新开始生活的时候,她告诉师父,她在柳州收了几个徒弟,悟性都还不错,也算是对师父当年的搭救一种报答,起码让我们开枝散叶了。
  师父听后很是高兴,还特别带我前去柳州给每个徒孙都包了个大红包,顺便亲自考究下这几个跟我岁数差不多的孩子的心性。我虽然岁数和师姐的几个徒弟差不多,但是我却是老资格的师叔了,所以我也很得意,并且在柳州吃到了一家母女经营的长沙臭豆腐,任凭风浪再大,我依旧是个吃货。
  而师父,也许是因为经历过多,他在半年的时间里就苍老了很多。身体明显不如从前,因为咳嗽还一度逼着我戒烟,事后又被我以庆祝戒烟成功为理由,重新抽上了。
  2001年下半年的时候,师父突然要我收拾行囊,跟着他出一趟远门。我问师父,咱们这大包小包的是要去哪儿呀,师父说,去四川,去藏区。藏区是我一直很向往的,那二年,还没有打砸抢的事件发生,而藏区的美丽我也只能在电视里和明信片上看到,这次要去那边,心里特别激动,还为此专门花了99块钱买了个一次性相机和两个胶卷,柯达的,那时候还没破产。
  但是当我们坐着火车一路从昆明颠簸到西安,再从西安转了火车到达了青海西宁的时候,我们又要转车了。在西宁下车以后,尽管青海的蓝天白云和那种荒芜的美感,以及各式各样的回族小吃深深吸引我,但师父还是带着我很快坐上了到青海玉树和四川石渠的巴士车,一路上,师父还是时不时的咳嗽几声,胡子也好多天都没刮了,而且胡子里已经有了白色。
  看着师父的模样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的,于是我就一直找话题跟师父说话,问些没脑子的问题,在西宁到玉树的途中,我们路过了一个很大的自由市场,很多买卖虫草的,由于巨便宜且大根所以我一冲动就买了近一千块钱的虫草,打算回昆明以后,再去买只老鸭子,炖汤给师父喝,剩下的寄回家给父母算了。
  过了青海后,就到了四川,那个地方叫石渠,我问师父是不是这个地方的人都喜欢打石头做渠道啊,说完我哈哈哈的笑起来,顺便陶醉下自己的幽默。师父说,这个地方有个太阳部落,据说是离太阳最近的地方。非常缺氧,你还是少说点话比较好,免得你一会儿就死在车上了。
  虽然知道师父是在开玩笑,但是我还是闭嘴了。隔了一会,师父侧脸看着窗外的雪山和几乎没人的荒原,突然淡淡地对我说:
  “这趟完了,你就出师吧。我也该休息休息了。”
师父说完就从衣兜里摸出当初董孝波留下的那个扳指放在院子里的桌子上然后拉着我进屋关门然后我们师徒俩一边听着院子里师姐那不清晰的打骂声一边默默喝了好几杯这个时间持续得原本就比较长对我和师父来说可能更漫长一点随后我们听到一声关门的声音于是我们就走出来看发现董孝波呆呆傻傻地站在院子里而师姐已经跑了出去师父纳闷的问辛然跑哪去了董孝波不回答但是我们都知道肯定俩人没谈出个结果来所以师姐负气走了师父大声对董孝波吼着那你还不赶紧追啊董孝波抬起头来看着师父说追不到了武师父你是个值得尊敬的人谢谢你的提点和开导再见了说完他也转身离开了屋子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去找师姐了但是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董孝波师姐那天自从离开以后就没了消息电话也不接害得我和师父找了她好久直到一个多月之后我和师父才接到师姐的电话她说她已经重新回到柳州了而在派出所销案的事情已经不知道被谁给搞定了其实我们都知道这是董孝波做的他是一个港商在内地做生意自然需要打点好很多地方上的关系而当师父问起她董孝波的时候师姐却说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听说工厂已经转手给了其他人也许董孝波就此就消失在我们的世界里了而事实上的确如此从那以后我们再没人知道董孝波的下落即便是师父托人到了香港打听也不得而知而我们也不知道他事后是否真的悔悟没有继续打捞扇子或是有没有捞到这些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只知道在那之后的某一年香港海关在回归后配合内地政府追讨那些被港商因制度问题而迟迟未能归还的文物时名单里并没有双桂堂失窃的贝叶经也没有那师父的那把六叶八卦扇事情的结局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总之我们还继续这么生活着各自经营着一片小天地我和师父那段日子都特别关心师姐常常打电话直到她走出心里的困境重新开始生活的时候她告诉师父她在柳州收了几个徒弟悟性都还不错也算是对师父当年的搭救一种报答起码让我们开枝散叶了师父听后很是高兴还特别带我前去柳州给每个徒孙都包了个大红包顺便亲自考究下这几个跟我岁数差不多的孩子的心性我虽然岁数和师姐的几个徒弟差不多但是我却是老资格的师叔了所以我也很得意并且在柳州吃到了一家母女经营的长沙臭豆腐任凭风浪再大我依旧是个吃货而师父也许是因为经历过多他在半年的时间里就苍老了很多身体明显不如从前因为咳嗽还一度逼着我戒烟事后又被我以庆祝戒烟成功为理由重新抽上了年下半年的时候师父突然要我收拾行囊跟着他出一趟远门我问师父咱们这大包小包的是要去哪儿呀师父说去四川去藏区藏区是我一直很向往的那二年还没有打砸抢的事件发生而藏区的美丽我也只能在电视里和明信片上看到这次要去那边心里特别激动还为此专门花了块钱买了个一次性相机和两个胶卷柯达的那时候还没破产但是当我们坐着火车一路从昆明颠簸到西安再从西安转了火车到达了青海西宁的时候我们又要转车了在西宁下车以后尽管青海的蓝天白云和那种荒芜的美感以及各式各样的回族小吃深深吸引我但师父还是带着我很快坐上了到青海玉树和四川石渠的巴士车一路上师父还是时不时的咳嗽几声胡子也好多天都没刮了而且胡子里已经有了白色看着师父的模样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的于是我就一直找话题跟师父说话问些没脑子的问题在西宁到玉树的途中我们路过了一个很大的自由市场很多买卖虫草的由于巨便宜且大根所以我一冲动就买了近一千块钱的虫草打算回昆明以后再去买只老鸭子炖汤给师父喝剩下的寄回家给父母算了过了青海后就到了四川那个地方叫石渠我问师父是不是这个地方的人都喜欢打石头做渠道啊说完我哈哈哈的笑起来顺便陶醉下自己的幽默师父说这个地方有个太阳部落据说是离太阳最近的地方非常缺氧你还是少说点话比较好免得你一会儿就死在车上了虽然知道师父是在开玩笑但是我还是闭嘴了隔了一会师父侧脸看着窗外的雪山和几乎没人的荒原突然淡淡地对我说这趟完了你就出师吧我也该休息休息了  师父说完就从衣兜里摸出当初董孝波留下那扳指放在院子里桌子上然后拉着进屋关门然后们师徒俩边听着院子里师姐那清晰打骂声边默默喝几杯。
  时间持续得原本就比较长对和师父来说可能更漫长点。随后们听到声关门声音于们就走出来看发现董孝波呆呆傻傻地站在院子里而师姐已经跑出去。
  师父纳闷问辛然跑哪去?董孝波回答。但们都知道肯定俩没谈出结果来所以师姐负气走师父大声对董孝波吼着那还赶紧追啊。
  董孝波抬起头来看着师父说追到。武师父值得尊敬谢谢提点和开导再见。说完也转身离开屋子。
  知道去找师姐但那最后次看见董孝波。
  师姐那天自从离开以后就没消息。电话也接害得和师父找她久。直到多月之后和师父才接到师姐电话她说她已经重新回到柳州而在派出所销案事情已经知道被谁给搞定。其实们都知道董孝波做港商在内地做生意自然需要打点很多地方上关系。而当师父问起她董孝波时候师姐却说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听说工厂已经转手给其也许董孝波就此就消失在们世界里。
  而事实上确如此从那以后们再没知道董孝波下落即便师父托到香港打听也得而知。而们也知道事后否真悔悟没有继续打捞扇子或有没有捞到些们都知道。们只知道在那之后某年香港海关在回归后配合内地政府追讨那些被港商因制度问题而迟迟未能归还文物时名单里并没有双桂堂失窃贝叶经也没有那师父那把六叶八卦扇。
  事情结局也知道坏总之们还继续么生活着各自经营着片小天地。和师父那段日子都特别关心师姐常常打电话直到她走出心里困境重新开始生活时候她告诉师父她在柳州收几徒弟悟性都还错也算对师父当年搭救种报答起码让们开枝散叶。
  师父听后很高兴还特别带前去柳州给每徒孙都包大红包顺便亲自考究下几跟岁数差多孩子心性。虽然岁数和师姐几徒弟差多但却老资格师叔所以也很得意并且在柳州吃到家母女经营长沙臭豆腐任凭风浪再大依旧吃货。
  而师父也许因为经历过多在半年时间里就苍老很多。身体明显如从前因为咳嗽还度逼着戒烟事后又被以庆祝戒烟成功为理由重新抽上。
  2001年下半年时候师父突然要收拾行囊跟着出趟远门。问师父咱们大包小包要去哪儿呀师父说去四川去藏区。藏区直很向往那二年还没有打砸抢事件发生而藏区美丽也只能在电视里和明信片上看到次要去那边心里特别激动还为此专门花99块钱买次性相机和两胶卷柯达那时候还没破产。
  但当们坐着火车路从昆明颠簸到西安再从西安转火车到达青海西宁时候们又要转车。在西宁下车以后尽管青海蓝天白云和那种荒芜美感以及各式各样回族小吃深深吸引但师父还带着很快坐上到青海玉树和四川石渠巴士车路上师父还时时咳嗽几声胡子也多天都没刮而且胡子里已经有白色。
  看着师父模样心里还有点舒服于就直找话题跟师父说话问些没脑子问题在西宁到玉树途中们路过很大自由市场很多买卖虫草由于巨便宜且大根所以冲动就买近千块钱虫草打算回昆明以后再去买只老鸭子炖汤给师父喝剩下寄回家给父母算。
  过青海后就到四川那地方叫石渠问师父地方都喜欢打石头做渠道啊说完哈哈哈笑起来顺便陶醉下自己幽默。师父说地方有太阳部落据说离太阳最近地方。非常缺氧还少说点话比较免得会儿就死在车上。
  虽然知道师父在开玩笑但还闭嘴。隔会师父侧脸看着窗外雪山和几乎没荒原突然淡淡地对说:
  “趟完就出师。也该休息休息。”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